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了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054字

    刘一鸣家有人死了!

    我还能很清晰感应到刘一鸣的存在,死的肯定不是他,他老娘早已病得一阵风就能吹倒,应该是她翘了。

    凝神感应屋里的情况,灵堂的供桌上放着一个骨灰盒,有六个和尚穿戴整齐坐在那儿敲木鱼念经,看他们精神抖擞的样子不像是熬了通宵,而是起得早刚开始做法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和尚也不容易,赚点钱要起得这么早。

    再看卧室里面的情况,我着实有些意外,刘一鸣的老娘居然还活生生躺在床上,旁边躺着刘一鸣的儿子。老太婆没死,那么死的是谁,难道是……许静?

    我扫视整套居室之内,刘一鸣在卫生间刷牙,另两个卧室、厨房和阳台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女,就是没有许静,死的如果不是许静还有谁?

    又老又病犹如风中残烛的老太婆没死,年轻力壮的许静反而死了,这也太不正常了!之前许静与刘一鸣就有矛盾,关系紧张,许静又在灵通道长的道场中放走了我,要是刘一鸣知道了这件事,以他凶残的本性还会不杀了许静?这么说许静是因我而死,我害死了我的救命恩人!

    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我再也无法忍受了,直接向屋里冲去。我的愤怒引发了强大的阴气波动,冷风席卷而入,整个大厅内轻的东西都被吹动,供桌上的蜡烛大部分熄灭。

    众和尚大惊失色,纷纷跳起来东张西望,却看不到我在哪儿,又是一群骗钱的假和尚。我完全无视他们,放出了灭魂剑向卫生间走去,走得不是很快但无比坚定,今天不杀刘一鸣誓不罢休!

    灭魂剑一出,大厅内更是冷森逼人,冷风遍地打卷,不仅六个和尚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厨房和卧室里面的人也发觉不妙东张西望。我走到卫生间门口,眼前有一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无法确定他是突然出现的,还是早就站在这儿了,之前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你是谁,怎敢白日仗剑入室行凶?”他很平静地用意念向我发问,不愠不火地看着我。

    此人看上去五六十岁,衣着普通,长得也普通,就像路边遇到的乡下老头,看过他一眼也不会留下什么印像。我看不出他的命光、运光有什么异常,不像是修行者,这样一个老头,怎能看到我并且用意念跟我交流?

    “让开!”我恶狠狠地说,别说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老头,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挡我的道。

    “放下你的剑。”老头还是平静得异乎寻常,语气平缓但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不要多管闲事自讨苦吃!”我举起了手中剑。

    “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老头双手合十,像和尚一样行礼。

    “你是和尚吗?”我更加愤怒,为什么总有和尚、道士之类来横插一脚!

    “我法号了因,了结的了,因果的因。”

    我发出了更强的气势:“我不管你结什么果,再不让开我一剑砍了你!”

    了因道:“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宽恕才能化解仇恨,害人越多,结下的恶果就越多,深陷不可自拔,最终坠入苦海地狱……”

    我才没心情跟这个迂腐的老和尚多废话,一剑就向他头顶砍去。就在这一瞬间,了因头顶上闪现耀眼的金光,似乎还有莲花状的光影,灭魂剑到了他头顶就落不下去,像是砍在一块巨石上,但又没有反弹力。

    我收回了灭魂剑,了因身上的金光也消失了,还是像之前一样普通。因为刚才金光闪现的时间太短,让我有些恍惚,怀疑他身上根本没有闪现过金光。暴怒之下我没有多想,又狠狠一剑向他胸口刺去,这一次我用上了全力,并高度集中精神。

    灭魂剑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穿透了了因的身体,了因若无其事,根本不像是被我刺中。我收回了剑,看不到他身上有任何损伤,感觉就像是刺中了一个影子一样。

    这怎么可能?车追命说过砍中活人会对经脉气血造成伤害,轻者疼痛麻木,重者昏迷瘫痪甚至死亡,以灭魂剑现在的威力,怎么可能砍中了因没有一点动静?

    了因道:“要是你砍我几剑能消消气,那就砍吧。”

    这是嘲讽我么?我更加愤怒,挥剑连砍,一口气砍了足有十几剑,了因还是毫发无损。这时刘一鸣已经发觉了外面的异常,从卫生间探头往外看,我立即绕到了因身侧,一剑向刘一鸣刺去。

    眼看剑尖就要刺入刘一鸣的脸,突然不动了,了因一只手抓住了剑身中部,灭魂剑就像是被焊在了铁柱上一样牢固。剑尖虽然没有刺中刘一鸣,但从剑尖冒出的剑芒却刺中了他的脸,他向后跌去,撞在洗手台上,立即一手捂着脸,一手按着后腰惨叫起来。

    这证明灭魂剑是能对活人造成伤害的,仅是剑芒已经有影响,更不要说直接砍中了。我的心直往下沉,不是我有问题或者灭魂剑有问题,而是了因深不可测,修为已经达到了我无法看透的程度,这回遇到逆天高手了!

    “你为什么要救他!”我愤怒咆哮。

    “我是在救你。”了因还是平静地说,原本很平凡的脸这时显得有些神圣,又带着些悲悯,好像变得不平凡了。

    “你明明就是在救他!”

    “救他也是救你。你吓到许多人了,我们到房间里面去说。”了因说着往卧室那边走去,他的手还抓着灭魂剑,我抽不回来,又不能松手,被他扯着进了卧室,关上了门,里面只有他和我。

    我突然发力猛抽灭魂剑,还是一动不动。灭魂剑已经与我的精气神融合为一体,是不可分割的,失去了会对我造成重创,况且我也舍不得放弃。我朝了因怒吼:“你他妈的当和尚就当和尚,念你的经去,多管闲事干什么?”

    了因道:“你怨念缠身,苦不堪言,我不忍心不管。”

    我冷笑:“你是刘一鸣请来的吧,收了他多少黑心钱?你们这些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偏要说得自己有多伟大,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了因微微点头:“你教训得对,现在很多和尚为了钱替人家做法事,这是不对的。但我没有收他的钱,只是受朋友邀请而来,现在我只想帮助你。”

    我又用力抽了一下灭魂剑:“那你抓着我干什么?放开我让我杀了他,我的怨气就消了,你就帮了我的大忙了。”

    了因道:“仇杀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你杀了他,他变成鬼又来杀你,杀来杀去,仇越结越深,冤冤相报何时了?”

    “他杀了我,我杀掉他,这不正是你们宣扬的因果报应吗?”

    了因道:“因中还有因,果中还有果,他杀你必定另有原因,这个因本身就是果。就像现在你杀了他,以后他来找你报仇,你认为是果,他却认为是因,因因果果循环下去,只会越陷越深。俗话说‘地狱无门自来投’,陷入地狱并非别人强迫你,而是你的执念和业力使你身不由己掉落下去,不放下执念,最终自己陷入地狱受苦,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根本不信他的鬼话:“用不着绕来绕去找借口了,刘一鸣骗我去做犯法的事,怕我举报他杀了我灭口,这难道是我的错?我有可爱的未婚妻,幸福的家庭,因为我死了这一切都变成了无边的痛苦,难道我不应该找他报仇?你得到了他的好处当然为他说话,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要么为了钱什么都干,要么站在人的角度维护人间秩序,把妖魔鬼怪赶尽杀绝,有没有想过我原本也是人,我是受害者!”

    了因叹息一声:“如今确实有许多不辨是非唯利是图的佛门败类,但并不是所有都是。众生平等,一切众生在我眼中都是菩萨,绝对不会偏袒人而仇视鬼,刘一鸣若真的做了坏事,多行不义必自毙,用不着你杀他,他也会自食恶果,杀人的事用不着你来做。杀他虽然逞一时之快,你也不能因此活转过来,恶念恶行反而会导致你受更多苦。”

    这时萌萌在我心里说话了:“我觉得这个老和尚不像坏人,说的话有一定道理,以他的修为要是想杀你太容易了,没必要说这么多废话。”

    我很愤怒:“你懂个屁,那是他自己良心过不去,怕自己死后上不了西天见不了佛祖。”

    萌萌气坏了:“你,你……你太不讲道理了!”

    我对了因说:“你要是看见了菩萨,肯定跪下磕头如捣蒜,敢这样抓着菩萨不放么?可见你口是心非,说话不如放屁,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了因一点也不生气:“如果我向你磕头能让你放下仇恨,磕几个头又有何妨?”说着他就放开了灭魂剑,肃然跪下,庄重而恭敬地磕起头来。

    我愣住了,这老和尚是念经念傻了,还是修行修到了超凡入圣?既然他可以真的视我如菩萨,那么他说的话就是真的,难道是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