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严重后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084字

    即将碰到苏紫衿的嘴唇之际,萌萌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快住嘴,你想要前功尽弃么?”

    我猛然惊醒,硬生生停止了动作。玉瓷确实说过不介意我在阴阳界的行为,但我应该对她忠贞和专一,这是我应该具备的品质,否则我就辜负了她对我的爱。而且我刚刚确定的新理想,以及我是否能生存下去,都是以我能力提高为基础的,这一破戒就会前功尽弃。心似平原纵马易放难收,放纵了这一次,我就有可能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恰好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于是借机放开了苏紫衿去拿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周雄打来的,我就知道有些不妙了。接通后周雄问:“赵先生么?”

    “是我。”

    “你怎么搞的?有大麻烦了!”周雄气急败坏,估计正在跳脚,“那边出事了,接应你的人被杀了,而且我们的安全通道可能被发现了,这,这……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

    我沉声道:“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我也不希望这样啊。事已至此,焦急也没有用,只能想一些补救的办法。”

    “还怎么补救?我们的规矩很严的,出一点点差错就要出局,而且我只是一个跑腿的,没人罩着我,这下死定了,这下死定了,真被你害惨了……”

    我也有些紧张起来,要是百渡集团恼了我,杀我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即使没有针对我,周雄挂了我以后回人间就有困难了,再找一条路谈何容易?我说:“你先别急,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安全通道可以关闭吗?”

    周雄道:“那不是我能关闭的,我只是负责送人来回,现在通道被人发现了,只要有人非法入境,很快就会查到我身上,进而查到我私下让你通过,我就是有三个脑袋都要被砍光!”

    “那就是说现在还没人通过,你上头还不知道?”

    周雄六神无主:“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通过了,而且我不敢向上头报告,我又关闭不了,也许下一秒钟就会有人通过。我不能在电话里说了,你到我家来详谈,不,我开车去接你,我们在车上说。”

    周雄说完就挂断了,我皱紧了眉头。转头一看苏紫衿正在看着我,一脸担忧,房间里很安静,她已经听到了我与周雄的交谈。苏紫衿道:“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我感觉有些歉意:“对不起,刚才我……我不是故意的。”

    苏紫衿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声音小得像蚊子:“你要是喜欢还可以继续。”

    “不,我的意思是说,刚才并不是我的本意,而是练内功的原因自控能力很差,有些失控了。就像刚才我说的,我只能把你当成妹妹一样,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苏紫衿的脸立即变得惨白,咬住了嘴唇转过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很感谢你的坦白,但你想多了,我只是个仆人,只是一件工具,你怎么对待我都可以的,用不着太在意我的想法。”

    我更加怜惜,她当然不是工具,她是人,有思想有感情,她的真心我一清二楚,我怎能完全无动于衷?但爱情这种东西具有唯一性,不能替代不能分享,我只能在其他方面对她好一点来回报她了。

    苏紫衿很快转过身来,表情已经变得平静:“你有事快去吧,真的不用担心我。”

    我点点头,给她一个鼓励和赞许的眼神,转身出去了。

    萌萌在我心里说:“唉,我都差点被感动了,刚才要不是为了练功,我肯定不会叫停你。”

    “哼,你可真会把握时机,早一秒钟提醒我不行么?”

    萌萌大笑:“呵呵,提早一秒钟就没有好戏看了。其实你不用遗憾啊,再练一段时间你就能控制体内精气,收放自如,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时再跟她欢好也不迟。”

    我没好气道:“你知道我没有这样想。”

    “是么?刚才要不是我提醒,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可见有没有想不是关键,没想也可以直接做啊。”

    我气得不跟她说话了,这个老妖精,怎么话里面有一股醋味。得了,我赶快练功,让她离开我的身体,再给她做个媒嫁出去。

    到了门外不一会儿,有四辆一模一样的车来了,周雄在第二辆车上,其他都是他的保镖。虽然他在百渡集团内只是个跑腿的,在一般人眼中可是成名人物,黑道枭雄,没一群保镖哪敢晚上出门?

    我上了车,周雄一直阴沉着脸没有开口,车子开到了一个广场上,所有保镖和司机下车四周散开,只留我和周雄在车上。

    “祸是你闯出来的,只能由你来摆平!”周雄瞪着我说。

    这件事我确实责无旁贷,也关系我切身利益,我问:“怎么做?”

    周雄道:“听说你跟左阳关系不错,你去求他,只要他点头了,我就没事。”

    我很惊讶:“左阳是百渡集团的成员?”

    “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知道每一界的高层都跟百渡有些关系,八个元老之中至少有一个知道百渡存在,左阳的可能性最大。即使不是他,只要他表示有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项目交给我负责,我上级就可能会顾及他的面子,或者顾虑政局的影响,只革职不杀我,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我大皱眉头,左阳明确表示过不会公开支持我,况且周雄是四海堂的头目,是黑道名人,左阳怎么可能因为我把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项目交给周雄?

    周雄道:“不需要真的项目,也不需要真的交给我,只要一个假项目拖一段时间,然后说资金问题或其他原因取消就可以了。”

    我连连摇头:“这是行不通的,不管是真项目还是假项目他都得对外公布才有效,你表面身份只是一个拍卖行经理,关系国家大局的项目怎么可能交给你?”

    “不,不,他不需要在正式场合声明,只要在一个小的圈子里透露一下有这个意向就可以了。而且我是四海堂的主要负责人,只要是与海防建设有关的项目,交给我就是理所当然的,大家心知肚明。”

    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至少我可以找左阳试一试。我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跟左阳‘关系不错’?”

    周雄有些小得意:“他去找过你,还单独交谈,像我们这种人都很敏感,立即就能嗅出味道来。”

    “好吧,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我会尽力试一试,明早就去找他。对了,上次你卖给我的保命金钱,我不小心弄丢了,你能再给我弄一个吗?”

    周雄瞪大了眼睛:“弄丢了?你还真舍得,那可是十万两金子啊!这种宝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哪里再去给你找一个?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救了我的命,我一定帮你弄几件好东西,而且价钱绝对优惠,就是免费送你一个都是应该的!”

    我笑了,这件事要是成功了,以后周雄更是跟我牢牢绑在一起,想买什么都容易。要是没成功周雄挂了,百渡似乎很在意国家领导人的动向,那么我去见了左阳,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我,至少我自己安全了。

    接着我问了周雄一些问题,想要了解百渡的更多情况,可是他一问三不知,连他的直接上级都没有见过面,只是电话联系,按指令办事。我问他有没有其他“安全通道”可以去人间,他说肯定有,但他也不知道在哪里。

    虽然这个漏子是我捅出来的,现在周雄有求于我,也不敢怪我,对我客客气气,把我送回了聚贤大厦。我立即联系安然,要求他给我安排明天去见左阳,越快越好,安然说左阳未必会接见我,但他会尽量动用关系去争取。

    看看时间已经快天亮,我毫无睡意,心里有事想要练功也静不下心来,焦急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等到了上午十点,安然还没有得到左阳的确切回复,大人物事情多,哪能顾得上我?而周雄已经打电话催了我好几次,像催命鬼一样。

    将近到了中午时分,常志豪风风火火来找我,进门就问:“兄弟,昨晚周雄找你干什么?”

    我强作镇定:“没什么,叫我去看珠宝,大概上次被他赚大了,又想来宰我。”

    常志豪有些不信:“没事就好,刚才我听说周雄被逮捕了,据说跟什么偷渡案有关,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这王八蛋,黑心钱赚多了,被抓了活该!”

    我大吃一惊,难道有人从传送门过来被官方查到了?百渡集团虽然手眼通天,但不论在哪一界都是属于非法组织,如果做得太过分,官方就会打击他们,所以他们尽可能不正面与官方冲突。现在官方对他们采取行动了,问题就严重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百渡准备放弃周雄这颗卒子,主动报了案让周雄去当炮灰。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我都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回人间的通道也失去了。

    左阳或许早已知道我要见他的目的,不肯见我那就是不肯放过周雄的意思,恐怕还要怪我多事呢。唉,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