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事情的严重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6本章字数:3145字

    道士修道其实也是修心,因此秦长空从小就养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性子,他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替陆建明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不慌不忙地说:“陆叔叔,先喝杯茶,歇口气,就算天塌下来还有高个的人顶着呢。”

    陆建明这么火急火燎地赶来本身也有点儿口渴,他也不客气当下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待放下杯子后他接着道:“小毛也在这儿啊。”

    毛小帅和陆建明更多的是合作上的关系,而且毛小帅的师傅卢大师在江华市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所以陆建明对于毛小帅这个年轻人还是十分看重的。

    “陆局,你好。”毛小帅回了一句。从称呼上就可以看出两人关系的疏远来。

    “踏踏踏”,这个时候秦长空点的菜也都陆续上来,这是贵宾包厢,都是优先上菜的。

    “陆叔叔,有什么事儿咱们边吃边说。”秦长空今天施展净化术消耗了不少心血,此时早就饿得饥肠辘辘,因此菜一上来他就风卷残云地吃起来。

    陆建明在局里吃过饭了,他倒是没心思吃饭,他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建明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开口道:“小秦,要不是你跟林心的关系,再加上你为人不错,我也不会瞎折腾专门跑这儿来跟你说。”

    秦长空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继续胡吃海喝。百年老店做的菜味道也当真不凡,也难怪连冯应山请人吃饭也都专门选在这里,秦长空吃的是赞不绝口。

    陆建明又喝了一口茶,语气加重了几分说:“小秦,你跟赵光荣是有矛盾吧?”

    赵光荣?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听到这话儿,秦长空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对方,“陆叔叔,你问这个干什么?”

    “赵光荣死了,你应该知道吧?”陆建明盯着秦长空的眼睛问道,似乎想从对方眼里看出什么。

    “知道。”秦长空并没有隐瞒,他是亲眼看见赵光荣被那个控虫的彪形大汉所杀。

    “赵光荣的父亲赵世勋是江华市的头面人物之一,二十余年前更是道上的老大,如今成功漂白成为省内知名企业家,他儿子死了,你觉得他会善罢甘休么?”陆建明继续问道。

    听到这儿秦长空大概明白什么事儿了,赵光荣这件事儿的确不小,况且很蹊跷。而且陆建明也明显是话里有话,他此时也吃得差不多了,当即放下筷子开口问:“他为儿子报仇,这是天经地义,陆叔叔,你有话就直说吧。”

    “好吧。”陆建明当下也不再拐弯抹角,缓缓开口道:“赵光荣是赵家的独子,他死了赵世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上头令我们限期破案,只是可惜我们警方事后调取事发地段的监控,发现摄像头都被人故意破坏,这件案子至今都没什么线索。”

    秦长空并没有言语,那控虫的彪形大汉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他是断然不会留下什么把柄给任何人的,那些监控的摄像头肯定是对方破坏的,而现场除了他也没有其他目击证人。

    这件案子肯定也就成了无头公案,说起来赵光荣死的也够憋屈痛苦的。不过所谓善恶自有苍天定夺,赵光荣这二十多年里做的坏事加起来也足够他死几次了。对于这种人,没有人会去惋惜,只会拍手叫好。

    “赵世勋一心想为儿子报仇,可是他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前些日子他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传言,说是小秦你跟赵光荣有过节,而且积怨很深,极有可能是杀害赵光荣的罪魁祸首。所以今天下午赵世勋特意来警局,给我们试压,要我们拘捕你。”陆建明说道。今天下午正是他接待的赵世勋,所以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清楚。

    “拘捕我?”秦长空有点儿哑然无语,他跟赵光荣是有仇,可是那也不过就是面子上的事情,断然不会去杀害对方,再说他身为龙门弟子,也绝对不可能违背祖训对一个普通人下手的。

    “对。目前赵世勋倒是收集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证据,在目前这个局面,你的嫌疑是最大的。”陆建明满脸愁容地说。

    “拘捕我?”秦长空不禁微微皱眉。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目前赵世勋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你有嫌疑,所以我把案子压下来,特意过来通知你一下。”陆建明说道。

    “我知道,有劳陆叔叔为我的事情奔波。”秦长空感谢了一声,然后暗暗思索应对方法。

    “好了,我局里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你这些日子也多注意点儿,那赵世勋可是个阴险小人,我怕他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你。”陆建明临走前嘱咐了秦长空一句。

    秦长空他倒是不怕赵世勋玩阴的,就怕赵世勋搬弄权势,他现在的人脉和势力,和赵世勋这种商业大亨还是有差距的。

    陆建明离开后,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毛小帅脸上也泛起了几分愁容:“秦兄,那赵光荣的父亲确实是个人物,这一次你恐怕要麻烦了。”

    “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咱们继续吃喝。”秦长空一脸无所谓地说。

    “对,继续吃喝,当道士活的就是要逍遥自在。”

    两人分别前,毛小帅小声对秦长空道,“秦兄,赵光荣是死于西域的某种歹毒的巫术,你是正宗龙门弟子,行事光明磊落,凶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你,这事儿我今晚会跟我师傅说一下,他老人家在江华市的能量不小,还是能帮你一把的。”

    “那这次的事情就有劳兄台了。”秦长空抱拳道。

    毛小帅嘿嘿一笑道:“别兄台兄台的,又不是演古装戏,你要是真想感谢,以后多请我喝两杯就是了。”

    秦长空点点头后笑着说道:“两杯可不够,至少要三杯五杯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之间的情谊仿佛有多了几分!

    待快要回到家时,秦长空又接到了陆建明的电话,这一次对方的语气更加沉重:“小秦,你不是跟李国栋,冯应山这些人物关系不错么?现在赶紧找关系吧,赵世勋那边对我们警局不断施压,我这边最多能拖延个一两天……”

    “好,那多谢陆叔叔了。”秦长空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他当然不会异想天开的以为靠陆建明一个人就能真的压下此事,想要解决眼前这件麻烦事儿,还得靠他自己。

    走在林荫大道上,秦长空暗暗思索着,而叶雨也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秦长空实在想不到,他一个整天与妖魔鬼怪打交道的人也会碰上这种事儿。直至此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古往今来,许多入世修行的道士都会找个权贵依附,恐怕为的就是防备这种事儿。

    赵世勋在江华扎根多年,财势雄厚,人脉更是四通八达,他如果倾尽全力对付自己,恐怕还真不是一个小小的局长能压下来的,况且陆建明也不会真的为了他的事儿公然跟赵世勋翻脸,他能压下这件事儿一天,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陆建明给他推荐的李国栋,冯应山,这两个江华市赫赫有名的富翁,先不说能不能在这件事儿上帮到他,商人重利,别看李国栋与冯应山跟他关系表面上看好的不行,可是真到了关键时候,未必靠得住,把筹码压在这俩商人的身上,那真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或许自己娶了冯芝慧或者李雪,这俩商界大佬才会全力帮自己,至于现在,就算求到他们,估计也就是站出来说几句话罢了。

    秦长空修道也修心,对于人情世故还是十分了解的,这事儿十分棘手,他也不会把这筹码压在那俩不靠谱的商人身上,那是对自己不负责。

    “秦哥哥,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件事发愁啊?”走了一路秦长空也没说一句话,这让叶雨都觉得有点儿古怪,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啊,不过也没什么发愁的,我一个道士,实在不行撂下担子走人,老子回深山老林继续修炼。”秦长空淡淡地说。这是他的最坏打算,一般不到最后时刻他是不会走这条路的。

    “其实你跟小雪姐姐以及慧慧姐姐关系那么好,她们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叶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长空打断了,他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小雨啊,你还太小,这事儿牵扯的有点大,就算她们有心帮我,恐怕也不会有多大改变。”

    “哦,要是我没被逐出叶家就好了,我跟爷爷说一声,那个什么赵世勋的保证不敢乱来。”叶雨说这话儿的时候,神色闪过一抹哀伤。

    叶雨小小年纪被逐出家门,说不难过不想家那是假的,可是被逐出家门,有家不能回,这对叶雨一个小孩子来说也的确有点儿残酷。秦长空叹了一口气说道,“赵世勋算个毛,世俗的法律对咱们这些道士来说,也不算什么。好了,不说这些事儿了,等这件事儿后,我带你回叶家。你如今已经改邪归正,你的修为越强,对你们叶家也越有好处。”

    “真的?”叶雨内心一喜,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抓着秦长空的手道,“秦哥哥,你说起我爷爷,我想起了一个人绝对有能力帮你,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