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虚凰假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1本章字数:3065字

    我不堪近距离的诱惑,闭上了眼睛:“我看过了,你真的很漂亮,现在可以出去了。”

    苏紫衿幽幽轻叹一声:“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我很干脆回答:“没有!”

    “为什么?”她的声音在轻颤。

    “没有为什么?”我冷硬地回答。

    “可是如果你不要我,我就要受到惩罚,或者被送给别人,可能会是一个很老很丑的大变态。”

    我不由心中一震,这应该是真的,收买并培养美少女,用来当间谍或当礼物送给重要人物,这不正是黑势力常用的招数吗?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苏紫衿正用雪白整齐的牙齿咬着下唇,表情不再是羞涩,而是一种坚决。

    我有些艰难地说:“你可以在这里待一夜,只要我不说,应该没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

    苏紫衿有些惊讶,随即又变成娇羞模样:“我还是完璧之身,他们一检查就知道了。前几天你没有理我,常先生已经很生气了,要是发现你没有碰我,我又说了假话,惩罚是非常可怕的。”

    我开始头大了,爱屋及乌,我不愿她受到惩罚,但我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做对不起玉瓷的事:“那你说怎么办?”

    苏紫衿红着脸低着头,十只纤纤玉指交缠在一起扭动着,低声道:“我……我乐意侍奉你,你比我预料中的男人要好得多了。”

    我更头大了,我不愿她受到委屈和伤害,但不要她反而会变成伤害她,而且她又心甘情愿献身。如此佳人,软玉温香触手可及,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要说我没有一点心动那是假的。可是我不能这么做,现在我是自由的、清醒的,在这个世界的所有感觉都与活着的时候一样,如果我跟苏紫衿发生了关系,那就是百分百辜负了玉瓷。

    我略侧身指向她后面:“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再商量商量怎么办。”

    苏紫衿突然向前抱住了我,我的头正好被她抱着压在她胸前,那种棉软和幽香让我窒息了,瞬间大脑反应有些迟钝,被她推倒压在床上。苏紫衿的头伏在我耳边,气息有些急促地说:“这是我的任务,必须要完成,而且我很愿意服侍你,不需要你负任何责任,你随时都是可以赶我走,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翻身把她推开,有些粗暴地扯开了她的双手:“请自重!”

    苏紫衿愣了一下,又羞又愧,捂住了脸侧转到一边,身体蜷缩着,低声抽咽。

    我想要赶她出去,但看着她柔顺光滑的玉背和伤心的模样,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她是个可怜人,身不由己,我怎能这样对她?

    我放缓和了声音:“对不起,我言重了。我没有看不起你,也不是因为你不漂亮,而是……而是我心里在想着一个人,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苏紫衿停止了抽咽,过了一会儿放下手,转过脸来,脸上还挂着泪珠:“她叫玉瓷对吧?”

    我点了点头,苏紫衿有些神往:“她好幸福。”

    我心中一阵阵刺痛,本来我们是很幸福的,但是当相爱不能相守时,痛苦也就特别深。苏紫衿拉过床上的棉被盖住了自己身体:“第一次我进来时,你把我错认成她了,我长得跟她很像吗?”

    “嗯,挺像的。”

    “她在哪里?你有她的照片吗?”

    我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她在另一个世界,我连她的照片都没有。”

    苏紫衿露出崇敬的眼神:“她已经不在了,你还这么在乎她,真的太让人感动了,你可以聊聊她吗?”

    我叹息了一声,我和玉瓷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有些事也不方便对她说,只好含糊地说:“她是我的灯塔,没有她我就会失去方向;她是我的天使,没有她的牵引力我就会坠入地狱,所以无论她身在何处,永远是我的唯一。”

    苏紫衿道:“真让人羡慕,但是她已经……真遗憾你们不能在一起。”

    我没有回答她,但在心里坚决否定了她的话,我一定要回去的,一定能跟玉瓷在一起,不论有多少困难。

    安静了一会儿,苏紫衿向我靠近了一点儿:“她已经不在了,你心里这么惦着她就已经足够了,做什么都不算对不起她。你还很年轻,有……有需求,不要让自己太难过了。”

    我没有理她,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我说的玉瓷在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我坐在苏紫衿旁边,她的手从被子下滑了过来,碰到了我的大腿,隔着衣服在我腿上来回游移着,并渐渐往上面移动……

    我不能怪她,她需要完成“任务”,否则会有可怕的后果,不得不主动。可是我也不能这样就迁就了她,我抓住了她的手,轻轻移开了。

    苏紫衿突然坐了起来,从我后方双手抱住了我的腰部,贴在我耳边低声说:“你闭着眼睛,把我当成她好吗?”

    这话简直比灭魂剑还要锋利,瞬间破开了我好几层防御,我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之前我被注射了催情剂,昏迷之中可能已经与其他人发生了关系,但我只梦到了玉瓷,只当成是玉瓷。既然有了第一次,何妨第二次?她跟玉瓷是如此相似,把她当成玉瓷并不困难,而且我是在救她,不是我主动对她产生非份之想……

    苏紫衿见我没有反对,整个身体已经贴紧在我背上,嘴唇碰到了我的耳朵,温热湿滑的舌头伸了出来,搂在我腰间的双手也开始移动起来。我的身体居然不争气地有了反应,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即将崩溃,但是这时我想到了玉瓷还在人间等着我,不知有多么孤单凄苦,我怎能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

    我抓住了苏紫衿的双手,坚定地分开,从她怀里脱离出来:“如果你再乱动,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苏紫衿有些不好意思,躲回被子里面,连头都是蒙住了。

    我轻叹一声:“除了这件事,其他我都可以答应你,我会尽可能保护你,帮你骗过其他人。”

    过了一会儿苏紫衿从被子里面探出了头来,低声说:“你说话算数?”

    “绝对算数!”我很肯定地说。

    温家三口受我牵连惨死,成了我心里永远抹不去的伤痛,从那之后我就决定不在这个世界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和留恋,但是现在我真的无法不保护这样一个姑娘。她不是玉瓷,我也不能把她当成玉瓷跟她亲热,但她在我眼里就像玉瓷一样需要我保护。

    苏紫衿想了想,低声道:“那么你把灯关了,躺到我旁边来。”

    我知道她不会再试图诱惑我了,但是这样的要求实在有些让我头皮发麻,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把夜间灯关了,在苏紫衿旁边躺了下来。苏紫衿把被子一扬,把我也整个罩在里面,头靠在我耳边低声说:“外面有两个保安,可以听到我们大声说话,这里还可能有监控设备,所以你真想帮我,就得演一出戏。”

    “怎么演?”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苏紫衿大发娇嗔,黑暗中我只能隐约看到她一双眼眼睛,似乎有些悄皮,“你把衣服全脱了,丢到外面去,然后趴在我身上做假动作,就像参级片里面一样。”

    我不由头皮发麻,这个也太考验人了吧,我可不是专业的演员。我躺着没动,苏紫衿道:“原来你是骗人的,你要是真的没有邪念,真的愿意帮我,配合我演戏又有什么关系?”

    这话合情合理,我无法反驳,只能把衣服脱了,甩到被子外面去,但几次想要伸出手,终究没有勇气。这一趴上去就是全面接触,肌肤相亲,我不可能没有感觉,既使我能克制得住没有真的与她合体,好像也对不起玉瓷了吧?

    苏紫衿见我久久不动,翻身压到了我身上,开始做动作,反正被子罩着,光线又暗,即使有监探头也看不清是谁在动。

    她的皮肤非常光滑柔软有弹性,身体的接触比我预料的还要敏感和强烈,而且很快苏紫衿就开始发出了声音。她应该受过这一类训练,至少观看过限制限的影片,叫痛声和呻吟声很逼真,而且越来越大声。

    还好她只是耸动身体,发出声音,双手没有乱动,没有故意诱惑我。但是身体大面积碰触是避免不了的,肌肤相触的感觉和她发出的声音,以及她的体香,令我不由自主血脉贲张,产生生理反应,似乎比被打了催情剂还难熬。我只能咬紧牙关,尽可能转移注意力,阿米豆腐,我这是在舍身救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苏紫衿可能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往前移动了一些避开了敏感部位,也尽量少接触我的身体。这让我对她产生一些敬意,她是一个纯洁善良的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生存,我不能怪她。这种敬意让我心里的邪念大幅下降,不再那么难熬了。

    折腾了许久,苏紫衿累坏了,撑不住身体整个人趴在我身上,急促喘气,遍体香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