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046字

    “啪”的一声,刘一鸣一巴掌甩在老婆脸上,怒道:“你有病是不是,乱叫什么,这世上哪来的鬼?就是真有鬼我也不怕,能把我怎么样?”

    “你……你打我?!”女人抚着脸,眼泪夺眶而出。

    没想到这个一表人才的家伙竟然会打老婆,不过也不奇怪,他杀人都不眨眼,打老婆一巴掌又有什么大不了?

    刘一鸣挥了挥手:“就是开关坏了会反弹过来,别啰嗦,快睡觉。”

    他老婆有些怕他,虽然很伤心和委屈,却不敢顶嘴,拥着被子面朝另一侧抹眼泪。刘一鸣快步走到一个保险箱前,打开了门,从里面拿出一把手枪。枪到了手上,他的胆气更壮,头顶上运光赤红如血,如火焰般往上冲——所谓“火冒三丈”,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样子,看来我们的老祖宗很熟悉鬼的世界,有很多成语、俗语都是以鬼的角度来说的。

    我不怕刘一鸣的枪,但我怕他发出的光,根本不敢靠近他。此獠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明知有鬼也不怕,即使我能拿得动刀子也杀了不他,更何况我还没有那个能力,我现在该怎么办?

    记得鬼教授说过,体质弱运气差的人,可以影响他的思想甚至附体控制他的身体,也就是俗话说的“鬼上身”。刘一鸣的老婆命光不强,运光也偏暗,此时因为害怕和伤心,运光更暗。而且女性体质偏阴,我是有可能影响到她的,不如控制了她来对付刘一鸣。

    我靠近了他老婆,但看到她的泪脸我又有些迟疑了。她并不知道刘一鸣做的坏事,是无辜的,如果我控制了她与刘一鸣斗,她就会再被刘一鸣打,甚至被他一枪杀了,那么我岂不是也成了凶手?

    我不想祸害无辜,也绝对不肯就这样算了,焦躁之极。这时外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客厅对面的房间门打开了。我透过墙看到,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妇女走出来,头发花白,一脸病容,命光很弱,运光灰暗,像是行将就木之人。

    我立即有了主意,这个老女人十有八九是刘一鸣的母亲,她很好控制,并且与刘一鸣脱不了关系。是她生出了这个禽畜不如的东西并且没有教育好,子不孝父之过,子不贤母亲绝对有过错,刘一鸣做的坏事她也得承担一定责任,我对她下手乃是天经地义!

    我冲出门去,带着无限怨气与怒火撞到了她身上,她的精神和气息立即被我压住,全身一颤被我占据了思想控制了身体。我感觉到自己有了身体,但并不好受,像是两个人绑在一起并放在热水中煮着,全身不对劲不自在。

    我控制着老人的身体走到刘一鸣的房间门口,“呯呯呯”用力拍门,声音非常大。刘一鸣迅速跑过来,猛地拉开了门,手枪对准了我,但看清是他母亲后,惊讶地问:“妈,你干什么?”

    “你做的好事!”我恶狠狠地说,但发出来的并不是我的声音,而是老女人怪异的腔调。

    “没什么事啊?”刘一鸣皱着眉头说。

    我用力一巴掌甩在他左脸上,效果好得出乎我预料,竟然打得他一个踉跄,头撞在打开的门上。他捂着脸摇摇晃晃,有些晕头转向:“妈,你,你为什么打我?”

    “你刚才不是也打老婆了吗?”

    刘一鸣更加惊讶,后退了两步:“你怎么知……”

    我厉声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以为你做的事就没人知道了?给我跪下!”

    刘一鸣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但很快又站了起来:“妈,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猛地冲前一步,左手一掌又向他右脸打去,他想要躲避但没有躲开,被打得扑跌在床上。在鬼附体状态下,人的潜力会被激发出来,再加上鬼的能量,暴发出来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这两巴掌在刘一鸣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十个手指印,我敢肯定他现在还眼前发黑金星乱闪,说不定牙齿都松动了。

    刘一鸣惊怒交集,又用手枪对准了我,但却不敢开枪,这可是他妈的身体!

    这一翻大闹,刘一鸣的老婆已经被吓坏了,用被子蒙住了头不停尖叫,另一个房间的灯光亮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开门出来,睡眼惺忪,应该是刘一鸣的儿子。

    我一步一步逼向刘一鸣,发出阴森可怕的声音:“开枪啊,开枪打死我,你老婆和你儿子都可以证明是你开枪打死的。年轻有为的主任医生虐待母亲,开枪打死母亲,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你就算不是死刑也是无期了。”

    刘一鸣终于害怕了,连连后退:“你,你……你是谁?”

    我无比畅快,怪笑道:“你还有一个选择,给你老婆和儿子也来一枪,他们都死了就没人证明你打死了老妈,哈哈哈……”

    刘一鸣背靠到了墙,没地方可退了,双手持枪对着我:“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还我的肾来,还我的命来!”我脱口而出,猛地向他扑去。他急忙蹲地一滚,躲开了我的扑击,冲出卧室跑到了客厅。

    我紧跟着追了出去,客厅的空间比较大,刘一鸣手脚灵活,东躲西藏,我控制着老太婆的身体不是很灵活,扑了好几下都没有抓住他。他儿子吓得大哭起来:“奶奶,不要打爸爸,你们不要打架啊,呜呜……”

    愤怒让我失去了理智,突然改变方向冲向小孩,一把抓住了他提起来,紧紧掐住了他的小脖子。小孩惊恐欲绝,拼命挣扎,但是哪能挣钱得开?刘一鸣惊怒交集,想要过来救儿子又不敢过来,想要开枪也不敢。

    我怒吼:“对着你自己的脑袋开枪,要不然我就掐死他!”

    刘一鸣颤抖着:“你,你到底是谁,你想要干什么?有话好说,我给你烧纸钱,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烧!”

    “我要你的肾,我要你的命!”老太婆的喉咙发出了尖锐高亢的尖叫,她的表情也非常吓人,再胆大的人看到这场面也会吓得心惊胆战。

    刘一鸣完全慌了,“扑通”一声跪下:“你放过我儿子,放过我亲人,我把命赔给你!”

    “马上对自己开枪!”我大声吼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小孩被我掐住不能呼吸,脸憋得通红,双腿乱蹬,再这么过一会儿他就要死了。

    刘一鸣像一只被猎人逼到了死角的野兽,惊恐、愤怒、焦急,表情凶狠狰狞。他慢慢举起了枪对准了太阳穴,全身绷紧,额头上青筋一根根鼓起,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落下来。

    我心里无比爽快,刘一鸣,你也有今天,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刘一鸣头顶上的红光突然变得更加光亮猛烈,调转枪口对准了我——这家伙果然是个畜生,宁可杀母亲也不肯自杀!

    “放下我儿子!”后面传来尖叫声,刘一鸣的老婆发疯了似的冲出来,手里高高举着一个花瓶,此时她的运光比之前亮了好几倍。我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老太婆的后脑被砸中,我也感觉受到了重击,身不由己地离开了她的身体,她和小孩立即摔倒在地。

    想不到一个胆小怯懦的人,为了救儿子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我低估了一个母亲的爱和勇气。但我没有被她的伟大感动,反而极度痛恨和后悔,刚才我可怜她,放过了她,她现在却反过来坏我的事。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我要把他们全家都杀了!

    我向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老太婆扑去,眼看就要扑到她身上,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掀飞出去,直跌到外门外。同时一个宏大威严有如闷雷滚动般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够了,冤有头债有主,不能秧及无辜!”

    在这个声音面前,我渺小得就像大象脚下的一只蚂蚁,把我震慑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大声问:“你是谁?”

    没有人回应我,我也感觉不到附近有什么强大的生灵存在。我已经被怨念和仇恨支配,失去了理性,谁阻止我报仇谁就是我的敌人,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我继续吼:“你是谁,给我出来!

    还是没有人理我,我向大门冲去,但就像撞在铜墙铁壁上,进不去了。

    妈的,门进不去,还有窗户吧?心念一动我就到了一边窗户外,结果又像是撞在铁板上。我不甘心,继续冲撞其他方向的窗户,以及各处地方的墙壁,结果都进不去,这个地方碉堡了。

    我愤怒到了极点,我破口大骂:“你TMD的是谁啊,你以为你代表正义主持公道吗?那为什么刘一鸣做坏事你不阻止?为什么我被人害了你不来救我?你给我出来说个清楚!”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一点反应,我继续叫骂。不知道是这个强大的存在修养很好不怕骂,还是TA不能干涉太多人和鬼之间的事,无论我怎么骂都不吭声。TA不露面,我的鬼胆就更壮了,大门进不去我就在外面等着,刘一鸣总得出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