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盛气凌人的徐玲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6本章字数:3040字

    叶雨与徐玲约的碰面地点是位于电视台大厦对面的咖啡屋。

    一路上秦长空都是闭目养神,默然不语,说实话他还是不太情愿跟徐玲见面,尤其是求人办事,多少觉得有点儿尴尬。

    “秦哥哥,你是不是得罪心姐了?”在车上,叶雨晃着小脑袋问道。

    “为什么这样说?”秦长空睁开眼睛看着叶雨反问道。

    “刚才心姐和我聊天的时候,说了你好多坏话,我猜你肯定得罪过她,不然她才不会这样呢。”叶雨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

    秦长空对此不置可否,他的确是得罪过林心,给对方太多坏印象,弄得如今想要解释也够呛能解释清楚。

    “你说说嘛,你和心姐之间肯定有秘密。”叶雨一脸好奇地问,她对于秦长空和林心之间的事情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看不出这丫头还有八卦的潜质,秦长空并没有回答,他又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你小孩子管这些干什么。”

    叶雨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也没再问。

    电视台大厦的咖啡厅叫爵士咖啡,是一家老牌连锁咖啡店,当秦长空和叶雨到达后,徐玲并没有到来。

    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秦长空与叶雨各点了一杯蓝山咖啡,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秦长空续了三次杯徐玲才姗姗赶来。

    求人办事,等人是应该的,秦长空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瞥了一眼徐玲,对方今天穿着倒是挺正式,并没有太暴露,或许是身为公众人物的缘故,她带着一个大大的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而且还带着一副太阳镜。

    “哟,秦大道长也来了,听说你有事儿拜托我?”徐玲也不知道是嫉恨秦长空一直不给她机会采访的茬子,今天刻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徐玲出身名门,其徐家也是南方最富盛名的五大家族之一,出身在这种底蕴深厚的大家族,使得她身上具备一种高贵盛气凌人的气质,此时她故意将这种盛气凌人的气质显露出来。

    “你什么意思?”徐玲一开口就让秦长空眉头一皱,语气一下子冷了几分,他是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摆出这种高人一等的气势,他不是那种趋炎附势之辈,对方这样只会让他反感。

    徐玲之所以如此也不过是想出出气,她并非想在秦长空面前显示自己的高贵。今天是对方有求于她,如今对方却主动拉着脸,这也让徐玲很恼火:“你说什么意思?你不是有事儿求我么,你就是这个态度?”

    “求人要什么态度?需要我卑躬屈漆还是阿谀奉承?”秦长空冷嘲热讽道。这些牵强附会,溜须拍马的本事他是不会,就算是要求人,他是修道之人,讲究万事遵从本心,那种娇柔做作、违背良心的事情他做不来。

    “你……”徐玲被秦长空一句话堵住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眼瞅着两人一言不合就要闹得要一拍两散,叶雨此时忙出来打圆场,只见这小丫头先是甜甜地对徐玲说,“玲姐姐,秦哥哥不是这个意思!………”

    “哼,小雨,你不用替这种人说好话,咦,你现在身上没那个什么邪气了,我离你这么近都没感觉难受。”徐玲一脸惊讶。之前叶雨因为身上带着鬼气,所以普通人不能与她靠得太近,如今她修炼清心诀有所小成,成功化去了身上的鬼气。

    如今的叶雨身上非但没有一丝鬼气,反倒还带着丝丝仙气,这种气质让叶雨平添了几分说不出的魔力。

    “是啊,都是秦哥哥的功法厉害,我才修炼了一会儿就化去了身体里的鬼气。”叶雨回答道。

    这流氓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有本事又如何,难道就能在本小姐面前摆架子么?徐玲瞅了秦长空一眼,然后扭头对叶雨说道:“这样正好,你今晚就回我那里吧。”

    叶雨有点儿为难,说实话她其实并不太想去徐玲那里,她这几天在秦长空那里住的挺好的,每天跟着李雪她们一起去学校玩,下午跟着秦长空修炼,这要比她以前一个人流浪要强多了。

    见叶雨不回答,徐玲不由得催促道,“怎么,小雨你不愿意啊?”

    “不……不是的。”叶雨连忙摇头道。

    “小雨,你愿意在哪里住随意,我先回去了。”秦长空说完起身就要离开,他与徐玲如今这情况,他也料定对方恐怕不会帮他,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在这儿耽误工夫。

    “站住,你给我站住。”见秦长空真要走,徐玲不由得出声叫住了对方。

    “你叫我做什么?”秦长空十分不解。

    “哼,你这态度,说实话,我是真不愿意帮你,不过一来小雨帮你说话了,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一次。”徐玲不满地说,她出身名门世家,一直以来其他男人见了她,都是围着她转,对她千依百顺,可是秦长空这个另类的男人,非但不顺着她,反而处处跟她作对,这让她十分恼火。

    “那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处理,用不着你一个外人帮我。”秦长空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现在俩人这关系处境,他绝对不会拉下脸去求徐玲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去帮忙的。

    “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徐玲气鼓鼓地说道。

    “或许吧,告辞了。”秦长空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站住!”在秦长空快走到门口时,徐玲再次叫住了他。

    这一次秦长空有点儿恼火了,他几步来到徐玲身前,怒视着对方质问道:“徐玲,你什么意思?”

    徐玲毫不示弱地与秦长空对视,她出身高贵,人又长得漂亮,与对方对视的时候,还刻意摆出一副性感的姿势,套裙下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微微并拢,腰身挺直,使得胸部高高耸起。

    “身材不错,就是性子差一点,不是我的菜。”秦长空没有丝毫避开的意思,反倒一双眸子在对方的身上狠狠看了几眼,然后才撇撇嘴说道。

    “你……”徐玲微微有点羞恼,她瞪了对方一眼,没好气地说,“哼,黄局长他们还说你是得道高人,我看分明就是一流氓。”

    秦长空没在意徐玲对他的点评,道士是道士,不是那种苦行僧,道士追求的是逍遥自在,喝酒吃肉泡妞的道士一样能成就无上大道,就比如他的师傅,这些年没少调戏那些小寡妇,如今不一样是宗师级的人物?

    “我没说我不是流氓,好了,我既然在你眼里这么不值一文,你也不用费心帮我,这事儿我自己去解决,咱们后会无期吧。”秦长空说完准备拂袖离去。

    “你饿死鬼急着去投胎?我话还没说完,哼,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想帮你,不过我爷爷想见你一面,帮一帮你。”徐玲这才吐露实情。若不是她的爷爷想见秦长空,她才不会叫住对方。

    徐玲的爷爷,那应该是徐家的族长了,身份地位尊贵,就算一般省级大员见了徐老太爷,也得点头哈腰,如今这个跺一跺脚整个南方都要颤三颤的人物竟然要见他?

    秦长空是修道之人,凡事讲究因果,他十分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徐老爷子想要见他,这里面肯定大有缘由,他当下询问道,“你爷爷跟我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见我?”

    “哈哈。”徐玲听见秦长空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手指着秦长空娇声道:“怪不得都说十个道士九个呆,你不仅呆还有点儿傻,我爷爷那是什么身份,他要见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对你爷爷是什么身份并不关心,你只需要告诉我原因,至于我见不见,那就是我的事儿了。”秦长空不卑不吭地说道。

    “你这个人真是无可救药,算了,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前几天我去我爷爷那里,他见到我戴的那块玉佩……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将送我玉佩的人带过去。”

    玉佩?秦长空不禁暗暗思索了一下,当天在万豪酒店,他是送给徐玲以及辰梦云两个美女一人一块玉佩,那些玉佩并不珍贵,只是很普通的辟邪驱魔的祈福玉佩。

    徐玲的爷爷身份尊贵,就算识货认出这块玉佩具备一些辟邪驱魔的功效,可是也断不会主动要见自己,那么一定是玉佩的来源……

    这些玉佩都是当年师良清风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些纪念品,每块玉佩的背面都刻有一个风字,这正是他师傅的标识。

    如果推断没错,徐玲的爷爷应该是和师傅认识,这样对方想要见自己,那么也就说得通了。

    良清风道号清风道人,这些年一直云游四海,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以他的本领,与他结交的人里面有徐老爷子这种大人物也不足为奇。

    “那好,我跟你去一趟。”秦长空这一次倒是没有拒绝,反而答应了。

    “哼,还算你知道好歹,好了。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车库把车开过来,一会儿带你去见我爷爷。”徐玲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