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准备潜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6:59本章字数:3225字

    刘一鸣问许静:“我表哥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许静迟疑了一下,“他的手机可能没带在身上,我就在他旁边,没听到他的手机响。”

    刘一鸣道:“把你的手机给他,我有话对他说。”

    许静应了一声,很快手机里面传来灵通道长的声音:“什么事?”

    刘一鸣喉结鼓动了几下,有些艰难地说:“他来了,他又来了,差点把我害死!”

    灵通道长有些不耐烦:“你在说什么?”

    “表哥,你不是说把那个恶鬼镇压住了吗?可是他又在我这边出现了,刚才我在桑拿房里……”刘一鸣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很肯定地说,“一定是他,这不是意外,我敢说他现在还在我旁边!”

    灵通道长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不可能,我亲手把他打散了,你不要疑神疑鬼!”

    “不,不,真的是他,绝对是他,刚才我好像看到他了……反正就是他!”

    灵通道长“哼”了一声:“或许是另一个鬼也说不定,谁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反正我说的话你也不听,以后有事不要再找我了。还有,你的老宅刚才着火烧掉了,明天你过来善后一下吧。”

    刘一鸣皱了皱眉头,有些夸张地说:“表哥你是道士,心怀慈悲,以济世救人为己任,遇到陌生人有困难都要出手相救,怎能连自己的表弟都不管?再说做人要言而有信,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已经答应了会为我解决这件事,就要有始有终。”

    灵通道长又哼了一声:“不是我不帮你,我已经尽力了,是你不肯配合。”

    刘一鸣道:“我再不肖也是你表弟对不对?你说过的话总要兑现是不是?我可捐了不少香火钱,连老宅都让给你做道场了,不论怎么说我总是有些贡献的,看在各位神仙的面子上,你也该帮帮我吧?”

    灵通道长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利益在作怪!虽然灵通道长自己不一定贪钱,但却要为神仙拉香火、搞排场,这就要用钱,要为有钱人服务。之前我虽然恨灵通道长,对他多少还有一点敬意,现在荡然无存了。不管他是人是道士还是神仙,只要手一碰到钱就脏了,同样是拿了人家的钱给人家方便,他跟那些贪污受贿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灵通道长顿了顿,说道:“以后你不要再找我了,但是那个恶鬼我必定会查清情况,彻底解决!”说完便掐断了通话。

    我暗叫糟糕,灵通道长被烧了道场,又受到刘一鸣挤兑,这回动了真怒,不会再放过我了,只怕很快就会再施法调遗神将鬼差来抓我,甚至当场格杀。还有之前那个漂亮狐妖看到了我,老狐狸知道我没有死,定下神来之后也会追杀我。

    正道的力量虽然强大,还有些规矩和戒条约束他们,有时可以钻空子。妖邪之类胆大妄为,不择手段,连灵通道长的道场都敢烧,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所以他们比道士更可怕,一旦开始追杀我,我就再也没地方逃了。

    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在灵通道长和老狐狸还没有开始行动之前,找到躲藏的地方或对抗的办法。可是人、神、妖一起追杀我,我还能往哪儿躲,还有什么办法对抗?世界之大,已经没有我立锥之地,除非我跑到另一个世界去……

    另一个世界?我猛地想起了一个名字:百渡!根据被我杀死的那个饿鬼的记忆,百渡集团无所不能,能解决任何问题,能把人(鬼)送到任何地方,那么我去求助于他们,他们或许能庇护我,或者把我送到连神仙也找不到的地方避一避。

    这个想法有些荒唐,有什么地方是连神仙也找不到的?但饿鬼关于百渡的记忆非常肯定,没什么他们办不到的事,神仙好像也有触及不到或者不愿触及的地方,也许百渡集团真的有办法。

    我不知道去哪里去找百渡集团的人,但他们消息非常灵通,只要引起他们注意,让他们知道我在找他们,他们愿意帮我的话就会出现。这一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能不能回来都难说,所以我要先去跟玉瓷说一下。

    事不宜迟,我离开了刘一鸣直奔宋玉瓷家,结果她没有在家里。难道她还在我家?我心急如焚,凭着感应一路狂奔往我家方向去。还好在天亮之前到了我家,果然玉瓷还在这儿,正在床上睡觉。

    我侵入她的意识,出现在她梦中,她看到我惊喜交集,扑进了我怀里抱着我再也不肯放开。我被灵通道长带走后,她一直在找我,直到今天才又回到我家,她觉得我会回来的,果然我回来了。她泪流满面呜咽道:“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我这是在做梦吗?”

    我也很心酸,但不得不硬起心肠:“你是在做梦,但我也是真的来到你身边了。我已经从灵通道长手里逃了出来,差一点点就杀了刘一鸣。现在灵通道长动了真怒,很快就会开始追杀我,老狐狸已经知道是我利用灵通道长杀了它孙子拿走玄武墨玉牌,也会开始追杀我。所以我要找一个地方避一避,要离开你一段时间。”

    玉瓷急忙抬头问:“你要躲到哪里去?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吗?”

    “不能。我现在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不过有一个势力可能能帮得上帮,但肯定是要用钱,你明天就去多买些纸钱烧了给我。对了,还要拿一件我以前穿的衣服,或者纸糊的衣服烧给我,我没衣服穿。”

    玉瓷答应了,但舍不得让我走,我对她说:“现在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因为我长期在你身边会损害你的身体,甚至影响你的命运。我相信一定有解决的办法,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短暂的离别是为了以后长久相聚,所以你不要难过。做完了事情,尽快回到你父母身边去,在家里你会比这儿更安全……”

    我还想再说,突然一声很响亮的公鸡打鸣声吓了我一跳,我与玉瓷断了感应,玉瓷也猛地惊醒了。

    玉瓷泪如泉涌,以强烈的意念问:亲爱的,是你在这儿吗?

    再与她交流,又会影响她的身体,她一定恋恋不舍,更加难过,所以我没有再与她交流,只是在室内卷起了一阵阴风代表我的存在。

    玉瓷很伤感:“真没想到会这么多波折,我们相亲相爱不能长相厮守,你死了连魂魄都不能在我身边,我们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我很想说话,但强行忍住了。玉瓷想了想,抹了一把眼泪,变得坚定了:“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要留在这里,尽我的能力帮助别人。我还要开始吃斋念佛,供奉神仙,祈祷你平安无事,求他们保佑我们能早日团聚永不分离,我相信神仙一定会被我感动的!”

    我很想说诸天神佛都靠不住,他们一向只享香火不作为,真要显灵了也是跟我过不去,怎会给我好处?但我说不出口,这是她的愿望和心意,她需要精神寄托,我不能打破她的幻想。刘一鸣已经失败了一次,也知道了玉瓷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有罪,应该不会再派人来杀她,让她住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有大问题。

    我不敢再在她身边待下去,躲到外面角落里哭去了,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谁说鬼就不会哭?只是没到伤心的时候!

    天已经大亮了,玉瓷梳洗一翻就开始做准备。她不敢说是烧纸钱给我,只说是烧给神仙,我爸妈当然是支持的,一大早就忙碌起来,该买的买,该做的做。

    玉瓷自作主张,供了许多瓜果菜肴给我吃,但这些没有经过施法的供品不是一般鬼魂能直接食用的,我根本吃不了。大约上午九点左右,他们供完了,开始烧纸钱,有印刷精美的冥币,有贴了金泊的纸钱,有打印了铜钱纹的粗纸,有做成金元宝状的纸元宝……不仅样式多,数量也多。

    我站在一边等着收钱,结果看着一张张、一捆捆纸钱在火焰中焚化,却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出现。这怎么可能呢,我无数次看到别人烧纸钱给我,火一点起来,灵体的金锭、银锭和铜钱就出现了。以前我吓人的时候,别人烧纸钱给我是这样,后来我冒充赵王爷别人烧纸钱给我也是这样,为什么现在玉瓷和我爸妈烧了那么多纸钱,连个铜板都没有?这真是屋漏偏遇连夜雨,要花钱的时候拿不到钱了。

    想了一会儿,我猜我所看到的金、银和铜钱也是祈诚之心和信念转化成的,而不是直接由纸钱转化成的,纸钱只是起媒介作用。全国各地所用的纸钱种类之繁多无法统计,为什么烧出来都是一样的金银和铜钱?这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父母根本不知道这些纸钱是烧给我的,哪来的祈诚、恭敬和信仰?玉瓷与我知根知底,这回只是照我的话去做,当然也没有恭敬和信仰,所以纸钱烧了只变成灰,没有变成我能用的钱!

    再叫他们去买纸钱烧也未必有效果,反而浪费人民币,他们手头可不宽裕。这段时间应该也有人到小庙里供奉,不出意外的话会留下一些钱,我先去拿着凑合用一下再说。

    玉瓷烧完纸钱开始烧纸衣,火一点着,旁边就出现了几套衣服,但做工粗劣,样式难看,与纸衣的样子差不多,能好看到哪里去?唉,难看就难看,至少可以遮体,就委屈我的帅哥形像将就着穿一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