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万豪酒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038字

     大约二十分钟后辰梦云的车在一座恢弘大气的大厦前停下,大厦顶端矗立着一排锡金大字‘万豪酒店’。

    在江华市大概有十几家五星级酒店,而眼前的万豪酒店就是其中之一,论规模和档次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辰梦云的父母主要做餐饮方面的生意,万豪连锁酒店正是他们旗下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此时尽管还不到饭点,不过因为酒店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的缘故,此刻大厦门口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这里面既有一些受害的顾客家属,也有政府部门的人,比如卫生局,工商局,以及警察等各相关部门的人,还有一些闻讯赶来的媒体工作者。

    当然人数最多的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群众,若不是在场的警察见势不妙早早地拉起警戒线,恐怕这一块是非之地都得让看热闹的人给平推了。

    “酒店害人啊,还堂堂五星级酒店,竟然不给任何说法,我丈夫前天入住,结果昨天就染上怪病高烧不退,连医院都束手无策……”

    “就是,得这种怪病的都是住在这家酒店的,不是他们的原因难不成还是我们的原因?哼,不要以为后台硬就能草菅人命,这件事儿不给我们受害家属一个交代,我们决不罢休。”

    几个病人家属的情绪十分激动声音声调十分高,秦长空隔得老远都听见了,可能是理亏吧,无论是酒店经营方还是警察那边都没有去阻止。

    辰梦云一看眼前的形势不由得秀眉紧锁,她也没料到现场如此混乱,事情会闹到如此严重,她也是经商的高手,她十分清楚,不管这件事儿最终如何处理,万豪酒店的名声恐怕会一蹶不振,一家五星级酒店若是倒闭,对于辰梦云父母的利益损失恐怕要达到上千万之多。

    “麻烦让让。”由于事发地聚集的人实在是太多,辰梦云挤了小半天也没挤过去,而正这这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跟着我。”

    手自然是秦长空伸过来的,他自然不会让辰梦云一个柔弱女子在人群里艰难地挤来挤去。

    辰梦云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小手伸了过去,秦长空抓住辰梦云的芊芊玉手,低喝一声,“跟紧了。”他身强力壮,又会道法,有他在前面开道,后面的辰梦云自然要轻松许多。

    围聚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不少人感觉有一股无形伟岸的力量袭来,他们下意识的都后退了半步,一条狭窄的通道就此打开。

    “黄局,陆局,这事儿说起来我们也是冤枉啊,我们怀疑是被竞争对手陷害,你们可一定得查清楚还我们一个公道啊。”

    “爸,妈。”秦长空与辰梦云挤出人群来到事发地,辰梦云径直对着一对与几名警察站在一起谈话的中年夫妇叫唤了一声。

    中年夫妇正是辰梦云的父亲辰良天以及母亲苏秀云,而在二人身旁的警察秦长空也认识,分别是市局的一把手黄局以及二把手陆局。

    辰梦云的父母都是江华市的知名企业家,他们的旗下最重要的产业出了事故,连市局的一把手都亲自到场,由此可以看得出辰梦云父母在江华市的能量之大。

    “梦云你来了。”辰良天冲辰梦云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了,可能是心事重重,他并没有看见辰梦云身后的秦长空。

    此刻辰父辰母尽管还是衣着光鲜,一副上流人士的装扮,不过两人脸上都没了往日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忧愁。

    万豪酒店是连锁酒店,若是这一家出了事儿,很有可能起连锁反应影响到其他店的生意,这是最让二人担心的。

    “辰总,这事儿我们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目前卫生局的人正在里面检查,还是等检查结果出来再做定论吧。”黄局明显打着官腔在回答。

    辰良天也知道眼下并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得无可奈何地点头。

    “不管如何,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烧了你们的酒店。”几个情绪激动的家属挣脱警察的束缚来到辰良天这边,其中更有两个年轻男子径直挥拳砸向辰良天。

    “住手。”陆局没料到这些人会在他这个警局局长眼皮子底下动手,他大喝一声想要阻止不过却已经来不及了。

    辰良天年近六旬的人哪里躲的过去,眼看对方的拳头就要落在脸上,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替他格挡了两个年轻人的拳头。

    出手的正是秦长空,他自然不会看着辰梦云的父亲在他面前被人打。

    秦长空当即身形一晃来到辰良天的跟前,他的双手分别抓着两个年轻人的手腕,两个年轻人使劲挣扎了两下可是却毫无效果,束缚在他们两个手上的大手就如同铁钳一样,任凭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挣脱不开。

    “你是谁,快松手。”其中一个怒骂道。

    “两位真是好本事,竟然对一个老人动手?”秦长空说着手上略微一用力,两个年轻人顿时脸都拧成一团,脸现痛苦之色。

    秦长空略微惩罚了对方一下,然后便松了手,两个年轻人揉着手腕一脸忌惮地看着对方,都没有再敢出手。

    “小秦,谢谢你。”辰良天这才认出刚才搭救他的人正是秦长空,这个可能是他未来女婿的人。

    而辰母苏秀云见丈夫没事,也忙走过来一起道谢。

    “伯父伯母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秦长空笑着回了一句。

    辰父倒是没觉得什么,不过辰母此刻脸上有点尴尬,上一次的酒会,她可是一点儿面子都没给秦长空留,还出言数落秦长空根本配不上她的女儿,今天若不是这个她看不上的人出手,恐怕丈夫最起码也要被打上几拳。

    辰父已近六十,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哪里经得起年轻人的几拳,这万一要是出了事儿,她可怎么办?

    “那个,上回……!”辰母苏秀云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秦长空精明过人,他当然知道苏秀云想说什么,他摆摆手大方的道:“伯母您不用多说什么,上回的事情我可没怪您,再说您也是为了梦云有个好归宿么。”

    若是秦长空骂她几句,她心里倒是会舒服一点,可是对方偏偏没骂她怪她,反而还替她说话。秦长空如此通情达理更让辰母觉得羞愧。

    “秦道长你也来了。”陆局与黄局见到秦长空到来,也都向前几步同秦长空打招呼。

    “黄局,陆局。”秦长空同样笑着打招呼。

    看着跟江华市警局两位大佬有说有笑明显关系不一般的秦长空,辰母此时内心更是后悔自己当日真是有眼无珠,这个秦长空别看外表平凡一身行头也都是地摊货,可是对方是真有本事,人脉十分广,就连李国栋那种人都对他十分恭敬,这样的人若是能做她的女婿,她此时自然不会有怨言。

    “小秦你跟辰总的女儿……!”林心的舅舅陆建明是看着秦长空和辰梦云一起来的,他跟辰良天也算是熟人,自然知道辰梦云是辰良天的女儿,这个秦长空不是跟他外甥女林心在谈恋爱吗,怎么又和辰梦云纠缠在一起呢?

    “哦,我们都是朋友关系,听说辰父这边出了问题我就赶过来了。”秦长空回了一句很快就将话题转到今天的正事儿上,“对了,两位局长,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我来说吧。”辰良天这时候走上前,缓缓说道,“最近这一礼拜来我们酒店入住的客人有好几位都染上了怪病,医院方检查得出患病原因可能是在酒店沾染了什么病毒,我们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凡是来入住的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出事儿了是想隐瞒都隐瞒不了,事情一曝光,新闻媒体,警察,工商局各相关部门的人都找上门了,还有那些患者家属也过来趁机闹事,哎。”

    “爸,你不要担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再说我不信他们的病是因为住了我们酒店才得的,事情也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辰梦云走过来安慰父亲。

    秦长空边听边点头,他从辰父的话里倒是听出了一些东西,在思索了一番后他笑着对辰父道,“伯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要再想其他了,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说完他转头对陆建明道,“陆叔叔,不知道这件事一般会怎么解决?”

    “这事儿太复杂了,我也说不准,不过现在我们正在等两方面的检验报告,一个是医院方面出具的病因诊断,第二个就是卫生局,疾病控制中心等检验部门的检查,若是跟酒店有关,那酒店就只能先关门停业整顿了。”

    陆建明并没有说官话套话去回答秦长空,他是真的把秦长空当成是自己人,所以都说的是实话,如果是黄局回答,恐怕不会回答得这么细致,多半会用套话来搪塞秦长空,而秦长空也十分精明,根本没问黄局,反而问陆局,还特意换了陆叔叔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