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5:46本章字数:1085字

    “他居然敢放你走,这么不乖。歆歆,你觉得,我是该砍他一双腿好呢,还是砍他一双手好呢?”

    这样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从男人口中说出来,却像是在说今天吃鱼好呢还是吃虾好呢一样。

    秦悦歆一边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摇头:“不关他的事,陆晨安,真的不关他的事。”

    “是吗?可是你可是他亲手放走的哦。”

    “是我自己要走的,是我自己要走的,不关他的事,你放过他,放过他,我跟你回去,我跟你回去!”

    似乎怕他不相信,秦悦歆又重复了一次:“你放过他,我跟你回去,我答应你,跟你回去,乖乖的!”

    陆晨安抬手抚上了她的脸,指腹一点点地抹掉上面的眼泪,眉目温和地看着他:“好。”

    他的一个字终于让秦悦歆松了口气,“谢谢。”

    她话音刚落,陆晨安突然冷冽起来:“他让我找你了三个月,我不给点儿教训,他估计不知道我陆晨安是什么人。”

    秦悦歆大惊,抬头看着他:“你想干嘛?!”

    “没想干什么,砍他一根小指当是教训。”说完,他抬头看向门口的保镖:“啊青。”

    秦悦歆大惊:“不——!”

    女人撕破的叫声响起,隐在暗处的男人看着她,一双黑眸满眼的戾气,说出口的声音却轻柔无比:“还逃吗?”

    她看着那落地的半截尾指,鲜血淌淌,秦悦歆浑身颤抖,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伸手摸向她的发迹,又开口问了一句:“还逃吗?”

    她怔怔地看着他,连日来那些压在心上的痛恨和怨气逼得她浑身发冷。

    秦悦歆转开视线,一眼看到那桌面上放着的红酒瓶,她直接伸手抄起一旁的红酒瓶砸了过去。

    “去死吧,陆晨安!”

    男人没有动,那酒瓶“嘭”的一声落在他的头顶上面,鲜血淋漓地从额头上流下来,没一会儿就没过他的眼睛、鼻子、嘴唇,最后滴落在地上。

    秦悦歆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她手上还拧着那酒瓶的残柄。

    陆晨安上前一步,伸手将她掌心里面紧紧握着的残柄扔掉,晾着一张淌淌鲜血的脸看着她:“想我去死?”

    他的话让她一蛰,仿佛回到了那一天,两辆车撞在一起,她拿着水站在路边的恐惧。

    只要早一点,再早一点,她就要死于非命了。

    而致她死地的,就是这个男人,就是他!

    她双眸一冷,狠狠地推开他:“是,我就是要你去死,我恨不得你马上就死!”

    “嗯——放—开!唔!”

    凌冽的吻落下来,那鲜血沾到她的口腔,男人死死地卡主她,那血腥浑身蔓延,她从未这么的绝望过。

    许久,男人才放开了她,抬手摩挲着她唇瓣的边沿,与她额头相抵:“歆歆,我就算是死,也会拉着你一起的。”

    “陆晨安你这个人渣!陆晨安你不是人!”

    他就那样盯着她,一句话不说,任由她骂。

    秦悦歆渐渐地消了声,他却突然开口:“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

    她抬头看着他,看着他那双沉黑的眼眸,一字一句:“陆晨安。”

    他挑着眉应了一声:“嗯。”

    “我—恨—你!”

    黑眸紧缩,戾气四起,狂风暴雨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