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搭把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6本章字数:3060字

    一路无话,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车辆早已驶出市区,秦长空发觉有点儿不对,他不由得问道:“你要把我带哪儿去?”

    “你说呢。”徐玲说话的时候透过后视镜瞥了秦长空一眼,撇撇嘴道:“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一个小女子把你拐卖了?”

    秦长空倒是不怕徐玲,只是担心徐玲这大小姐耍什么恶作剧,借机整他。

    也没再多话,秦长空转过头望向窗外,他对郊区这一带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具体跑到哪儿了,入目的皆是一些广袤无垠的农田,许多农民们正在田里劳作。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离开了那片一望无垠的农田,来到一片空旷地,而很快耳边就传来阵阵口号声,以及一些哨声。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听着这洪亮整齐的口号声,秦长空有点儿纳闷,“莫非来到部队了?”他当即转过头往前方望去。

    果不其然,前方有数名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在其旁边立有一块牌子,写着“军事管理区”。

    徐玲竟然把车开到部队了,她不是带我去见她爷爷么?难道她爷爷住在军区?

    徐玲的车在经过部队门口的时候,只是出示了一个小红本,只见那一对站岗的新兵蛋子都敬礼,放行。

    见此,秦长空心里了然,徐玲开个车在守卫森严的部队畅通无阻,估计可能是她的爷爷在部队军衔不低。

    在华夏,军方的权利可是远远凌驾于地方政府的,也难怪陆建明黄守义这俩市局领导丝毫不敢得罪徐玲。

    徐玲自小长在部队家属区,对这里熟门熟路,她在将车在一处四合院门口停下后,边解着安全带边道:“到了,咱们下去吧。”

    “这里倒是山清水秀,是个养老的好地方。”下车后秦长空抬头望了一眼碧蓝的天空,又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感慨道。在江华市区,是不可能看见这么蓝的天空,也不可能呼吸到如此新鲜的空气。

    “对不起,大小姐,闲杂人员不得进入院内。如果需要进入,请出示证件。”

    在四合院门口,还有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员一左一右把守着,见到徐玲带着两个陌生人过来,尽管两个陌生人都是俊男美女,不过出于职业标准,还是拦住了三人。

    “这是我爷爷点名要见的人,你们还不让开?”徐玲喝了一声,按规矩来说,是需要办一些相关证明的,不过徐玲却从来不会遵循这些规矩,她是徐家的大小姐,有这个特权。

    两位警卫员对视了一眼,都有点儿犹豫。以往徐玲都是自己来,她是司令员的亲孙女,没证件也就罢了,是个特例,可是其他人,那就不行了,司令何等身份,这要是出一点儿差池,他们两个可是绝对担当不起的。

    “哼,你们两根木头,还不相信本小姐的的话,是不是要我爷爷亲自出来跟你们说一下?”徐玲不悦地训斥了两名警员一声。

    两位警员被徐玲训斥,都不敢还嘴,不过能成为堂堂一个军区司令的警卫,意志自然十分坚定,不会因为徐玲训斥两句就改变原则,两个人仍旧站在原地拦住秦长空与叶雨。

    “你们……”徐玲有点儿生气了。

    “这俩愣头青倒是挺讲原则。”看着徐玲那气鼓鼓的样子,秦长空暗暗好笑。

    “咦,小玲你来了。”就在这边僵持不下的时候,从院子内走出一名剑眉星目,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男子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在简章上清晰的刻着两条金色横杠,且上面还印着两颗金星。

    很明显,这是一名中校,在华夏的军衔里,也算是高级军官了。

    “孙叔叔,你来的正好。”徐玲显然是认识熟悉此人的,直接就跑过去拉着对方的手撒娇。

    “怎么回事?”孙刚也就是徐玲嘴里的“孙叔叔”好奇地问。

    “我带俩朋友来见爷爷,门口那俩警卫死活不让我朋友进来,真是的,你要帮我惩罚一下他们。”徐玲愤愤不平地说。

    一旁的秦长空暗暗乍舌,这徐玲看来很记仇啊,他得罪过这大小姐,似乎也要小心一点儿啊。

    孙刚苦笑几声,好言劝道:“当兵最主要的就是服从命令,他们这么做也并没有什么错误,好了,别嘟着个嘴了,我去把你两个朋友带进来。”

    “我不生气也行,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徐玲眼珠子一眨,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下一刻她踮起脚尖附在孙刚耳边小声说:“一会儿你帮我出手教训下跟我一起来的那个男的,最好让他出丑,这样我就不生气了。”

    秦长空修炼多年,他的六识十分敏感,耳目更是远胜于常人,徐玲的声音虽然小,且两人又相隔数米,不过徐玲的话还是一字不落地入了他的耳边。

    “这……来者皆是客,这样不太好吧,他是不是就是司令要见的人?”孙刚脸色有点儿为难,徐玲被宠坏了,没大没小的,做事从来只管自己高兴不会去管其他,这一点他已经领教过多次了。

    “哼,就是让你跟他过过手,你到时候趁机教训一下不就行了,还有,他有点儿古怪,会捉鬼降妖,你别阴沟里翻船。”徐玲小声说。

    “好吧。”孙刚知道今天他不出手跟秦长空打几下,徐玲是不会放过他,一定会缠着他,不得已,他只得答应了。

    孙刚带着一脸兴奋的徐玲走过来,他先是让两位警卫员退下后,他热情地招呼秦长空与叶雨进院子里,“两位第一次来,门口的警卫不懂事,走,快进去吧。”

    先礼后兵啊?因为偷听了徐玲与孙刚的对话,所以秦长空知道孙刚是要跟他动手的,他点了下头走了进去。

    这座四合院通体是用上好的老榆木搭建,显得古香古色,人置身其中感觉身在林间,不自觉的身心就放松了。

    “这四合院布局讲究,院内这些树木栽种的方位也极为巧妙,看来应该是有高人指点过。”叶雨进屋后一双大眼睛四处乱看,而秦长空则是看出这四合院的一些奥妙。

    “你好,我叫孙刚。”进四合院后,孙刚主动伸出手。

    秦长空也不是菜鸟,他当然知道这不是简单的握手,用练家子的话来讲,这叫搭把手。

    搭把手就是一些高手用来简单试探对方斤两的手段,搭把手比拼的是劲力。

    这个孙刚倒是没直接跟他交手,反而采取这种手段,难道他以为力量能压制我?秦长空同样笑着伸出手,同孙刚的大手握住,嘴上笑眯眯地说:“你好,我是秦长空。”

    秦长空的手十分光滑,这是常年修炼正宗的道家功法所致,像一些道行高深的老头,有个形容词叫鹤发童颜。修炼到家的人,全身肌肤如同婴儿一般细嫩,而这个孙刚,手掌厚实且布满老茧。

    秦长空猛地感觉从孙刚的手上传来一阵劲力,若是他手上的劲力与对方相差甚远,那后果就是手被这一握手弄得骨折。

    微微一笑,秦长空同样手上发力,一股劲力从手上涌出,与孙刚手中那股劲道相撞。

    两股力量相撞,两人握手的地方都传来一阵轻微的咔咔声,孙刚原本如沐春风的脸一下子变色,他发觉自己小看对方了,对方看起来细皮嫩肉的,瘦的跟电线杆一样,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刮倒,可是谁能想到对方手上的劲道这么大?

    “喝。”为了防止丢人,孙刚一咬牙怒喝一声,双腿弯曲分开与肩齐,摆出一副扎马步的姿势,然后他通过腰部调动全身的力量,最后过度到手上,想要抗衡秦长空手上的劲道。

    这是极为正确的发力方式,从蓄力到发力都很标准。

    感受着对方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秦长空仍旧四平八稳的站在那儿,脸上并无一丝变色。

    “孙叔叔,你快用力啊。”徐玲在一旁看得着急不已,以往孙刚跟人握手,只要一用力,对方轻则惨叫出声,重则手腕骨折,可是今天却反过来了。

    因为持续的发力,孙刚脸涨得通红,且呼吸逐渐加粗,他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了,可是仍旧奈何不得秦长空,而反观对方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不由得震惊不已。

    很显然,秦长空明显是留着几分力气,跟他根本就没动真格,而他已经使出浑身力量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那不是一般大。

    秦长空如果发力,绝对可以轻易掰断他的手腕,这一点孙刚十分肯定,可是对方并没有加大手上的劲道,他知道对方这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当下叹了一口气卸去了手上的力气。

    “秦先生当真了得,难怪能得到司令员重视,我孙刚甘拜下风。”孙刚心服口服地说道。他是佩服秦长空的人品和实力,一般实力强的人,都比较恃才傲物,目中无人,而秦长空为人谦逊,懂得进退。

    “客气了。”秦长空笑着道,随即他目光特意望向徐玲,这妞见孙刚没能教训他让他出丑,在一旁气的直咬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