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谁是你媳妇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52本章字数:2665字

    “雀占鸠巢你没听说过吗?”清风道长看着那面墙壁冷冷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日本将军相田早在我们之前,就找到了这个商代的古墓,然后他把这里本来的墓主的那具青铜棺椁做占为己有?”这时陈羽洛看着清风道长出言问道。

    “除了这个解释,不会再有其它的。”清风道长说道。

    “可是那青铜棺椁后面的木棺之中,那个长得像……那个女尸又是谁?”赵曼一开始差儿说漏了嘴,中途忙改口问道。

    “行了,这墓道里面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些事儿,咱先出去再说。”此刻走在最起码的刀疤脸回过头来催促道。

    众人连忙点头,跟了上去。

    可是我心里始终有一个疙瘩,那个木棺里面的女尸她到底会是谁?难道真如清风道长所言,是白若彤的前世?

    如果这个墓穴是商朝的话,那么墓穴里面的女人至少在里面待了三千多年,三千多年的前世,听起来不免有些扯淡了吧?!而且一具三千多年都没有腐烂的尸体,怎么想都不会正常。

    还有,清风道长所说的那个龙虎宗的叛徒他到底是谁?相田为什么要来这商代古墓里面雀占鸠巢?再一个就是,之前那相田跟我说过我抢了他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又是什么?难道是我的身体?

    这些谜团弄的我脑子成了浆糊,越想越不明白,越想头就越大,索性不去想,全部抛到脑后,等出去再说。

    心念至此,我便背着陆真人跟在众人的身后朝着墓道的出口快步走去。

    就这样,当我们一行人顺着来时的路赶了回去,找到下墓的那根绳索,一个一个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从盗洞下面爬出后,我才发现在外面此时正是傍晚,在那古墓下面待的时间太久,都没了时间观念。

    出了古墓后的众人都原地坐下,开始休息,在那古墓底下那么长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生死考验,每个人都是身乏心困,而且肚子也饿的要命。

    我则先是找了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把陆真人轻轻地从后背上面放了下来。

    小时候,我就听我爷爷跟我说过,他说这人要是死了之后,好几个小时之内,还能感觉痛楚,所以我对待陆真人的遗体十分小心,生怕把她给弄疼了。

    安放好陆真人后,我便坐在她身旁休息了起来。

    一直到现在,我的心里依旧没有从陆真人死后的打击中走出来,不过好在同为龙虎宗三大真人的贵真人,他临走之前留下的那句“我去找凤凰胆。”,多少让我心里好受了一些。

    刀疤脸他们说过,那生出凤眼的凤凰胆可以让人起死回生,我真的希望贵真人他能找到让陆真人起死回生的凤凰胆,也真的希望那个传言并不真的是传言。

    “十三老弟,接着!!”对面的刀疤脸扔给我一瓶矿泉水和一罐压缩罐头,我现在心情实在是吃不下一丁点儿东西,只拿起矿泉水喝了起来。

    晚上众人商定,先在这阴宅古庙中凑合着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出发。

    为了避免陆真人的遗体被虫子咬坏,我背着她跟在众人身后,走进了这个阴宅后院中一个木屋里面,屋子里满是干草尘土,蛛网也是四处都有,屋内的环境甚至都不如外面的院子。

    不过众人都累的不轻,而且刀疤脸身上还有伤,都懒得在外面搭建帐篷了,只好在这里面将就一晚上。

    众人在屋子里草草收拾了一下,下面垫着干草和睡袋,男的在一头,女的在另外一头,躺下就睡。

    我躺下后,小心地把尸菌从随身的背包里给拿了出来,放在身旁,然后又把脖子上的玉佩摘了下来,轻轻地放在了尸菌上面。

    玉佩一接触到尸菌后,马上发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开始不断地吸收起尸菌里面的阴气。

    看到这里,我心总算是放下了,安如霜她的阴体保住了,可是当我再次躺下后,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听着打呼声,直直地盯着头顶那根粗壮的木梁。

    心里的那些事情,就好似一堆乱麻,紧紧地缠绕在我的心头之上,我让有一直窒息的感觉,很压抑。

    我坐起来,拿着尸菌和玉佩,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屋子,想去院子外面透透气。

    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之前那种压抑的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我于是便找了一块儿空地,坐了下去,把玉佩和尸菌放在我面前,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

    “三哥,你不去睡觉,坐在这里干嘛?”白若彤的声音伴随着她的脚步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晃了晃脑袋,说道:

    “睡不着,出来透透气,你怎么也没睡?”

    白若彤走到我身旁,靠着我坐了下来,对我说:

    “我刚刚睡醒了,看到你没在屋子里,顺着窗外一看,发现你自个儿坐在院子里,就想出来问问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心里有些堵得慌。”我叹了口气说道。

    “因为陆真人的事情?”白若彤小声地问道。

    “嗯。”

    “三哥,其实我爸爸刚去世的那些日子,我也是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心里难过的要命,哭到都想吐,我当时甚至都想过自杀……所以我现在一要一想到他,就一直劝自己,爸爸他在那边过的很好,至少不用天天去工地里干苦力,天天被风吹阳晒……”白若彤说到这里哽咽了起来。

    看到她开始泛红的双眼,我顿时有些无奈,本来是她来开导我,开导着开导反倒却把她自己给开导哭了……

    “十三,你怎么把人家一个女孩给弄哭了?”安如霜的声音从我身旁响起。

    我忙转头一看,发现安如霜不知何时从吸收完了尸菌从玉佩里面出来,正站在我身旁眉头微皱的看着我。

    “我……我……如霜,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她……”我一直着急,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安如霜解释。

    安如霜看到我这幅着急的模样后,“噗嗤~……”一声,掩嘴轻笑了起来。

    “我都知道,刚才你俩的谈话我都听见了。”安如霜笑着对我说道。

    “三哥,你在跟谁说话呢?”白若彤看着我好奇地问道。

    “我……我在……”

    “他在跟我说话。”我话还没说完呢,安如霜便打断了我,对白若彤说道。

    白若彤听到安如霜的话后,忙朝着她那边看了过去,先是吃惊,接着便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叹:

    “好漂亮……”

    看来安如霜故意显出了阴体让白若彤看到她,难道……安如霜她刚才是吃醋了?

    安如霜笑了笑对白若彤说道:

    “小姑娘,我看你身带慧气,恐怕就是五术中的医术传人吧?”

    白若彤楞了一下,然后说道: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有的人也这么说过。”

    “那就是了。”安如霜说道。

    “姐姐,你是不是三哥经常跟我们所说的那个鬼媳妇安如霜?”白若彤看着安如霜问道。

    “他经常跟你们提起我?”安如霜间接地承认了。

    白若彤转过身子说道:

    “是啊,而且三哥来到这里下古墓,就是为了寻找尸菌救你。”

    安如霜听了白若彤的话后,转头用一双极美的丹凤眼看着我说道:

    “十三,本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却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你真傻,为什么要那么做?你可知道,那一次你折寿了多少年吗?!”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安如霜认真地说道:

    “因为你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不过媳妇儿咱话又说回来,难道你不傻吗?为了救我宁愿魂飞魄散,你可知道,我要是失去了你,活着可就真没啥意义了。”

    “流氓!谁是你媳妇儿?!”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脸上一红,身子马上背着我转了过去,然后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淡光,朝着玉佩里面就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