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初战告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128字

    我采纳了萌萌的意见,立即开始研究伏击敌人的计划,设置陷阱的地方主要是我练功的树林。树林里便于施工和隐藏,发现敌人后就往步步杀机的陷阱堆里引,也不指望靠陷阱就能击杀敌人,只要能让敌人手忙脚乱,我就可以趁机击杀。

    天亮之后我就开始实地堪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设计,然后叫守卫们制作和购置需要用到的绳索、铁钩、铁环、绞盘、尖刺、强力弹簧之类。

    标准的弓、弩是属于管制武器,没人敢在城里使用,也很难买到,但在野外自制一些问题不大。况且我是有“特权”的人,自制一些弓弩用来自卫,左阳应该不至于把我逮捕了。

    我把守卫分成两组,一组上半夜值班,一组下半夜值班。每一组又细分埋伏人员和巡逻人员,休息的人员接到警报后立即作为后援加入,接应和伏击敌人,还包括了多种撤退方案。

    安保措施越严密,守卫们生存机会就越大,而且他们对我心存感激,都很卖力地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情绪高涨。包括苏紫衿也在忙前忙后,帮我记录该采购的东西、提供参考意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只有刘芳没有参与,有一次苏紫衿叫她帮忙,她冷冷地甩下了一句:“这有什么用?回到城里才安全。”敢情她是不想待在这里。

    接下来几天我们都在忙碌着,我大部分时间用来练功,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指导苏紫衿练功和督促检查机关陷阱的制作进度。苏紫衿练的剑法名叫“白鹤剑法”,就像螳螂拳取法螳螂一样,这套剑法主要是模仿白鹤的姿态,以轻灵为主,身形飘逸,姿势优美,有如白鹤展翅、飞掠、扑击、独立松顶……

    虽然是我在教苏紫衿,有的动作和要点我自己也做不到,只能勉强摆个姿势加上讲解让苏紫衿自己去领会。现在我相信萌萌的话了,这种花巧的剑技我是练不好的,练好了也只能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起取胜。比如面对刑龙这样的对手时有效,面对猎头人那样的高手时,就没有一点儿用处了,不如直接提升灭魂剑的威力,还有机会把敌人一剑击杀。

    其实我不觉得苏紫衿练了有什么用,但是她想学,萌萌也说要教她,我只能教她。教了两三天,发现她练起来有模有样,还真有点白鹤展翅的味道,不像我是呆鸭子晒翅膀。不止是我觉得好看,每次她穿着紧身衣一开始练,守卫们的眼睛就像是受到万有引力的影响全往这边瞧,迈不动脚步了。

    第六天傍晚,有一个守卫发现了距离我们几千米外的山顶上有一个人在往这边看,等我赶过去时,却看不到人了。由于距离较远,守卫没看清那人的长相,只能看出是个女人。

    这里虽然距离主城不是很远,但山势险恶少有人来,对面那个山峰没有人居住,现在太阳已经快下山,有个女人在山顶上出现很不正常。我敢肯定是敌人在侦察这边的地形,或许今晚就会光临了,于是下达了指令,天黑后全体进入防守位置,开启所有机关陷阱。

    夜晚悄然来临,鸟儿们纷纷归巢,夜虫开始鸣唱,山顶上与往常一样安静,即使有人从空中看下来,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大约晚上九点左右,西南侧的悬崖下有了动静,疑似有人在往上爬。这个地方是三个比较容易往上攀爬的地点之一,当然早有人守在悬崖边了,立即把隐藏好巨大圆木滚了下去。下面传来好几声惊叫和惨叫,至少有一个敌人被砸落下去。

    砸了几根滚木和巨石,下面没有动静了。我接到报告赶过去,也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不过以我估计,敌人有好几个,有备而来,应该不会就这么放弃,要么继续强冲,要么换其他地方再往上爬,所以命令守卫们提高警惕继续防守,我也在这儿蹲守。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下方又传来声响,守卫们再往下丢滚木巨石,这一次却没有传来惊叫声。敌人选择了同一地点再上来,并且没有砸中,那么必定是声东击西,从两侧看似不可能的地方偷偷上来。身手敏捷的人,借助一些工具,即使是陡直光滑的石壁也是有可能爬上来的。

    我命令两个守卫备好滚木原地防守,另两个守卫往左侧移动,以弩箭等着招待敌人,我自己则往右侧侦察。果然我只横移了十几米远,就感应到了下方有人,紧接着一个人手脚并用,灵敏如猿猴般贴着石劈往上冲。

    我毫不客气一剑向他射去,他惊慌躲避,竟然避开了灭魂剑。但他全凭一股冲势才能在光滑的石壁上不滑落,这一避冲势消失,提着的一口气也泄了,双手连连在石壁上抓却没能停住,掉了下去。他想要钩住附近一块突出的岩石,结果没有抓牢,身体反而失去了平衡,急速滚跌下去了。

    左侧传来惊叫声,好像是守卫的声音,我急忙向那边跑去。越过两个负责丢滚木的守卫时,我示意他们坚守原地,我继续往前跑,很快看到了一个守卫捂着肩头,被一柄飞刀射中了,另一个守卫正拿着弩紧张地盯着悬崖下面。

    “什么情况?”我问。

    “有一个人往上爬,我们用箭射他,没有射中他,我被他的飞刀射中了,但他也掉下去了。”受伤的守卫说。

    我往悬崖下看,黑沉沉的,二三十米下面就看不到了,也没一点声音。

    我对守卫说:“你先回去,让两个姑娘给你包扎一下。”

    “没事,这点伤死不了,我的手还能动呢。狗娘养的,不砸死他们我就不姓毛!”守卫说着猛地拔出了飞刀,就以飞刀割破衣服,扯下来绑扎伤口。

    看他样子伤得确实不是很严重,而且现在急缺人手,我也就没再坚持叫他回去了。等了一会儿下面还是没有动静,打电话问另两队埋伏的人,他们那边都没有出现敌人。

    我估计敌人是五个到六个,之前被滚木砸落的两三个,摔死的可能性很大。被我和守卫逼得掉下去的两个身手要强得多,但这么高掉下去,不死也要重伤,所以继续强攻的可能性很小。

    我们一直守到了天亮,再也没有敌人出现。 真没想到最简单原始的滚木巨石就建了奇功,重创并阻止了敌人,其他机关陷阱还没发挥作用呢。萌萌说得没错,这里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易守难攻,利用地形普通人就能挡住高手。

    敌人吃了大苦头,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了,但我们不敢放松警惕,继续戒备并完善防御设施。敌人已经知道了有滚木,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隐藏了,直接把巨石和滚木堆叠在悬崖边,有的甚至悬吊在悬崖外,只要砍断绳索就会砸下去,这样效率高并且能腾出更多人手来。

    刑龙建议再调些人手来,我拒绝了,这些人已经足够防守,增加人员起的作用不大。要是这里挤满了人,乌烟障气,我哪里还能安静练功?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就过了一个星期,没有敌人出现,守卫们都有些松懈下来了。我知道狐妖不会善罢干休的,一定还会有高手来,不来则已,一来必定是超强高手,守卫们和机关陷阱估计起不了太多作用,还得靠我自己,所以我很努力地练功。

    萌萌可以帮助我吸收大量草木灵气,这些灵气吸进我体内,转化为我的精气,然后在我祭炼灭魂剑的过程中又转化成了剑气。渐渐的我体内的能量达到了新的平衡,精气内敛,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性奋”,而灭魂剑的威力也在日渐提升,更容易控制。

    这一天午后天气突变,原本晴朗的天空布满了厚厚的阴云,好像就压在头顶上。这时已经是颇为寒冷的冬天,因为天气变化竟然让人感觉闷热,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整个山顶上笼罩着让人烦躁不安的沉闷,似乎连鸟兽都不出声了。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也许这种反常的天气是灾难的预兆,或者某种杀气聚集造成的,敌人可能在今晚发动,并且会是石破天惊的一击。抛开预感和直觉不说,恶劣的天气有助于突袭,如果晚上下大雨或者暴风雪,敌人趁机来袭击的可能性也很大。

    天黑后我召集众人动员备战,其实不需要我多说,准备了这么久,每一个人都信心满满,急于对敌人迎头痛击,只怕敌人不来。他们越兴趣,我心情就越沉重,今晚要是有敌人来,必定是来者不善,这些只还不知道有多少能活到明天。

    考虑到防御工事已经很完善,悬崖边不需要太多人防守,而且敌人再来必定已经有了突破的办法。所以三个易于攀爬的地点我各派三个人防守,剩下三个守卫和我、苏紫衿、刘芳躲在屋里,随时支援出现敌情的方向。

    刚过八点,天空传来轰鸣声,像是有直升机来了。今天并非约定的补给时间,也不可能晚上送来补给,难道是敌人乘直升机从天而降?

    我正想要出去看看,“哗哗”声大作,像是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浓烈的气油味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