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封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0本章字数:3066字

    建造在大桂树脚下的凉亭是环形的,屋檐连在一起,着火之后火焰在屋檐下蹿动,我这一边地面上虽然没有起火,头顶上方已经有火了。这样猛烈的火焰和高温对我是极大的威协,冲过去跟自杀没什么两样,但是我不能见死不救,时间拖得越久火势就越大,只能狠下心来,不顾一切冲了过去。

    越过凉亭靠近大树,我奋力一剑横斩,砍向木人脚下。此刻生死关头,孤注一掷,自然所有精神、勇气、意志都集中到了这一剑上。剑光暴涨,有如匹炼般横空而过,把大树内木人与树根之间的气脉尽数切断。

    砍完之后,我精神一泄,这才感觉到自己如同在熔炉之中,身体像是在被烧化,这儿的温度已经高得可怕。我只想立即逃离,但萌萌的灵体还没有离开木人,不知道她是无法离开,还是被吓傻了。

    “萌萌,快跟我走,快,快……”情急之下我伸出一只手透进树内,握住了木人的手腕奋力往外拉。我是灵体之身,当然不可能把树心里面实体的木人拉出来,而木人的灵力已经与大树断开,受到我的牵引力,一股灵气被我扯出来了。

    这时屋檐上的火蛇倒卷下来,两侧的烟火也往中间合拢,只有很小一点空间没有火焰。我甚至无法确定被我拉出来的是萌萌还是一股灵气,什么都顾不上了,奋尽全力从火焰还没有合拢的缺口往外冲,这一刻似乎我也变成了火焰,燃烧起来了。

    还好,我冲出来了,而且身上也没有在燃烧,那只是一种错觉。但我的能量消耗了很多,本来就受损严重的灵体雪上加霜,糟糕到了极点。

    被我扯出来的这一团灵气没有固定的形状,但也没有散开,它有自我凝聚力,好像也是有灵识的,但我无法与它沟通。它是没有自我行动能力的,如果我松手,它就会随风飘走,遇到能量波动和冲击就会消散,所以我不敢放开。

    车追命一闪到了我面前,拿出了玄武墨玉牌,我知道他的意思,立即带着那团灵气钻了进去。玄武墨玉牌能自动吸收外界的能量,转化为纯净的阴气,我和萌萌在里面可以得到保护和休养——我相信那团灵气就是萌萌,但她能不能恢复灵识,变成人形灵体就不知道了。

    玄武墨玉牌里面很安全,我放开了萌萌,她还是一团聚而不散的灵气,悬浮于空中,随着漩涡状的阴气缓缓转动。我试着与她交流,还是没能成功,她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状态或者沉睡中,无法联系。

    上次见到她时,她是万众信仰的树神,学识渊博的智者,是大自然孕育的奇迹,才短短几天时间,就落得了这样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怎不让人痛惜?我既替她难过,也很愤怒,没有人会放火烧凉亭,退一步来说即使真的有人放火,萌萌一定会知道,在没有起火之前,以她的能力绝对能阻止普通人放火,那么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萌萌说过,当妖精鬼怪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天劫降临,名为试炼,实为灭杀,难道这场大火就是她的天劫,是上界神仙要灭杀她?肯定是这样的,要不然她已经存在了至少几百年都没事,眼看就快要修成正果了,却被大火烧毁,没有这种道理!

    我起了同仇敌忾之心,虽然我与她的遭遇不同,我们也不算是同类,但我们都是被“神”抛弃的人!我们也想做好人,并且正在努力做好人、做好事,可是不论我们怎么做,永远也摆脱不了“妖魔鬼怪”这四个字,随时会被正道之士追杀,被上天冷酷无情打击。我们就像一只渺小的蚂蚁,不论我们如何努力,踩向我们的脚不会有一点怜怋……

    愤恨了一会儿,我变得颓废,我再愤怒又如何,难道我还能把天捅一个窟窿?我只是一个鬼,渺小而无力的鬼。

    玄武墨玉牌内的纯净阴气滋养着我的灵体,让我感觉好受了一些,反正车追命会带着我走,我也懒得出去了,趁这个机会好好休养一下。

    过了颇长一段时间,我感应到了车追命的意念:“你准备怎样安置它?”

    我立即开始头大了,我自身难保要偷渡到异界,哪有办法照顾萌萌?把她丢在野外是肯定不行的,留在这里面也不行,玄武墨玉牌已经不再属于我了,万一卖给了一个恶心龌龊心理变态的老鬼,我岂不是害了她?

    “我……暂时还没有安置她的主意,你看呢?”我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了车追命。

    车追命道:“与我无关。”

    我差点破口大骂,但最终强行忍住了,他是冷血杀手,不是慈善家,我能希望他怎么做?这事本来就跟他没关系。我尽可能用商量的语气说:“让我带着她一起去阴阳界吧。”

    “你的钱不够。”

    我有吐血的冲动,又是要钱,做人没钱活得窝囊也就罢了,都成了鬼了,没钱还是寸步难行吗?现在有求于人,我只能低声下气:“你看她没有灵体,没有意识,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所以不能按人头来收费。不管是坐飞机还是坐火车都可以带行李物品,我也没带别的东西,就把她当成是我的行李好了。”

    “不行。”

    我怒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刚才就不要教我救她,直接让她被烧死好了!”

    “……”

    车追命不说话了,我感应不到他了。我很郁闷,也不想出去再跟他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车追命的声音又响起:“带它出来。”

    我以阴气包裹住萌萌,拉着她出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阴暗的房间,桌子上点着一支小小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芒。有一个老婆婆坐在桌子边,弯腰驼背,一张脸像是风干的骷髅头一样,又老又丑。她是血肉之躯,但是身上却没有命光和运光,看起来又不像是活人。

    我吓了一跳,这是要干什么?

    老婆婆是可以直接看到我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注意力转移到了我旁边的萌萌身上,看了一会儿微微点头。

    车追命站在我旁边,说道:“你要带着她,只能把她封印在灵符中。”

    看样子是车追命找了这个老婆婆帮忙,难得他这么好心,而且气氛诡异,我不敢多问,急忙点头。

    老婆婆伸手进怀里摸出了一张符——我猜是符,因为上面的图案像是符文,样式奇古,蕴含灵力。老婆婆把符凑近烛火点燃,同时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主要是由单音节组成,与灵通道长念的咒语完全不同。很快符纸焚化,上面的灵力脱离了纸灰并没有消散,变成一组灵力的符文悬浮在空中。她双手掐着法诀指着符文继续念咒语,此时她身上开始散发出强大的能量,眼睛光芒闪烁,哪里还像个垂垂老死之人?

    老婆婆念了一会儿,突然停止,示意我放开萌萌。我放开之后,她以法诀指引,萌萌的灵气向符文飘去,丝丝缕缕与符文图案结合在一起。老婆婆继续念咒语,变化不同的法诀打出灵力,也与符文结合在一起,看起来她很吃力的样子。

    萌萌的灵气完全与符文结合在一起,并且稳定了下来,老婆婆突然一挥手,灵力之符快如闪电向我射来。我吃了一惊,想要躲避时,灵力符文已经打中了我胸口,好像钻进了我身体。

    我低头一看,符文的图案闪闪发光镶在我胸前,像是某种纹身一样。很快符文的光芒收敛,消失不见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也没有感觉到不适。

    我再也忍不住了:“这是干什么?”

    老婆婆收回了手势,闭上了眼睛,好像很疲惫。车追命把一些信息直接传给了我,我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在旁门左道之中有一种秘法,把“神力”封印于符文之中,镶嵌到活人身上,当这个人达到某种特定条件时,比如生命垂危时,“神力”就会激发,让这个人在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用来渡过难关。这种秘法是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各大门派都有借鉴,佛教的一些旁支以罗汉、金刚的图案封印在身上;道教一般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等神兽的图案封印在身上;民间旁门大多以图腾、符号为图案封印在身上,在原理上是差不多的。

    现在老婆婆就是采用类似的方法,进行了一些改变,把萌萌的灵力结合在符文中,“镶嵌”到了我身上。这样做不是为了让我获得神力,而是为了保持萌萌现在的状态不会恶化,也许有一天她能清醒过来形成独立的意识。更重要的是这样不会有人知道她在我身上,我可以带着她去阴阳界,这是车追命能想得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说实话把一个树精,还是个不知道有多少岁的女树精藏在我身体里面,让我感到有些别扭。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我没得选择,好在她现在没有自主意识,对我没什么影响,就当她不存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