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鸿门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7:02本章字数:3096字

    周雄走后,我开始振作起来,想要给苏紫衿报仇。那天情义帮的人追刘芳居然追丢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她的下落,但应该还在主城威力帮的某个秘密据点内。

    黑帮之间为了防止对方袭击和暗杀,首脑人物都隐藏得很深,或者有非常严密的保护。我到这儿这么久了,连情义帮的正帮主是谁都不知道,威力帮的帮主南宫权也很少露面,不要说外人,就连他们的帮众也没几个知道南宫权在哪儿。

    威力帮的也有一些大商厦或者码头作为基地,这些地方白天是合法的场所,晚上关上门也是不能强攻的。但在一种情况下可以攻打,那就是他们先开门攻击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打败了他们紧追着杀进去。

    我打电话把常志豪叫来,关上了门只有两个人,我开门见山说:“刘芳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打大哥你的耳光,你要是抓不到她,也不付出一些行动,会被人耻笑的。”

    常志豪有些尴尬:“咳咳……对,是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已经在通过各种渠道找她

    ,有了确切消息肯定立即行动。”

    “要是她躲着一直不出现,我们就一直不行动吗?拖了太长时间,大哥你就更丢面子了,那时即使找到了她杀了她,这失去的威望也补不回来啊,恐怕连另两个副帮主也会朝笑你。”

    常志豪像是屁股被针刺了一样跳将起来:“其实那两个王八蛋已经取笑过我了,可是不知道那个贱人躲在哪里,我也没办法啊!”

    “不需要找到她!”我一字一句道,“强攻他们的重要据点,逼他们交出刘芳,或者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

    常志豪连连摇头:“不行,我们攻不进去。”

    “派一些人去挑衅,引他们出击,我混在人群中突然杀进去,后面埋伏的人就可以长驱直入了。”

    常志豪还是摇头:“每一个重要据点都防范很严,里面不仅有很多人,还有许多高科技的侦察设备,发现有敌人入侵立即就会关闭门户困住敌人,火烧、水淹、放毒气之类。一旦他们发觉形势不对,就会从密道逃走,很难抓到他们,所以强攻是很吃亏的。”

    我紧盯着他:“大哥真的对他们的防守状况一无所知?”

    “这……有些地方的防守情况我确实有些了解,但还是行不通,以我们的实力攻不下他们的重要据点,还会死伤惨重,那我们的形势就更加不妙,连自保都有问题了。

    我早已胸有成竹:“只凭‘我们’是攻不下来,加上金无双和陆三元的人马呢?”

    “他们不拖我的后腿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能指望他们?”常志豪有些丧气,突然回过神来,眼睛一亮,“兄弟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出力?”

    我意味深长地说:“我请他们喝酒,他们一高兴就同意了。”

    常志豪明白了我要设的是“鸿门宴”,有些不放心:“能行得通吗?”

    “我有八成把握。大哥要是不放心,可以挑二十个高大威武的兄弟,带了家伙在隔壁候着。他们要是不爽快,就让兄弟们出来亮亮相,做出要杀了他们统一情义帮的资态,逼也要逼他们答应!”

    常志豪瞪着我看了足有半分钟,咬了咬牙:“好,大哥相信你,就赌这一把!什么时候请他们?”

    “择日不如撞日,就选今晚!”

    “好,我这就去叫人准备酒菜。”

    “不用那么麻烦,一瓶酒就够了。”

    常志豪本来还有些担忧,见我这么说显然已经有了十足把握,反而放下心来。接着我们开始商量具体的行动步骤,选择最适合的目标,如何诱敌、埋伏、接应等,尽可能利用金无双和陆三元的人马来打消耗战。常志豪见这个计划对他大大有利,反忧为喜,开始变得很极积。

    实际上真正的赢家不是常志豪,而是我,或者说是左阳。左阳对我的要求是“以恶制恶,以杀止杀”,那么所有黑帮都在可杀行列,包括了常志豪的人马,无论最后谁输谁赢我都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

    我没有亲自打电话给金无双和陆三元,而是叫安然通知他们过来“赴宴”,这样他们就没有谢绝的机会,要是不来那就太不给我面子了,我料定他们再忙也得过来。

    预定的晚宴是晚上八点,金无双和陆三元都端足了架子,七点五十五分左右才分别带着车队到达大厦门口,各带了几十号人。我和常志豪都没有下去迎接,并且守卫挡住了他们的随从,只让他们各带四个贴身保镖上楼。这两个大佬不怎么把常志豪放在眼里,不认为常志豪敢对他们动手,各带四个贴身保镖趾高气扬上楼来了,进入大厅刚好八点整。

    诺大的厅堂只摆了一张圆桌,我和常志豪坐在桌边,空荡荡的桌子上只有一瓶酒和四个酒杯。两人看到这场面,立即露出了惊愕和警惕的表情,八个保镖也很紧张。

    我站起来拱了拱手:“金副帮主、陆副帮主,请入座。”

    金无双一边走一边嚷道:“怎么还没上菜,常志豪,你不会穷得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吧?”

    常志豪坐着不动,我说:“今天不是他请你们两位,是我请。两位副帮主应该也听说了,我心爱的女人死了,心伤心痛,吃什么都食不知味,难以下咽,所以没有准备菜肴。”

    陆三元打了个哈哈:“铭志老弟真是个多情种子,性情中人,陆某肃然起敬!”

    我一脸悲怆地说:“在我生命中有三个‘刻骨铭心’的女人,第一个叫黑桃,残忍地杀死了我恩公一家并且虐待折磨我,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第二个叫刘芳,潜伏在本帮不知害死了多少好兄弟,还直接害死我心爱的女人,到现在也是不知下落……本帮名叫情义帮,义字当头,兄弟之间肝胆相照,现在上有你们三位雄才伟略的副帮主,下有千千万热血兄弟,就看着我这么被人欺负袖手不管么?”

    陆三元、金无双和常志豪的脸色都很难看,陆三元道:“老弟别急,我们没有说不管啊,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们都是刀头舔血的人,今天竖着走,明天可能就是横着推,讲的是快意恩仇,没有过夜之仇,谁能等到十年后?陆副帮主和金副帮主都曾答应过我,打赢了猎头人你们负责找到黑桃。猎头人我早己杀了,你们都是大英雄、大豪杰,统领千军万马威震江湖,自然是一诺千金,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也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陆三元和金无双非常尴尬,金无双吱唔着:“呃,呃,我们一直都在找,主要是她躲着没出现。”

    “她就躲在二十五环正南大道的金辉大厦里面!”我很肯定地说,端起酒杯举起,“喝了这杯酒,我就去报仇,头可断,血可流,大仇不能不报。三位副帮主要是重承诺讲义气,把我当兄弟,喝了面前的酒,就召集人马一起杀过去!”

    陆三元皱着眉头说:“这事不能操之过急,需要从长计议。”

    金无双哼了一声:“我要是不喝呢?”

    我冷笑一声:“别人当我是兄弟,我也当他是兄弟,谁要是骗我、诈我、敷衍我,那么我认得他,我的剑就认不得他了!”

    气氛立即变得非常紧张,两人带来的八个贴身保镖都崩紧了身体,悄悄握紧了武器。我表情凶狠,眼光冷冷地从他们脸上一个个看过去,威胁的意思很明显,我要是突然出手的话,谁也挡不住,更不要说救金无双和陆三元了。

    常志豪站了起来:“我们当然是把你当兄弟的,本帮每个成员都是我的兄弟!我们天天都在叫‘义字当头,虽死无怨,兄弟同心,所向无敌’,要是不讲信用不重义气,我们还叫什么情义帮?要是不能同心协力,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这杯酒我喝了!”

    常志豪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金无双和陆三元怕激怒了我立即血溅当场,也怕不讲信用不重义气的名声传出去,互望一眼,也端起酒杯喝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折叠的纸放在桌上,分别推向陆三元和金无双:“行动计划和时间都已经在上面,如果谁迟到了一分钟,或者带的人太少了,或者敌人提早知道了我的计划,,那么我必死无疑。刚才大家酒已经喝了,就代表了要跟我肝胆相照,同生共死,不会坑我吧?”

    同生共死四个字我说得特别重,说完我眼睛微眯,似有意似无意地看着酒怀。陆三元和金无双大惊失色,怀疑我在酒里下了毒,前者情不自禁摸喉咙,后者按住了胃部,但又不得不死撑着假装不知道,表情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陆三元突然拿起酒瓶,往刚才喝过的酒杯里倒了半杯酒,举起喝了一小口,慢慢品味着。这个老狐狸,刚才喝得急了没注意到酒中是否有异味,所以再喝一点试试,如果酒中有慢性毒药,多喝一点和少喝一点是没有区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