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重铸灵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9本章字数:3086字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冷静下来,感觉自己在被这个特殊的空间净化和融合。

    我以前吸收的能量很杂,停尸房的阴气、活人的精气、鬼屋中的煞气、村民们的信仰转化成的灵气等等。这些能量组成了我的灵体,看似是一个整体,实际上没有真正融合在一起。现在我的灵体散开了,在这个空间内无法散逸出去,这个空间又具有一种特别的能力,可以把吸进来的能量进行过滤、提纯,转化成纯粹的一种能量。这就好比把五谷杂粮放到机器里面进行粉碎、溶化、搅拌、过滤……

    这个好像有些不妙啊,我会不会变成一锅米糊?反正我也没有活路,没有希望了,死活都一样,管它变成什么。

    我心中一片虚空,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管,半死不活,似醒非醒,任由自己的意识和能量在玄武墨玉牌内慢慢旋转着。恍惚之间,这个空间像是有无限大,好像是整个宇宙在旋转,我就是这个空间,就是整个宇宙……

    可能过了很久,也可能只是一会儿,我开始清醒过来:糟糕,我变成了一团气体,没有人形的身体了。这个念头一闪现,玄武墨玉牌内的能量立即往中间收缩,结成了人形的身体,我又能感觉到自己有手有脚,有头有脸了。

    低头一看,我的妈呀,我怎么没穿衣服?我的衣服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有些复杂,每个鬼最初的灵体都是无意识状态下本能结成的,可能是临死时的印象最深,绝大部分鬼的意识体和灵体都是穿着临死时的衣服。当然这并不是真的布料做成的衣服,只是一种形象感应,衣服与人是一个整体,并没有衣服存在。如今我的灵体被完全粉碎、融合搅拌、过滤提纯,再有意识地结成,就是一个重新塑造的新灵体,是一个完整的身体,不外带衣服。

    我想要变出一件衣服来遮遮羞,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身上还是光溜溜的。身体变化形状是一回事,变出一件衣服来又是另一回事,我不能无中生有。这可麻烦了,难道以后我只能裸奔?

    上下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很好,跟我生前一模一样,不用照镜子我也能肯定脸也是一样的。这个身体比以前的灵体要结实得多,也清晰得多,如果说以前是水中倒影、顽童捏的泥人,那么现在就是数码相机拍的照片、展览馆里的仿真蜡像,有了质的飞跃。之前经过灵通道长的“沐浴”,洗掉了我一部分阴邪之气,然后又经过玄武墨玉牌净化提纯,现在我的灵体看起来阴煞之气并不重,但也没有神圣光芒,鬼不鬼神不神,我不知该算什么了。

    这个意外的变化让已经绝望的我又兴起了一点希望,我想死了却没有死成,反而有了新的收获,这是否意味着我命不该绝,会出现奇迹和转机?世事无绝对,许多变化并没有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再说灵通道长所说的话,有可能是在骗我,或者局限于他的知识和见闻并不正确。他说我不能跟玉瓷在一起,那只是他的看法,他相信的只限于道教的神仙,道教没这个能力还有佛教,佛教不行还有基督教、伊斯兰教等等。正道的方法不行还有邪道的方法,我要是完全相信他,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了!

    我必须逃走!我下定了决心,完全振作起来,开始研究怎么逃离这儿。玄武墨玉牌是放在供桌上,道符压在玉牌上面,道符与玉牌之间有一点间隙,但是道符发出的灵力就像是一座山压在上面,我不可能钻出去,之前我就试过很多次了。

    如果我完全散开呢?我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灵体完全打散的状况。以前我的灵体就是可以变形的,拉伸、压缩、扭曲、变大变小,但从来不敢让灵体完全散开,因为彻底散开了就无法再聚拢,一阵风就会把我的能量吹得无影无踪。但是刚才的经历证明在一定的约束力之下,灵体是可以保持散开状态的,只要我能模拟玄武墨玉牌内的环境,就可以让灵体散开了不会逸走。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一句似诗非诗的话:聚则成形散成气。这个意思可能是我某一次与灵通道长思想交流时无意中得到的,之前从来没有在意,这时如雷贯耳,给了我极大的灵感:现在我的灵体是一种单纯的能量,与我的意识是紧密关联的,那么只要我保持着意识不灭,能量就是扩散到了很远的地方应该也能够收回来。我需要掌握的,只是像刚才那种似有似无,似散非散的状态。若是我变成了完全没有形状的气体,那么本来可以关着我的地方也未必能再关着我了!

    我立即开始练习,玄武墨玉牌内的空间有一种旋转的向心力,我不用担心能量会散逸到外面,可以放心测试训练。因为已经有过了一次经历,有些经验可以借鉴,试了一会儿,我就利用意念之力让灵体散开了。这种分散不是能量分割成块状或者颗粒状散开,而是均匀分布到了整个空间连我自己都看不到。当我心念一动,想要再聚成人形时,分散的能量立即聚集起来结成灵体。

    连试了几次都可以聚散由心,估计到了外面也没有问题,我信心大增,透出玄武墨玉牌之外,往外渗透。

    道符发出的灵力场是没有任何间隙的,我还是出不去,但是我感觉自己与下面的供桌融为一体,可以感知的范围在扩大,我感应到附近的情况了!压制我的不止是压在玄武墨玉牌上面的道符和木印,还有周围四面令旗形成第二道压制,再往外挂在墙壁上有符文的黄布幔形成了第三层压制……死牛鼻子,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

    压在玄武墨玉符上的道符灵力是单向的,我的灵体分散后可以透过木桌逃走,现在透不出去主要是四面旗子的压制。如果能弄掉一面旗子,我就可以逃出第一层和第二层压制,第三层压制因为范围大,容易出现间隙,还是有机会的。

    怎么才能弄掉一面旗子呢?

    我凝神感应四周,发现法坛前只有许静一个人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似乎在祷告什么。于由我受到符文和令旗的影响,无法清晰感应到她的想法,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奇怪,其他人哪儿去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只要许静拿掉一面旗子,我立即可以逃出去,但她是刘一鸣的老婆,又怎么会放我逃走?

    我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这是我唯一能指望的了,所以还是尽可能试着以我的意念去影响她:把桌子上的旗子拿掉一个,把桌子上的旗子拿掉一个……

    许静突然睁开了眼睛,东张西望,有些紧张和害怕。来回看了两圈,附近都没有人,她更加害怕了,站起来慌慌张张出去了。

    我真想要吐血了,她感应到了我的意思,但没有照做。唉,我怎么能指望她呢!

    还有什么办法能移开令旗呢?我强压烦躁和郁闷,极力使自己冷静思考。过了一会儿,我还没想出办法来,外面有一个人进来了,还是许静。

    许静低着头,牙齿咬着下唇,快步直奔供桌前,抓住一面令旗拔了起来……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感应能力了,她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帮我?她此刻是完全清醒的,没有受到我的影响,有自主判断能力,那么也就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她为什么放我走?

    这不是幻觉,旗子一被许静拔起,灵力场就出现了缺口,我毫不犹豫立即冲了出去。挣脱了封印,我的感知能力大幅提升,立即问许静:“你为什么要放我?”

    许静一惊,急忙扫视前后左右,当然看不到我。她的心很乱,低声道:“他们都在吃宵夜,你快逃,只求你不要害我和我孩子……”

    我并不恨她和她儿子,况且我还欠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立即回答:“我保证不会骚扰你和你儿子……你就因为这个放我?”

    问完之后我发现自己很愚蠢,她要是不放我,很快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根本害不了她和她儿子,她何必多此一举?

    许静更加心慌意乱,连脸都红了。她没说话,但我感知了一些她的想法。

    刘一鸣不耐烦一直待在这儿“忏悔”,今天中午已经走了,许静曾经劝他真心悔悟,以后不要再做坏事,结果却被刘一鸣大骂一顿,两人吵了一架。许静很同情我的遭遇,并从灵通道长那儿知道我情愿承受任何痛苦也不肯离开宋玉瓷,这让她很感动。另外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比如以前我曾经多次在她梦里与她欢好过……

    此时门是开着的,我可以直接冲出去,但就在这时我感应到了外面有妖邪的气息波动,迷雾说来就来,笼罩了一大片区域。紧接着有一个地方冒起了火焰,妖风呼啸,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片刻之间烈火就蹿起好几米高,妖风挟着浓烟和烈火有如风暴般乱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