• 第七十三章 傲人的身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152字

    斯密斯连忙跟着追出房门,不过病房外一条长长的走廊上哪还有秦长空的身影?带着深深的震惊和遗憾斯密斯悻悻然走回病房。

    斯密斯毕业于麻省医药大学,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对于华夏的古老医术是不太相信的,认为那完全是吹嘘的,是封建迷信,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一下即使他再不相信中医的观念恐怕也会因此一点点改变。

    同样震惊的还有韩中华,王伟等第一医院的大夫等,他们倒不是为秦长空的医术而震惊,而是对秦长空所展现出来的鬼魅身法而震惊,他们刚才只觉得眼前一闪待下一刻,秦长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场上唯一镇定的就数院长林寿良了,他与秦长空的师傅良清风是老友,也曾见过良清风施展一些神奇的道法,所以对此有一定的免疫力。

    半晌,斯密斯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嘴里啧啧感慨道:“这位秦先生真乃一代奇人,林院长,这一次我来华夏最大的幸运并不是主持即将召开的世界医学交流大会,而是遇到秦先生这种世外高人,算是大开眼界,不虚此行。”

    林寿良笑而不语,斯密斯的情绪依然很激动,“我一直对中医存在轻视,误解,这一次的亲身体验让我彻底感受到中医的神奇,博大精深。原本世界医学大会只是西医上的交流,不过我决定更改一下,诚邀秦先生这样的中医高人一同参加,只是这个秦先生似乎不太愿意?”

    斯密斯是这一次世界医学大会的副会长,手上权力十分大,他自然有权特别邀请一些人来参加。

    “秦先生那边斯密斯先生不用操心,我自会说服他。”林寿良笑着回答。他身为圈内人自然清楚这一次医学交流大会的影响力,整个华夏,也只有寥寥几家三甲级医院具备参会资格,而且还都是西医方面的专家大夫,至于中医方面的专家大夫是根本没被邀请参加的,这好不容易斯密斯先生开口许诺一个名额,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有劳林院长了,等回头我会让助理将邀请函发过来。相信以秦先生在医术上的能力,一定会在这一次的交流会上大放光彩,说不定也能扭转中医在医学界的尴尬地位。”斯密斯笑着道。

    “好的好的。”林寿良此时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在斯密斯同林寿良交谈的时候,秦长空早就离开医院了,他刚才刻意在斯密斯面前施展了气功疗法以及轻功,主要还是想在洋人面前展示一下华夏传承千年的医术与武功。

    秦长空并不知道他只是随便小露一手却彻底震住了斯密斯这个在医学界享有盛名的重量级人物,让对方从内心里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

    离开医院后秦长空直接回到李雪的别墅,由于李雪、冯芝慧以及千洛都在学校上课,而辰梦云还在公司上班,所以此刻别墅里空无一人。

    别墅里少了这几个女人倒是显得有点安静。

    “哗哗。”秦长空刚换下鞋就听见楼上间或传来一阵水流声响。

    “按道理那几个小妞们应该都不在家,难不成家里招贼了?”秦长空也没多想径直往二楼走去,他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来他秦长空的地盘偷东西。

    “咯吱。”秦长空刚走上二楼恰好看见卫生间的门咯吱一声打开了,无疑,刚才他在楼底下听见的哗啦声应该就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

    下一刻,秦长空双眼不由得瞪的发直,只见从卫生间里走出一个身材高挑,肌肤白皙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张鹅蛋型的脸蛋,瑶鼻小嘴,她似乎刚刚沐浴过,披肩的秀发还带着些许水珠。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辰梦云。此时辰梦云刚刚沐浴完,或许她是料定现在秦长空李雪等几个学生离放学的时间还早,家里根本没有别人,所以她就这么穿着贴身的内衣走出来了。

    “啊……!”辰梦云很快就发现了在楼梯口的秦长空,她不由得惊呼一声,连忙伸出双手想要遮盖住胸部,不过也不知道是她的手太小还是胸太大,无论怎么做都不能完全遮盖住胸部。

    “你……怎么在家里,你的眼睛往哪儿看呢?”辰梦云又羞又气得直跺脚。

    又不是没见过,何必大惊小怪呢?秦长空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辰梦云的胸口移到脸上,讪讪地道,“那个……我以为家里招贼了,所以特意上来看一下。”

    辰梦云与秦长空同在一个屋檐下也相处了一些日子,她知道秦长空不是个坏人,相反还是个颇有本事的男人,不过有一点印象却从未改变,那就是秦长空的好色本性,在她眼里,秦长空就是一头色狼。

    所以此刻听到秦长空的解释,她根本不会相信,她又羞又怒地狠狠剜了对方一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贼?我看你就是贼。”

    “喂,咱们熟归熟,你这样说小心我告你诽谤哦。”秦长空淡淡的道。

    “哼,你不好好在学校里保护李雪她们,反而这么早溜回来,谁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辰梦云冷哼道。

    这个时候再说话恐怕会越描越黑,所以秦长空没有再去解释,他好笑地上下打量着辰梦云,撇嘴道:“一会儿我再跟你解释,那个……梦云,你是不是应该先去穿件衣服,当然,你如果喜欢穿着内衣跟我说话,那我会非常高兴的。”

    “哼,你想得美。”辰梦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一时脑子有点短路,刚才只顾着用手捂着胸却忘了其他,此刻经过秦长空的提醒,她忙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看着辰梦云落荒而逃的样子,秦长空当然免不了调笑道:“你慢点儿跑啊……!”

    辰梦云非但没有放缓脚步反而跑得更快了,伴随着“砰”的一声,辰梦云房间的门一下子关上了。

    秦长空收回目光,感慨了一声,“如此性感傲人的身材穿那么多干什么,这样不是暴殄天物么?”说完他也走进卫生间。

    他有个习惯,每次碰了鬼邪之物都会用清水冲洗一下身子,这一次同样也不例外。

    待秦长空从卫生间出来时,辰梦云已经换上了一套平时上班穿的白领制服,见对方的架势他不由得问道:“你还要出去么?”

    辰梦云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弯腰换鞋,秦长空也不在乎对方不搭理他,他仍旧继续开口问道:“看你的样子挺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说着的时候一双眼睛自然在辰梦云因为弯腰换鞋而翘起的臀部看了几眼。

    “成熟女人就是不同,比小雪和千洛的要浑圆丰满多了。”秦长空免不了对辰梦云的臀部评头论足。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秦长空的师傅本身就是个猥琐好色的老道,这也使得秦长空同样如此,不过猥琐归猥琐,但也仅限于眼睛上的。

    “跟你说了也没用。”辰梦云察觉到自己的姿势太过暧昧,而且身后的秦长空十分大胆地一直盯着她看,她尴尬恼火的同时干脆蹲下来身子。

    “你不说怎么知道没用,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我是无一不通的啊。”秦长空拍着胸脯说道,作为一名职业道士,他的涉猎还是非常广的。

    “我父母的酒店出事了,告诉你有什么用?”辰梦云说话的时候已经换好了鞋,她扭过头对秦长空说完径直转身往外走。

    “出事儿了?正好我没事跟你一起去看看。”秦长空十分麻利在眨眼间的工夫就已经换好了鞋,在辰梦云发动汽车之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跟上来干什么?”辰梦云恼火地瞪了秦长空一眼。

    “咱们都同居这么久了,你父母是不是也算是我岳父和岳母啊?岳父大人那边倒是好说他通情达理对我印象还不错,可是岳母大人对我印象却有点儿不好啊,这一次我说不定能在他们面前露一手呢。”秦长空翘着二郎腿缓缓说道。

    “谁是你岳父岳母,你别不要脸。”辰梦云对厚颜无耻的秦长空彻底无语,平日对方叫自己老婆她也就装作没听见罢了,可是如今秦长空竟然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早晚的事儿啊。”秦长空看辰梦云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也没再去调戏对方,他脸色一正,认真说道:“对了,伯父伯母的公司出了什么事情,连你都惊动了?”

    辰梦云剜秦长空了一眼没好气的道:“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关你这头色狼的事情。”说到最后她觉得自己说的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了,于是语气缓和了几分继续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妈妈电话里说酒店出了事,有几个客人都染上怪病,如今客人家属找上门来闹事。”

    闻言秦长空不由得一拍胸板,自信言道:“我还以为是商业上的事情呢,原来就是这小事儿啊,放心吧,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辰梦云明显不相信秦长空的鬼话,她对此嗤之以鼻,当场讽刺道:“你一会儿给我在一边看看就行了,我警告你,你可别给我捣乱,不然我不饶你。”

    对于辰梦云的警告和威胁秦长空根本不在乎,他撇撇嘴说:“我那么老实的人怎么会捣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