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两个狐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229字

    坐在椅子上给玉瓷循循善诱的了因突然站了起来,露出凝神感应的表情,眼睛异常明亮,紧接着我听到了外面传来刘一鸣的惊叫声:“有鬼啊……”

    本来我被了因限制了能力是感应不到外面情况的,这时突然可以了,我“看”到了刘一鸣从另一个卧室往这边跑,跟在他后面的是许静的灵体。许静身上有大量血迹,脸上布满了伤口并且有些变形了,像是遇到了惨烈车祸造成的,极其可怖。并且她身上带着极重的血煞之气,就像她走过的地方遍地是血,我见过数不清的鬼,却从来没有见过血煞之气这么重的。

    玉瓷坐在床边,慌忙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了因没有回答,而是快步走到门边拉开了门,刚好刘一鸣跑过来,迎着了因惊叫:“大师救我,大师救我……”

    了因把刘一鸣护在身后,挡在许静前面:“阿弥陀佛,你怎会变成这般模样?”

    许静可能是因为身上煞气大重已经失去了理智,不知道回答了因,往旁边绕想要去抓刘一鸣。了因转身继续护着刘一鸣:“你是因车祸意外身亡,怨不得别人,前几天我查不到你的下落,你到哪里去了,为何变成这样?”

    许静还是没有回答,试探了几次无法绕过了因,暴怒起来,扑向了因乱抓。这时我突然能动了,想必是了因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许静身上,顾不上我了,那么窗户那边应该也能出去了。

    “玉瓷,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找你。”我对玉瓷说了一声,甚至没来得及等她回应已经往窗户那边冲去,果然毫无阻碍,一下就出去了。我大喜过望,什么都顾不上了,以最快速度踏空狂奔。

    一口气跑到了城外,后面没什么东西追来,我这才放下心来,放慢速度。不知道许静怎么样了,她救过我的命,这一次又是多亏了她,我丢下她跑了好像有点不仗义。但不趁机跑的话,等了因回过神来我就惨了,再说了因肯定不会灭杀许静,让了因超渡她也好。

    许静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猜可能是刘一鸣指使黑帮的人开车撞死了许静,或者在许静的车上动了什么手脚造成车祸。许静死后明白了是刘一鸣害他,怨气很重,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下变成了这个样子。

    许静是个好人,没想到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而我生前没有被刘一鸣骗去移植器官之前应该也算是好人,看来真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在心里感叹了一会儿,我又有些担忧起玉瓷来。了因是肯定不会为难她的,但刘一鸣就不一样了,他恨我入骨,心狠手辣,这一次玉瓷跑到他家里找我,等于是正面冲突了,以刘一鸣的风格很有可能对她下毒手。不过短时间内刘一鸣应该不会行动的,但愿老和尚神通广大,能把这个恶魔给“超渡”了。

    “咦,那不是赵铭志吗?”

    我正跑着,听到后面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感觉很耳熟,还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于是停步回头。右后方不远处有两个灵体的人,一男一女,女的美得惊人,男的丑得可以,正是我曾经在鬼市遇到的两个狐妖!

    我吃了一惊,急忙又跑,两个狐妖立即追来,不一会儿就追上了我,并且一前一后堵住了我。美女狐妖笑嘻嘻道:“你有裸奔僻好吗,怎么又没穿衣服?”

    我下意识地双手往下一挡,本来灵体没穿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跑来跑去我都有些习惯了,但是当着美女的面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丑狐妖不高兴了:“你盯着他看什么,他是我们的敌人,姥姥已经下令杀他了!”

    美女狐妖笑道:“所以我要盯着他,怕被她跑了啊!”

    “你……那你不要跑到他前面去啊。”丑狐妖还是耿耿于怀。

    美女狐妖对我说:“小帅哥,你是乖乖地跟我们走呢,还是让我们绑了你走?”

    我心中暗忖,这两个狐妖跑得比我快,说明实力比我强,以一对二我没多大机会,而且这附近是他们的地盘,闹出大动静来说不定很快又有高手赶到,得想个办法尽快解决了他们。

    “呃,呃……美女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朋友,我们见过三四次了吧,怎么说也算是朋友……”

    丑狐妖顿时砸破了醋坛子:“什么,你们见过三四次了?还有在哪里见过?香香你刚才说他‘又没穿衣服’,那么以前你还看到过他没穿衣服?”

    美女狐妖有些气恼:“就是在路上遇到,有什么大不了,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立即说:“我知道啊,你叫香香,真的是人如其名,第一次见面我就闻到你身上很香了。”

    美女狐妖很开心:“你的小嘴真甜,但说好话也没用,还是要跟我们走。”

    我说:“其实是一些误会,我并不想得罪你们,特别是像你这样又香又漂亮的美女,跟你一起走都是我的荣幸啊!”

    丑狐怒吼:“够了,够了,你说她香,她说你嘴甜,当着我的面调情,当我是傻瓜吗?”

    香香皱起了秀眉:“你想到哪里去了,少这么小心眼行不行?”

    “我小心眼?上次在鬼市你护着他,我就看出你跟他眉来眼去了!姥姥并没有说一定要活捉,你要是跟他没有私情,现在就杀了他!”

    香香大怒:“你有病是不是?我看谁一眼你都不爽,总是怀疑我跟别人有暧昧关系,就算我真的找了别的男人上床,你又能把我怎么样,火了我先休了你!”

    丑狐妖愣住了,张大了嘴巴都忘了合上,他不敢跟香香叫板,就把怒火发泄到我身上了,怒吼一声,手上幻化出一柄前方带尖矛的大斧,冲向我挥斧就砍。

    我急忙躲避,在地上打了个滚,装作又惊又怕的样子往香香那边退去。丑狐妖飞步腾空,双手握斧又狠狠砍下,气势惊人。香香也急了,挥手一道细长光芒扫出,卷住了斧柄一扯,把丑狐妖连人带斧给扯歪了,卷着斧柄的却是一条黑色长鞭。

    “你果然护着他!”丑狐妖更是怒发欲狂,奋力一扯脱开了长鞭,又向我冲来。

    “我是想抓活的回去问话……”香香说着长鞭如灵蛇一般,卷住了丑狐妖的双腿,把他扯得一个踉跄。

    丑狐妖一斧砍下,把长鞭砍断,又冲向我。香香也火了,“刷”的一鞭向他抽去,着着实实打了他一鞭。

    二妖大打出手,把我丢在一边,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实力,没有提防我——以前见过我动手的狐妖都死了,所以他们虽然接到命令要抓我或者杀我,却不知道我的能力,以为我是一个普通的鬼。

    我后退了一些看热闹,二妖打得很激烈,但只是意气之争,不会向对方下死手,这样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想要逃走,但转念一想,如果我逃跑,他们就会明白上了我的当,停手追赶。他们的速度比我快,还是会被他们追上。所以我不能逃,必须杀了他们,这样其他狐妖就不会知道我来到人间。

    我定了定神,狠了狠心,向二妖跑去:“别打,别打,不要为了我伤了和气嘛。”

    丑狐妖见我跑过来,立即一斧砍向我,香香急忙阻拦,但长鞭是软兵器,不能用来挡重武器,三个人纠缠在一起也挥扫不开,只能变鞭为两柄短剑,连连挡格丑狐妖的攻击。

    我装作跌跌撞撞,故意撞到香香身上,从侧后方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扯着她往地面倒去。丑狐妖见香香一再护我,已经气炸了肺,现在我光着身体又去抱她,更加暴走了,奋力一斧劈下。

    我就是要等他这一斧,身体往旁边一避,却搂着香香甩了过来,于是他就变成了砍向香香。等到他发觉不妙,哪里还能收得住?香香被我甩来甩去有些晕头转向,发觉不妙勉力用双剑一挡,没能挡住势沉力猛的大斧,上半身几乎被完全劈开。

    丑狐妖愣住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丢开香香,灭魂剑闪现,一剑斜劈,把丑狐从左肩头到右腰劈成两断。灵体的身体砍断了也未必会死,我毫不停留又连续劈砍五六剑,丑狐妖的两截身体还没聚合起来就被我砍碎了,彻底消散。

    香香只是受了重创,并没有死,恢复成完整身体,惊恐万分地看着我:“你,你……”

    我手持灭魂剑她走去,现在她的能力不止是减半,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只能任由我宰杀。我说:“我跟你个人之间没有仇,我本来不想杀你,但是你们家族要追杀我,我也是迫不得己。”

    香香惨然一笑:“我还以为你很弱小,没想到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回真是栽到家了。”说完她收了一双短剑,闭上了眼睛,不做没有意义的抵抗了。

    我举起了灭魂剑,却发现自己砍不下去。妖与人一样,也有智愚、善恶、美丑之别,并非每个妖类都该死,刚才她一再护我,除了想活捉我之外,应该也有保护弱者的心态。她维护我,我却骗了她并且要杀她,这行为似乎有些卑劣。

    犹豫了几秒钟,我收了剑转身离开。即使她回去报告了我的行踪,带了高手来追杀我,我也不后悔。做人应该有自己的原则,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死了也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鬼,不能让自己的良心不安。

    “喂,你为什么不杀我?”香香在后面问。

    我没有停步也没有回头:“回为你说我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