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需要有自己的势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6本章字数:3085字

    权利,金钱,人脉,这是秦长空入世修行来到江华市这些日子感受最深的,在俗世想要生存就离不开这些。

    秦长空潜心修道,很少去刻意注意这些,否则以他的本事,绝对可以结交许多大人物,那样赵世勋也不会明目张胆,直接动用权势对付他,而他也不会毫无应对之策。

    攀强附会,结交权贵,这不是龙门弟子该做的事情。秦长空暗暗寻思,不过话说回来,正因为龙门派弟子皆独来独往,不善于搭建人脉关系,所以龙门派也越来越衰败。

    而反观武当派,茅山派这些道教门派,一个个兴旺无比。秦长空知道,武当派许多高人都与华夏高层领导走得很近,也正因此,如今的武当派俨然已是天下第一道教,而昔日的玄门正宗龙门派已经鲜有人知。

    龙门人丁稀少,秦长空除了有一个掌门师傅外,也就只有三两个师叔了,不过那些师叔都跟师傅一样闲云野鹤惯了,谁知道躲在哪个深山老林修炼呢?秦长空长这么大也就见过他们一两次罢了。

    “如今的龙门派想要复兴,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了。”很显然,复兴龙门这个担子,也是要落在秦长空的头上。

    而要复兴就必须要有世俗的势力才行。一个门派的根基是在世俗红尘。就以武当派为例,整个华夏有恐怕上万座武当道观,这些道观每年都会收很多有资质的徒弟,从中择优将天赋最好的送到武当山上修炼。

    武当派弟子数以万计,正是因为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武当派才长盛不衰,门内高手层出不穷。而反观龙门派,就秦长空一个弟子,这样门派能兴盛才怪呢。

    “无论是在入世历练还是为了门派的长久兴衰着想,都必须要有自己的势力。”秦长空暗暗想到。通过赵世勋这件事也让他做出了一些改变,他以后也会有意结交一些大人物,同他们搭建关系。

    “呼,明天就去跟徐玲见一面吧。”秦长空想通了这些烦心事,长舒了一口气开始进入到修炼状态。

    第二天清晨,秦长空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吐出一口污浊的气体后,他连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

    经过一晚的修炼,他的法力已经完全恢复,如今丹田饱满,体内法力充盈,而且让他惊喜的是,丹田之中那条虚幻的青龙若隐若现,这正是快要修成青龙象达到一象两境的征兆。

    按照秦长空的推测,他要修成青龙象至少还要三五个月,可是如今他体内青龙隐现,随时都有突破完全修成青龙象的可能,这要比预期的时间短很多。

    “难怪师傅总说修道也是修心,让我多去红尘走走,原来如此。”修为的提升让秦长空心情大好,他一扫脸上的阴霾推门而出,哼着老掉牙的歌曲往卫生间走去。

    洗漱完毕后秦长空又做了一桌子早餐,不过下楼来吃早点的只有叶雨以及千洛两人,至于李雪、冯芝慧以及辰梦云三女,则连影子都看不见。

    问了一下原来三女原来根本就不在别墅里,她们昨晚都连夜赶回家了,而且都是为他的事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丝感动悄然浮上心头,秦长空感觉眼睛有点儿发红湿润,他掩饰地咳嗽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回家就回家吧,咱们吃饭。”

    待吃过饭没多久,林寿良的电话打了过来,秦长空还以为对方又收治了什么绝症患者有求于他,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小秦,你在哪儿呢?有空的话中午一起过来吃顿便饭,爷爷有些事情跟你说。”

    “好吧。”秦长空点头答应了,林寿良毕竟是长辈,又有他师傅这层关系,而且最主要的是这老头人也不错,对方主动相邀,他也没理由拒绝。

    因为下午还要跟叶雨一起去与徐玲碰面,所以秦长空在去跟林寿良吃饭时也只能带着叶雨这个丫头。

    林寿良这一次是在家里请秦长空吃饭,而且还亲自下厨烧菜,对方这么做的目的秦长空也明白,那就是打感情牌。

    伸手不打笑脸人,秦长空来之前也从别墅里带了两瓶酒,这酒都是李国栋以前放在那儿的。一直都搁冰柜放着,正好今天秦长空带过来。

    当见到乖巧文静的叶雨时,尤其是叶雨这小丫头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林寿良自是十分喜爱。

    “这小丫头嘴真甜,比心儿小时候乖巧讨人喜欢多了。”

    叶雨虽然出身名门,不过这个丫头与一般千金大小姐不同,她身上并无那种骄纵之气,相反还十分乖巧,文静,讨人喜欢。

    “是么?”秦长空说话的时候瞥了一眼林心。

    “哼,也不知道从哪儿骗来的。”林心瞪了秦长空一眼然后歪过头。她可不信叶雨真的是秦长空的妹妹,八成是不知道从哪儿骗来的。

    秦长空没去跟林心解释,他现在在对方眼里,就是个十足的流氓,他说的话林心也不会信。他陪着林寿良喝了几杯。别看林寿良年事已高,可是酒量还是十分不错的,三杯白酒下肚面不改色。

    “林爷爷当真是老当益壮,酒量不减当年。”秦长空笑着恭维了一句。他们两个一老一少在这儿一杯接一杯地喝,弄得屋子里酒气熏天,林心干脆带着叶雨去阳台那边聊天去了。

    “好酒如好茶啊,这一不小心就喝得有点儿多。”林寿良感慨了一句,秦长空这一次一共带了两瓶酒,已经被他俩消灭得差不多了。

    此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俩人都吃喝得差不多了,秦长空当下直入正题:“林爷爷,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儿,你是长辈,跟我师傅又是至交,有事儿您尽管吩咐,我能办的一定办。”

    “爽快,小秦你跟你师傅一样都是个爽快的人。”林寿良放下筷子,从桌底下小心翼翼摸出一张硬纸壳信封。

    从林寿良的动作来看,这封信应该是比较珍贵,至少比金钱是重要。

    “这是?”秦长空瞥了一眼,信封上都是洋文,他自然是看不懂。

    “这是世界医学交流大会的邀请函,是霍普金斯医院副院长斯密斯先生特邀小秦你参加的。”林寿良解释了一下这封信的大致内容,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你和你师傅一样都不太喜欢出风头,不过我认为参加这次医学交流大会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哦?”秦长空狐疑地看着林寿良。

    “如今的医学格局百分之九十都是以西医为主,而我们华夏堂堂流传了五千年的中医,接近被淘汰的局面,而这一次的世界医学交流大会,如果能有机会在那些西医学的权威专家面前展示一下我们华夏的古老医术,或许可以改变扭转这种局势。”林寿良唏嘘道。

    华夏中医足有数千年历史,而西医不过几百年,如今弄到这个地步,也的确让人唏嘘感叹。

    “行,那我就参加。”秦长空当下点头答应。

    “好。”林寿良见秦长空答应,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他分别给自己和秦长空倒了一杯清茶,边喝边道:“小秦啊,昨晚小陆来我这儿了,你的事情他也跟我说了。”

    小陆也就是林心的舅舅陆建明。秦长空没有打断林寿良,在一边喝着茶倾听着。

    “如今赵世勋利用权势不断向警方施压,小陆他想压也压不住,这事儿我既然听说了,就不能袖手旁观。”林寿良缓缓说道。

    林寿良也要帮忙?秦长空微微一愣,林老爷子如今年过七旬,说实话秦长空是绝对不会让林老爷子插手这事儿,倒不是他看不起林老爷子。

    别看林寿良只是医院院长,比起李国栋、冯应山这些商界大亨来说,无论是金钱还是地位,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别忘了,林老爷子在江华行医数十载,治过的病人不计其数,这其中就包括许许多多的大人物。

    林老爷子一旦动用起这些关系,那些大人物念于林老爷子昔日的救命恩情,多半都会出手。

    “林爷爷,您这么大年纪,就不用再替我操心,这事儿我自己能摆平。”秦长空感激地说道。

    “看你说的哪门子的话,你师傅当年帮了我许多次,我有很多人情都还不上,这一次说什么我都得出把子力。”林寿良的态度很坚决。

    见此,秦长空也没再劝说林寿良,老爷子愿意出把力,对他来说也算是好事儿。

    “这酒的后劲不小,我得回去歇会了,小秦啊,以后你还是要和心儿多多走动些,多亲近亲近,你别看心儿跟你一见面就横鼻子竖脸,那说明她在意你,我的孙女我还是了解的。”林寿良在秦长空的搀扶下回房休息了。

    秦长空将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后来到阳台对叶雨说:“小雨,咱们该走了。”

    叶雨“哦”了一声恋恋不舍地同林心告别,看得出俩人还是蛮合得来的。

    “心儿,那我就先和小雨走了,你要不要送送我呢?”秦长空笑嘻嘻地说,刚才林老爷子还让他多跟林心亲近些,他这正是依言行事。

    “想得美。”林心狠狠剜了秦长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