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致命的打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9本章字数:3129字

    我极力抵抗着诱惑,心里不停地想着那次遇到的恶鬼,把东西吃进去又吐出来,再吃进去再吐出来的恶心场面,幻想着眼前的美食都是那恶鬼吐出来的东西。这办法还真有一点效果,让我对那些美食的渴望程度降低了一些,能克制着不冲过去。

    灵通道长见我不吃有些焦急,但他不能强迫我,就像刚才的“完形沐浴”一样,他动了强迫之念就会失去慈悲之心,法术的效果就没了。不论是佛教的超度,还是道教的超度,都是一种感化,那么只要我的意志足够坚定,他就奈何不了我。

    灵通道长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对我说:“抵抗是没有用的,我为你洗去伤痛和罪恶,饱食之后再上路,一身轻松才不会坠入恶道,这才是真正的解脱。你执意不肯接受,只是自讨苦吃,到时坠入饿鬼道、地狱道,就不要怨我了。”

    “我不走,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狞笑,“以前也有和尚想超度我,我不还在这儿?只要我不肯走,你就没办法!”

    灵通道长叹息:“你错了,和尚度不了你,我能度得了你,即使度不了你,我也能强行把你送走,像你这样冥顽不灵的怨鬼绝对不能留在人间!”

    “那你就试试吧!”我邪恶凶狠的一面爆发出来了,什么都不怕。

    灵通道长道:“和尚度不了你,那是因为他们只能以慈悲和愿力发动佛光为你指引方向,无法调派神佛强迫处罚你,所以你可以抗拒。而我道教有无数鬼神听令调遣,马赵温关四大元帅,三十六天将,四值功曹,六丁六甲,各代天师、祖师、真人,各州各府大小判官鬼差,以及门神、灶君、山神、土地等等,有完整的机构和严格的制度,能查清你的是非功过。你不肯认罪悔过,照样能将你抓捕收监,审判处罚,你越抵抗,只会受到越重的处罚。”

    我有些吃惊,如果真是这样,他把我强行送走,我就完蛋了。仔细回忆我做人和做鬼的经历,好像佛教的佛陀、菩萨、罗汉之类,都是以慈悲之心救人、感化人,虽然能力很强却不会抓人进行三堂会审。刚才灵通道长说的那些鬼、神,在各种神话故事中确实是监察善恶、断人生死、违法必究的,我自己也亲眼见过鬼差和神将。如果说佛教神仙相当于慈善机构的话,那么道教神仙就相当于公检法,是有实权的执法者,不听话的鬼可以直接抓走!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我还是很强硬:“你想要超度我,并不是真的同情我帮助我,而是想要为刘一鸣脱罪。你要是把我强行送走,就是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你们的神仙绝对不会放过你!”

    “胡说!”灵通道长非常生气,头顶的神光消失了,体内的气息全部回到丹田处。那些供品虽然还是我可以吃的美食,但诱惑力远没有之前那么强了。

    “我再给你一点时间考虑!”灵通道长强压怒气,“我意已决,不容你留在人间,你只能选择是接受超度解脱,还是押送审判,没有别的可能!”

    我破口大骂:“你这个老杂毛,臭牛鼻子,假仁假义,假公济私,要被天打雷劈!你可以欺负我,但你会有报应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被别人欺负,求生不得求死不得,让你选择是吃屎还是吃尿……”

    灵通道长掐了个法诀往下一压,把我按入玄武墨玉牌内,再用符箓和木印镇住,我又感应不到外面的情况了。

    看来这回我是在劫难逃了,自始至终灵通道长都没有过让我留在人间“改邪归正”的想法,没有立即把我强制送走只是因为他心中有愧想要超度我。我越是想要留在人间,他就越觉得我不可救药,更加坚决要把我强制送走。如果我真的只有这两个选择,当然要选择被超度,可是我不甘心,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了吗?

    我没有逃走的可能,强大如老狐狸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一点点反抗的可能性都没有。那么我只能等别人来救,玉瓷如果知道我在这里,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我,怕只怕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哪里,灵通道长不会让她知道的。

    除了玉瓷外,我只有杜平一个鬼朋友,杜平能力低微,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自保都有问题,怎么可能来救我?不能指望他。

    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玉瓷身上,她现在有了不稳定的“特异功能”,也许能突然爆发一下,知道了我在这里并来救我。只要她能找到这儿,冲进来揭掉道符一秒钟,我就能逃走——我也知道这个可能性非常低,只是绝望中的人需要一点希望来支持下去。

    玉瓷,玉瓷,快来救我啊,我在这里……我在心里呼唤着,期待着奇迹出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道符被揭开了,我立即冲出玄武墨玉牌,可惜站在我面前的不是玉瓷,还是灵通道长,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灵通道长问:“你考虑清楚了没有?”

    我说:“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不找刘一鸣报仇,不骚扰任何人,不做任何坏事,我只想跟玉瓷在一起!”

    灵通道长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你是鬼,她是人,你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她的身体已经受到了影响,再继续下去就会害了她。”

    “不,我不会害她的,只要你让我继续接受人间香火,我的本质就会发生变化,以后就不会对她造成影响了。”

    “错了,你越强大,对她的影响就厉害!人体的阴气和阳气是平衡的,打破平衡就会百病缠身,别说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她是一个修道者也无法调节这种平衡,所以许多养鬼的邪道之人到了后来都没有好下场。身体的影响还只是表面的,人鬼长期相处,戾气、煞气侵入她体内,会让她心性大变,甚至你造的恶业都会转移到她身上,她就是死了还要为你受罪。”

    我知道老道说的是真话,但我不愿相信,大叫道:“我不信,你危言耸听,无非是想叫我放弃,这样刘一鸣的罪恶和你的过错就没有人追究了。”

    灵通道长冷笑:“你没有发现她脸色苍白青筋外露么?我敢断定她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比如手脚冰冷,食欲不振,小腹疼痛或月事紊乱之类。你能给别人治病,难道还会看不出来她的身体已经出现问题?”

    我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灵通道长说的是对的,玉瓷身上确实出现了这些问题。我也知道是我引起的,但玉瓷不相信,她说大姨妈偶然不正常、小腹疼痛比感冒还正常,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因为问题还不严重,我也舍不得离开她,所以没有往深处去想,但长此以往,问题肯定会越来越严重。

    灵通道长道:“世间有些修鬼道之人,养鬼并借鬼的能力来实现某种目的,比正道修持还快,但本身必定百病缠身受巨大的痛苦,到后来大多被反噬,几乎没有一个能善终。你要是真为她好,就离开她,你该放手了!”

    我说不出话来,这一次受到的打击比任何一次都重,如果我跟玉瓷在一起只会害了她,我怎能再跟她在一起?如果不能跟她在一起,我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做鬼是不能跟她在一起的,借尸还魂也不可能了,我还有什么希望可以坚持?

    我的思想一团混乱,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冷静下来,对灵通道长说:“你把宋玉瓷找来,我要最后见她一面,跟她告别。”

    “不行,你不是真的想跟她告别,而是想要让她帮你逃走,你这点鬼心眼怎能瞒得过我?”

    我暴怒了:“你这个死牛鼻子,连最基本的要求都不肯,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啊?你TMD肯定一辈子从来没有爱过人,也没有被人爱过,不知道爱和被爱的滋味!你这辈子是白活了,就算将来修成了神仙也是个可怜虫,孤家寡人,断子绝孙,比最可怜的饿鬼还可怜……”

    “最后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灵通道长居然不生气,很坚决地说,然后又把我压进玄武墨玉牌里面了。

    我暴跳如雷,在玄武墨玉牌内狂奔乱跳,无以发泄,把满地的金银乱丢。现在被困在这里,这些钱当然也就没有用了。

    我彻底绝望了,不仅仅是无法逃走和无力反抗的绝望,还有我的信念被无情地摧毁了。我不可能报仇了,也不可能再跟玉瓷在一起了,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一直以来我不怕困难,不怕危险,总以为坚持和努力能改变一切,可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哀莫过于心死,我不想活了,可是我又不甘心,内心的绝望和愤怒就像狂风巨浪把我撕成了无数碎片。我的灵体是以我的意念结成的,我感觉自己碎了,灵体也就跟着碎了,但玄武墨玉牌内的空间就像一个漩涡,灵力缓缓往中间旋转,有一定的凝聚力。所以我的灵体虽然碎了,能量并没有往外散逸,处于一种似散非散,似聚非聚的状态,似乎我就是这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