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狗咬和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50字

    我有些震惊,难道这个老和尚能请来接引使者带走我?或者打开一条通往极乐世界的通道?

    光芒继续变亮,就像是从极远的地方投射下一个探照灯,形成一条光明之路,但没有接引使者出现。这道光亮,就像一个人在无边的黑暗世界里走了几百年,突然看到了太阳光芒从洞口照进来,只要往前走就可以摆脱黑暗,进入光明之中,这个诱惑力是非常大的。

    我相信这条通道是老和尚以强大的念力和神通打开的,我只要走过去就可以到达另一个美好世界,像被接引使者带走差不多,这大概就是和尚们说的“超度”吧?那看不到尽头的路,对我同样有莫大的吸引力,我的身体几乎要不受控制地往那边飞去。

    可是我不甘心啊,我还没有报仇,刘一鸣就在我眼前,此仇此恨怎能放弃?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就不可能回来了,虽然我对玉瓷的爱已经被仇恨掩盖,在朦胧中还是记得有什么放不下,也不愿走。

    老和尚没有强迫我,只是不停地念阿弥陀佛,他的声音祥和悲悯,身上发出的光芒温暖明亮,就像是春暖大地,照亮我心中的黑暗,融化我心中的坚冰。我的怨念、戾气、阴气都在不知不觉地消退,那通往光明世界的路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我知道自己在被他瓦解,这是一种兵不刃血的战斗方式,他的慈悲和爱心,正好是我的克星!我不肯走,我不认输,只要我执意不走,他就对我无可奈何,他不能强迫我。因为他一旦有了强迫、逼迫之意,就失去了慈悲之心,失去了慈悲之心,他的能力就会下降无法超度我。

    这是一个矛盾,如果他不慈悲,他就成不了高僧,没有足够强的能力,没什么可怕;如果他慈悲,他就不能灭杀我、强迫我,只能感化我。所以我不用怕他,只要坚持不走就行了。

    我与老和尚在斗意志,其他人看不到,见老和尚念了半天阿弥陀佛没有明显效果,阴风还是在客厅里打旋儿,年轻和尚沉不住气了,敲着木鱼大声念起了梵言咒语。

    这梵言我很熟悉,叫做《大悲咒》,以前宋玉瓷经常播放配乐的《大悲咒》经唱来静心,我不知听过多少遍了。但此刻听到,每一个字都像是雷鸣电闪,有强大震荡力和冲击力,似要把我的怨念和阴气震散、焚化。我不抵抗还好,一生抵抗之心,立即像巨锤撞心,天雷击顶,无比痛苦和恐惧。

    原来这种古老的梵言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以大慈悲、大愿力来念诵,能消除恶业、回避灾难,得到大功德大圆满;当以嗔怒严厉之心来念诵,就具有降妖除魔的神威,大有泰山压顶,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味道。

    虽然年轻和尚的修持不高,相对于老和尚来说差了太多,但此刻念起大悲咒来威力却不小,很快就会把我的阴气、戾气完全冲散,我也有可能就此完全消失。我一秒钟都不敢多待,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大门外,带着一股阴风逃跑了。

    还好我见机得早逃得快,受到的伤害还不太严重,可是这口气我咽不下啊!我非常愤怒,在楼下徘徊着,苦苦思索怎么对付那个年轻和尚。想来想去,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控制不了他,他一念经我就得跑,根本没有对抗的机会。

    唉,真没想到高僧不可怕,半桶水的愣头青和尚才可怕,这家伙简直就是手拿屠刀的流氓啊,如之奈何!

    “汪,汪……”

    离我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了狗叫声,原来是一个人半夜拉着一条大狼狗出来溜。很多小区里面是不许养大型犬的,但有些人就是爱养,白天不敢放出来,就半夜三更拉出来溜。

    这条狼狗体型雄壮,毛色光鲜,机敏又凶狠,感应到了我就狂吠起来,用力向前扑腾想要挣脱主人手中的皮带。

    我有些恼火,和尚欺负我也就罢了,你个畜生叫什么叫?我对它示威,它不仅不怕,叫得更凶了,用力扑腾跳跃,狗主人死命扯住它,叱喝道:“护驾,你干什么?给我闭嘴,不许再叫了!”

    护驾?好家伙,这条狗还是御前侍卫呢!

    我虽然沦落为一个怨灵,也不想跟一条狗较劲,准备走远一些。这时两个和尚却从楼上追下来了,年轻和尚跑得快,已经到了二楼,老和尚跑得慢一些,还在三楼。我顿时大怒,我都已经逃出来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出家人也要助纣为虐赶尽杀绝吗?

    真的是怒从心头气,恶向胆边生,我跟他们拼了!我这一暴怒,自然鬼气猛烈,阴风大盛,连狂吠的狼狗也吓得住了嘴,凶焰全失,夹起了尾巴想要逃开。我突然来了灵感,动物的智力低下,思想简单,应该比较容易控制,我要是控制了这条狗去咬两个和尚……

    我猛地向狼狗扑去,抱住了它的脖子骑在它背上,阴气侵入它的头部,同时用我的怨念和愤怒来感染它,让它像我一样仇视这两个和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总之尽了我全力。

    狼狗打了个寒战,暴怒起来,猛地向前蹿出。这一冲力量大得惊人,狼狗的主人没有提防,手中的皮带被扯脱了,狼狗飞纵奔跃,快如离弦之箭向楼梯那边冲去。狼狗的主人大惊,急忙追赶:“护驾,护驾,你干什么,快回来!”

    狼狗已经完全被我控制,疯狂地往前冲,年轻和尚刚好跑到楼梯口,狼狗腾空扑向他。他惊叫一声,本能地以手臂去挡,手臂立即被狼狗咬住,巨大的冲击力把他撞倒在楼梯上。

    狼狗有狼的本性,这时失去了理智,狼性暴发出来,极度凶残,根本不需要我的命令,它就往年轻和尚有脖子咬去。年轻和尚惊叫着挣扎,避开了喉咙,肩头处却被咬中了,连衣服带肉扯下一块来。

    狼狗再去咬他的脖子,这个和尚正值壮年,身体颇为壮实,生死关头潜力发挥出来,两手死命抓住狗头托着,不让它咬下来。但狼狗的两只前爪也没闲着,在它手臂和胸口乱抓,扯出了一道道伤口。

    狼狗的主人狂奔而来,扯住了皮带,大声呵斥。狼狗的脖子被紧紧勒住,此时它已经陷入疯狂状态,哪里还管主人不主人,猛地回头一口咬在主人的手腕上,把主人也扑倒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狼狗挣脱之后,又去咬年轻和尚,年轻和尚已经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向上跑。

    老和尚这时也跑下来了,惊问怎么回事,年轻和尚顾不上说话拼命往上跑,这样一来变成了老和尚挡在狼狗面前。狼狗毫不客气向老和尚扑去,以它此时的力量和凶猛,就是一个身手敏捷的壮汉也未必能挡得住,更何况是一个垂垂老朽的老和尚,毫无悬念就被扑倒了。

    狼狗还是咬向老和尚的脖子,这是狼的本能和习性,对付体形较大的目标时,先咬猎物的咽喉。老和尚佛学修持深,身体可不行,眼看就要咬破喉咙。

    狼狗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张大的嘴已经卡在了老和尚的脖子上但没有咬合,只要慢了那么零点一秒老和尚就要去见佛祖。是我在千钧一发制止了狼狗,因为老和尚刚才没有强迫我,他是真正善良慈悲的,我不能害死这样的人!

    “呯!”

    一声响亮,狼狗身躯一震,我也感觉到了冲击力,有一个炽热的东西射进了狼狗身上。楼梯上方,刘一鸣手持一柄手枪正对着下面,“呯”的一声,又是一枪。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的愤怒也影响了狼狗的意识,不顾一切地向上两次跳跃,扑向刘一鸣。刘一鸣又开了一枪,这一次子弹在近距离内射进了狼狗的头部,我感觉受到了重击,身不由己地脱离了狼狗。狼狗无力地掉落在楼梯上,往下连连打滚,停下来时已经无力爬起,四腿在抽搐着。

    我气坏了,又是功亏一篑,只差那么一点点没有咬住他啊!要不是刚才我心慈手软,直接让狼狗咬死了老和尚再冲上去,完全有可能把刘一鸣也咬死。我痛恨自己,无法愿谅自己,为什么我要心软?不论老和尚是好人还是坏人,帮助刘一鸣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怎能手下留情?我不再是以前救死扶伤的医生了,我是怨灵,我存在的价值就是报仇,不是慈善大使!

    换一个角度来说,刘一鸣血债累累,不论老和尚是什么样的人,帮助他对付我就是在助纣为虐,死有余辜!

    可惜我的怨恨和懊恼已经无济于事,失去了一个绝好机会。

    刘一鸣藏起了枪,打电话叫救护车,给年轻和尚进行简单包扎,然后与狼狗的主人交涉,叫狼狗主人私了,不要说出他开枪射杀狼狗的事。狼狗的主人见自己的狗差一点点就咬死了人,苦胆都吓破了,不要被问责,不要出医药费,已经谢天谢地,哪里还有不答应的,迅速扛着狗尸走了,以免被闻声赶来的人看到。两个和尚镇不住鬼,反受了伤,灰头土脸,当然也不好声张,被人知道了,以后还有谁请他们?

    好个刘一鸣,三言两语就把烂摊子收拾了,不过这事没完,只要他没死我就天天来折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