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借刀杀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8本章字数:3154字

    这段时间宋玉瓷晚上没有出门,白天也大多待在家里,我没有机会接近她。但是有一天傍晚她打扮了一番之后出门了,这时天已经擦黑,光线并不是很强,所以我跟着她出去了。

    宋玉瓷的车上也有道符,我不能进入车内,只好跟在车后。在街上穿梭了一会儿,来到郊区一座小山脚下,这儿有一片依山傍水古香古色的建筑,绿阴浓密,清静幽雅。

    宋玉瓷放慢了车速,左看右看,拐到了一条小路,小路边一栋仿古建筑前停了好几辆车,一个人站在那儿向她招手,赫然是刘一鸣!

    又是这个人渣!我非常恼火,不仅恨刘一鸣,也恨宋玉瓷不争气,她为什么还要赴刘一鸣的约会,而且还打扮得这么漂亮!就算我死了,这世上还有无数高富帅,为什么要跟这个人渣混在一起!她一定是变心了,我恨她,我不能原谅她!

    但我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玉瓷不会辜负我的,是受了刘一鸣的欺骗,我要揭穿他的阴谋!我强压住了怒火,我必须弄清楚玉瓷是不是真的变心了,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宋玉瓷泊好了车,刘一鸣很绅士地请她进去,我远远跟在后面没有惊动他们。

    这是一栋仿古的三层木建筑,飞檐斗拱,回廊曲折,园林式的大庭院布置精美,颇具匠心。院子和屋内有不少桌椅坐席,已经有些人入座,并有身穿唐装的女服务员端着菜肴往来。

    我明白了,这是一些腐败分子利用景区或名人旧居设立的私人会所,吃私房菜之类,比星级酒店更高档次,供应的大多是珍稀野生动物和极品食材,没有熟人介绍有钱也不让进。

    刘一鸣早已预订了位子,三楼临窗独间,两人入座一边喝茶水一边点菜。宋玉瓷只点了一道清炒素菜就放下菜单了,刘一鸣却点了七八道菜,内中有穿山甲肉、梅花鹿肉、大雁肉、金线莲之类的东西,果然不出我所料。

    服务员离开后,宋玉瓷低声说:“有些好像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让吃的吧?”

    刘一鸣笑道:“没关系,都是人工饲养的,他们有合法的手续。我也是朋友介绍的,第一次来尝尝鲜。”

    又是满嘴谎言,如果是饲养的可以正常供应的食材,何必跑到这儿来吃?

    宋玉瓷耸了耸肩,相信了他的谎话,刘一鸣道:“你气色好多了,这段时间没有遇到灵异的事吧?”

    “没有,自从上次去见过灵通道长后,就一切正常了,真的很灵。”

    “哈哈,那是当然,他可是有传承的真道士,没有传承的道士,念一样的咒语,画一样的符,效果也不理想甚至没有效果。”

    宋玉瓷有些好奇:“为什么没传承的道士就没效果呢?”

    “据灵通道长说,得到了师父传承,就等于获得了祖师和神人的认可,像获得了认证一样,施法时才能通达鬼神,有天兵神将听其号令,各路神仙都要卖他一个面子。没有传承的道士呢,就是个野路子,比如说一个真警察,代表的是国家执法机构,能调用警方的资源,各个部门都会配合他办案;要是协警或保安呢,能调用的资源就少了,会给他们面子的人也少了,办事能力就大幅下降;不是警察的人即使穿着警服,也不可能调用警方和各部门的资源,不把他当诈骗犯抓起来就算好了。”

    宋玉瓷作恍然大悟之状:“原来如此,有些道理。可是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刘一鸣道:“这个我也不能确定,毕竟我们看不到。而且我觉得这种东西,信仰的需求大过实际存在,什么神仙、佛祖、上帝,从来没见到他们做一件对国家和民族有益的事,对没有信仰的人来说他们存在不存在都无所谓,但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他们不存在就等于世界末日到了,数以万计的和尚、道士、神父都要失业了。”

    宋玉瓷掩嘴而笑,刘一鸣更加得意,谈古论今,引经据典说得天花乱坠。虽然我恨不得立即掐死他,但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博学,并有独到的见解,再加上长得人模人样,口袋里肮脏钱多,对女性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不一会儿酒菜陆续端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聊,刘一鸣或品评菜肴,或谈诗论画,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没有说任何暧昧的话,没做任何亲昵的举止,举止得体,言语有度。宋玉瓷对他颇为敬重和欣赏,但也止于一般朋友的交往应酬,谈不上私情。这让我很疑惑,他约宋玉瓷肯定有什么目的,不怀好意,那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强自忍耐着,等他露出马脚再动手,但刘一鸣始终没有做出出格的事。这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宋玉瓷说要走了,于是刘一鸣结账并送她出来。

    到了门外两人道别,各自走向自己的车,我更加疑惑,难道刘一鸣真的只是约她吃饭这么简单?不管是不是这样,我都无法忍受了,今天必须跟着刘一鸣,找机会让他出车祸,他不撞别人,我就让别人撞他!

    我的注意力在刘一鸣身上,就在宋玉瓷要拉开车门时,有一个人突然从黑暗中冲出来,扑向宋玉瓷,从后面一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往后拖去。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抓住宋玉瓷的人竟然是曾经跟刘一鸣一起害我的“八条”!

    果然刘一鸣是有阴谋的,把玉瓷骗到这僻静的地方来,就是要把她抓走!我怒不可遏,正要冲过去与八条拼了,刘一鸣已经先往那边跑去,大吼一声:“干什么,放开她!”

    咦,刘一鸣怎么会阻止八条?意外的变化让我摸不着头脑,愣住了。刘一鸣飞奔过去,重重一拳打在八条的头上,八条差点跌倒,放开了宋玉瓷,抽出一柄匕首指向刘一鸣:“妈了个逼,敢坏老子的好事,不要命了是不是?”

    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一出老掉牙的“英雄救美”剧本!宋玉瓷是刘一鸣约出来的,这里有不少人见过他们在一起,他不可能就这样抓走宋玉瓷,而他挺身而出勇斗歹徒,却能获得宋玉瓷的敬佩和感激,立即大幅拉近距离。他要是够狠,还会故意受点伤,让玉瓷心疼他并照顾他,那么机会就来了……这种情节虽然老掉牙,却百试不爽,名利双收。

    果然,刘一鸣摆了个架势,既英勇又潇洒,还有大无畏精神,义正词严厉声呵斥:“臭流氓,竟敢当街劫人,无法无天了,我是跆拳道黑带六段,我不怕你……玉瓷,快打电话报警!”

    “老子还金带十段呢,想死我就成全你!”八条为了演得真实一点,怒骂一声一刀刺向刘一鸣,刘一鸣轻松避开,抓住了他的手腕,两人扭打起来。这种扭打就完全没有技术可言了,完全是演戏。

    宋玉瓷没有掏手机报警,而是发出尖叫声:“救命啊,救命啊……”

    这是她聪明的地方,报警不知要过多久才会有警察赶来,屋里有保安、服务员和不少食客,如果他们听到呼救声跑出来,就有可能把歹徒吓跑。但这样一来就打乱了刘一鸣和八条的计划,要是一大堆人围过来,这个戏就不好演了。

    宋玉瓷叫了几声没人出来,怕刘一鸣吃亏,抡起手中的小包往八条头上砸去,只砸了一下皮带就断了。她四周一扫视,没有看到可以用来打人的东西,直接冲过去拉扯八条的手臂,用她粉嫩的拳头打八条。

    我以前跟她在一起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危险”的情况,所以连我都不知道娇滴滴的她是如此勇敢。但她的勇敢又给刘一鸣和八条造成困扰了,她就在眼前,不动真格就会露出破绽。八条比刘一鸣强壮得多,刘一鸣肯定要落下风才符合道理,于是刘一鸣托不住八条的手了,匕首指向刘一鸣的胸口越压越近,相当惊险。

    机会来了,现在只要我用力推一把八条,匕首就会真的刺进刘一鸣胸口,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八条身上杀气很重,但没有刘一鸣的红光那么可怕,也没有佩带护身符,以我现在的能力是可以推动他的。我开始冲刺,带着一股强烈的阴风,奋力撞向八条背部。

    八条往前一晃,惨叫一声。原来我撞过去时,刘一鸣“大发神威”已经把匕首扭转过来朝向八条的胸口,结果刺进了八条的胸口,刚好是在心脏部位。

    “你……你,你怎么玩真的?”八条惊怒交集,没想到刘一鸣会把匕首刺进他胸口。

    刘一鸣也慌了手脚,急忙松开了手。这时八条的思想是愤怒的、狂混的,很容易控制,我立即影响他的意识,把刘一鸣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拔出了胸口的匕首刺向刘一鸣。

    刘一鸣大吃一惊,本能地闪身并以右手去推匕首,右手掌当即被割破。匕首被他推得偏离了方向,刺进了他左肩头。

    我继续鼓动八条捅他,但八条的身体却使不上力了,刚才那一刀已经刺破了他心脏的大动脉,用力之下失血更快,短短时间就失去了体力,倒向地面。

    “玉瓷,是我啊,我是……”八条的嘴里发出我想说的话,但没有说完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发出的只是咕咕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