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 降临主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1本章字数:3156字

    安然走后,我冷静下来想了很久,情义帮肯定是想利用我来对抗威力帮,所以对我示好。但他们也有我可以利用的地方,第一现阶段我需要他们的庇护,第二我需要他们的支持才有可能报仇,第三依靠他们的力量我才可以更快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

    为温家三口报仇是必须的,血债血还,我要叫威力帮付出惨重的代价,但同时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回到人间,玉瓷还在等着我。如果我一直像个逃犯一样,朝不保夕,永远也别想再回人间了。只有我获得了巨额的财富,或者有了极大的权势,才有可能再找百渡集团或者其他组织把我送回人间,也许能从情义帮得到一些我需要的东西。

    我不能再什么事都凭着感觉走,任性冲动固然爽快,很快就会把这条小命玩完了,那么我怎么对得起玉瓷?从现在开始,我要有规划地向着“回家”这个目标努力。

    安然的办事效率比我预料的还要高,第二天早上就有人来带我出去,开车送我到温家门口。

    眼前一畦畦茉莉花整齐排列,一朵朵雪白的花蕾含苞欲放,有如满天繁星掉落绿色海洋中。虽然它们要到了中午才会大量绽放,这时花香已经很浓郁,吸一口空气就像是要醉了。花还是以前的花,房屋也还是以前的房屋,连放在门外的工具都如往日一模一样,只是大门紧闭,主人已经永远消失了。

    我突然想到一首很早以前读过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也许诗人崔护当时要表达的感情与我不同,但此时此景,那种怅惘和失落绝对是一样的。

    我本来是要到这里凭吊一番,怀念温家三口的,但是看着大门却突然胆怯了,没敢走过去。如果没有主人,这一切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是我破坏了这完美的地方,我还有什么脸面进去?我曾经非常渴望有这样一个家园,但现在却变成了最深的伤痛,不敢面对。

    我最终没有进去,在离开的路上,耳边似乎一直在回荡着温慧文天真童稚的声音:“月儿明,风儿静,树儿遮窗棂,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

    孩子,但愿天堂里没有杀人凶手。

    ……

    我被送到了东城区的机场,在那里见到了安然,一起上了一架小型飞机。飞机上有两个驾驶员,一个服务员,一个医护人员,而乘客只有我们两个,看样子这是我的专机。

    从高空望下去,这里的山峰特别高大雄伟,群山连绵似乎没有尽头,山脉环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东城就是建在盆地中,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初时觉得颇为壮观,看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索然无味。安然说要六个小时才能到达,时间漫长,所以我开始闭目养神,暗中冥想炼剑。前途难测,提高自己的能力才有可能活得更久,实现自己的目标,我要充分利用每一分钟。

    过了大约五六个小时,安然说快到了。我从窗口往外下看,下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有些湖泊和低矮的丘陵,道路和河流纵横往来,少量建筑零星点缀其中,绿意盈然。前方远处已经出现了城市的影子,成弧形一圈圈往内缩小,非常整齐。

    虽然在万米高空,我所看到的城市也仅是一部分,无法看到全貌,由此可知这个城市有多大。从已经看到的地方可以推测出来,整个城市像东城一样,是巨大无比的圆形,道路就像蜘蛛网的结构,加上建筑则像是蜂巢或某种昆虫的巢,可是又是如此之大,简直让人惊心动魄。

    为什么这里的城镇都建成圆形的呢?我有些好奇,问安然:“这里的所有城镇都是圆形的吗?”

    安然道:“是的,每个城镇都是圆形的,所有城镇都以主城为中心呈圆环排列……根据一些科学家的探测,我们这个世界可能只是其他巨大圆形结构中的一个点,就像主城中的一栋建筑,也就是说有无数个类似我们的世界。当然这只是迷信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科学跟迷信是双胞胎,大部分人认可了就是科学,大部分人不认可就是迷信,哈哈。”

    我很震撼,冯起站对我说过阴阳界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很多地方,与安然说的科学探测结果正好吻合,那么阴阳界究竟有多大?

    飞机降落在郊区一个小机场,一辆大货车正好在这时行驶到飞机出口旁边,有两个人打开了后车厢的门。安然示意我上车,走进去一看,车厢里面经过改造,有客厅、卧室、卫生间、厨房,电视冰箱沙发桌倚一应俱全,宛如一套豪华小居室,在这里面住上一年半载都不成问题。

    关上门我就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了,即来之则安之,我也不管大货车驶向何方,进了一个卧室休息,继续祭炼灭魂剑。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货车停下来,开门出去已经是在某栋建筑物之类,灯光很亮,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站在我面前,他后方分两排很整齐站着八个人,一样的身高和服装,站得像军人一样笔挺,人数虽然不多,气场已经很强。

    “欢迎,欢迎,一路辛苦了。”中年人面带亲切微笑,向前两步伸出了手,“本来应该安排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考虑到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能太劳累,只好一切从简了。”

    这样的排场已经是给我很大面子了,我跟他握手:“不敢劳驾各位,多有打扰了。”

    安然在我旁边道:“这位是我们副帮主常志豪,为人豪爽仗义,最喜欢结交英雄好汉,可谓交识遍天下,认识他的人,没有不挑起大姆指的。”

    “哪里,哪里,安然过奖了。”常志豪口中谦虚,表情却有些自得,侧身请我往里面走,“小兄弟你先在这里安心住下,把伤养好了再说,有什么需要跟安然说就可以了。”

    居然出动了副帮主来迎接我,这个待遇有些过高了,我心中有些不安,转头望向安然,他也正好转头看过来,露出那种很职业的微笑,优雅得体但却让我感觉很假很做作。

    我们三人进了电梯,向上直达七十二层,走过一段长廊进入一个超豪华的套房。常志豪介绍说这一层还有健身房、室内游泳池、会议室、娱乐室等,全是归我使用的。想要出去逛逛也可以,随时可以呼叫我的专属保镖刑龙。

    我真有点受宠若惊了,情义帮如此优待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现在他们对我付出越多,将来需要我做的事就越难,所以我心里不安的感觉更重,就像是一脚踏入了虎口。

    卧室的桌子上早已准备了证件、手机、钥匙串、皮夹等。证件上面是我的头像,年龄、性别、出生年月,常住地址等。乍一看我觉得很熟悉,除了居住地址不一样,其他都跟我活着时用的身份证差不多,很普通的东西。但是再一想,我却毛骨悚然,到了这个世界我绝对没有向任何人提过我的出生年月,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正想问常志豪,他手机响了,到了外面去接听,很快又回来说还有事立即就要走,叫我安心住下好好休息,然后匆匆走了。我继续翻看其他东西,手机是那种老式直板小屏幕手机,人间十多年前最常见的品牌,里面只存了三个联系人,第一个是常志豪,第二个是安然,第三个是刑龙。

    桌子上有一件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细绳束口的布袋,这种布袋现在已经绝迹了,但在中国古袋曾经非常普遍,大部分人身上都会带一个或几个,用来装钱和零碎的东西。袋子里面装有东西,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我扯开束口细绳往里面一看,却是一个金元宝在里面,大概是十两重的。

    我把金元宝拿出来,结果袋子还是一样重,往里面一看还有一个,再把里面的拿出来,里面又变出了一个。我惊讶莫名,转头问安然:“这是传说中的聚宝盆吗?”

    安然的表情有些古怪,平时总是笑的脸这时反而没有笑了:“这是钱袋,不论装多少都一样重,一次只能拿出一块,拿完就没有了,底朝天就可以一次性全部倒出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我把布袋往桌子上一倒,哗啦一下倒出了八块金元宝来,加上之前的总共是十块。我早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是金、银和铜钱,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钱袋,甚是好奇。

    我把金元宝全部丢进布袋内,往里面看只显示一个金元宝,重量差不多也是一个金元宝。摆弄了一会儿,也就没什么稀奇了,人间现在用的很行卡,全国联网通存通兑,买东西直接刷卡,连一张钞票都看不见,比这个“无限容量钱包”高科技多了。

    安然说:“这是给你准备的零花钱,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向上面申请拨款。”

    一百两金子,购买能力大约相当于人间十万块,零花钱就给这么多,情义帮还真有钱啊,却不知对别人是不是也这样慷慨。

    我对安然说:“钱暂时是不需要了,我倒是想看看我的保镖长得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