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如烟“最初”的花为他盛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0本章字数:2058字

    走到123酒吧门口他就被里面嘈杂声给弄得更加的心烦,他抽回了身子茫茫然的望着远处的一闪闪的霓虹灯,要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很难,这个时间公园里应该是最清净的。

    一瓶白酒喝下去,杨宸羽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可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不想回家,开着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多亏已近凌晨的大街上没有行人,车子停下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发现竟是静如烟家的楼下。

    摇摇晃晃走进电梯,摁响门铃的时候杨宸羽几乎倚在门上睡着了。

    “你这是怎么了?在哪里喝了这么多的酒?”

    穿着睡衣的如烟打开门,很意外的看见了满身酒气的杨宸羽,多亏姥姥耳朵有些背,不然姥姥就被吵醒了。

    “如烟,我难受,我这里难受。”杨宸羽口齿不清的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难受?快进来坐下,难受需不需要看医生啊?”如烟很担心的扶着他问道。

    “心碎了,医生能给缝合吗?”杨宸羽很酸楚的说。

    如烟一下子明白了,她小心翼翼的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我给你倒杯水吧!”

    “不用了··”杨宸羽快速的拉着了如烟的手然后就紧紧地抱住了她,:“如烟,请给我力量,给我抑制疯狂的力量,不然我会疯掉的。”

    如烟挣扎着,可是他的胳膊把她紧紧地环在他的胸前,她能强烈的感觉到他起伏的心跳再加上听了他的在耳边说的话,她不再挣扎,而是任由他抱着。

    “如烟,如烟···我,我··”杨宸羽突然疯了似的吻上了如烟的唇。

    如烟慌乱的躲闪着,可是杨宸羽的一只手托着她的腮另一只胳膊紧紧地环住了她的腰,让她没法挣脱,此时的如烟是慌乱的,有些不知所措,在心的最深层又渴望自己能分担一点他的痛苦。

    在犹豫的不很坚定的躲闪中,杨宸羽的舌已经冲进她的口中,吸允着她口中的蜜汁。

    在杨宸羽强势的进攻下,如烟慢慢的有被动变成迎合,就在她沉静在两个人的纠缠中,她突然觉得自己胸前的柔软被他握在了掌中。

    “噢···”她轻轻地低哼了一下,整个人像过了电一样,颤栗了一下,软软的没有了一丝力气。

    如烟觉得自己像融化了一般,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她本能的想推开他,可是手竟然不听使唤的软绵绵的搭在他的身上,这给了他某种暗示,他急切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此时的如烟是慌乱的,内心很复杂,面对杨宸羽她内心是有好感的,她分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觉是感恩还是喜欢。

    面对他的强势如烟的抗拒是徒劳的,如烟觉得自己处于一种混沌状态,身体里的某种渴望被他撩拨得蠢蠢欲动····。

    “啊!痛!”如烟低哼了一声。

    就是这轻轻的一句在杨宸羽听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他如大梦初醒般的看到了沙发上那一朵如玫瑰般的鲜红。

    “如烟,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是我自愿的,除非是你后悔了···”她轻轻的说,可是话的分量在他听来却是如泰山压顶般重要。

    “不是的···我··”听了如烟的话,杨宸羽的唇快速的堵住了她的唇。

    刚刚借着酒精的力量,杨宸羽冲动了一次,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清醒了,再次面对如烟的身体时他竟紧张的如自己的新婚除夜····。

    杨宸羽离开的时候天空已经放亮了,他望着睡梦中的静如烟,一丝怜惜涌上心痛:傻丫头,我一定会对你好。

    如烟是被手机的闹铃吵醒的,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发现有条短信,是杨宸羽发来的,她打开看了看。

    烟儿:你把自己交给我,我会珍惜的,晚点来看你,照顾好自己。

    如烟看完短信在嘴角堆了一个小小的微笑,烟儿,烟儿,他连称呼都变了,杨宸羽,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渴望成为你的女人?可是这是不道德的,自己是对不起云菲菲的,想起她,她就禁不住心神不定起来。

    伺候姥姥吃了饭,如烟和姥姥说去上街找活干,就直奔她和李静租住的家。

    “你真的不在这里住了?他真的给你买了房子?”李静听如烟说完这几天的事,眼睛瞪得溜圆,紧紧盯着她问。

    “是真的,我还接了我姥姥来了呢?舅舅不管姥姥了,我不能不管她,姥姥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了,我尽自己最大努力给姥姥最好的照顾···”

    “你不会为了姥姥出卖了自己了吧?”

    “嗯,差不多,可是我是自愿的。”如烟静静地说完,轻咬着下嘴唇。

    “那样说你们已经··已经··如烟,看不出你以前把自己不肯交给刘鹏,还常常打趣我不守妇道,这次你是怎么了?是真心喜欢?还是为了那套房子?为了姥姥?”

    “你说的这些都有一些成份在里面,我想喜欢的成份多一些吧,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如烟,可是他是有家室的人啊?这样你岂不成了小三?他能离婚娶你吗?你傻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不想拖累他,更不想逼他离婚,只想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默默地等他。”

    “想得可真天真,你想人家老婆知道了还不找你拼命?如烟你走这步之前最好想清楚,我现在提醒你,免得以后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你有困难我会帮你,但是你可不要为了给姥姥一个家就把自己的一生搭进去,你想清楚吧,我上班去了,想好了,告诉我。”

    李静拍了拍如烟的肩膀然后开门走出去了。

    如烟收拾东西的手停下了,是啊,李静说的很有道理,小三?自己在以前不也是对小三恨得咬牙切齿的吗?妈妈的死不是因为小三的介入吗?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了?简直是走火入魔了。

    可是真的带姥姥离开那里吗?姥姥的医药费还是人家垫付的呢?自己现在没工作,没钱,怎样养活姥姥啊!当务之急是先找份工作,想了想,如烟就走出门,到街上买了份报纸,就急忙回到那个‘家’,她不放心姥姥一个人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