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七星定魂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45本章字数:3234字

    这么近的距离,可以说那条五步蛇从张口到下口咬到清风道长,绝对不会超过一秒,任凭我想破脑袋,硬是没有想出一点儿办法。

    这时那条五步蛇却显得越来越暴躁,那三角形脑袋一直朝着清风道长晃来晃去,看来随时都有可能攻击!

    “啪!”这时不知道人群中谁拍了一下手掌,想用声音来吸引那条五步蛇的注意力。

    听到后,我心里就一阵无语,众所周知,这蛇根本就没有听觉,而且视力也不好,蛇主要是靠着热感系统来寻找和定位猎物。

    你这就算把手掌给拍碎了,它也听不到啊。

    “道长,小心点儿……”随着有人喊出这一声来,我心就是一紧,忙朝着清风道长那边看了过去。

    只见清风道长他此时站在石棺之上,慢慢地伸出了右手,在那条五步蛇面前来回晃动,用手吸引住它的注意力,然后双脚一点点儿的朝后移动,想与那条五步蛇之间,慢慢的拉开距离。

    清风道长这个举动无疑是十分冒险的!因为这么做的后果很可能惊动那条五步蛇,让它提前攻击。

    但是好在那条五步蛇一直盯着清风道长来回左右晃动的手掌看,完全没注意清风道长正在一点点退后。

    清风道长退了几步之后,然后停下晃动的右手,身子快速站直,同时右脚朝着那条蛇就狠狠地踢了过去!

    这清风道长突然出手,不免让众人也跟着捏了一把汗,我也是被清风道长这一下子给吓得不轻!

    随着清风道长这一脚踢出,那条五步蛇顿时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落在了数米远的地上,一动不动。

    那条五步蛇竟然被清风道长这一脚直接给踢死了。

    “本道长给过你机会!”清风道长站在石棺之上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躁动了起来:

    “道长!你快低头看看!”

    “那石棺上在、在往外渗血哩!!”

    众人吃惊的同时,我也看到了那从石棺中缓缓流出来的红色液体,鲜红的液体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半个石棺。

    空气中马上弥漫出一股极为难闻的血腥味,这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儿中间还掺杂着一股烂肉的腐臭味儿,让人一阵干呕。

    清风道长低头一看那石棺,差点儿一个没站稳,从石棺上给摔了下来!脸色苍白地看着脚下的石棺喃喃道:

    “子……子母凶煞!!”

    “子母凶煞是什么?”我看着石棺上的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看了我一眼,我发现他的脸色极为不好。

    “就是这石棺里面躺在两具尸体,一具女人,一具孩子,这个女人死的身后身怀孕线,也就是六甲,死的时候怀着孩子,一块儿给埋到了地下,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便跟着母体一起死了,这怨念如何能少?!这一对母子要是变做了僵尸,便叫做子母凶煞,俗称旱魃,极是厉害,子母出棺,血流成河,说的就是子母凶煞!我说要是普通的尸变怎么可能用七星定魂桩,这下子全明白了。”清风道长说完之后,又瞅了一眼那七根钉在石棺旁的柳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月,那钉在土里面的七根柳木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之状!

    在一旁的动手撬石棺的村民们听了清风道长的解释之后,知道这石棺里面竟然埋葬着一大一小两具尸体,都吓得够呛,而且眼前的这石具棺还一直流着腥臭的血,谁也没这么经历过,哪能不怕?!

    有胆小的人直接看着道长开口问道:

    “道长,这……这棺材里面的子母凶煞您有把握制住不?!咱……咱不行就再把石棺埋回去吧!”

    清风道长从石棺之上跳下来,冷哼一声看着众人说道:

    “现在再埋回去有什么用?!人还是一样死,到时候可不止是自己把自己咬死了,那就是整家人相互啃咬!你们可真是不作死不会死,挖什么不好,偏偏挖了这子母凶煞的墓!”

    听到清风道长说这些,我额头上不免冒出了一层冷汗,一旁的村民们也开始恐慌和不安了,刚想问问清风道长的时候,他对着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之后,他快速地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面黄色的小旗,在那棺材旁的东南角的地面上,插了下去。

    不多一会儿,那面黄色的小旗子竟然毫无预兆地“咔嚓”!一声,硬生生地自己折断了!

    看到这一幕,清风道长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硬是看着那断掉的小黄旗楞了半响。

    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清风道长为什么看到了这面断掉的黄色旗子有如此变故。

    是因为那面旗子是他们茅山道士测凶所用,若是在捉鬼降尸之前,插一面旗子在东南方向,如果那面旗子一动不动,那么说明这附近没有危险,或是这里的鬼怪僵尸是插旗之人能应付来的。

    若是旗子轻轻的偏倒,那么说明这里的东西不好惹,你还是赶紧走吧,若是旗子歪倒厉害(超过45度角)那么说明这里的东西极为凶恶,若不及时离去,性命难保。

    可这次在这个秦朝的大墓里面,这面旗子竟然硬生生的折断了,清风道长出道二十余年,从未遇到这种情况,让他怎么能不心惊害怕?

    之后,清风道长把那断掉的旗子从地上收起来,二话不说,伸手从随身的背包里抽出了一柄半尺多长的木剑,这柄木剑成乌黑色,上面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红色符文。

    清风道长右手持剑,咬破自己舌尖,吐了一口鲜血在剑身之上,之后用那木剑朝着那石棺之上就刺了过去!

    虽然这只是一把木剑,但是却被清风道长狠狠地刺进了那个石棺之中,整个剑身没入石棺之中半大。

    众人见此,不禁都对清风道长暗挑大拇指,不愧是高人,要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用木剑刺穿石质的棺材。

    随着那柄木剑刺入这石棺之中,石棺上一直往外渗着的鲜红色血液立刻变得缓慢了起来,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

    清风道长插入木剑之后,再也没看那石棺,而是朝着那石棺旁的七根钉在地面上的柳木走到了过去。

    “十三,过来搭把手。”清风道长蹲在那七根柳木旁看着我说道。

    此刻的情况十分危机,我可不敢有一点儿怠慢,马上跑上前。

    “帮我拿着尺子这头,放在你身后的那根木头上。”清风道长说话间把一条软尺的头递给了我。

    我接过尺子,把它按在了身后的那根柳木上,清风道长则是拿着软尺的另外一头扯到地上,测量起什么来。

    一副全神贯注、屏气凝神的状态,而且我看的出,清风道长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可是我能感觉出来,这棺材里面的子母凶煞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师父,那石棺里的什么子母凶煞现在不会出来吧?”我看着那具还在慢慢往外渗血的石棺有些不踏实地问道。

    “怕什么?!亏你还拜我为师,怎么这胆量就不能跟我学学?这天还没黑呢,别说是子母凶煞,啥僵尸都出不来!”清风道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说道。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心里稍安,然后突发奇想地对他问道:

    “我说师父,这僵尸不都怕光吗?咱趁着天还没黑把这石棺给它砸开让阳光照进那石棺里,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不行,首先这白天的时候,石棺被里面的尸气给牢牢吸住,这也是之前我们撬不开的原因,要是强行把这个石棺给砸开的话,里面的吸附石棺的尸气就会扩散出去,少则几百平方米,多则数里,人畜沾上皮肉马上就烂,要是这个方法行得通,我们道士还有啥用?!”清风道长说着把手里的软尺调转一个方向,继续测量起来。

    “师父,那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我看着清风道长一直拿着软尺测量好奇地问道。

    “根据这七星定魂桩找出生气和阴气的流向,然后把生气封起来,暂时把这子母凶煞给困在石棺里,这七星定魂桩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布下的,竟然能钉住这子母凶煞这么多年!”清风道长一边用手中的尺子测量着,一边感叹道。

    “那找生气和这七星定魂桩有什么联系?”我怎么能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现在清风道长对付的正好是尸变的子母凶煞,我要是跟着他学会了如何对付子母凶煞,以后遇到什么尸变,也有了对应之法。

    清风道长先是回头看了一眼那石棺,见石棺往外渗出的鲜血越来越缓慢,这才回过头对我说道:

    “看在你这么好学的份上,我先给你讲讲这七星定魂桩,这七星也称之为七关,所谓七关,即是人体的七个关脉:头、手、肩、肘、胯、膝、足七个部位为七星,这七个部位阳气最为重,还分别与阴间的七关:望乡关、饿鬼关、金鸡关、饿狗关、阎王关、衙差关、黄泉关相对应,前面的七关代表着人的阳气,而后面的这七关则是代表了任何阴气的流动方向。

    按茅山术的说法,陆地上的动物属阳的居多,所以阳气大于阴气,‘生气’走向以阳气为主。所以走向就要以阴气为主,与陆地上‘七关’一样,七陔位(当云陔、连山陔、化血陔、坎叱陔、坎末陔、大央陔、辰艮陔),其实陆地上的某些地方,同样蕴匿着大量的阴气,只要根据这七星定魂桩找到那阴气的流向,再加以阻隔,断了阴气的补给,便能把石棺之中的这对子母凶煞再次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