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道士的真本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9本章字数:3152字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对灵通道长说:“还有一个协调方案,你帮助我借尸还魂,让我再活过来,这样我可以跟宋玉瓷在一起,可以在父母面前尽孝,我就可以不再怨恨刘一鸣,当然也不会再去害别人了。”

    灵通道长愣了一下:“这个是不行的,生死之事不是由我决定。”

    我立即问:“为什么不行?不是经常听说某某人死后过一会儿又活过来,却变成了另一个人的记忆,这不就是借尸还魂吗?还有八仙中的铁拐李不也是借尸还魂吗?”

    灵通道长道:“世间确实有些借体还魂的现象,这是由于某个环节出了差错,比如鬼差拘错了魂;或者特殊的情况,经过审查此人积有大功德,阳寿未尽合该再享人间富贵,所以让其借尸还魂。至于铁拐李,他当时已经修成仙体,跳出了生死轮回,人间和地府都管不了他,可以由他夺舍再生。”

    我急忙问:“那么哪个神仙有权力让我借尸还魂?”

    灵通道长有些迟疑:“东岳大帝主人生死,统摄鬼魂,应该是他有这个权力吧?”

    “那你帮我求求他可以吗?”

    “这是不可能呢,鉴于你做下的坏事,不把你打入地狱就好了。我求了他,他立即就将你法办,那时你反要恨我骗了你。”

    我有些懊恼:“你们随便就可以杀了一个鬼,却不能救一个鬼,这说不过去啊,我看你是在找借口!”

    灵通道长也很郁闷:“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举个例子吧,恶鬼就像恐怖分子一样,所有在编的武装人员在他拒捕时都可以开枪击毙,不必向上面申请。借尸还魂这样的事,就像什么基因人、克隆人一样,即使有这个技术一般单位也是不能做的,法律不允许,人伦道德也不允许。”

    这话也有些道理,但我还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有的人死了留在人间,有的人死了突然消失,有的人死了有人来接引,那些鬼魂都到哪里去了?人的生死到底是东岳大帝决定的,还是阎王决定的?”

    “这个……你的问题还真多啊!”灵通道长也有些头大,想了想才说,“根据我的理解,东岳大帝决断阳间生灵的生死轮回,分清善恶功过送往不同的地方。一个人一生中无大恶大错,临死之时心怀善念,灵识便进入人道,转世投胎再世为人;一些修行的人和正直善良积有大功德之人,死后进入神道,在更胜人间的地方享福;杀生无数,多造恶业,穷凶极恶之人,则进入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受苦。十殿阎王就是地狱道中的管理者,乃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化身,要大慈悲渡尽一切恶鬼……我道教讲究的是修今世,目标是超脱生死,不入轮回,所以我对轮回之说并不是太在意,这五道中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总算是有一点头绪了,由此看来,我遇到的那个饿鬼,就有可能是从饿鬼道中逃出来的。

    灵通道长道:“还有些人遇到突发事件身死,未经有司裁决去向,心愿未了也不愿离开,所以滞留人间,你就是属于这一类情况。但你不可能一直留在人间的,迟早会有鬼差把你带走,你现在做的坏事越多,以后要受的处罚也就越多。不如听我良言相劝,放下仇恨和执念,我为你做七天七夜道场,超度你往生人道……”

    刘一鸣道:“表哥,你别发愣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灵通道长有些恼怒:“不行,你不承认不代表你没有做过,你必须留在这里忏悔七天七夜,我做道场超度他,同时也为你消罪。”

    刘一鸣急了:“我还要工作,哪有功夫陪你做这些?”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灵通道长怒喝一声,“你要是敢走,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再来找我!你能瞒得过人,能骗得过天神么?不趁这个机会消除你的罪恶,你必定没有好下场!”

    刘一鸣冷笑,还是想走,但被许静拉住了:“不管你有没有做过坏事,做些法事超度亡灵总是好事,还能消灾祈福,这对我们一家都有好处啊。”

    刘一鸣还是很不情愿,但脚步还是停下了:“真受不了你们,好吧,我先去外面透透气,打个电话协调一下工作方面的问题。”

    灵通道长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刘一鸣的态度留在这里,只会让我更反感,不可能放下仇恨。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根本不想接受他的超度,假如他也是像以前的和尚一样超度我,刘一鸣留在这里增加我的仇恨,就有助于我对抗他的超度。

    灵通道长又把我封印到玄武墨玉牌里面了,等到我再次被放出来时,法坛已经经过了一番布置,供桌上有许多供品,四周墙壁上挂了许多带有符文的布幔,以及旗、幡之类。除了灵通道长、刘一鸣、许静外,还有四个较年轻的道士,都穿着整齐华丽的法袍,手里拿着木鱼、铜钹、锣鼓之类,一边敲打一边念诵着经文。

    灵通道长盘腿坐在法坛前,双手结印于腹部,双眼微闭,神气合一。过了一会儿,我可以看到他丹田处出现一个鱼丸大小的火球,向左转了九圈,再向右转了九圈,上升到心脏部位。接着他两肾之间有一股水状能量向上涌,到在嘴内,似积蓄成一池水。水往下洒,火团往上升,火团猛地爆炸开形成大片火焰,他的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

    我吃了一惊,老道这是不想活了搞自焚么?不过看起来他的肉身并没有受到损伤,我看到的火只是灵力之火,并非真火。

    大火持续燃烧着,我看了一会儿看出点名堂来了,这火是在烧掉他身上的秽气、浊气,起到净化自身,集中元气的功率。大火烧了一会儿,火中有一团更亮的光芒升上他的头顶,从百会穴透出,隐约是个盘腿而坐的小人的模样,毫光四射,圣洁异常。

    莫非这是他的“元神”?可是看起来那小人又不像是灵通道长,感觉更像是某个神仙,可是神仙怎么会从他身体里面钻出来呢?我完全不懂,只好胡乱猜测。

    小人身上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把我照得全身通透,纤毫毕现,让我有一种无处躲藏,什么都被人看见的感觉,好像我做过的坏事全让人知道了。我开始感到羞愧和自责,以前做的许多事都是不应该的,正惶惶之间,突然发现自己腹部是被剖开的,全身都是鲜血和污秽,散发出恶臭,腹腔内一阵阵刺痛,我的两个肾不见了!

    天哪,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我?

    灵通道长站了起来,左手端起供桌上一个装着清水的小铜盆,右手掐着法诀念咒语。那个铜盆在我眼中变得越来越大,里面的水也越来越多,简直像是一个湖泊。那水清澈异常,闪烁着圣洁的光芒,散发出温热的气息和清香,毫无疑问只要跳进去洗一洗,我身上的所有污秽都会清除,所有伤痛立即会消失。

    我情不自禁跳了起去,果然是让我无比舒服的香汤,身上的污垢在消化,腹部的伤口在迅速愈合,甚至我的罪恶感也在被洗去。

    灵通道长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心中涌起莫名的感恩之情,但又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好像他一直是我的敌人不是我的朋友啊!我茫然四顾,看到了跪在蒲团上的刘一鸣和许静,看起来他们很遥远,但立即让我惊醒过来:灵通道长这就是在超度我!如果我把身上的一切污秽、伤痛和罪恶洗尽,他就要送我上路了!这不是对我好,这是在包庇刘一鸣,为刘一鸣开罪!

    不!我不能放过刘一鸣,不能离开玉瓷和父母!强烈的仇恨和不舍让我产生了无比坚决的意志,抵抗那诱人之极的圣水,使出全力往上冲,跳到了空中。

    灵通道长有些惊诧,头顶神光小人产生压力把我往下压,但他强迫我,却让我产生了更强烈的抵抗意识。突然之间圣水消失了,还是一个装着清水的小铜盆。

    灵通道长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以意念对我说:“我不惜耗费自身修为,为你完形沐浴,荡秽净质,消除罪恶,为什么你不肯接受?”

    我愤然道:“我不要你的调解,也不要你超度,我只想按我自己的方式去做!”

    灵通道长长叹一声,放下了铜盆,坐回原来的地方,又开始搬运体内真气,冥思存想。他头顶的神光小人开始变高变大,浮于法坛上空,左手持盂,右手持青枝,沾了盂内之水往下洒。那些晶莹闪亮的水珠落在供桌的供品上,各种菜肴果品立即开始闪光,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就像是顶级名厨刚刚做出来的佳肴,色香味俱全……实际上世间根本没有哪个厨师能做出如此美味,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我感到了无比饥饿和干渴,从我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以前不觉得饿是因为思想被仇恨和执念掩盖了,并不是真的不饿不渴。这段时间以来,我每一天的饥饿和干渴、对食物的想念渴望全部都积累在一起,直到现在才爆发出来,面对这样无法形容的美食,其诱惑力有多大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