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才难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9本章字数:2633字

    我十四岁上,就开始一个人过了。

    目前的状况是这样:

    名字:汉铁尓

    年龄:大概是十五岁

    学历:高中

    职业:曼子矿挖掘工

    工作单位:帝王(白石星)矿业集团曼子实验室龙山七号矿坑

    特长:挖矿

    这些都是我愿意向人透露的,还算是比较体面的个人信息。有时候,一些人不明白我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为什么这样心安理得,其实,他们不明白:

    老子十五岁,能吃能睡,这比什么都强。虽然只是中等学历,挖矿却已经足足有余了,与我并肩作战的那位矿友,还是星桥学院的高材生,“上天入地”的本事,老子算是占了一半。工作单位也很牛逼,看到我黄se的工作盔上印那两个字——帝王!

    本来,我如此的状况谈不上满意,也说不上憋屈的。但是,记得有一次,我在公司新年游艺活动中,为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小姑娘赢得了一只宝贝熊时,她当时就夸了我一句:你的本事比一个矿工厉害多了。

    ——从此之后,空闲的黄昏,我便喜欢躺在窗台前,看着黑黄黑黄的天空,想想地下的事情,又想想天上的事情。

    最近,我从那位来自大学府的矿友听到一些风声,位于白石星同步轨道上的贝克航空港开始筹建第二十一号泊位,人员招聘培训也将同期展开,他已经投了简历。

    当时我看到他脸上的彷徨仍然比矿坑还深,但是,眉梢上似乎已经有了一线希望,我便开玩笑地问他,我这个中学生是否也能去那儿上班呢。没想到,他严肃地对我说,你绝对不行。

    听了他这句话,那天下班后我马上寄出了自己的简历,而再在窗台前看天空时,不再想着地下的事情。

    但是, 每当早八点的闹钟响起时,我却不得不低着头,跟着高材生钻进起落架,爬上轨道车,向着幽深的七号矿坑前进。

    “撸大叔,昨晚撸了几下?”有人问我。

    入地的轨道车偶尔发出的噜噜声没有盖过这句尖锐的早安,轨道车上的人多是会心一笑。

    我冷冷地道:“昨晚在梦里是撸了一下,一个要命的尤物帮忙的,可是她玩得高兴,竟然咬了老子一口。”

    “嘿嘿!”众人都笑。

    我接着讲:“忽然,她竟从娘家取来了一瓶金创药,……”

    我没得说完,那个问我撸了几下的家伙,转头挥拳就往我脸上招呼过来。

    一只大手及时搭住了他,温和地道:“鲁丘尔,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鲁登凹凸不平的脸庞上,一双眼睛飞出暴戾的闪光,朝我杀来。这个混蛋常跟他老婆玩nue待,有一次给老婆伤了家伙,问了好多药没弄好,最后,是她老婆从娘家搞来了一种传统的草药,才把事情搞掂。没想到他也够混蛋,竟然四处晒广告,说他老婆娘家那头的草药如何如何厉害,真是够混蛋。

    我朝他竖起了中指,他就紧张地抖腾起来,但是,那只大手实在暴强,让他无法弓腰。

    我时常感叹,如果老子有钱,要请保镖,一个人就够了,就是这只大手的主人,卡斯帕尔。这位来自遥远国度的异乡人,温厚而刚强,在我的印象中,他与他的故乡菩提星一样让人推崇备至:天堂般的星球,完美的保镖。

    “咦?今天富登没来啊。”有人发现我身后的位置是空的。

    “好像他收到了贝克兄弟的面试通知。”

    这个消息把大伙儿的注意力从鲁丘尔身上转移到富登身上了,鲁丘尔似乎对此也很感兴趣,狠狠地瞪了我一下,放过了我。

    所谓富登,就是来自星桥学院的高材生,我的矿友。我转头看看,果然,富登没来。他这个人不怎么说话,他坐在我身后,我时常忽略他,只有在工作时,听到钻机的响动,我才知道自己有个矿友。

    大家对富登的学识早有耳闻,在我们这些苦力中,也算是鹤立鸡群,他的举动自然能吸引众人的眼球的。更何况,贝克兄弟公司持有龙山矿务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这个小子在天上如果混得好,说不定哪一天就是龙山矿的执行董事之类的商务男,空降在我们头上,成为我们的上司。

    “这小子,终于熬到头了。”卡斯帕尔高兴地道,他对富登从来赞赏,这让我有时不免妒忌,尤其是现在,心中忖道,老子的那份简历,成了垃圾邮件。

    “撸了这么久,也该参加实战了。”有人笑道。

    鲁丘尔这头河马听到这句话,哈哈地笑了起来,把中指长长地伸到脑后,在我的眼前摇晃。

    我有些丧气。

    “不过,我听说富登这一类的可不怎么受待见,恐难有前途。”

    “偏你知道。”卡斯帕尔不悦地道。

    “他出身薄,在门阀森严的军队中很难出人头地的。”

    “贝克港是军队的?”卡斯帕尔冷笑一声,明显不信。

    那人悠悠地道:“二十一号泊位是企业级舰艇的停泊规格,可以同时桥接五艘企业级航母,还搭配有六十四组射速轨道阵列,就算是龙船座最繁忙的工业泊位也不会奢侈到如此地步,再者,贝克港另外二十个泊位的作业状态尚处于半饱和,所以,我推测,这个泊位应该是军用的。”

    这种有意高人一等的强调,让人自然想起德昆那副学富五车的表情。

    “德昆,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听到我们组长的声音。

    我们七号矿坑挖掘组共二十六个人,有个组长。

    “我看到的。”

    众人恍然,这个德昆是个军事爱好者,在军事方面,他的眼睛比我们都毒,他在贝克港上逗留一天,能更快地看出哪些是骨头哪些是肉。

    “德昆老师果然一鸣惊人。”

    “是啊,富登那小子当初就该先听听德昆老师的建议。”

    “那是,……”

    众人一阵追捧,德昆不禁得意洋洋。

    组长说道:“白石星虽是接近未知星图外缘,但是,人类殖民此地将愈百年,可没什么妖魔鬼怪来闹,军队将泊位修在这里有什么用意?”

    德昆有时候会给我们这些工友爆些料,只要气氛适宜,他一定会有精彩奉献。大家对此是心照不宣,所以,先是吹捧他一阵,然后由组长出面,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我们就会听到料。

    不过,这次他似乎知之甚少。

    “我也弄不明白,如此高规格的军用泊位,为什么会出现在白石星这个穷乡僻壤,星图的外缘地带也不存在有生命特征的星球,反是死星最多,可又有谁能从里边儿出来呢。”

    “我敢打赌,我们白石星有个恶邻了。”鲁丘尔这句话简直值得一百两银子,大家闻言都一齐点头。

    只有组长未置可否,问德昆:“德昆,鲁丘尔说得有道理么?”

    德昆眉头皱了一阵,说:“会不会有个恶邻,我们先且不谈,但是,军方影子既然出现在白石星,那么很可能星图外延新生了一种威胁。”

    他好像记起了什么:“最近我的论坛里有个会员上传了一张星图,在白石星外向大约一千光年的位置,诞生了一颗超新星,这颗超新星净空了周围的小星体,成为那里的巨无霸,或者,军队可能是冲这颗星星来的。”

    大家听他这么一猜测,兴致顿时消减。

    鲁丘尔大嘴巴嚼了嚼,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可是好久没见过处女了。”

    大家领悟过来,这个家伙把超新星比作了处女,又是大笑。

    卡斯帕尔说道:“无论如何,富登上了贝克港,这就是厉害去了。”

    众人都知道他这人心直,说话没什么味儿,都不搭他的话。

    他朝我投来征求支持的眼光,我没好气地说:“我想,富登确实是人才难得,或者是有处女情结。”

    大家又笑,卡斯帕尔脸红了一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