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贤惠的妻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6:54本章字数:2417字

    宋城阙没想到自己会在外面看到叶展秋。

    合作商一群人带着他参观其公司新买下的办公大楼,言语间多多少少对于能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下这栋楼感到无比自豪。

    宋城阙却有些意兴阑珊,他这几天一直很忙,从上海飞到北京,刚落脚就接到电话,临时有事出了国,再飞回北京,飞上海,来来回回尽是在飞机上度过,实在是累着了。

    随身秘书也发现了他的不适,职业化地替他挡去不必要的应承。

    如果不是这样,宋城阙不会百无聊赖地站在落地窗边往外看,也就不会恰好看到楼下路边的叶展秋。

    叶展秋上身穿着一件米色的毛衣,没什么花纹,里面似乎是用一件深色衬衫打着底。裤子是条做了猫须处理的铅笔牛仔,比较潮流的运动鞋,头上戴着一顶浅棕色的爵士帽。帽檐不算大,但也可以遮阳。不过这会儿太阳已经偏西,快落山了。阳光照在身上一点也不强烈,反而异常舒服。所以她的帽子戴得不怎么严实,歪歪斜斜的,很是随意,偶尔还摘下来捋捋头发。

    宋城阙忽然想起前几天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过叶展秋。那人说自己在外面遇到过她……嗯,差点没认出来。

    那会儿宋城阙没当回事,只以为人家好久没见过叶展秋都快不认识了,才这么说。

    可如今再一想,他终于明白那人话里是什么意思了。

    叶展秋和她平日的样子大不一样。

    虽然她这一身衣服是当下二三十岁的年轻女人再平常不过的衣着搭配,穿在她身上原本也不奇怪。可问题是叶展秋平时很少这么穿,她大多数时候穿得娴静优雅,像个知性女人。宋城阙甚至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牛仔裤和这样的运动鞋。

    她今天还化着妆,宋城阙不是没见过她化妆,可见过的大多只是为了参加宴会而化的浓妆,今天的这种淡妆,倒像个普通小女子出门前的涂抹,不浓不淡,纯粹自己觉得舒服。

    差点没认出来?

    宋城阙觉得那人说的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刚刚,连他这位做丈夫的都差点没认出来。

    叶展秋不仅仅是穿衣打扮与平日不同,连行为举止似乎都不太一样。

    她在等人,而且看得出来她等得有些不耐烦。她靠在一根很细的广告柱子上,脚尖在地面有节奏地打着节拍,眉头偶尔轻轻地蹙起来,时不时低头看腕表。

    她这神情、这态度是宋城阙从来没见过的。要不是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他差点都不敢相信这人是叶展秋。

    叶展秋是在路边等陆凯。

    说是五点在这边会和,她都等了二十分钟了也不见人来,叶展秋自然会不耐烦。

    她打了个电话过去问,陆凯抱歉得不行,连连解释,“确实是堵住了,很快、很快,就剩一个路口了。”

    叶展秋只好挂掉电话又等了会儿。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陆凯的车子总算是在她身边停下了。

    叶展秋伸脖子看了看,确认是他的车才拉开车门坐进去,她侧身把拎包放到后座上,再坐正了系上安全带,边说:“你直接说要去哪儿不就行了,我自己开车过去。你却偏偏让我把车停在商城下面,要自己过来接,多麻烦?”

    车子已经起步,陆凯单手扶着方向盘,瞄一眼叶展秋,无奈地说:“有点远,我怕让你自己开车过去,你就直接不去了。你看,季青今天就没出来吧,就是因为我让她自己开车,她不高兴出来了。”

    叶展秋笑笑说,“哪儿啊,她今天是真有事,给我打电话说过的。”她又问,“要去哪儿呀?”

    陆凯神秘兮兮地笑着说:“发现一个东西特别好吃的地方,带你去尝尝。我一碰上好东西就想着你们,够义气了吧?”

    叶展秋无语,敷衍地说:“义气,义气。”

    吃饭的时候,叶展秋问了陆凯关于周伟的那件事儿。

    陆凯认识的人特别多,白的黑的他都占点。周伟这件事,叶展秋原本就是想让他出面,看能不能解决的。

    只是陆凯前些天去了深圳,昨天才回来,叶展秋当时只在电话里说了一下,就没再提下文。

    陆凯吃着东西,说:“我让人打听过了。这事儿,是你那什么哥做得不地道。人家想整他其实办法多的是,可他们也没怎么整,已经算得上得饶人处且饶人了。”

    叶展秋无奈,“其实这件事情我也不想管,可是我姨父既然找上了门,要是没能解决,他估计后面还会再来找我。要不,你就让人帮忙问问,那人家到底是想要个什么样的结果?”又皱皱眉说,“实在不行,就算了。”

    陆凯点头说:“行,等这事儿解决了我跟你说一声。”

    陆凯推荐的这家菜馆,东西确实很不错。

    就是地方有点偏,吃顿饭、一个来回,叶展秋再去商场那边取一下车。等她回到家,已经九点多钟了。

    陆姨已经回了房间,但还没睡下,听到动静就从侧房走出来,问:“夫人回来了?”顿了顿又说,“先生今天回来了,在楼上。”

    叶展秋正换鞋,听完愣了一下,抬头看看楼梯方向。

    怪不得她刚刚从外面回来,隐约看到了楼上的灯光。只是,宋城阙不是去北京了吗?这才几天就回来了,以往一去最起码七八天都见不到人影。

    叶展秋收回视线,继续低头换鞋子,说:“行,我知道了,吃过晚饭了吧?”

    陆姨说:“吃过了,给他做了几道菜。我也跟他说过了你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

    “那行,你去睡吧,不早了。我待会儿上去,再问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楼上卧室里的灯是开着的,宋城阙却不在里面。

    叶展秋站在卧室门口,侧身看了看走廊尽头,猜想宋城阙应该是在书房看书或者工作。他是个工作狂,平时就算在外面忙完了,回到家也很难闲下来。

    叶展秋洗过澡,又到楼下去削了个苹果。她细致地去了苹果芯,把苹果切成块,盛在碗里端上来。

    宋城阙果然还没回卧室。

    叶展秋在书房门口停下,先敲了敲门,直等到屋里低沉地声音回了她“进来。”她才开门进去。

    叶展秋洗完澡后换上了一套宽松舒适的睡衣,脸上挂着一如既往浅淡平和的笑。她把装苹果的碗放在宋城阙手边,“吃点水果。”又关切地说:“要是忙完了就早点睡吧,别太累了。”

    宋城阙微侧着脸,视线扫过她刚放下东西往回收的手。

    这是一双白皙纤细的手,葱葱玉指,可能是刚刚洗苹果碰了冷水,指尖冻得有点泛红,让人忍不住心疼。

    在此之前,宋城阙从来没有怀疑过。虽然他不至于有多爱这位妻子,或者说,对她并没有多么刻骨铭心的感情。可他绝对地认为,他的妻子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他和她也称得上相敬如宾。

    当然,如果说‘良母’暂时还没具备条件的话,‘贤妻’却是毋庸置疑的。

    可今天,这位贤惠的妻子却令宋城阙忍不住疑惑起来。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他所看到的她的样子,仅仅是她想让他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