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迷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92字

    吸收煞气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我的实力在迅速提高,但煞气对我的心性影响也很明显,我变得越来越容易急躁和暴怒,报仇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有如烈火焚烧让我坐立不安。

    我没有时间观念,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度日如年,感觉已经过了很久,能力也比受重创之前强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一天夜里凭着感应飞奔刘一鸣所在的地方。

    因为吸收了大量煞气,我的身体变重了,身上时刻都在散发出凶戾之气,走过的地方自然而然产生阴风。一路上遇到我的孤魂野鬼都远远避开了,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我像人间那种不要命的流氓,谁都不愿招惹。不过这样威风是威风了,却也容易被人发现,特别是容易惊动有能力的和尚和道士,所以有庙宇的地方我要远远避开。

    我找到刘一鸣时,他正在开车,我恶念顿生,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撞到路边或者与其他车辆相撞,这样比直接打他强多了。我靠近了车子,正要钻进去,突然车子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把我反弹开并灼伤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定神一看,原来车里面挂着一个小小的红布包,里面包着一张道符,就是那张道符在作怪!刘一鸣胸口处也佩带了一张护身符,形成一团圣洁的光芒,有如在火上浇油一样让他的命光和运光变得更强。

    我在心里咒骂,毫无疑问是那个道士给他画的符,这两张符都有强大效果,我不能靠近他,更害不了他。但是仇人就在眼前,我也绝对不肯就这样放弃,紧跟在刘一鸣车后。

    不一会儿车子到了一个临江的高层住宅小区,就是我第一次找刘一鸣报仇的地方。他开门进去了,我却无法进去,因为门上贴了道符。我绕着他家转了几圈,没有找到一点间隙,所有窗户都贴了道符,并且贴得非常牢固。

    我既愤怒又焦急,产生了强冲进去,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念头。这是没有什么悬念的,强冲必定是我吃亏,我还是不够强大,除了戾气强一点,我现在比以前强不了多少,连猛鬼都算不上。

    “必须忍耐,必须忍耐……”我不停地对自己说,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再次受到重创,我就需要更久才能报仇,甚至有可能就这样消失了,只要我忍耐,总有一天能变强杀了刘一鸣。可是仇恨有如万蚁噬心,烈火焚躯,活人绝对无法体会我的仇恨有多强烈,这是不可抑制的。

    我在刘一鸣的大门外团团转,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猛地来了灵感。那一次道符被我吹丢下来,掉进垃圾桶就失去了灵气,这说明道符是怕污秽的,那么道符也就保护不了下水道,我可以从下水道的管道钻进去!

    我的身体是能量形成的,可以任意改变形状,没有真实的鼻子和嘴巴,当然也不怕脏不怕臭,钻一次下水道有什么大不了?而且我可以从厨房的水管钻进去,不必钻马桶。

    想干就干,我立即进入下面一层人家,从洗涤槽的孔钻进去,进入主管道,来到了上一层的洗涤槽出口处。我先试探着放出一点阴气,外面没什么反应,再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还是没有动静。很好,里面是安全的,道符的作用是形成一个保护罩,并不影响里面的空间。

    扫描了一圈,刘一鸣刚进他儿子的房间,他儿子不在家,许静一个人在以前睡的那个房间,老太婆也睡在自己房间。看样子刘一鸣跟许静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分房睡了。

    我的第一选择还是制控老太婆,结果一看,老太婆身上也有护身符,再看许静身上也佩带了护身符。我X,一家子都有护身符,我还怎么下手?想不到攻破了外层碉堡,里面还有一层防线。

    我强迫自己冷静,每一次我没有成功,都会让刘一鸣更加警惕,采取更强的防御措施,所以我不能再轻举妄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成功!可是来都来了,不带走一点利息我是不甘心的,我在他家里来回转悠,寻找可以下手的地方。

    刘一鸣睡下后,许静起床上卫生间了,她气色不太好,运光比以前更暗,要不是有护身符,我有很大把握控制她。我跟着她进了卫生间,发现她换下一张带血的卫生巾——她来大姨妈了,由于量大,不小心还弄到了手上。

    许静随手扯了些纸巾擦了一下手,起身时整理睡衣,手隔着衣服按了一下护身符,护身符的光芒立即大幅变弱了。

    我看到了希望,她的运光很暗,护身符又受影响,我有可能再吸她的精气,这样可以让我更快变强,就是冒点险也值得。

    许静回到床上,辗转难眠,不时轻叹一声。她很郁闷,满怀幽怨,因为念头强烈我能感应到一些她的想法。她确实与刘一鸣闹得更僵了,自从那次刘一鸣发现她被“鬼压床”后,就再也没有跟她同床过,连话都很少说,而她也明白是刘一鸣在外面做了亏心事才遭到报应,两人各怀心事却又不肯说出来,进入了冰点冷战。

    换了是以前我可能会同情她,现在我已经没有同情心了,只要能让我变强和报复刘一鸣我都会毫不迟疑去做。等了一会儿,许静有些迷糊了,我开始行动,钻进被窝里抓住了她的双脚,以意念压制她的意识,以阴气压制她的阳气。

    许静身上的护身符有了反应,光芒变强了,我遇到了阻力,但并没有对我造成明显的伤害。护身符的效果主要是防护,不是攻击,她的运光本来就暗,基础差护身符产生的效果就有限,加上受污秽之物影响效果就更差了,所以基本没有反击之力。

    我的阴气上升到了她胸口附近,被护身符的光芒所阻,无法再前进了。我试着冲击了几次,还是无法突破,像推弹簧一样越向前推阻力越大,护身符的能量虽然变弱但很稳定,我是不可能突破的。

    我不能完全控制她,也就无法左右她的想法,这时许静的抵抗意识突然减弱了,从惊慌不安变成喜悦和期待,发出了比较清晰的念头:“你又来了?你是谁?”

    她与刘一鸣毕竟是一家人,我得防着她,所以用意念告诉她:“不要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我能让你得到快乐,你需要我就行了。”

    许静处于半梦半醒之间,自主思考能力并不强,没有再追问,并且完全放弃了抵抗,充满了欣喜、渴望和期待,就像是刚怀春的少女一样。上一次的梦境让她销魂蚀骨,永生难忘,经常在脑海中回味,所以发现了异状之后,惊惧很快被期望所取代,主动放弃了抵抗。

    我叫她用手按住胸口的护身符,她照办了,虽然她的手洗过了,压着护身符时还是遮住了光芒,我毫不客气就完全压了上去。我的目的是吸精气,不是惜香怜玉,所以没跟她温存,直接影响她的大脑让她想入菲菲,进入兴奋状态。

    事实上我的身体只是一股冷气,压在她身上绝对不舒服,如果在完全清醒状态下她不可能兴奋。但在梦里就不一样了,她想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所想即所得,一切都是完美的。从医学角度来说,所有一切感官视觉、味觉、听觉、触觉都是经过神经元传递到大脑才能生效,中途不知有多少误差和损耗,哪里有直接刺激大脑来得直接有效?所以许静很快就进入兴奋状态,还是清醒时绝对无法达到的极度兴奋状态。

    她越兴奋,外泄的精气就越多,我毫不客气全都吸走,并从她近乎疯狂的兴奋中得到恶作剧的满足感。她可是刘一鸣的老婆,跟刘一鸣在一起时只怕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至少在这方面我比刘一鸣强多了,这不也是一种成就感么?

    我不会怜惜她的身体受损,许静在梦中也完全不知道这样会损伤身体,持续亢奋,精气大量外泄。直到天色微亮我才离开,临走前给了她一个很清晰的意念:你要是希望明晚继续,就用经血在窗户的道符上点一下,不要戴着护身符。

    许静因为疲惫和虚弱,陷入昏睡中,脸上犹带着狂风暴雨后的满足和平静,看起来竟有些幸福甜蜜的感觉。

    天已经亮了,我来不及回去,就躲在地下停车场里。到了晚上大约十点,我来到刘一鸣家,发现大门和所有窗户上的道符还在生效,许静没有照我的话做。我有些失望,也有些恼怒,看样子清醒的时候,她还是顾念着刘一鸣的。

    我还是从下水道进去,刘一鸣没在家,许静和老太婆已经睡了,许静身上没有戴着护身符。由此看来,她是欢迎我光临的,可是为什么不毁掉道符呢?女人的心还真是复杂。

    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想法,我只要有精气吸收就可以了。这一次我毫不费力就压住了她,事实上我根本不必压制她的思想,她对我已经不再害怕,反而无限期待,毫不抗拒。因为我没有压制她的思想,她处于更清醒的状态,身体的反应幅度更大,会用手抚摸我看不见的身体,用力地耸动身体迎合,各种反应几乎与清醒的人一样。

    这一夜刘一鸣没有回家,要是回家看到这种场面,必定吓个半死,气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