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开始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258字

    我一次又一次地练习,把塑料袋、破纸片打得到处飞,此刻要是有人在这儿看到塑料袋无风自起,肯定会吓一跳——实际上我生前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没有刮风时角落处的鸡毛、纸片之类打着旋儿飘动,只是当时我不知道是鬼在玩儿。

    练习一会儿我就熟练了,每一次都可以打飞轻的东西,也可以用手抓住塑料袋托在空中。其实这个并不难,掌握了使用意念的技巧之后,道理都一样,就像一个会骑独轮车的人,掌握了平衡的技巧后爱怎么骑都可以。

    作为一个鬼,能力或者说潜力的大小与生前的强壮度没有关系,只与临死时的怨念有关。我临死时非常不甘心,意念极强,所以我已经不再是一个文弱的医生,而是一个“资质”很好的猛鬼,掌握了技巧之后,能力是很快提高的。

    不过有些遗憾,我只能移动空塑料袋和小小的纸片,重一点的就动不了,一个空烟盒对我来说就像几百斤的巨石一样重。虽然我很想现在就去报仇,但以我现在这点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还是不能靠近刘一鸣,更不要说拿刀杀他了。

    我总结了一下向小强的意思,鬼变强大的基本原则是:怨恨产生强大的意念力,意念力驱动阴气产生强大的能力。怨念我是不缺的,把怨念转化成可以实际运用的意念力我也学会了,现在唯一失缺的就是阴气。

    哪里可以吸收到大量阴气呢?出于生前的职业本能,我立即想到了停尸间,那是最阴森的地方。只要是大医院就一定有停尸间,找一家应该不难。

    我开始沿街寻找大医院,此刻我心里完全被练功和报仇的欲望充斥着,其他事情包括宋玉瓷都变模糊了,只是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些。

    感觉走了很久,我终于在天微亮时找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医院,凭着对医院结构的熟悉以及直觉,很容易就找到了停尸间。这儿是地下室,本来就比较阴,加上长期有尸体停放,有制冷设备在工作,附近当然特别阴冷,站在门外我就感觉到了很舒坦,像生前冬天晒太阳一样惬意。

    我一头撞进门内,立即发现里面很热闹,小小的空间内挤了七八个鬼,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看起来都比我强。他们都很不友好地盯着我,显然不想再挤进一个鬼来,我敢肯定,只要我现在表现出一点点的犹豫和胆怯,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把我轰出去。

    我明白一个人是不是强大,不仅在于他的力量,还在于他的气势。明星一出台就有明星的范,领导走过来有领导的架式,流氓就算没有动手打人也让人畏惧,这就是气势。变成了鬼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我能力很弱,但气势由我的心态决定,不能示弱,不能怕他们!

    我昂首挺胸,强烈的怨念外放,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的样子,只差在脸上写几个字:我是不好惹的。停尸间内众鬼互相望来望去,没有一个开口,我也没继续往里面走,就在门口附近大模大样坐了下来。装逼要有个限度,要是我狂妄得想去抢最有利的位置,严重影响了某些鬼的利益,他们就不会再容忍我了。

    就这样,我在这个停尸间留了下来,贪婪地吸收阴气。其他鬼身上也是带着阴气的,大量鬼聚集,让这儿的阴气特别重,真是个风水宝地。这里很少有人进来,一天难得有一两次开门,非常适合休养。

    在这些鬼中,有一个蓄着白胡须,看上去很有学问的老鬼很健谈,经常跟其他鬼高谈阔论,众鬼皆称他为教授。我在一边默默听着,学到了很多知识,比如人身上发的来的光就大有学问。

    每个人身上发出来的主体光芒是稳定的,颜色和强弱取决于他的心性、修养、体质,可称为“命光”。头顶中间有一道光是会随着情绪、信念、运气变化的,可称为“运光”。当命光很弱,运光变黑变暗盖住了运光时,这个人就很倒霉,鬼就不怕他,可以很容易控制他。

    据教授说,大部分人的命光是不同程度的白色但强度和纯度不同,心性纯洁善良的人命光偏向白色,越纯真的人命光越白,白光不可怕;杀气很重的人命光偏向红色,比如屠夫、杀手、士兵,红光对鬼的伤害是很大的,遇到红光很强的人要避而远之;心性阴暗邪恶的人命光偏于黑色,不是很可怕,很容易受控制他……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开口了:“我遇到一个人,命光是黑色的,非常可怕,那是怎么回事?”

    教授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把当时的记忆展示给他,他更惊讶了:“这种情况很少见,我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他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吧?有极少数人发出的光就是与众不同的,我曾经见过一个高僧发出的是金光,就像电视里面如来佛祖一样全身放光,美丽耀眼,无比殊胜,你们见过这种么?”

    众鬼皆摇头说没见过,我问:“请问教授,像这种命光是黑色的人要怎么对付他?”

    “吓他!”教授很肯定地说,“命光是黑色的人一般做过很多坏事、亏心事,吓一吓他,他的阴暗面暴发出来,运光变黑盖住了命光,他就倒霉了,好对付了。所以俗话才说‘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这句话已经说明了这种人是最怕吓的嘛。”

    “高,高,不愧是教授!”众鬼大多竖起了拇指点赞。

    我牢牢记住了他的话,又问:“教授,为什么有的人死了就被接走,有的人没有被接走?”

    教授摸着胡须沉吟了一会儿:“以我的研究,阳寿已尽的人寿终正寑,就会有人接走,突然暴毙的人,则有一部分没被接走,这算是计划外的死亡吧。”

    “那么那些被接走的人,他们去了哪里?”

    教授苦笑:“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遇到的大多是没人接或者不肯走的,被接走的人再也不会出现,没办法得到消息。”

    我的心里有太多疑问,难得碰到一个有学问又健谈的老鬼,继续向他提一些问题,教授大多能说出一些道理来。他还给鬼分了等级,刚死的时候不能算鬼,只是离开身体的意识,因为亡而有灵,称为亡灵;经过约七天的“进化”,亡灵才变成鬼,此时怨气极重,可称为怨灵;有些怨灵变得很强大,可以称为恶鬼或猛鬼,再升一级的话,那就是厉鬼了,就像人类中的武疯子一样可怕。

    我不清楚自己死了几天了,好像有四五天了吧?看来我属于在进化中的亡灵,连怨灵都算不上,向小强应该属于恶鬼。

    大约是我死后的第七天晚上,报仇的欲望变得特别强烈,愤怒之火就像是真的火焰在烧我,一秒钟都不能再等了!我离开了医院的停尸间,不需要认路,也不需要地址,强烈的怨念能让我感应到他的位置,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

    路上的一切我都没留意,直到进了一个看起来很气派的高层住宅小区,沿着一栋高楼的楼梯上去,来到一个居室门前。铁门是挡不住我的,我直接撞了进去,里面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客厅,三室二厅的结构,此刻除了报仇没有别的事能引起我注意,没有多看就直接走向主卧室。

    刘一鸣躺在床上睡觉,旁边还有一个中年妇女,长得端庄俏丽,白白嫩嫩,应该是他老婆。两人一个朝内睡,一个朝外睡,远远离开,看样子感情不太好。我所有的恨意都是针对刘一鸣的,只想杀他,但他的命光和运光都很旺,我不敢直接碰触他,以我现在的能力,也不可能使用重物或者锐器杀死他,要怎么下手呢?

    对了,先吓他,他做过很多坏事,因为怕害内心的阴暗面暴露出来,运光就会变暗,就没那么可怕了。我集中意念,化怨恨为动力,往他后脖子吹冷气。吹了几下,刘一鸣醒了,伸手摸了摸后脖子,嘀咕了一句:“怎么变冷了。”

    他翻了个身,正面朝上,我见他不怕,继续往他脸上吹冷气。刘一鸣终于完全清醒了,探手开了壁灯,往窗户看了看,再往门那边看,都是关着的,没有风吹进来。他再看空调,也没有启动,觉得有些奇怪皱起了眉头。

    我的意念集中到了壁灯的灯泡上,对我来说那是一团炽热的能量,当我的阴气侵入时,冷热冲击,电流变得不稳定,灯光就开始闪烁。

    “见鬼了!”刘一鸣低声咒骂了一句,按了一下开关,把灯关了。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因为生气,头顶上的运光变得更强烈了。

    这家伙是天生大胆,还是缺了一根筋?我集中全部力量,按了一下开关,灯又亮了。

    刘一鸣立即掀被跳了起来,紧张地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害怕。他老婆也醒了,坐起来问:“你在干什么?”

    刘一鸣道:“有点不对劲,这灯竟然会自己亮起来。”

    我故伎重施,再让灯光闪烁,并且鼓动阴风向他们吹去。刘一鸣的老婆有些害怕了,缩了缩脖子,扯过被子挡在胸前:“怎么变冷了,这,这……”

    刘一鸣明明知道有怪异,嘴里却说:“大概线头接触不良,明天和找电工检查一下。”说完他又把灯关了。

    你会关,我就会开,我又按了一下开关。这一次两人都清晰听到了开关按动的声音,并看到了开关处于开启位置,刘一鸣的老婆惊叫一声:“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