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鬼教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262字

    我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飘荡到了什么地方,渐渐的又凝聚了一点儿阴气,不会再被风刮走了,意识慢慢清晰起来。

    如今这样子不要说报仇,连生存都很困难,我知道要快速强大起来,就要去吸人类的精气。但以我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敢接近生人,如何能吸到大量精气?

    只有一种人我敢靠近,那就是快要断气的人,但这种人精气已经枯竭,身上只有病气、死气,吸收了有害无益。只有年轻健康的人才有充沛的精气,可是年轻健康的人命光和运光太强,我无法靠近,更不可能像吸许静一样大大地丰收。无可奈何,我只能再找阴气重的地方慢慢休养,等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再说。

    因为我的能力太弱,不敢远行,不敢出现在人多和鬼多的地方,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在野外游荡,找一些破庙、空宅、旧坟场之类的地方,但都不太理想。其实也不是没有遇到理想的地方,而是好地方早就被别的恶鬼或强大的生灵占据了,我没有能力去抢。做鬼与做人一样,越有钱的人越容易赚钱,越穷的人越难翻身,我现在就是典型的穷鬼,想要咸鱼翻身太难了。

    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靠近了一个城市郊区的火葬场,我知道这样的地方都有地头蛇占据着,新鬼是不好混的,但这里来往的鬼多,说不定能得到一些好消息、好办法。

    我探头探脑靠近一间停尸房,发现里面很热闹,足有十几个鬼魂在听一个老鬼高谈阔论,颇有大学讲堂里开课的气氛。再看那老鬼,不正是以前认识的鬼教授么?

    我有些激动,顾不上失礼,大叫起来:“教授,教授,我找得你好苦啊!”

    鬼教授愣了一下,淡淡道:“原来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我……”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把他当成救星,可实际上我们仅是萍水相逢,他未必会帮我。

    众鬼被打扰了,对我怒目而视,这些大多是怨灵、恶鬼,个个都不好惹。我急忙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单独谈谈,当然,可以等你这里讲完了再说。”

    鬼教授道:“我跟他们只是闲聊,既然你有要紧的事,我们去外面详谈吧。”

    我求之不得,与鬼教授一起走到外面,我把我的记忆“共享”给他,很快他就明白了我的苦恼。我说:“教授,您学识渊博,还请不吝指点,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快速变得强大,您的恩情,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

    鬼教授摇了摇手:“报答的话就不必说了,快速变强的办法也是有的,只是……”

    “有什么问题吗?”

    鬼教授道:“只有使用极端的方法,才能在短时间内变强,但极端的方法必定有负面效果,就像是揠苗助长一样,效果明显后遗症也不小,我要是教你,就是害你啊!”

    我坚定地说:“为了报仇,我不惜一切代价!”

    鬼教授有些犹豫:“你的情况确实很让人同情,但我还是想劝你忍一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可以教你其他练功的方法,虽然效率较低,也比较困难,但不失为正道。”

    “这个正道的方法,要多久才能练成?”

    “少则十几年,多则几百年,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身体,无法制造生机和接受阳气,所以修炼比生人要困难得多,我也仅是听说过一些方法,自己并没有练过。”

    我等一天都是莫大的痛苦,怎么可能等几十年?更不要说几百年了,那时刘一鸣早就寿终正寑了。我问:“那么最快的方法要多久才能让我打败那个道士呢?”

    鬼教授苦笑:“你打败他的机会无限接近于零,不过你不必打败他,等他不在仇人身边时就可以找机会报仇了。要弄死一个普通人,采用激进的方法,快则几个月,慢则两三年就足够了。”

    我的心里只有无尽的仇恨,其他一切都已经淡忘,所以无比坚决地说:“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不能报仇活着只是煎熬,只要能报仇,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我的仇人很有钱,可以请很强大的和尚和道士,没有人会同情我帮助我,不用极端的方法我永远报不了仇,求求你教我吧?”

    鬼教授叹息了一声:“办法很简单,就是找一个凶煞之地吸收煞气。煞气比普通的阴气要强得多,对生人的影响和损害很大,但煞气也会让你性情大变,怨念更重,充满杀机,甚至完全失去理智变成一个厉鬼。怨灵和恶鬼多少还有一丝善良本性,还有被超度的机会,变成了厉鬼就无法再被超度了,没有回头路了,要么自己走向毁灭,要么被强大的法师消灭,是没有人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我听到了方法顿时精神大振,后面的恶果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急忙问:“哪里可以找到凶煞之地?”

    鬼教授又叹气:“人帮人鬼帮鬼,同为鬼类,我要是不帮你就是没有同情心,可是帮了你却又等于是害了你……唉,真的是做人难,做鬼更难啊!罢了,罢了,我正好知道一个地方煞气很重,我带你去吧。”

    我大喜过望,连连称谢,跟着鬼教授往外走。鬼教授说:“吸收阴气和煞气都是最简单的低级方法,副作用大,难成大器。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同情你的法师,与你一起修炼,你可以增强他的法力,当他的跟班听他差遣,他所做的功德你也有一份,最终走向正道,这种称为‘鬼修’或者‘养鬼’。不过会养鬼的法师很少,养了鬼之后能力提高了还能够不贪图财富、美色、名声继续修炼的法师更少。这类人大多把持不住自甘堕落了,所以真正修成正果的鬼修是非常非常少的,凤毛麟角,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

    我没有说话,既然比买彩票中特等奖还难,我还想它做什么?

    鬼教授说:“等你强大了一些之后,可以找体质特殊的人,与他勾通,用你的能力帮他处理一些幽冥之事,也就是俗称的‘走阴’,你可以因此获得功德;或者找个小庙,找那种没有开光的神像附在上面,显灵帮助有困难的人,受人间香火。这才是正途,比吸收煞气好,吸收煞气乃是下下之策,希望你慎之又慎。”

    “谢谢您的指点。”我很感激,变成了鬼之后,第一次有人这样苦口婆心劝我,真心为我好,“教授,受人间香火是什么意思,就是活人点香拜我吗?”

    鬼教授笑道:“受人间香火是一种通俗的说法,其实就是积攒功德,也是在获得信仰之力。换一种说法,就是提高你的名声、威信、政绩,得到大众的认可,这样你就更容易得到高层的赏识,自己的信心提高了能力也会提高。一个没有信心没有得到大家认可的人,什么事都做不成,相反的一个人本来很普通,有了足够的信心和拥护者,他就有可能竟选美国总统。”

    我恍然大悟,差点笑了起来:“教授,请问您生前真的是教授吗?”

    鬼教授笑了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是一个很执著的人,所以变成了鬼还是很执著,为人导愚解惑,助人为乐。”

    我笑了起来:“哈哈,您是活雷锋。对了,您是用哪种方法练功?”

    “我只是听说过练功的方法,自己不练功,知识就是力量嘛。”鬼教授含蓄地说,显然不想再谈论有关他的事。每一个在世间游荡的孤魂野鬼,必定都有自己的伤痛,所以我也不好再问了。

    我们快得像一阵风,估计走了有几百里路,来到一个叫同安镇的地方,依山傍水约有两三千户人家。鬼教授带着我来到小镇最后山脚下一栋旧屋前,这栋旧屋是两层砖木结构,离其他建筑较远,一条很长的小路直对着大门,屋后则是一片高耸的山岩,有如猛兽扑将下来。还没有进去,我就感应到了里面特别阴暗,有一种气息凝结和发霉的感觉。

    鬼教授道:“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这栋房子地形选得不好,犯了多种冲煞,煞气极重,屋主一家全死了,之后有人搬进去住,都是不久就生病,后来就再也没人敢住了。”

    我觉得鬼教授有些神秘,知识渊博得惊人,连这儿一栋破屋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人家好心帮我,我不该怀疑他,他的来历也与我无关。

    鬼教授走了,我进入屋内,发现里面真的特别黑暗,不是光线的暗,而是一种压抑的黑暗感觉。这房子并不算太旧,发霉情况却很严重,蜘蛛网特别多,阴气也很重。所谓煞气并不是真的一种气,而是某种能量场,促使阴气聚集和强化,由此看来,中国的阴阳风水学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里的煞气和阴气没有让我感到舒服,相反的让我感觉有些烦躁和压抑。我知道在这里待久了,我会变得暴戾和阴暗,甚至变成一个疯鬼。但要想在短时间内变强,就得付出一些代价,我都已经是鬼了,只要能报仇雪恨,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在这里停留了下来,忍受着孤单、压抑、急躁和强烈的复仇欲望,日夜不停地吸纳阴气和煞气,可以明显感觉到一天天强大起来。同时我也在努力练习让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比如移动实物,凝聚阴气进行攻击,制造阴风等。

    我总感觉失去了什么,时常感到失落和空虚,因此更加焦躁,但无论如何努力,也想不起来我是忘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