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我也结婚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6:54本章字数:2636字

    叶展秋和齐言两个人最初是冤家,相看两厌。后来一次阴差阳错,叶展秋和齐言分在了同一个物理实验小组。在老师的要求下,叶展秋替齐言做了几次课后辅导。自那以后,齐言像是被人打通了奇经八脉,不仅忽然爱上了学习,对叶展秋的态度也一天更比一天好。

    最后,他更是直接红着脸跟她表了白,“我觉得,你很优秀,也很漂亮。我……我喜欢你。”

    叶展秋开始肯定不以为然,可齐言追求女孩子还是很诚心的,他长得高高帅帅,几乎是学校公认的校草级别,对叶展秋又特别好。

    叶展秋那会儿作为一个青春期懵懂少女,经过他一段时间猛烈追求,也渐渐对这男孩子生出了好感。

    谁都没有正式地说过‘我们在一起吧’,但两个人确实是偷偷地恋爱了。晚上睡觉前,他们会躲在被窝里发短信,有任何空余时间他们就约在操场上散步聊天。

    情窦初开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有酸有涩,苦中带甜。只一个小小的眼神,对方就会慌了阵脚。牵个手,像是做了一辈子最重大的事情。

    所以他们分开的时候就像天塌了一样。

    齐言高二结束,父母都移了民,自然要把齐言一并带出国。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齐言几乎是哭着来找叶展秋的。他们两家的距离即使开车也要近两个小时车程,齐言却一路踩着脚踏车到了叶展秋家门口。

    他的头发被细雨打得湿漉漉的,刘海垂下来,发尾还挂着雨珠儿。他把家人的决定告诉叶展秋,满脸绝望,黑色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可又倔强地不肯让自己哭。

    叶展秋当然也很难过,可是她不愿意齐言为难,不愿他跟家人产生隔阂。后来,她又把齐言约出来一次,极其郑重地跟他提了分手。

    那个时候他们很小,以为世界很大,出个国,两个人闹得像是生离死别。他们那会儿觉得全世界都亏待了自己,觉得老天爷不长眼睛,要不然怎么就不愿给他们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果?

    现在想想,真的很幼稚!

    既然在此遇到熟人,叶展秋就不急着回舱房了。

    齐言恰好也没什么事儿在身,三个人便在临近之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聊了会儿天,叶展秋得知齐言的这位好友叫李运连,是位律师。

    “你就是老齐的初恋啊。”李运连说,“怪不得老齐找女朋友眼光这么高,原来是基础打得太好。不过可惜,你怎么就结婚了呢?”

    叶展秋看齐言一眼,开起玩笑来,“总不能让我一直等着齐言吧?这次巧遇都是十年后了,要不是在这儿巧遇,不知我俩再见面会是在猴年马月,再说……当年齐言也没让我等他。”

    齐言也大方地说:“对!都怪我当年脑子不开窍,我最起码应该留个信物,告诉你我会回来找你,让你等我。”

    齐言问她,“你是跟你先生一起出来旅游的吗?”

    “不,本来是和我婆婆一起,结果她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叶展秋问,“你呢?”

    齐言说:“我在这边十一楼开着一家咖啡馆,这一趟跟上来正好看看运作情况。你有时间就上来坐坐吧。”

    原来那家咖啡馆就是齐言开的,真是巧。

    回了舱房,叶展秋独自在观景台那边坐了会儿。

    观景台背后有道移动玻璃门。窗帘衬着,她可以从玻璃上隐约看到自己的身影。难怪齐言认不出她,十年了,她的变化确实比齐言还大。

    原本个性嚣张的小丫头片子,如今沉稳得像一滩死水。

    叶展秋不是伤感,只是有些怀念。

    那一年,叶父叶母都还健在。他们也曾为她的早恋伤神,找她训过话,谈过心,劝过,也骂过,最后发现她有自己的分寸,学习并没有受影响,也就开明地就此作罢了。

    如今,算是情随事迁了吧?

    在游轮上的第三天,叶展秋认识了一位新朋友。

    是那女孩子主动过来和叶展秋打的招呼。叶展秋原本坐在靠窗的位置听海浪声,对方拉了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才问,“我可以坐这儿吗?”

    叶展秋看看她,点头说:“随意。”

    女孩子摘下帽子,放在一边,说:“你也是一个人?我前几天就注意到你了,我也是一个人过来的。”

    叶展秋应了一声。

    女孩子叫张静,人如其名,看上去文文静静的,一头乌黑的长发乖顺地披在肩上。她的动作很轻,放帽子都显得特别小心翼翼。叶展秋觉得有些奇怪,这女孩儿不太像是那种会主动和人搭讪的人。

    但人不可貌相,女孩子出奇地自来熟,不一会儿就和叶展秋聊开了。她问叶展秋,“你结婚了吗?”

    叶展秋点了点头。

    张静说:“我也结婚了。”

    这倒有点出乎叶展秋的意料,张静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看着不像是吗?”张静自嘲一笑,又叹了一口气说,“我没上过什么学,前些年到上海来打工遇到了我丈夫,他年纪挺大的了,之前结过两次婚,都离了。”

    叶展秋其实对别人的私事不太感兴趣,更何况还是个刚认识的陌生人。可张静却好像很有说下去的欲望,“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都特别不容易满足,我打工的时候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负。那时候就想,如果能让我变得有钱,我什么都愿意付出。可是现在有钱了,我忽然变得很迷茫。我有时候连自己为什么活着都弄不明白。”

    没想到对方这么消极。叶展秋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笑着说:“活着才能知道将来会不会遇到什么惊喜,不是吗?”说完整整衣服起了身,“风吹得我有点犯困,想回房间休息一下,您随便坐。”

    没想到下午叶展秋又在齐言的咖啡店里遇到了这个张静。

    说来奇怪,这两天咖啡店的生意不仅不差,反而比之前还好了。不过想想也是,大家第一天都蜂拥着看海景,可看多了会发现也就那样。外面坐久了,还潮得慌。

    张静下午出现时,没有了上午的颓废,还换了个更亮眼一些的妆。她和另外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孩子一起走进来。看到这边的叶展秋,张静忙走过来和她打招呼,“叶小姐,休息得还好吗?”

    叶展秋见她整个人精神不少,这才敢放心跟她说话,点点头说:“休息得还不错,你们是过来喝咖啡的吗?那要不要一起坐?”

    叶展秋原本以为她们既然是两个人,也就不会跟她挤一张桌了,却没想到张静婉约一笑,“好啊。”并且招招手,叫了服务员。

    叶展秋尴尬地轻咳一声,朝张静旁边另一个女孩点了点头。

    这女孩子从进门到现在脸上一直挂着笑,叶展秋忍不住想,她笑得累不累?见叶展秋看向自己,女孩儿很主动地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邢婉婉,是个化妆师,如果叶小姐对妆容和皮肤保养方面的东西感兴趣,可以随时找我。”

    张静转过头来,也淡淡地说:“是啊,别看她年纪小,但很厉害,是位著名化妆师。我们游轮上不是有一对夫妻在这边举办婚礼吗?婉婉就是他们婚礼策划团队特意请过来的。她和这家游轮婚礼策划是长期合作关系,别人家想抢她都抢不到呢。”

    邢婉婉依然是笑眯眯的,“静姐,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做的就是这一行,肯定对化妆的事要精通一点才行,要不然工作都要丢了。”

    这会儿服务员走了过来,询问她们需要什么。

    点东西的时候,邢婉婉忽然抬头看着那服务员问:“言哥在吗?”

    服务员客气地回答,“齐先生不在,他上午过来了一趟,下午应该是去别的楼层了。”

    原来这个邢婉婉和齐言是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