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新的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9本章字数:3301字

    老宋是个文人骚客,有收集和研究古董的爱好,宋玉瓷耳濡目染多少也懂一点,不过她只能从纹饰上判断出大约是汉代或更早的东西,无法确定具体年份和材质。其实年代和材质并不重要,反正又不是拿去拍卖估价,它的价值对于我来说是无法评估的,是真正的宝物。

    我躲在玄武墨玉牌里面感应不到外面的情况,玉瓷也感觉不到我的阴气,但是当她碰触到玉牌时,我就可以与她进行意念沟通了。她的想法、看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我都可以知道,这让我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这块玉牌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惊喜。

    从这一天晚上开始,玉瓷就把玄武墨玉牌带在身上,片刻不离,我们有说不完的话,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我们相爱相处的时光,有时甚至忘了我们已经人鬼殊途。

    可惜这种心满意足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很快我们俩都开始感觉遗憾和缺失。虽然我们能感知彼此的想法,连一些语言无法表达的念头也能让对方知道,但是我们无法碰触到对方。她光滑的肌肤,温暖的躯体,芬芳的气息我再也无法感受到,对于彼此深爱的人来说当然是莫大遗憾,我们需要彼此温暖的怀抱。

    人的贪心是没有止境的,之前我们无法沟通的时候,只要能与她说一句话我也会非常兴奋和惊喜;当灵通道长虎视眈眈,我不能与玉瓷在一起时,只要给我们几分钟时间相处,我也会视为天赐,珍惜每一秒钟。现在我们能时刻在一起了,却又无法满足于单纯的意识交流,我需要活人的身体!

    玉瓷在网络上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借体还魂的方法,她甚至在一些佛教、道教、鬼怪灵异论坛上发帖求助,也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确实可行的方法。真正有能力的修道之人,怎会在论坛上吹牛皮、抢沙发、灌水刷等级?即使有些高人紧跟时代脚步,出没于互联网中,也绝不会把真正的功法轻易告诉别人,越是有能力的人越谦虚和内敛。

    不过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终合各种渠道得来的资料,可以归结为一点,那就是必须我足够强大,才有可能“夺舍”或“借体还魂”。如果我实力不够,在没有高人帮助的情况下,即使知道了方法也没有用。

    高人是有的,我们就认识不止一个,但他们不杀我就好了,怎么可能助我借体还魂?所以只剩下唯一的途径,那就是我要变得强大!

    玄武墨玉牌虽然可以自动聚集能量,但是在正常环境中效率太低了,这种滋养是潜移默化的作用,不能让我的能力迅速提高。玉瓷找不到阴气特别重的地方放置玄武墨玉牌,也不愿离开它放到阴气重的地方,所以我不能指望用这个来速成。要想短时间内变强,我只能再去吓人、吸人精气,可是我还能再这样做么?

    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星期,这一天宋玉瓷与她母亲吵了一架。原因是她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走出大门,日夜颠倒,饮食没有规律,父母非常担心。玉瓷不能让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让我活过来之外,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了,被训了几句之后烦躁起来就顶嘴了。

    当玉瓷面对镜子时,我看到了她脸色非常苍白,精神萎靡,额头上有一条很明显的青筋,从两眼之间向上延伸到发际。以前是看不到这条青筋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毫无疑问是玄武墨玉牌长时间带在身上造成的影响。

    “你不能一直把这块东西带在身上。”我对她说。

    “为什么?”玉瓷有些意外。

    “因为我身上阴气重,这块玉牌也是属阴的,长期贴身带着阴气会侵入你的身体,损害你的健康。”

    玉瓷有些不以为然:“我没觉得有什么影响,没事。”

    “不,有事!你看你脸色多苍白,还有额头上露出了一条青筋……”

    玉瓷立即道:“那是因为最近没晒太阳变白了,变白了青筋就明显了,不奇怪。”

    她的想法我能知道,当然知道她是在狡辩,她就是不肯离开我。她这时心情不好,所以我也没跟她争执,说道:“那就听你妈的话,出去走走,晒晒太阳,我可不想你变成林黛玉。”

    “我不想出去,不想动……我还不如死了好,死了可以跟你在一起,没这么多烦恼。”

    我吓了一跳:“不,不,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你也知道我死后吃了多少苦头,做鬼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不是每个人死后都会留在人间,有的人连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你要是死了,说不定再也找不到我了。”

    玉瓷笑了起来:“别那么紧张,我就随口说一下。好吧,我听你的,带你去外面逛逛……唉,好吃的你吃不到,好玩的你不能玩,我一个人太没意思了。”

    “你觉得好吃,我也会感觉到,就跟我自己吃了一样。一个人吃两个人享受,还少付一份钱呢!”

    “呵呵……”

    玉瓷终于被我说动,开始梳妆打扮,我则开始思考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也许玄武墨玉牌会少量外泄阴气,长时间接触还是会对玉瓷产生影响,也许我们进行思想交流时,我的气息会影响到她的身体,长此以往必定会出问题。可能还有体质之外的影响,比如最近她不想出门,不喜欢强光,食欲不好,作息时间颠倒等。事实摆在眼前,只有修炼的人才能“养鬼”,玉瓷只是普通人,即使有了玄武墨玉牌还是不能长期与我相处。

    我无论如何不愿她的身体受到损害,但是要叫玉瓷跟我保持距离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失去过,所以才更加珍惜,片刻离开都怕会永远失去。

    人鬼相处,只怕没那么简单。

    宋玉瓷下了楼,正在犹豫着开车出去还是打的,现在停车有困难,远处有一个人走过来了。那人四五十岁,道士打扮,蓄着半尺来长的胡须,有一股超然脱俗之气,不是灵通道长还有谁?

    玉瓷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往相反方向走,灵通道长却快步追了上来:“宋玉瓷,等一下。”

    玉瓷紧张地问我:“怎么办?怎么办?”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逃避不是办法,我咬了咬牙:“不要怕,不要紧张,他未必能感应到我。”

    玉瓷只能停步转身,勉强露出笑容:“道长您好,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问你最近好不好。前几天打电话给你,你没接。”

    “我……我手机坏了,没,没收到。”玉瓷更加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灵通道长目光炯炯盯着她:“你气色不好,不舒服吗?”

    “对对,前几天感冒了,所以好几天没出门,现在才去修手机。”

    灵通道长还是紧盯着她,眼光扫过她的脖子和手腕,皱了一下眉头:“你不像是感冒。”

    玉瓷更加慌乱了,急中生智:“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不舒服……”

    灵通道长有些尴尬,不好再问了,眼光下垂:“要多注意身体,身体不好时更容易撞邪,记得带着我给你画的符和红绳结,尽量不要深夜外出。要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头,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

    “好好,知道了,多谢关心,我还有事赶时间先走了。”玉瓷心中慌乱,说完转身就走,她可以感觉到灵通道长在后面看着她,还好没有跟上来。

    进了车库上了车,看不到灵通道长了,玉瓷才松了一口气:“我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一定起疑了!”

    我说:“他没感应到我,只是看出来你身上阴气很重,怀疑你被鬼缠身了。”

    玉瓷有些懊恼:“真讨厌,为什么老是盯着我们呢!明明是刘一鸣做了坏事,他要是好人,就该大义灭亲去对付刘一鸣,他若不是好人,就不该管我们的闲事!”

    我敢肯定刘一鸣骗了灵通道长,说是无意或者不得已才害死了我,灵通道长也有一点私心,所以帮着他。玉瓷不能对灵通道长说出真话,否则就等于承认我在她身边,我是鬼,还是恶鬼,灵通道长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我与玉瓷在一起的。

    环境虽然变了,我的出路还是只有一条,那就是变得强大,等我足够强大后就不用怕任何道士、和尚了,可以夺占别人的身体再做活人。可是什么办法能让我快速强大呢,一个鬼真的有可能比那些修道之士更强大吗?况且还有高高在上的各路神仙,诸天神圣,他们是不可超越,不可侵犯的存在……

    我和玉瓷的思想都很混乱,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冷静下来。不管希望有多渺茫,不管我将面对多强大的存在,我都不能放弃,先从我现在能做到的开始努力。我要与玉瓷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她的身体受到伤害,同时使用一切手段提高自己的能力。

    灵通道长等人会持续关注这附近的,所以我不能在这里下手了,我要跑到比较远的地方去寻找目标。

    去哪里比较好呢?突然之间我像是听到了我妈在叫我,让我的心灵震颤起来。我“失踪”之后,他们非常焦虑、牵挂、伤心,而我一直被仇恨支配着,完全忘记了他们。后来我遇到玉瓷虽然清醒了一点,还是被仇恨和对玉瓷的爱占据,几乎就没有想起过父母。但是现在我记起他们了,从我呱呱坠地到我走上工作岗位,二十多年来他们对我无私的爱和付出,点点滴滴全部都出现在我眼前,包括婴儿时我无法记住的事。父母之恩比山高,比海深,一生难报,我怎能把他们忘了!

    我涌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我要回家看望父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