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阴跷种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1本章字数:3114字

    野草最多也就长一米高,经不起风霜长不成材,生命周期不过一年,能成栋梁之材谁愿为枯草?以前我一直没有机会变强大,到处被欺负,自身难保就更不要说保护自己的亲人、爱人了。现在机会来了,所以我坚决地说:“我要练!”

    “很好,有志气。”萌萌很高兴,“为了安全起见,得把你的小美女赶走,连只母野猪也不能留在附近……”

    我一头黑线:“拜托能不说母猪吗?”

    “好吧,那我们说玉瓷。”

    我吐血……

    “哈哈……”萌萌又得意大笑,笑完了说,“不是我要笑话你,是要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要是练功的关键阶段你把持不住,轻则前功尽弃,重则走火入魔,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个阶段有多久?”

    “那要看你的悟性和努力了。”

    “我要练!”我还是很肯定地说,我再也不想被人欺负了,再也不想面对困难自己无力改变了。假如玉瓷有危险,我没有练功没有能力救她,死一千回我也不会原谅自己。

    萌萌把下一阶段的练功方法告诉了我,果然挺简单,在我原有的“吸气”基础上,把从毛孔吸进去的灵气归纳于肾部,等到感觉腰间发热、跳动,再引导往阴跷穴。阴跷穴这个名字在中医穴位中是没有的,而是叫做会阴穴,听这个名字大部分人就能猜出来在哪里了。没错,就是在两腿交叉最低处,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牢牢遮住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人身上最隐秘之处。

    萌萌说这一步叫“补阳”,因为我已经破了身,所以要采集外界的灵气补充亏损的阳气。我说我现在都过剩了,她说先天的阳气还是亏损的,用后天的阳气来补先天的阳气是很困难的。人从一出生就开始消耗,年纪越大消耗越严重,所以练功要从娃娃抓起,像我这一大把年纪,不用特别的方法根本没前途了。

    口鼻之间吸进去的是浊气,只存于肺部,无法通达全身。从毛孔吸进去的则是灵气,能游走于全身经脉,聚集于肾部,这就是在采气养精了。精气足了再引入阴跷穴,练精化气,才能把先天阳气补回来,返老还童。总而言之方法简单,道理复杂,这个简单的过程已经包含了逆转生命的真理。

    其实我前面的练功方法,就是阴跷种阳大法的基础了,由此我怀疑萌萌早已有预谋。这个功法可以速成,我修为高了她也受益,吃苦头是的我,她等着分成果,换成了是我也会这样做。别看她名字叫萌萌,其实一点都不萌,千年老树精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心机?不过我强烈的想法会被她知道,所以我只能在心里稍微有些不满,不敢暗中骂她,当然也不想跟她聊与练功没有关系的话题了。

    第二天我就很坚决地把苏紫衿赶走了,借口还是让她去收集情报。我知道她满怀幽怨和失落,不愿离开,可是没办法,她在这里肯定要坏事,而且我不可能接受她的,还是让她离我远一点好。

    撵走了苏紫衿我就开始练功了。现在我从毛孔吸气已经很容易,但要聚集到肾部还有难度,刚开始练时几乎感觉不到肾在哪里,以致于我又怀疑我是没有肾的。还好练了几天腰间有一点感觉了,好像有点发热、发胀,气息往这个部位聚集的感觉变得明显起来。

    有一天我在练功,感觉状态很好,突然身体里面像装了抽气机似的,吸气的时候,似乎整个山顶的灵气都被我扯动,有如千万条细流从我毛孔中涌入。我吓了一跳,萌萌却咯咯笑了起来:“别紧张,我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更快吸收灵气。你已经开始进入聚气化精的状态了,可以加快速度了。”

    我有些不满:“您老不能提早告诉我一声吗?”

    萌萌道:“太元聊了,太没趣了,不跟你开开玩笑还有什么意思?以前被困在树上,现在被困在你身上,你就像是一棵会走路的树,一点都不好玩。”

    我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那天的大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萌萌不说话,我能感应到她情绪低落,处于一种愤怒交杂着悲哀的状态,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有一辆汽车停在我旁边,突然爆炸起火了,一发不可收拾。看起来是一次偶然事件,其实是劫数,我以前跟你说过,到了关键时刻总会有天劫降临,名为试炼,实为灭杀。我敢说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天道人心的事,却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你说我还能相信天道仁慈,人心本善吗?”

    我深有同感,人间与阴阳界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但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规则没有变,天道不仁没有变。左阳无所不知,他就相当于是这个世界的神,可是他明知温家三口是无辜的却没有出手相救,仁慈又在哪里?

    同仇敌忾,或者说同命相怜似乎让我们拉近了一点距离,我说:“我有向百渡的冯起站说过你需要帮助,他派人跟你接触了吗?”

    “有,他们说可以帮我离开,包括帮我躲过天劫,但是要我无条件服从为他们效力一百年,我拒绝了。虽然我不能离开大树,至少我是自由的,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小自由失去大自由?没想到灾劫这么快就来了。”

    会不会是百渡因为她不答应而放火烧她……这个想法我只是在心中一转,没有说出来,百渡不是特别邪恶的组织,应该不会做得这么绝,无凭无据我还是不要乱说。

    “你知道怎么找到百渡的人吗?”

    萌萌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我知道的比你还少。不过我有一种直觉,这个世界距离人间很近,可能就在同一个地方。就像一层纸,人间在这一面,阴阳界在另一面,要是捅一个洞出来,迈一步就到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不说这些了,你还是努力练功吧。”

    确实,我还是努力练功更重要,没实力我回到人间还得逃亡。

    我专心练功,也不知过了几天,阴跷穴也开始有些反应了。有如丝丝热气在里面鼓动,就像是小草发芽想要破土而出,我的小兄弟经常无欲而举,长时间昂首挺立。不过我心里只有练功变强的念头,没有动一丝欲念,要硬由它硬,要挺任它挺,我心里是平静的,并没感觉特别难熬。

    欲念这种东西,你不去触动它,它就像一只冬眠的乌龟,躲在角落完全没有防碍。一旦触动了它,它就会变成洪水猛兽,无法阻挡无法驾御,直到完全失去理性。话说我这附近连只母野猪都没有,我有什么好想的?某个想要看我出糗的千年老妖婆只能略表失望了。

    这一天我练功完回到卧室,发现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显示:金士荣,正北大道76环第二街区1128号衣锦华庭13座1818室。

    短信里面只有这些字,没有署名,也没有来电号码。我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来电号码呢?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这应该是左阳的指令,要我杀掉这个叫金士荣的人。

    这件事我不敢怠慢,立即叫来刑龙:“你认识金士荣这个人吗?”

    刑龙道:“当然认识,不认识他的人没有几个。”

    “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主管股票方面的,还是好几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听说还跟威力帮有些关系,黑道白道都要给他一点面子……你要找他?”

    我点了点头:“我要杀了他。”

    刑龙大吃一惊:“不行,不行,他是公治业的得力亲信,公治业就是管财政方面的元老,你要是杀了金士荣,公治业一定会查到你身上,绝对会抓住你。”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是一个这么烫手的山芋!左阳说过他不会正面支持我,如果我杀了金士荣,影响太大,其他元老亲自督促抓捕,左阳不可能出面救我。但我要是不杀金士宋,左阳对我失去了兴趣和信心,我就别想再回人间了,他甚至有可能杀了我灭口。

    想到这儿我联想到了另一件事,猎头人也杀了许多重要人物,影响极大,左阳即然无所不知,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反而在我杀了猎头人之后立即来“收编”我?只有一个可能,猎头人也是受左阳控制的,可能后来有些不听话了,或者杀了太多知名人物必须被终结了,所以左阳放弃了他选中了我,说白了我就是第二个猎头人!

    这个想法让我毛骨悚然,如果真是这样,不论我怎么做,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更不会送我回到人间。不,应该不会的,左阳看起来一身正气又不失宽厚,还交代我要保持正义仁慈之心,不能率性妄为,沉溺于杀戮,纵情于贪欲。如果他是个坏蛋,何必叮嘱我这些?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受到许多打击就把所有人都想得太坏了。

    我不能失去希望,所以我只能选择相信左阳。也许金士荣是个大贪官,没有留下犯罪证据,左阳不能对他动手也不便与公治业正面冲突,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无论如何要完美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