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鬼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296字

    到了约定地点周雄却不在,电话通知让我上了一辆小货车的后车厢。车厢四面密封,里面只有简单的坐椅、饮用水和干粮,我急于回去,也不跟周雄计较条件太差了。

    小货车拐来拐去,行驶了一会儿停下,好像前面换了司机,接着继续前进。总共行驶了约半个小时,小货车再次停下,车门打开,周雄笑嘻嘻站在外面,手指头搓动着:“来回的费用现在就要支付,付了钱立即就可以走。”

    我把一个钱袋抛给他,他接过往里面一看,很满意地收进口袋,对我挥了挥走:“走吧,做生意讲究诚信,我收了钱就一定会把你送过去,也一定会把你接过来,但要是你错过了时间,后果自负,钱也是不能退的。”

    我问:“回程时我找谁?”

    “你过去之后会有人跟你联系,约好时间和地点,具体情况只能你跟他商量,我也无法决定。”

    我点了点头,跟着周雄往前走,进入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四面水泥墙没有任何东西。他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我往前走,我走了几步,感觉像是一脚没走稳打了个趔趄,温暖的感觉立即消失了。

    低头一看,我的身体已经是灵体,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布料,只有保命金钱还系在手碗上,一个钱袋落在地面,也都变成灵体的了。

    这就到人间了?转头四顾,这是一个很脏很凌乱的房间,墙壁和地面发莓,家具破旧简陋,破衣服烂纸团到处丢,整个房间弥漫着腐臭气味。

    我有些恼火,周雄怎么把我送到这么恶心的地方,而且衣服也不给我弄一套,让我赤身露体太不像话了!五千两的路费,不该附赐一套衣服么?

    捡起地上的钱袋,里面只有几十两金子和几百两银子,这是我仅有的财产了,除了钱袋和保命金钱,其他东西都没有带过来。我感觉还缺少了点什么……对了,灭魂剑!

    我心念一动,灭魂剑立即出现在我手上,也是能量体不是实体,但明显比我去阴阳界之前要稳定得多,锋利得多,感觉比以前拿在车追命手里更有威力。再仔细感应我自身,无法在体内进行灵气搬运,阴跷种阳大法不能练习了,不过我的灵体很坚固结实,比我去阴阳界之前最佳状态时更胜一筹。由此看来,我在阴阳界练功能力提升,回到人间灵体也有一定程度增强,我能把一部分能力带到人间。

    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我在阴阳界习惯了实体的生活方法,抓着门把手一拉,竟然把实物的门给拉开了,门轴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门外有一个灵体的人慢腾腾地走过来,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白发散乱,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嘴角挂着黑血,身上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毒气。她的样子看起来很吓人,不过我也是鬼,当然不怕她,迎着她走过去:“老奶奶,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女鬼愣愣看着我,张嘴想要说话,却从嘴里冒出大量黑黑绿绿夹杂着泡沫的液体来,一吐就不可收拾。我一阵恶心,转身想走,这时老女鬼突然发怒,长发飞扬,十指如钩猛地向我扑来。

    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尊老爱幼是美德,我可不能拿灭魂剑砍一个普通的老奶奶,只好转身狂奔,冲出屋外沿着一条小路跑。

    这是一个小村庄,大部分是破旧的泥墙瓦房,看起来比我老家要贫困落后得多,而且有一种特别阴郁的感觉,这种阴郁气息甚至让我无法感应到远处的情况。

    老女鬼没有追出来,我放慢脚步,看到路边有一个老鬼正慢慢走着,于是凑过去问:“大爷,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转过头来,一脸瘦容,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喃喃自语:“白养他了,白养他了……”

    “白养谁了?”

    老人像是清醒了一些,有些激动:“我病得快死了,打电话叫我儿子回来,他来了,我还有一口气死不了,他说:‘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请了七天假,再拖几天我就来不及办丧事了’。我不想拖累他,就拿根绳子上吊了,他在屋外明明知道,就是不进来……”

    老人说着呜呜哭了起来:“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该生他养他,不该供他读书!我悔恨啊,可是他是我儿子,我也不能把怨气撒到他身上是不是?”

    我气得肺都快炸了:“那个不孝逆子在哪里,我去一剑砍了他!”

    “再不孝也是我儿子,我怎能害他?”老人摇了摇头,“还有比我更惨的,你看蹲在那边的人,老两口一起喝敌敌畏,他老伴当场死了,他没死透,他几个孩子都回来了,没有一个送他去医院,第二天当着他的面给他老伴办丧事,第三天他也死了,还是有人比我死得更惨啊!”

    我非常震惊,这些人还是人吗,居然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来!我问:“大爷,就没人管这事吗?”

    老人以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谁管?我们村里十个死掉的老人有八个是自杀的,其他村虽然好一点,至少也有超过一半是自杀的。”

    我更加惊讶:“为什么都自杀呢?”

    老人很无奈地摇头:“有的病了没钱治,有的跟媳妇吵架气不过,有的老得不能干活了不想拖累孩子……唉,老了就没用了,不死还能干什么,得了重病的自己受苦孩子也受累,花光了钱最后还是要死,还不如早点自己了结。我们这里的人都有三个儿子,一个是‘药儿子’,一个是‘绳儿子’,一个是‘水儿子’这三个儿子比亲生儿子还可靠啊!”

    我无法相信他说的,这个老头肯定疯了胡说八道,都什么时代了,农村也有医保了,怎么还会发生这么悲惨的事?

    我坚决不信,继续往前走,又看到了好几个在游荡的老鬼,有的像刚才我看到的老婆婆,有的全身湿渌渌肚子胀得老大,有的还挂在树上晃荡着。再向他们打听,有些神智比较清醒,说的跟刚才那个老头一样。

    事实摆在眼前,这些老人都是自杀的,死了又不甘心,所以魂魄逗留在这里不肯离去。而且整个村子几乎看不到壮年男子,大多是老人和小孩,这样的村子不阴气森森才怪了。

    我非常愤怒,想要做些什么,但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只有说不出来的悲哀。这里一定不是人间,人间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可能是周雄怀恨我逼迫他,想要摆脱我,把我丢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切,你何必自欺欺人?这里绝对是人间!”萌萌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如今乡下老人自杀很普遍,只是这里情况更严重一些,越闭塞落后的地方这种情况越严重。”

    我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问:“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吗?”

    萌萌叹息了一声:“全国怕有几亿老人吧,只要十分之一是贫困的,那也是几千万,就算你像沈万三一样富有,也帮不了这么多人啊。我看问题的根源是道德败坏,有很多人猪狗不如,不知‘孝’字怎么写。以前的学堂,第一件事就是教育孩子道德伦理,孝字当先,现在的学校只教人考高分,不教人感恩和孝敬父母,于是每个人都在为了考试、工作、赚钱削尖了脑袋,名利第一,谁还能顾得上老人?等到这些人变成了老人,得到一样的下场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的心情更加沉重,当老师的为了奖金,只希望学生考高分,谁管学生将来会不会拿刀捅父母亲?当医生的昧着良心榨干病人的钱,谁关心病人全家是不是被逼死了?当官的贪污受贿挥霍无度,这些钱要是用在养老和医保上,能救活多少人?新闻媒体上名人炫富、婚变、不雅照之类的报道铺天盖地,怎么就不说说乡下这些事儿?似乎每个地方都有问题,而这些问题都不是我能改变的。

    萌萌道:“很多人含怨而死,怨气不散,越积越多就会导至人间凶戾之气渐盛,活人感染了戾气性情会变得急躁暴怒、凶残好杀、冷酷狭隘。还有些怨鬼没有经过轮回直接附到胎儿身上,这样的人凶狠蛮横,又会害死更多人。如此恶性循环,只会越来越糟糕,也许这才是人类真正的末日。”

    我突然想到了阴阳界的情况,人间有大量坏人死了,在阴阳界暂时停留,如果不管理好这些人,阴阳界也会越来越混乱。所以阴阳界采取了黑白分明的制度,晚上时间让恶人尽情去发泄,邪恶势力互相消耗,以此来保证大部分善良的人能在白天过上和平生活,这一招很高明!

    我走到村外,脱离了怨念气息笼罩的范围,我的感应能力立即恢复了,可能感知玉瓷所在的方向和大约距离,估计有千里之遥。以前我只能感应到刘一鸣的位置,很难定位别人,看来我的能力确实提高了。

    我往玉瓷所在的方向飞奔,感觉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很多,强壮的感觉让我信心大增。这时萌萌又说话了:“这一点小成就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要是肯听我的话好好练功,说不定回来就是鬼仙级别,那才可以横着走。”

    “那么我现在算什么级别?”

    “刚起步的鬼修而己。你的心定不下来,到处乱跑肯定惹祸,只怕会前功尽弃,还连累了我。”

    “呵呵,要是您老觉得跟着我吃亏了,现在已经回到人间,可以离开了啊?”

    萌萌没好气道:“你的修为太低,我的能力不够,哪能离开?你以为我爱当电灯炮啊!”

    这倒也是,我跟玉瓷久别重逢,自然有许多体己话要说,有个电灯泡在身上太别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