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猎头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1本章字数:3175字

    我看出来了,金无双和陆三元是早就约好了来给我难看的,今天我想躲也躲不了。我冷冷道:“你们想要怎么样,直说吧。”

    陆三元道:“你怕伤了朋友不肯动手,那是义气,令人钦佩,别人也不能勉强。不如这样,我们向威力帮下战书,他们派了一个人来跟你公开对战,是英雄还是狗熊大家亲眼目睹,自然就没人能说闲话了。”

    金无双道:“要是你胜了,加入本帮,那你就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当然也是对你讲义气的。”

    我早已料到了会有这样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我若怯战就没有颜面待在这里了,还会被所有人鄙视,前功尽弃;我若应战并且胜利了,就会真正变成情义帮的英雄,成为这个世界的名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找百渡回到人间也就容易了。

    我不能后退,没有选择,就算前面是悬崖我也得跳下去!安然在我旁边一脸焦虑,连连对我使眼色,我却当作没有看到,沉声道:“只要是威力帮的人,我绝不留情!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这一战我胜了,你们负责给我找到黑桃。”

    金无双用力鼓掌:“好,爽快,大家鼓掌……都TMD给我鼓掌啊!”

    他的四个保镖急忙响亮地鼓掌,陆三元和他的人也跟着开始鼓掌,连安然和刑龙都开始拍手,也不知是畏惧金无双还是赞同我,只有苏紫衿没动。

    掌声持续了一会儿,陆三元道:“明晚午夜零点,中央广场公开决斗,希望你神剑无敌,一战成名,为本帮争光!想必你需要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陆三元说走就走,金无双也挥手示意走人,从我身边走过时,拍了一下我的肩头:“小兄弟你要争气啊!”

    他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实际上力量大得出奇,简直像一块巨石压下来,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金无双哈哈大笑,很得意地大踏步走了。

    众人刚出门,安然就焦急地说:“你怎能答应他们呢,他们摆明了就是来陷害你的啊!”

    我无奈耸耸肩:“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安然无语,苏紫衿道:“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最要紧的是打听清楚敌人会派谁出战,有什么样的本事。”

    安然、刑龙和阿东异口同声道:“猎头人。”

    “什么猎头人?”

    安然道:“威力帮有一个神秘杀手,非常厉害,从来没有失手过,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没人见过他。因为他杀人之后总是把头带走了,所以被称为猎头人。”

    我皱起了眉头:“既然没人见过他,又怎么知道他没有失手过?别人杀了人也可以把人头砍下来带走。”

    刑龙说:“他用的武器与众不同,砍断了头却没多少血流出来,伤口平整像是被高温烧过,而且他会提前一天通知被杀目标,收到通知的人没有一个能多活一天。”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一个杀手,应该悄无声息把目标击杀,怎能提前发出死亡通告?这说明猎头人的信心强大到了极点,信心是需要能力支持的,由此也可以知道猎头人实力很强。

    安然说:“最近几年内猎头人出手了十几次,其中超过一半是当时名声最响的高手,不仅我们帮会有高手被杀,还有其他帮会高手被杀,所以近几年大家都让着威力帮几分,怕的就是激怒了威力帮请出猎头人来。这两个老狐狸实在太阴险了,用你来对付猎头人,如果你赢了,这一战是他们挑起的,荣誉归他们;你要是输了,他们除掉了你这个威胁,深重打击了常先生……真TMD不是东西!”

    我并没有太激动,假如威力帮真的能请动猎头人,迟早会请来出对付我,横竖是要面对的,那么也就没什么好畏惧了。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不用太紧张,安然你尽量收集整理猎头人的一切情报给我,刑龙你去挑一些擅长近身格斗,技巧具有代表性的人给我当陪练,紫衿你去给我弄些吃的来。”

    众人见我这么镇定,暗松了一口气,急忙分头去办自己的事了。

    不一会儿苏紫衿弄来饭菜,我吃的时候她站在旁边默默无言,一脸忧色。我只当不知道,专心吃喝,她忍不住了:“你……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我朝她笑了笑:“不担心。”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应战,只能胜不能败,所以我只需要必胜的信心,不需要多想别的。”

    苏紫衿连连点头,但眼神还是在担忧。我在心里暗中叹息,我本来不想在这个世界有什么留恋和牵绊,结果还是有了,而且我总有一天要离开的,那么她一定会伤感。

    对我担忧的不仅是苏紫衿,下午练习动作技巧时刑龙也是一脸忧色,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没人的机会低声对我说:“先生主要是靠武器锋利,其他方面不算很强,敌人应该也知道这一点,就会采取克制你的办法,如果有人能挡住你的剑,或者避开你的剑……”

    这个我也想到了,但敌人用什么能挡住我的剑呢?在这个世界几乎就没有我砍不断的武器。至于躲避,经过这段时间练习,我使剑的技巧有了很大进步,仗着灭魂剑的锋利和很长的剑芒,应该能杀得敌人无处躲藏。

    我问:“你有什么想法?”

    刑龙用掌刀做了一下有力的斩切动作:“不要给对手出手的机会,远程秒杀!”

    “决斗时有什么规矩吗?”

    “不能用枪械、弩、箭等远程武器偷袭,也不能先埋设炸药之类,但你用剑投射不算是远程武器,而且只要双方见面了就不算是偷袭,不需要多说话就可以动手,你要先下手为强,让对方没有出手的机会就把他干掉!”

    我点了点头,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灭魂剑投射出去的速度很快,并且会以我的意志锁定目标,敌人很难躲避。

    刑龙道:“你要另带一柄差不多的剑,一来可以迷惑对手,分散他的注意力;二来可以在出现意外的情况下还有武器可用。”

    我再次点头,拍了拍他的肩头:“谢谢你的建议,你帮我去找一柄吧。”

    “好,包在我身上!”刑龙很高兴我接受了他的建议。

    到了傍晚,安然把收集到的所有猎头人的资料交给我,即有纸质的档案,也有电子文件,还有旧报纸之类。大部分资料都是受害者的被杀的情况,关于猎头人的直接情报几乎没有,全是推测。

    看了一会儿,我总结出一点,所有被猎头人杀死的目标,都是干脆利索切断了头,身上没有其他伤口。从这一点大致可以判断出猎头人使用的是刀类或剑类武器,锋利异常,出手极快,他的目标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就被砍掉了头。所以刑龙的建议是对的,这样的敌人绝对不能让他靠近,否则我必死无疑。

    猎头人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器呢?切断了脖子本来应该大量出血,可是被他杀死的人伤口流出来的血却很少,伤口像是被高温烧炙过。他的武器没有五六百度以上,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可是一件高达几百度甚至上千度的刀剑,又怎能拿在手上使用?感觉只有科幻小说中的“激光剑”才符合这种情况,但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落后于人间,不可能有这种武器。

    晚上我独自静坐,放出灭魂剑,希望能以意念控制着它随心所欲攻击敌人,可惜我不懂正确的方法,试了很久还是不能控制。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精神高度集中一个目标时,灭魂剑投射出去能自动命动,即使目标移动了,灭魂剑也能在那一瞬间自动拐弯做出一定修正。

    练功没有进展,我心情不太好,躺在床上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但睡得并不安稳,好像有人在追杀我,心中惊惶不停地跑,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突然我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很多人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所有人都没有头,脖子被整齐切断,伤口像是被烧炙过。

    数不清的无头人越逼越近,把我紧紧抓住,我拼命挣扎却挣不开,这时有一个拿着火焰之剑的人出现了,一剑向我脖子处砍来。

    “啊!”

    我惊叫一声猛地坐起,这才发现是做了一个噩梦,接着我旁边有个人也跟着掀被坐起:“你怎么了?”

    我有些意外:“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苏紫衿道:“我本来是想送点宵夜给你吃,发现你睡着了……我觉得还是在这里睡比较合适,但没敢惊动你。”

    我点了点头,躺了回去,为了掩人耳目,她当然要在我这里睡。苏紫衿在我旁边躺了下来,靠近一点儿偎依着我的肩头,过了一会儿问:“你做噩梦了是吗?”

    “嗯。”

    “梦到什么了?”

    “猎头人。”

    苏紫衿抓着我手臂的手不由得一紧:“你……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可能你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坚强和自信,你内心深处是害怕的。”

    我没有反驳,这是事实。我说不怕并且自己也认为不怕,那只是因为我不能怕,而不是真的不怕,敌人知道我的情况,我却不知道敌人的情况,这一战连五成胜算都没有。

    苏紫衿幽幽轻叹了一声:“你的压力很大,需要放松……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