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冒失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92字

    作为一个带着强烈怨念的鬼,是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冷静理智思考问题的,在此之前我的注意力不是在刘一鸣身上,就是在宋玉瓷身上,没想过要找其他鬼学习更多东西。现在吃了大亏,才想到要去找师父,三鬼行必有我师焉,做鬼也要不耻下问,比如医院里面那个糊涂的游魂,存在的时间比我长得多,就有可能知道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东西。

    城市在我眼中还是城市,但我的定位方式已经与生前不同的,没有明确的方位感和距离感,是以强烈的意念来判断目的地在哪儿。此时医院在我的意识中已经变得模糊,我发现自己无法找到了。

    这儿应该是城乡接合处,建筑虽然密集但不太高,灯光也不是太亮,路上行人较少。从一处立交桥下走过时,我发现有三个看起来很凶悍的鬼坐在桥下打扑克牌——真奇怪,鬼也会打牌?

    我好奇地凑了过去,果然他们是在打扑克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鬼可以使用的工具,所以特别惊奇,不知道他们的扑克牌是怎么得来的,所以又靠近一些仔细观察。

    “妈了个逼,你们两个合伙出老千是不是?”有一个光赤着上身的鬼突然怒吼一声,把扑克牌丢了,跳将起来。他瘦高个子,一头乱发似杂草,刀条脸,浓眉毛,薄嘴唇,看着像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

    “你妈的输不起就别玩!”其中一个鬼很年轻,看起来像民工,体形强壮,脸上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

    “向小强你就是个傻X,脑袋进水了,今天说什么都没用,愿赌服轮,给钱!”第三个鬼是个中年人,板寸头,国字脸,敞露着的强壮胸口上纹着一只黑鹰,脸上带着很嚣张的表情,像是个混黑社会的。

    瘦高个子应该就是向小强,面对二鬼毫不示弱,竖眉毛瞪眼睛:“我X你娘的,想打架是不是,老子怕过谁来着?有种放马过来!”

    三鬼怒气勃发,身上都散发出强烈的阴气,阴气相互冲击,一时之间气流涌动,阴风激荡,附近地面上的尘土和塑料袋、纸片等东西打着旋儿随风飞扬。

    我在心里暗赞一声,好强的气场,这三个必定是鬼中的高手!

    三个恶鬼很快就大打出手,打架的方式与活人差不了多少,拳打脚踢无所不用,但速度要快很多倍,猛烈攻击时带着啸声和光芒。向小强被两边夹攻,抵挡不住连连被打中,渐渐被逼到了桥梁与地面的夹角处。

    我对这三个恶鬼都没什么好感,但以二敌一有些不公平,我不知不觉就站到向小强一边了。只可惜我弱得手无缚鸡之力,连震荡的阴风都有可能把我吹走,就是有心想帮忙也帮不上。

    向小强的手上功夫没有嘴上功夫那么强,被打得很惨,最后被两个恶鬼牢牢按住暴打,怎么也挣不开。恰好这时有一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来,我灵机一动,大吼一声:“警察来了!”

    鬼会怕警察么?这个实在有些荒唐,吼完之后我不由苦笑。不料那两个恶鬼却立即丢下了向小强,快得像一阵风,眨眼之间就跑得看不见了——或许他们活着的时候怕警察,死了还怕吧?

    警车呼啸而过,并没有停下。向小强咒骂着爬了起来,身上没有伤痕,但阴气明显变弱了。我走过去想跟他搭讪一下,不料他看到我猛地一瞪眼:“妈的,原来是你这个倒霉鬼站在我旁边,害我输了还被打,我打死你!”

    “不,不……”我连连摇手,他不由分说右手一把揪住了我的胸口,左手一拳打在我胃部。我没有感觉到胃痛,而是感觉整个人被打碎了,那感觉绝对比活着时被人打一拳更难受。

    我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心中暗想,这下真的完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莫名其妙死在这恶鬼手里了。唉,谁叫我去招惹这样的恶鬼呢,以后再看到有这样的恶鬼被人打死,我也绝对不会多事了。

    向小强再次举起了拳头,但没有打出,并且右手松开了我:“哈,原来你这么弱,不经打,那就不打你了,快滚吧。”

    没想到还能捡回一条鬼命,我半秒钟也不敢多待,立即转身就走。向小强突然又叫道:“等一下,回来!”

    我吓了一跳,难道他又想打我或杀我?虽然我一百万个不情愿,却不能不停下,转过了身。

    向小强的表情是平静的,上下打量着我:“小帅哥,刚才谢谢你帮忙哈。”

    我傻了眼,这家伙不会是脑袋真的有病吧?我帮了他,他打我,打完了又来感谢我,这算哪门子道理?虽然我能感应到他的感谢是真诚的,似乎还有一点点愧疚,但我真的不想跟这号鬼扯上关系了,急忙说:“不用谢,不用谢,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向小强道:“慢着,慢着,你帮了我,我就要感谢你,做人要讲义气是不是?哈,刚才打了你不好意思啊,我也让你打一拳。我这个人性子有点急,外号‘冒失鬼’,心一急就会暴走,没有暴走的时候我是讲道理的,你不要怕。”

    看他说话挺有条理,真诚之意我能感应到,所以我暗松了一口气:“既然你不是故意打我,我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再见。”

    向小强有些恼了:“你急着去哪里呢?是不是还怕我会打你?我说了不会打就是不会打,说了要报答你就是要报答你。你是个新人吧?有什么困难,我来帮你搞定!”

    我确定他说的是真话之后,顿时来了精神:“我有一个仇人,非常坏,我恨透了他,可是我奈何不了他,你能帮我杀他吗?你这么强,杀一个人只是小菜一碟吧!”

    向小强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冤有头……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着?”

    “冤有头债有主。”

    “对,对,冤有头债有主,他害死了你是不是?所以你杀他是没事的,他跟我没关系,我就不能杀他,我要是动了他,就有人来抓我了。看你像个读书人,做人你比我强,做鬼的道理我就比你知道的多。”

    这话也有道理,而且借别人的手报仇,哪有自己亲手杀死仇人来得痛快?我想了想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变强,比如说可以不怕人身上发出来的光,可以拿起真的刀。”

    向小强皱起了眉头:“你变强了就不怕人身上的光了,要把刀拿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我也做不到。不过理论上是可以的,你看过武打片没有?像轻功啊,铁布衫啊,降龙十八掌啊,理论上是可以练成的,但实际上能练成的人是非常少的。我们要拿起刀,就像练成这些绝招一样难。”

    我坚定地说:“只要有可能,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

    向小强能感应到我的坚决意志,笑道:“看不出来你一个斯文人,还挺有毅力的,好吧,我来教你。首先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已经死了,没有手了,没有脚了,你用手和脚去打人,当然打不痛别人。你要用意念来打,意念知道吗?忘记其他东西,集中全部精神打出去,一心一意从你的心里发出来,这样才有效果。”

    我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向小强指手画脚,口沫横飞,很自豪为人师表:“意念强不强,就看你有多恨仇人,你越恨他,意念就越强。当然光有意念还不够,还要用意念来控制阴气才能更厉害。比如说武林高手要有真气才厉害,阴气就相当于我们的真气,你的意念很强,阴气也很强,打人当然就痛了,就是真的把刀拿起来也是有可能的。”

    真的是听鬼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豁然开朗,急忙问:“要怎么样才能增加阴气?”

    向小强一副很白痴的样子看着我:“当然是找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吸收了,现在的学校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啊,全是书呆子,还好我没念什么书,要不也念傻了!”

    我喜不自胜,也顾不上他的取笑了。向小强对我挥了挥手:“白白,我走了。”

    我忙问:“以后我要去哪里找你?”

    “有缘自然相见,无缘不要强求。”向小强丢下一句很江湖的话,迅速远去,声嘶力竭地吼着:“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说走咱就走啊……”

    这就是“鬼哭神嚎”的来历么?

    虽然莫名其妙被这个冒失鬼打了一拳,却明白了很多道理,我还是很高兴。之前我使不上力气,是因为我还保留着生前的习惯,用手去打人,用力不用意,而我现在看起来有手有脚,实际上是没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意识在起作用,所以做任何事都需要以意念为动力,用意不用力。

    我立即开始测试,集中精神,意念集中在手上去拿一个空的塑料袋,可是手还是透过了塑料袋。再试一次,还是没能抓起来,我不灰心,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也不知试了多少次,塑料袋还是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活着的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别人笨,身边的人不是夸我帅就是夸我聪明,怎么做了鬼这么笨?要是连一个塑料袋都不能移动,我怎么找刘一鸣报仇?想到刘一鸣,我顿时怒火升腾,怨念有如滔天巨浪,把塑料袋当成了刘一鸣的脑袋,一拳打了过去。

    “呼”的一声,塑料袋飞起来了,在空中荡荡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