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凶悍女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44字

    我每天晚上都去找许静,她没有节制地狂欢,我毫不客气地吸收精气。到了第五夜,她外泄的精气已经变得很少,一脸病容,眼窝凹陷,比生了一场大病还严重。一个人的精气是有限的,如何能经得起这样大泄特泄?还没到天亮,她就因为虚弱昏迷了。

    这五天吸收来的精气,让我有脱胎换骨的感觉,身体变得更坚实稳定,能力明显提升。另外我狂躁和压抑的状态缓解了很多,我不知道这是吸收了生人精气带来的影响,还是让刘一鸣戴绿帽子发泄了一部分仇恨,或者是在与许静的“交流”中不知不觉受到了她的影响,她的善良,女人的温柔化解了我的暴戾。总之这样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或中和我的负面情绪,让我变得理智一些。

    我现在不能跟刘一鸣硬拼,我要保存实力,继续吸精气和煞气,然后找最好的机会给予刘一鸣致命打击。无论我怎么进步,相对于那些有真本事的和尚、道士来说,我的能力还是微不足道的,那么我就必须有计划地进行复仇,不能傻傻地跟他们硬拼……我能这样想,也证明我变理智了。

    我有过找别的女人吸精气的想法,不过仅限于想法,没有付之于行动,因为此时我冷静了许多,对陌生人没有足够的恨意,狠不下心来做损人利己的事。

    许静身上已经很难再吸到精气了,我决定离开,让她休养一段时间恢复精气。回到小镇的空屋前,我惊讶地发现有“人”在里面,我的地盘被人抢了。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古装的女鬼,披散着长发把脸盖住了一大半,合体的衣服勾勒出极好的身材,不用看脸也知道生前是个大美女。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身上穿的是结婚用的礼服,不是古代女鬼。鬼的形象就是临终前的样子,我所见过的鬼都是不会换衣服的,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在拍婚纱时或者结婚时死了。

    才离开几天,地盘就被人抢了,我很恼怒,带着强烈的阴风冲了进去:“喂,这是我的地方,快出去!”

    女鬼转过头来,长发飞扬露出了她的脸,果然五官端庄秀丽,长得很漂亮,但因为充满了怨念和凶戾,此时毫无美丽和气质可言。据说穿红衣服的人死后因为魂魄不能离开,会变成可怕的厉鬼,这个说法我无法证实,但这女鬼怨气之重不下于我,气势很强,绝对不好惹。

    女鬼恶狠狠地盯着我,面孔扭曲狰狞,像是一条饿狼在低声咆哮示威。地盘被抢,不仅关系到长远利益,影响我的复仇大计,还侵犯了我的尊严,我绝对不能容忍。我增强自己的气势再次怒吼:“给我滚出去!”

    “这是我先找到的!”女鬼凶狠地说。

    “我早就住在这里了,有事离开几天而已!”

    “谁能证明你以前住在这里了?就算以前是你的,现在已经属于我了,要滚出去的是你!”

    居然如此霸道,我怒不可遏:“你还讲不讲道理?”

    女鬼疯狂狞笑:“哈哈……讲道理?这世上有道理可讲么?讲道理要是有用,我又怎会变成这样子?”

    我不由愣了一下,是啊,讲道理要是有用,我也不会变成这样。强势的人从来都不跟弱势的人讲道理,更何况是只剩下仇恨和怨念的怨灵?做人和做鬼都是一样的,整个宇宙都是一样的,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这是自然法则。

    我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女鬼道:“现在这里属于我了,马上给我滚出去,再啰嗦我就杀了你!”

    我再也忍不住了,凝聚一团阴煞之气砸了过去,女鬼被砸中,被震退了一些,但没受到明显伤害。我和她身上的能量和气息是相近的,没有克制效果,而且她也很强大,这种攻击简直跟抛绣球一样。

    女鬼以极快的速度扑了上来,双手乱抓,状若疯狂。我试图用手挡,但我的身体是气体状的,她的攻击透过我的手还是会落到我身上,无法完全挡住。同样因为是能量的身体,被打破了也能恢复原样,不会留下永久伤口,只是能量被消耗了。这种状况下防守不如攻击,攻击对方才能更快消耗对方的能量,所以我也开始挥拳乱打。

    说实话我没有一点跟女人打架的经验,好像十岁以后就没有跟女生打过架了,死后也没有跟鬼打过架,这是第一次,完全不知道鬼是怎么打架的,只凭本能与愤怒乱打。女鬼的攻击又快又狠,就算生前不是掐架好手,死后必定跟其他鬼打过多次架,经验丰富,攻势凶猛,往往我才不轻不重打中她一下,她已经狠狠地在我身上抓好几下了。幸好我吸收了很多生人精气,身体变得结实耐打,被她打几下也不是太严重。

    我手忙脚乱节节败退,心里极度愤怒,要是连个女鬼都打不过,还怎么跟刘一鸣和他请来的法师斗?连连挨打之下,我的仇恨和愤怒激发出来了,化愤恨为力量,无视女鬼的攻击,集中精神打出了强力一拳。

    女鬼胸口被打中,向后抛飞透墙而过,跌到了屋外。我惊呆了,莫非我变成神拳无敌了?女鬼很快怒啸着透墙而入,疯狂地向我扑来,我再一拳打出,打中了她却没有明显效果,我反而被她快速狂猛的攻击打得不停后退,损失了不少能量。

    为什么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如此巨大?对了,刚才我用的就是平时练习移动实物的方法,高度集中精神,不管其他东西只专注于一点。这个自从遇到向小强之后我就一直在练习,非常熟练,危急之时自然使出来了。鬼是否强大主要看他的意念,阴气和煞气是起媒介作用,凭着愤怒和本能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能力,只有高度集中精神专注于一点才能暴发出最大的威力。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精神大振,不管女鬼怎么攻击,把自己的精神、意志、愤怒、怨恨都集中在一起,以此为拳打出。“呼”的一声,我的拳头发出了破空声,带着闪光和狂风打中女鬼,女鬼的身体几乎被震散,又跌出墙外去了。

    女鬼很快又冲了进来,没敢再扑向我,眼中已经有畏惧之色,气势没有之前那么强了。我心里在琢磨着要怎么出拳威力更大,没有急着攻击,女鬼很快又怒吼着向我扑来,像之前一样狂暴凶狠。

    实践出真知,这一次我已经掌握了攻击要领,没等女鬼打中我,我已经先出拳了。这一拳我打得早了一点儿,女鬼还没有冲到,结果我的拳头打空了,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把她震退了两三米远。

    女鬼恶狠狠地瞪着我,不敢再轻易冲过来,但也不甘心离开。我这几天相对来说比较理智,杀机不重,对女鬼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杀你,快滚。”

    “我恨你,我跟你拼了!”女鬼怒吼着又冲了过来。

    “呼”的一声,我又把她打飞了。

    女鬼不服,再冲过来……

    论怨念和戾气,女鬼不比我弱,但对于精神力的运用她不如我,而且我吸收了许多生人精气,身体很结实,她打中我造成的损伤很小,我重击她一拳她就要消耗大量能量。

    被我暴打十几拳后,女鬼变得很虚弱,终于逃走了,临走前撂下了一句狠话:“我一定会回来的!”

    通常情况下两个怨灵相遇,从对方的气势就可以判断出强弱,各自又有自己执著的事,弱的一方就自动回避了,不会起冲突。但有时因为利益或其他原因起冲突了,受屈辱的一方就有可能把自己最深的仇恨转移到新敌人身上,死缠着不放。不过我不怕,现在我已经比她强,占据这儿的地利只会越来越强,她是不可能超过我的。

    接下来几天风平浪静,我安心吸收煞气,同时也在练习打架的技巧。虽然那个女鬼不足为虑,但我要防着有更强大的鬼来抢我的地盘,以后也有可能与其他强大的鬼起冲突,我要有自保的能力。孤魂野鬼就像是人间的逃犯和流浪汉,没有人会给他们主持公道,没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要生存就得变强!

    我估摸着许静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可以收割了,再去找她,果然她已经精神了很多,又有精气可吸了。从这之后,隔三五天我就会去找许静吸一次精气,这不仅能让我的能力提高,还能有效化解煞气带来的狂躁、暴戾和压抑感,让我在吸收了大量煞气之后不至于完全疯狂。

    我还是会经常产生强烈的、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就像自己的身体丢了一半,但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有一个影子想抓却抓不住,很快又被无尽的愤怒和仇恨淹没了。

    吸收煞气和生人精气,让我迅速变得强大,可能过了两三个月吧,我觉得自己比以前遇到的向小强都要厉害一些了,那么至少我也是猛鬼的级别。虽然吸收许静的精气化解了我一部分负面情绪,我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必须要去找刘一鸣报仇了。

    就在我蠢蠢欲动,准备开始报仇时,有一天晚上红衣女鬼又来了,而且带来了一个英俊又妖异的男人,看上去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