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伤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045字

    闻到汽油味我不由大惊失色,毫无疑问是敌人的直升机来了,并且在往下浇汽油。哗哗声刚响起时就在木屋附近,这时连屋顶也在响了,他们想把我烧死在里面!

    其他人一脸疑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大吼一声:“快出去!”拉了苏紫衿的手就往外冲。

    从天空喷洒下来的汽油范围很大,冲出去的时候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湿了。刚跑到屋外,一点火星从天而降,掉落在木屋顶上,“呼”的一声,火焰爆燃,瞬间大部分屋顶都起火。木屋周围紧接着起火,烈焰冲天,金蛇万道,只要再晚两三秒钟我们就出不来了。

    萌萌对大火极度恐惧,这种恐惧甚至感染了我,让我觉得双腿发软跑不起来。还好这只是一种感觉,并非真的跑不动,我们迅速跑远,都没有被烧着。

    借着火光往上看,负责喷气油和点火的直升机正在拉高撤离,另有两架直升机在离木屋较远的地方下降,并且放下了绳索,机舱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往下滑。

    我失算了,没有想到敌人能使用直升机从天而降,狐妖一族能偷渡过来几个人就不错了,怎能调用直升机和这么多人?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威力帮!我猛然醒悟过来,狐妖吃了大亏之后,知道在这个世界势孤力单奈何不了我,所以去找威力帮联手。威力帮的人对我恨之入骨,当然一拍即合,提供大量人力物力,可能人数还不止我看到的这么多。

    敌人已经看到了我逃出来,迅速向我这边追来,我带着三个守卫和苏紫衿、刘芳向机关陷阱那边退去,有意把敌人往陷阱引去。这时让我不敢置信的事又发生了,敌人竟然避开了大部分机关和陷阱,只有少数机关被触动了。如果不是很清楚知道机关的位置,他们绝对不可能避开,我们之中有内奸!

    这个情况比敌人空袭更让我震惊,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狐妖能在我们之中安插内奸的情况,所有计划都是全员参与的。那么现在敌人已经完全知道了我的布置,所有布置都失效了,只能立即撤退。

    我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机发出指令,命令全体撤退,抽空以灭魂剑射杀了一个追近的敌人。敌人畏惧灭魂剑的厉害,也不敢过份逼近,分散包抄,借着树木躲躲闪闪跟在后面。

    我非常愤怒,究竟是谁出卖了我,害我所有心血白费了,一败涂地。常志豪派来保护我的人,应该都是比较可靠的,到了这里没机会被收买,那就一定是威力帮早就安插在常志豪身边的卧底。这种高级别的卧底,一定是深受常志豪信任或重用的,那么只有苏紫衿、刑龙、刘芳……

    这时前面又有一个敌人过分逼近,我投射出了灭魂剑。就在我把剑投射出去的瞬间,后面传来了利器破空声,紧接着传来金铁交击之声。我回头一看,却是苏紫衿用剑压着刘芳的匕首。

    “她想暗算你!”刘芳说。

    这时两个人的动作,很难分辨出是谁在攻击我,谁在救我,三个守卫一脸愕然,也没看清刚才是怎么回事。苏紫衿的剑在上,刘芳的匕首在下,我的第一感觉是苏紫衿挡住了刘芳,但这只是因为我更相信苏紫衿,也有可能是苏紫衿用剑砍我,被刘芳用匕首往上挑挡住了。

    换了是在平时,我不可能怀疑苏紫衿,可是今晚被出卖,让我对谁都不敢相信,所以我望向苏紫衿的眼光充满了疑惑、愤怒和询问的味道。

    苏紫衿又气又怒,看到她这表情,我知道是错怪她了。刘芳转身急走,甩手丢出了一个已经点燃的防风打火机。如果她是丢向我,我一定能用剑挡开或是避开,但她却是丢向苏紫衿背上。我抢步上前想要击落,却慢了一拍,打火机碰到了苏紫衿的衣服,立即跳起了火焰。

    从木屋冲出来时,我们身上都被淋到了汽油,所以一点就着,火势猛烈。苏紫衿惊叫拍打,可是一拍之下双臂也着火了,一眨眼全身都是火。我想要帮她,她却转身狂奔,大叫:“别过来,别过来……”

    我身上也有汽油,一旦碰到苏紫衿我也会被点燃,这时她已经慌了,怕会点着了我,只顾往前狂奔。我追着她大叫:“别跑,快停下,把外衣脱了……”

    苏紫衿想要脱衣服,但是身上已经大面积着火,双手也在燃烧,极度的痛苦和恐怖让她狂乱了,哪里能扯得下来?她疯了似地往前跑,突然往下一沉不见了。原来我们已经撤退到了悬崖边,她失足掉下去了。

    我冲到悬崖边,只看到了一个火人手脚乱挥,急坠而下,很快就变成一个小亮点,然后消失不见了!

    “紫衿……”我嘶声大吼,胸膛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刹那间她对我的好、她对我的爱都在脑海中浮现,要不是为了救我,她不会被刘芳点着,最后她怕我会着火拼命跑才掉下去。她为了我不惜一切,而我从没真正对她好过,连一个吻都吝啬给予,关键时刻竟然还怀疑她!

    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守卫被敌人砍倒,大量敌人包围过来了。其他方向吼叫声、刀剑碰撞声、惨叫声此起彼伏,战况惨烈,也不知有多少敌人。我红了眼,扬手投出灭魂剑,射杀了攻击守卫的敌人,再持剑向围过来的敌人杀去,见人就砍。

    刘芳这个贱人已经不见了,她知道没有可能杀了我,所以往苏紫衿身上点火,这样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才有可能逃走。我极度愤怒和说不出的痛苦,大脑一片空白,恨不得把所有敌人砍得粉碎。可是纵然杀光了他们,也不可能让苏紫衿复活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天空又有好几架直升机飞到,正在降低高度,但我已经不关心这些了,见一个杀一个。灭魂剑不出则己,出必索命,敢于挡在我前面的只有一个字——死!

    也不知杀了多少人,突然“嗡”的一声,有一个人挡住了我的剑。这是除了猎头人之后,第一次有人能挡住我的剑,我立即从狂乱之中清醒过来,凝神以对。

    站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根两尺来长的棍子。这根棍子有些粗糙,不是很规则,样子有点像是一截树枝,但却带着金属的光泽,并有某种灵力波动。他左侧是一个三十来岁长相粗豪的大汉,手持长柄砍刀;右侧是一个丰腴美艳的妇人,手拿长鞭,正是在人间被我毁了肉身的大醋缸!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醋缸怒喝一声,挥鞭向我进攻。她的鞭法与香香的鞭法有相似之处,一环套着一环,眼花缭乱。我根本不管她有什么变化,简简单单一剑砍过去,剑气破空,长鞭还没碰到我就被砍成好几截,什么后继变化都没机会使出来了。

    “让我来!”使棍的老头飞跃冲向我,短棍晃动形成三道幻影,攻我咽喉、心窝和腹部。这一招应该是剑法,手腕震动加上剑身的柔韧性,才能同时攻击三个部位,一招就能刺出三个洞来。现在他用的是坚硬的短棍,无法震荡,尺寸也偏短,我立即看出破绽,一剑迎向他的短棍。

    “嗡”的一声,我挡住了短棍,并且剑身滑动刺向他肩头。虽然我没有刻意练习剑招,却从多次实战中学到了许多直接有效的技巧。

    老头侧身闪过,顺势一脚踢向我腹部。我退步剑往下拉,剑芒扫过,老头的裤管被割破,差一点点就把他的小腿卸下来了。老头吓了一跳,骇然后退,使刀的大汉和大醋缸立即从两侧夹击掩护他。

    大醋缸长鞭断了半截,右手持鞭左手持短剑,近身格斗反而更灵活。使刀的大汉走的是钢猛一路,但他的刀也挡不住我的剑,没出两招刀尖就被我砍断了一小截。老头退到后面发现自己的腿没断,立即又冲了过来。三人夹击我,老头不再攻击我身上,专门以短棍挡我的剑,另两人则趁机往我身上招呼。

    单论格斗的技巧,这三个人每一个都比我强,三人联手并且压制住了灭魂剑,我顿时手忙脚乱,险象环生。这时刑龙带着两个守卫跑了过来,见我遇险立即冲向敌人,挑上了使刀的大汉,另两个守卫则扑向了使棍的老头和大醋缸。

    我刚松一口气,守卫就被打倒了,他连老头一招都挡不住。我急忙攻击老头,阻止他下杀手,却被大醋缸偷袭,肩背之处着着实实挨了一鞭。

    刑龙也不是使刀大汉的对手,没几招胸前就被割了一刀,还好刀尖已经被我砍断,伤得不是太深。刑龙奋不顾身狂攻,大吼道:“快逃,快逃……”

    我若逃跑,刑龙必死无疑,在这个世界我仅有这几个朋友,苏紫衿已经香消玉殒,我怎能再看着刑龙为掩护我而死?不,我不逃,我要跟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