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你对我好,是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小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0本章字数:1967字

    杨宸羽进门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瓶红酒,他看了看送外卖的小伙子:“是小王啊,你认准了,以后她可以在我的卡上签字的,签她的名字就行,记住她叫静如烟。”

    被称作小王的小伙子说:“是,杨总,请你签字。”说着他递上了一个卡。

    “如烟,你签吧,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就可以叫外卖吃了。”杨宸羽把笔递给了她。

    签完名字送外卖的小伙子走了,静如烟拿着笔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做了什么?这样岂不完完全全的像个傍大款的拜金女?

    “饿了吧,时间很晚了,吃吧,本来我是想一个人回家喝点酒的,有你陪着吃饭,我想这酒就用不着了。”

    说着他打开了餐盒:“来,尝尝这个鱼肉丸很好吃的。”

    “我以后不会叫外卖的,更不会在那上面签名字的。”如烟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干嘛说出来?以后自己不叫外卖就是了。

    “先吃饭,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想想也是,自己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如烟接过杨宸羽递过来的一桶饭就狼吞虎咽起来。刚刚吃了两口就听见手机响了,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心里一惊是不是‘陌生人’的电话?如烟使劲咽了咽嘴里的饭,摁了拒接。

    仅仅一秒钟的时间,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看还是那个号,如烟犹豫着。

    “接一下看看,万一是重要事呢,你听一下无妨,决定权在你手里。”杨宸羽说。

    如烟想想有道理,于是就摁了接听。

    “是静如烟吗?你姥姥正在急救室抢救呢?你姥姥是来我们家杂货店打电话时摔倒的,她的手里攥着的纸条是写的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你们家人的电话我不知道,只有打给你了···”

    “姥姥?抢救?摔倒?打电话?姥姥自己不是有手机吗?为什么会去超市,肯定是出事了。”

    “喂,你在听吗?你是静如烟吗?···”

    “如烟,怎么回事?”杨宸羽晃了晃她的肩膀。

    “我是,我是,告诉我姥姥在哪家医院?”

    因为雪的缘故一路上杨宸羽开车不是很快,路很滑,一路上他们看见好几起车追尾的事故,这样让如烟心急如焚,她恨不能一步到了医院,又担心杨宸羽开车出事故,矛盾的心理让她纠结着眉头。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如烟飞奔一样跑向急救室。

    “如烟,你来了就好了,我的小孙子还在邻居家呢,你看看时间很晚了,我的去接他了免得闹得邻居也不能休息,有什么事呢,再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杂货店的叶婆婆一见到如烟的到来就说。

    “好的,叶奶奶,可是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我姥姥怎么了?”如烟急切的抓着叶奶奶的手。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大约十一点钟的样子,我都想关门歇业了,就听见门外砰地一声,我赶紧出来看看就看见你姥姥倒在了地上,手里攥着这张纸条。”说着叶奶奶就把一张纸递给了如烟。

    是姥姥的笔迹,如烟看见纸条上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串数字,那是只上了一年学的姥姥的笔迹,可是为什么姥姥会来这里打电话呢,她不是有电话吗?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手机打给她呢?。

    急救室的灯依然亮着,如烟傻傻的盯着急救室的门,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姥姥会没事的。”杨宸羽轻轻的说,然后伸出胳膊扶住了没有了半点力气的如烟。

    “谁是病人家属?来签个字!”一个护士摸样的人说道。

    “护士!病危?”如烟呆滞的目光看到了病危这几个字突然竭斯底里起来:“姥姥,怎么会?姥姥!”如烟推开了护士递过来的笔,往急救室冲。

    “你冷静些,如烟,这样大的事如烟你是不是该给你舅舅打个电话?”杨宸羽及时的拽住了如烟说。

    杨宸羽的一句话提醒了如烟,是啊!舅舅呢,姥姥都这样了,他在那里?。

    如烟颤抖着手在翻找着舅舅的电话。

    “我来打吧。”看见如烟的样子,杨宸羽很是心痛,他接过了她手中的电话。

    舅舅来了,见了如烟就说:“你姥姥可真不懂事,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昨天才下的雪路滑天又那样晚了为啥还有出门?这不是给我添乱吗?··”

    “舅舅,你怎么这样说?姥姥肯定是有事才出门的,再说姥姥出门你都不知道还在这里说这样的话,你不知道姥姥在急救吗?刚刚护士还下了病危通知书··”说着如烟的泪流了下来。

    “病人家属,请办理下住院手续。”一个护士走近他们说。舅舅刘家胜接过了单子看了看:“如烟,舅舅没带那么多的钱,你身上有没有啊?”

    如烟接过单子看了看很是为难:“舅舅,我身上没带卡,也没有这样多的钱,要不你回家和舅妈说一下,姥姥住院的钱我出,你们先垫一下行不行啊!。”

    自从没了工作,如烟身上就不敢带卡和多的现金她怕自己一冲动就花钱。

    “如烟,你也知道,你舅妈的脾气是不可能给我钱的,再说这次的情况你不了解,还是你回去拿钱吧。”

    “你···”如烟生气了,她知道舅舅平时惧怕舅妈,可是这是大事啊,是有关姥姥生命的大事啊,他居然还这样窝囊。

    “交给我吧。”杨宸羽接过如烟手里的单子,跟着护士去办手续了。

    姥姥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如烟觉得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手术室的门打开的时候,她急切地想一步上前,不知道是跨的步子大了还是身体没有了力气,她竟然打了一个趔趄,要不是杨宸羽手疾眼快,如烟可能就趴在了地上。

    六十七岁的姥姥终于醒了,如烟紧紧抓住姥姥的手:“姥姥,姥姥你可吓死我了。”然后就在脸上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