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像个什么样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5本章字数:3039字

     听见韩燕下课要找他,秦长空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在外人看来应该是因为他上课睡觉或者犯了其他错误,所以才会被韩燕单独喊到办公室。

    “秦哥,一路顺风。”

    与秦长空熟悉的同学都露出一个同情的眼神,谁都能想象得出秦长空一个调皮捣蛋不学无术的学生,被以严厉认真著称的美女老师韩燕叫到办公室怒批的场景。

    对于这些同学的同情眼神,秦长空不由得有些好笑,他们这些人哪里会想到他跟韩燕的关系呢?别的不说,韩燕是绝对不会真的拿出教师架子批评他的。

    “哼。”有同情秦长空的,也有幸灾乐祸,杨超就是这其中的一个。他与秦长空积怨已深,他喜欢的李雪如今跟秦长空眉来眼去不说,就连他暗恋的美女老师韩燕也跟秦长空保持着暧昧关系,而他本人也被秦长空修理了好几次。

    现在的杨超就算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和秦长空叫板了,不过他刚才看着众人围着秦长空转,他就有点儿气不过,内心嫉妒、恼火不已。

    在秦长空没来之前,作为高帅富一名而且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杨超在班级里是当仁不让的风云人物,可惜今非昔比,如今秦长空已经逐渐取代他成为班内乃至于学校的焦点人物了,内心有些失衡,嫉妒恨各种情绪上来,使得他在秦长空经过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哟,想找事?”秦长空显然听出了杨超的冷哼声,他有点儿纳闷,这个杨超难道是那种不长记性的主,他都揍了对方两回了,对方竟然还不消停,还敢在他面前造次。

    人的名树的影,秦长空给杨超的印象太深,他在秦长空手底下吃了大亏,所以听见秦长空挑刺的话,他还是有点儿发虚,身子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两下。

    没办法,秦长空揍了他两次,每次出手都不轻,他就算好了伤疤也忘不了疼,更忘不了那耻辱。

    一看杨超又不吭声明显是怂了,秦长空倒是没任何表示,其他围观看热闹的同学不由得一阵哄笑。

    “自找羞辱。”秦长空留下一句话然后径直往教室外走去。

    “姓秦的你别太嚣张,你的……好日子不远了。”杨超朝着秦长空的背影嘶声力竭的喊道。

    走在走廊上的秦长空自然听见了这句话,他倒是不以为意,只是认为对方在放大话罢了。

    办公楼与教学楼不过一墙之隔,秦长空没一会儿就来到韩燕的办公室。由于不确定办公室里是不是还有其他老师,怕发生上次那种与韩燕亲昵被撞见的尴尬场面,所以秦长空还是很乖巧地先敲了敲门,在得到允许后才推门而入。

    果不其然,一进门秦长空就发现上次撞破他与韩燕好事的那名姓胡的女老师也在办公室里。

    “胡老师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秦长空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上一回在这儿与对方据理力争师生恋的问题,确实有点儿不妥,对方毕竟是长辈,又是一名教师。

    本以为这名古板不近人情的胡老师会不给他面子不理他,或者干脆痛批他一顿,他哪里想到胡老师反而主动起身,还从桌子上取了个一次性的杯子在饮水机前接满,并且主动送到秦长空的手里,嘴上还十分谄媚地说道,“这位学生,上次的事儿真是不好意思……!”

    “上次的事儿我早不记得了。”秦长空当然知道对方指的什么事情,他现在脑子还有点儿发蒙,这个胡老师的转变也太快了吧。

    “哦……那喝水,喝水,我班级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胡老师说罢转身离开了。

    “莫名其妙。”望着匆匆离开的胡老师,秦长空共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待对方走后,秦长空不由得一个虎扑直接扑向坐在椅子上的韩燕。

    韩燕本来正在专心批改着一份试卷,哪里料到秦长空会如此大胆直接扑向她,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完全落入秦长空的怀抱了。

    韩燕可能是练过舞蹈的缘故,身子十分轻盈,秦长空根本没用多少力气就直接抱起了韩燕。看着韩燕那红彤彤的脸蛋,娇艳欲滴的嘴唇,秦长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这里毕竟是办公室,而且俩人的关系虽然暧昧,毕竟还没到那一步,更何况她们目前还是师生关系呢,所以韩燕马上使劲挣扎着起来,嘴上更是低声娇斥:“秦长空,你疯了?快点儿放我下来?”

    察觉韩燕挣扎得厉害而且不像是嘴上光说说,秦长空也没有再胡来,他将韩燕放下来后径直一屁股在其办公桌上坐下,嬉皮笑脸地说道:“就抱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也没外人啊。”

    “要死了你,你忘了你什么身份?”韩燕低头慌忙整理有些皱皱巴巴的衣服和凌乱的秀发,待抬起头时就看见秦长空竟然大大咧咧地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她不由得瞪了对方一眼,“快点儿下来,像个什么样子。”

    “好,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亲我一下才行。”秦长空眼珠子一转说道。

    “为什么?”韩雪秀眉一扬。

    “你想啊,你每次想我的时候,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叫到办公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受到处罚呢,为了弥补我在同学面前损失的面子,你当然要亲我一下。”

    “胡搅蛮缠,一通歪理。”

    此时韩燕已经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那套被秦长空弄得有些皱皱巴巴的制服也都整理的十分利落,秀发也重新高高挽起盘在脑后。

    韩燕又重新恢复了那个端庄正经的教师形象,而且外人看来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不过韩燕那白皙的脸蛋还透着一丝红晕……

    “你眼睛乱看什么?”韩燕发现秦长空虽然规矩了许多,可是一双眼睛仍旧落在她的身上。

    “你说呢?”秦长空口反问了一句,由于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反锁,现在又是大课间,随时都有人会进来,他的言语和动作也收敛了许多。

    “对了,你那个同事胡老师怎么现在对我这么客气,刚才我一进来看她在这儿,还以为这老太婆会再痛批我一顿呢。”秦长空随便找了位置坐下,手还指着桌子上的那杯水笑道,“你看还给我倒了一杯水呢。”

    听见秦长空的话,她不不由得反问,“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跟校长是不是亲戚,上次胡老师给校长打你的小报告,结果还让校长给批了一顿。”

    自己是个孤儿,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可能有亲戚呢?更何况还是跟校长。秦长空暗暗疑惑,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上一回他帮着罗炳坤罗校长在小湖畔捉鬼,他的本事对方也是知道的,所以罗炳坤对他自然是礼遇有加。

    “其实是那么回事……小湖畔那边不是总闹鬼有人跳湖么?我上次顺手帮忙去捉鬼,所以罗校长自然对我要客气一点。”秦长空得意地说,道士这职业在社会上还是颇受欢迎的,尤其是那些道行深的,基本上只要他们愿意,轻易可以成为各种达官贵人的座上宾。

    华夏历代王朝的国师,基本都是道士,从这就可知道士在社会上的身份和地位,当然,那种江湖骗子可不算。

    韩燕是知道秦长空的专长就是捉鬼降妖,听了秦长空的话后她不由得感慨道:“学校小湖畔那边时常发生跳湖事件,没想到是有鬼怪在作乱……可笑的是当初罗校长还以这些学生失恋跳湖为由来搪塞。”

    “对了,今天那个小女孩是你带来的吧,怎么回事?”韩燕将话题引到正题上,在课堂上她就发现了叶雨,不过她并没有在课堂上就询问,而是课后把秦长空单独叫到办公室询问,当然这里面还掺杂一些什么,答案也是不言而喻的。

    韩燕私下把秦长空叫到办公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秦长空每次被叫过来都知道,肯定是韩燕这个女神老师寂寞了,想他了。

    叶雨最近几天如果不出意外都要在跟着他在学校里度过,所以秦长空还是如实说道:“那个女孩叫叶雨,经历比较凄惨,她是被逐出家门……她一个人在家我不太放心,就干脆带过来,你也看见了,她很乖的。”

    女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听到叶雨的遭遇,哪还管其他,“是挺乖的。”

    解释完叶雨的事情,秦长空因为还要带着叶雨去湖边修炼,所以他在坐了一会儿后就起身离开了,不过临走前他还不忘伸手在韩燕纤细的腰肢上摸了一下。

    当秦长空与叶雨来到学校的小湖边时,昔日冷清无人问津的地方如今已经人满为患,许多学生都在湖边玩耍,更有一些水性不错的男生在湖里游泳。

    见到这一幕秦长空有点儿无语,他当初就是看这地儿景色不错,空气也清新,最主要的是够清静,所以才将修炼地选在这儿,可是现在这儿就和一个公园没啥区别,到处都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