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陷入重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0本章字数:3077字

    啸声尖锐而悠长,充满了悲愤,可能是某个来接应的狐妖发现三个同伴死了发出大叫。这啸声是人耳也能听到的音波,这就说明它是一只能化形的狐妖,说不定就是以前我见过的老狐狸,非同小可。

    车追命就像没有听到后面的啸声,贴着地面飞快地往前飘,我和杜平、向小强不敢废话,只管跟着他跑。

    跑了一会儿,后面没有再传来声音,我以为已经成功逃离了,不料突然啸声又起:“嗷……”

    啸声刚落,另一个方向又有啸声响起。“呜……”

    这一声长啸与前一声不同,听起来更像是狼啸。狼啸声未停,又有好几声狼啸响起,位置并不相同,此起彼伏,相互响应。

    我心里暗惊,南方地区现在狼基本绝种了,怎会有这么多狼?如此嚣张的应该是狼妖,可是狐妖怎会召唤狼妖来围攻我们?

    对了,根据冯起站的介绍,青丘门弟子曾经操控契丹人与中原为敌很长一段时间,契丹人崇拜狼,那么肯定有些狼妖与狐妖是同盟关系。

    车追命还是一声不吭往前跑,速度越来越快,不时改变方向,有时甚至冲进市镇之内,穿城而过。这样跑了至少有一两百公里,后面的声音听不到了,他才稍放慢了速度,观察地形似乎在寻找躲藏的地方。

    我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想起那柄“剑”还抓在我手里,于是试着吸入体内。它似乎在抗拒我,不肯进入,但这种抵抗并不强烈,在我增强意念后它就顺着我的手臂进去了。这时它不再是剑的形状,甚至没有形状,只是一种金属性的能量分散到了我全身,接着渐渐聚集,主要集中于我的肺部区域。它并没有与我的灵体完全融合,仅是存在于我体内,似乎还有点想往外逃,就像胸口憋了一股气。

    我再试着把它转移到手上,以意念控制它的形状,它渐渐显现我所想要的样子,但没有我想像中那么漂亮,暗淡无光,也没有车追命刚交到我手上时很锋利的感觉。

    为什么变钝了呢?也许是我还没有熟悉它的特点,不能很好地控制,所以不能尽如人意。用久了之后,原主人残留的特征消失,与我心意相通,应该就能更好地控制了。

    这时车追命找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山洞钻了进去,示意我们先到里面,他留在最后,背对着我们手上做了些动作,聚集灵力按到了山洞的不同地方。我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意思,但他布置了几个灵力点之后,我就感应不到山洞外面的情况了,显然他布置了一层隔绝效果的屏障。

    山洞并不深,大约十几米就到尽头了,不过中部还算宽大,足够让我们容身。安静下来之后,我以为车追命会说些什么,毕竟我们闯了大祸,让他处于很危险和为难的处境。但他只是静静地站着,什么都没说。

    “好险!”杜平做出抹冷汗的动作,完全是生前的习性。

    向小强凑到车追命面前:“哥们,你太牛了,刷刷刷几下就把三个狐妖干掉,简直是我的偶像啊!偶像,能指点几招吗?”

    车追命没理他,杜平道:“确实厉害,其实我觉得我们不要逃啊,再来几个你也能轻松摆平,把他们全干掉不是更爽吗?”

    车追命还是一声不吭,向小强有些郁闷:“做人莫装逼,装逼挨雷劈,做鬼也一样。”

    杜平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当流氓那些年,兄弟成群,也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主要是做了鬼还不太习惯。”

    “……”

    杜平和向小强早就看不惯车追命了,冷嘲热讽了几句,车追命还是无动于衷。两人觉得没趣,围到我身边来,叫我拿出刚才的剑来看看,他们以前都没见过这东西,很好奇。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新奇,于是放出气剑来看,但现在的样子毫不起眼,真没什么好看的。

    “不对啊,不是这个样子的。”向小强猛抓头皮,“之前很利很亮,现在简直就是生锈的铁条。”

    我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杜平道:“有的剑看起来不利,实际上削铁如泥,试一试就知道了。”

    我也早想试一试威力了,于是用力一剑向石壁砍去……石壁没有一点动静,剑身反而破碎了,我受到了不是很明显的反震力。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砍不动石壁也在意料之中,但一点动静都没有,却太让我们失望了,这把剑毫无威力可言。

    我不信这个邪,再以意念聚成剑形,一剑砍向石壁,结果还是像上次一样,剑过不留痕,剑体散乱了。

    “意志。”车追命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意志?”

    向小强和杜平莫名其妙,我却被点醒了。这把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剑,只是一股能量,一团气体,它本身是没有形状和锐利可言的,在我的意念约束之下才变成剑的形状。那么它的锋利与坚固程度,应该与我的意志有关,它借助我的意志变得无坚不摧,我的意志仗着它变得锐不可当。它既是剑,也是我的意志,同时还是我的能量,就像我刚学习移动实物的时候一样,要“用意不用力”。

    我再次凝聚气剑,这一次我抱着强大的信心,灌注我的坚定、勇气和专注。手中的剑形状开始变得稳定、坚固和清晰,光芒隐现,锋利的感觉出现了!

    我信心大增,再一剑向石壁砍去,坚定地相信自己能把石壁劈开。

    剑光斩入石壁之中,没有破碎,我也有劈开了石壁的感觉。剑光划过石壁之后,剑身还是完整稳定的,但明显变暗了,这是因为我的精神和意志已经变弱。

    我们三人急忙凑近石壁仔细观察,石壁上面并没有裂缝,也没有留下剑痕,但刚才剑光划过的地方,岩石的细微组织已经受到了影响,有了隐性的破坏,如果石壁受到巨大的物理撞击,必定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平整的裂缝。

    杜平和向小强有些失望,他们想要的是摧枯拉朽的效果,这种无声无息的轻微损坏实在不过瘾。但我已经很满意了,砍石壁有这样的效果,砍灵体肯定更明显,只要我努力练习,一定会越来越强。

    “以现在的威力,砍活人会怎么样?”我问车追命,此时我心里有强烈的冲动想要去砍刘一鸣。

    车追命道:“轻者疼痛,重者瘫痪,甚至致命。”

    这么说我现在能杀死刘一鸣了?就算杀不了,多砍几剑至少也能让他生活不能自理。我差点忘了所处的环境,想要立即去找刘一鸣砍几剑,这时车追命拿出了玄武墨玉牌:“里面的钱不够,把这块玉变卖了还差不多。”

    我真心舍不得,它不仅给我带来了许多好处,还是我与宋玉瓷这段时间相处的媒介和见证,看到它我就会想到我和玉瓷在一起的情形。但是我没得选择,不把它卖掉,凑不到足够的钱,时限一到车追命就会杀了我,更不要说偷渡到阴阳界了。狐妖的实力我已经亲眼看到,没有百渡的庇护,我是必死无疑的。

    “随你怎么卖了。”我有些萧索地说,“那么现在我已经付款了,我们的交易协议已经生效,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保护我的安全,并且护送我到达安全的地方。”

    车追命没有说话,收回了玄武墨玉牌,这家伙能不开口绝对不多说一个字,直接用行动来表明他同意了我的话。

    我望了杜平和向小强一眼:“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俩的恩情我记在心里。我惹了大麻烦,必须‘出国’避避风头,刚才追杀我们的狐妖势力很大,要是知道了你们是我的兄弟,会要你们的命,所以你们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等风头过去了,或者我摆平了这件事,我会来找你们的。”

    两人都有些不舍,也有些迷惘,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往哪里去。我很想叫他们暗中关照玉瓷,但终究没有开口,这两个家伙太鲁莽,说不定反而给玉瓷带来麻烦,而且叫兄弟去冒险保护女朋友,有点重色轻友的味道。

    “大哥,我们……”杜平正想说什么,车追命突然举手,示意别说话。我们急忙停止交谈,收敛气息戒备着,但外面并没有异常动静。

    过了一会儿,我以为没事了,洞口突然传来阴森森恶狠狠的声音:“我知道你们躲在里面,滚出来!”

    我和杜平、向小强都大惊失色,这下糟糕了,不仅被人发现了,还被人堵在里面,连逃都没地方逃了。

    车追命不动声色,外面另一个声音响起:“你确定他们在里面么?”

    先前的声音道:“论用心计我不如你,论追踪之术,哼哼,普天之下,有几个能与我族类相比?不是我吹牛,在本族之中我也是顶尖的,我敢肯定他们就在里面!”

    车追命终于开始皱眉头了,说话的人一定是狼妖。刚才没有动静,是它们的同伴还没赶到,这时只怕洞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