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玉面十三郎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92字

    几个月不见,红衣女鬼也变强大了,灵体变得更清晰和结实,并散发出红光,但凶狠怨毒之气却减少了,看起来顺眼多了。跟她一起来的年轻男子古代富家公子打扮,锦衣长袍,,玉面生春,眼波流荡,分明是男人却带着妩媚妖娆之姿,男不男女不女阴阳怪气。

    这个伪娘也是灵体,但绝对不是鬼,因为他发出来的光和气都跟鬼类不一样。鬼的灵体是纯阴的,即使吸收了生人的精气还是纯阴的,他的灵体却是阴中带阳,具有明显的活物特征。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但我能看得出来他很强大。不过我也不是省油的灯,经过这段时间吸收煞气和生人精气,我的能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性子也变得凶戾暴躁,达到了近乎失控的程度,只有别人怕我,没有我怕别人的道理。况且这儿是我的力量之源,是我报仇雪恨的关键,绝对不可能拱手相让。

    一男一女站在门口往里面观望,红衣女鬼指着我说:“十三郎,就是他欺负我!”

    伪娘右手变出一柄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左手负于背后慢慢往里面走,喝道:“勿那恶鬼,快点跪下磕头求饶,或许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我发起一股强烈的阴风向他卷去,恶狠狠道:“你是什么东西?”

    阴风吹得满屋子垃圾乱飞,却没能吹动伪娘的衣角,近不了他三尺之内。他冷笑:“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你连我都不认识,还敢在这里嚣张!你给我听好了,本公子姓胡名不言,排行第十三,人称玉面十三郎,这方圆五百里都是我胡家的地盘。现在小红做了我家的奴婢,你欺负她就是不给我面子,念在你以前不知道,我可以网开一面,马上磕头求饶,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他要是真那么牛逼,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我强硬地说:“要是我不呢?”

    胡不言立即变了脸色:“给你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着折扇一收往前戳,一股黑光向我射出。

    我闪身欺近,重重一拳打出,胡不言急忙以左手来挡。“呯”的一声,他被震飞撞在墙上,连墙面都微微震动了。他的灵体很结实,可以用手挡住我的攻击,但也因为太结实,撞在墙上不容易透过去。

    胡不言怒吼一声,又一扇刺出,这次距离较近我来不及躲开,胸口被黑光刺穿了。我感觉到了强烈的痛苦,并且被震散了许多能量,但我已经进入狂暴状态,完全不管痛苦和损失,奋不顾身一拳接一拳向他轰去。

    普通人怕流氓,因为流氓够狠,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流氓怕疯子,因为疯子更狠,无所畏惧。我现在就是鬼中的疯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他砸得粉碎!

    我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打得胡不言连连后退,他退到窗户边时,我一拳打空落在玻璃上,“啪”的一声竟然把玻璃都震破了。这就是我的实力,这段时间吸收煞气和精气,努力练功,效果是显著的。

    红衣女鬼见胡不言手忙脚乱招架不住,冲过来帮忙,但我打得快,胡不言退得也快,她追在后面不容易打中我,打中了我也不放在心上。现在比的就是谁狠,一鬼拼命,万鬼难敌。

    空屋内阴风呼啸,尘土飞扬,蜘蛛网、破纸片、空塑料袋之类满天飞,要是有人在附近,估计也能听到鬼啸似的声音。

    胡不言至少被我打了十几拳,我也被他和女鬼打中了多次。这样疯狂地攻击会快速消耗能量,而且胡不言的实力比我强得多,每次被他打中我都会消耗很多能量,再加上红衣女鬼的帮忙,我开始感到后力不续,攻势渐渐变弱了。

    胡不言突然甩开了我,向上飞跃透过天花板到了二楼,我正想追上去,他又从上面扑下来了。这时他已经不是人形身体,而是一只巨大的狐狸,全身黑光湛然,獠牙利爪,迅猛异常。它一尾扫来,黑光有如长鞭挥扫,重重打在我身上并把我甩出墙外去。

    我还没有从重击中缓过来,它的长尾又到了,像是传说中的捆仙绳一样,刹那间就把我整个身体团团缠住,也不知缠了几十圈。紧接着胡不言的身体也冲出来了,猛扑向我,獠牙阔嘴咬向我面门。

    我急忙闪避,躲过了脸,肩头却被咬住了,立即被扯下了一大块。这畜生虽然长着狐狸状的头,却不像常见的狐狸那么温驯可爱,简直比饿狼还要凶狠,我要是不能挣脱,很快就会被它撕碎,下场可想而知。

    生死一线,我凶悍的本性反而暴发出来,舍命一挣,把缠身的黑光崩断了,可以动了。正面对抗我绝对不是这个狐妖的对手,况且还有一个不弱的红衣女鬼,我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立即奔逃,顾不上东南西北,昏天黑地狂奔。冲出了约有百米,差点撞在一个人身上,定神一看,我X,居然是那个狐妖,他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我急忙转身换一个方向跑,背后又挨了一记重击,接着我发现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压过来,一团阴雾把我罩住了。

    “哼哼,看你往哪里逃!”胡不言又变回人身,冷笑着一步步向我走来,他要在红衣女鬼面前显示他的强大和风度,所以不急着杀我。

    我就像是陷在烂泥潭中,虽然能动却很费力,动作快不起来。现在我的能量已经消耗了很多,锐气已失,再被困住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大仇未报,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迅速思考着怎样才能逃走,这时红衣女鬼也追过来了,截住了我后面。

    硬拼是肯定不行的,往四周一看,这是一条小路,左右都是民房。一般情况下,鬼和妖都不愿惊动生人,因为闹出大动静来就会有能力强的法师来干涉。这块地盘我已经没有能力占据了,闹得天翻地覆之后我可以一走了之,相反的妖狐和红衣女鬼想要占据这块地盘,就怕有和尚和道士来找麻烦,肯定不想闹出太大动静,那么我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取得先机。

    打定主意,我奋力撞向墙壁。如今我的身体已经比较重、比较结实,撞墙不好受,加上有胡不言的妖雾包围着我,这一撞简直像自杀一样,让我损失了大量能量。但撞进墙内之后,围困我的妖雾威力至少减弱了八成,我继续向前冲,又撞过了一堵墙。这一次比较容易就透过了墙壁,损失不大,并且妖雾对我的压力完全消失了。

    胡不言和红衣女鬼果然有所顾忌,只是略一迟疑,我已经冲进了另一户人家,拉开了距离。我不顾一切专往别人的屋里撞,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冲,所过之处阴风席卷,鸡飞狗跳,犬吠声惊天动地。

    胡不言和红衣女鬼不愿撞墙,也刻意避开生人,这样他们就要绕路,很难堵住我。不过几分钟时间,半个小镇都沸腾起来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是豁出去了,什么都不怕,妖狐抓不住我,又怕引起太大的骚乱,只好放弃了追赶。

    虽然摆脱了这一对狗男女,我的损失也不小,能量消耗了超过一半。本来我已经有足够能力找刘一鸣报仇了,这么一闹又没希望了,更重要的是失去了风水宝地,不能再继续吸收煞气了。

    我很郁闷,也很愤怒,可是没办法,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叫我没他强呢?

    从胡不言的话来判断,似乎它有一个大家族,在附近势力很大,那么我就更不能惹他了。当然也有可能他是在吹牛,如今在江湖混的,想泡妞的,哪个不装B?除非我也去勾引个强大的女妖来帮忙,不过我好像没有这方面的潜力……

    想到女人,有一个影子在我脑海中闪现,呼之欲出,却又想不起是谁。徘徊了一会儿,我无计可施,心里的郁闷和怒火无处发泄,又想到了去找刘一鸣报仇。现在我已经没办法快速变强了,卧薪尝胆已经变成空话,只能凭着现有的能力跟他拼了。

    凭着感应我进了城,往刘一鸣所在的方位靠近.这时时间还早,正是城里最热闹的时候,到处都是人,而我又一身阴风煞气动静太大,不敢横冲直撞,在灯光不明显和人少的地方潜行。

    刘一鸣坐在一家咖啡屋里喝咖啡,里面人不多,灯光也暗,正合我意。我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人,顿时像是被闪电劈中,脑门被豁开,无数记忆有如九天银河之水贯顶而入,是她,是她……那是我刻骨铭心,想要用几生几世几千年去爱她的宋玉瓷!难怪我总觉得缺少了什么,遗忘了什么,我怎么会把她给忘了!

    我愣在那儿,因为重逢而惊喜,因为忘了她而内疚,因为人鬼殊途而悲痛,各种滋味像走马观灯一样在心里转。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忘了她,这段时间我被仇恨所支配,其他所有事情都淡忘了,天可怜见,让我再遇到了她,记起了她。

    宋玉瓷明显瘦了,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眉梢眼角之间带着淡淡的忧思。她原本就是比较多愁善感的人,现在更加显得孤单、脆弱、楚楚可怜,看着她我的心一阵阵刺痛。虽然我已经没有身体没有心脏了,心痛的感觉却更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