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神秘小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2本章字数:3002字

    “挖壕沟?!”叶凌骁顿时如遭雷击,天呐,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壕沟,顾名思义,就是要在部落外围挖一道深深的沟壑,用来抵御草原上的狼群,在这大草原上,狼群神出鬼没,上百头凶悍的草原狼凑到一块,恐怕是连叶天壕这样的强者也难以抵挡。

    有时候,甚至在一夜之间,一个部落就会被一群草原狼彻底摧毁,部落中的牛羊都会成为狼群的美餐,部落居民也会死伤惨重。

    所以,这些草原上的游方部落每次迁徙到一个新地方,就会动手挖壕沟,保护部落,至于平时进出,则会放下木板当作桥梁。

    听到挖壕沟这个词,其他的少年也是神色一滞,看来族长大人对这个懒惰的儿子还挺狠的,竟然让他去挖壕沟!

    毕竟,那可是族中成年人,身强体壮的男人们去干的活,而叶凌骁不过十三岁而已,还是个少年,恐怕那硕大的锄头都抡不动几下。

    “还不快去!午饭你不用吃了,若是再让我看到你偷懒,晚饭也没有!”叶天壕严厉怒喝道。

    叶凌骁只觉脑子中嗡嗡直响,眼前一阵发黑,这还是亲爹吗?

    深知父亲的性子,叶凌骁不敢多嘴讨价还价,垂丧着脑袋向着东边走去。

    目送着叶凌骁远去,叶天壕充满威严,对着其他少年说道:“修炼一途,本就是与天斗,与地斗,充满了艰苦,你们才刚刚开始,谁如果觉得受不了了,就告诉我!我允许你退出,但是,我的部落,不需要这样的人!懂吗?!”

    “懂!”这些少年闻言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齐声应道。

    对于这部落族长,他们可是充满了崇拜之情,一心想要成为像他那样的高手!

    叶天壕满意点点头,心中暗暗得意:这招杀鸡吓猴还蛮管用的,既教训了叶凌骁,又让这帮小子充满了动力!

    背负着双手,叶天壕缓缓踱步,望着辽阔的草原,不知在想着什么。

    到了他这等境界,再苦熬筋骨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对于如何达到那传说中的‘脱胎三境’,叶天壕也是摸不到头脑。

    的确,有无数强者天才,都是被困在了这一关,难以寸进。

    但有时候或许一次远眺一次顿悟,或者一场战斗中陡然的明悟,都会让武者顺利晋级,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叶天壕此刻也是在等待着某个契机,一举突破。

    就这样,半个时辰再度过去,少年们扎完了马步,已经是排成一列,顺着部落外围开始跑圈了,领头的,正是那叶枫。

    叶天壕看到一群孩子满头大汗跑过,也是十分欣慰,毕竟,他不可能永远有实力保护部落,部落的未来,还是要交给这群年轻人。

    想到这里,脑海中又浮现了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止不住摇头叹息,他叶天壕自幼艰苦习武,没有一丝怨言,没想到生了个儿子,却如此懒惰。

    高瘦少年叶枫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继续向前跑着,他似乎是感到体内热乎乎的,十分舒服,看了看远处缓缓踱步的族长,他眼中满是崇敬。

    “枫哥,族长在干什么啊?”矮胖少年叶东好奇的问道,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身为胖子,跑起来本来就很吃力,他却一直没有放弃,紧紧跟在了叶枫后面。

    “族长在感悟天地,以寻找那晋入‘脱胎三境’的契机!”叶枫凝重道。

    “这么玄乎?”叶东有些惊讶。

    “嗯,高阶武者的修炼,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才刚刚起步,一定要打好基础,阿东,坚持住,我们加快速度!”

    说罢,那叶枫已是领先加快速度向前跑去,叶东见状不甘落后,也是紧紧跟上。后方那些少年则争先恐后向前跑去。。。

    再说叶凌骁,这小子慢悠悠来到东边挖壕沟的地方,目之所及,一条深深的沟壑出现在眼前,大概有着三个人那么深,看着都发怵。

    “这要是摔下去,恐怕连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叶凌骁自言自语道。

    而在壕沟旁边,则是有着一堆堆高高的湿润泥土,显然,这都是刚刚挖出来的。

    向着下方望去,部落中的精壮男子们正光着膀子,挥舞着锄头,奋力挖着泥土,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叶凌骁目光移动,然后眉头一挑,看到了一个两米高的大个子,身上布满强健的肌肉,还有着许多伤疤,此刻汗如雨下在拼命刨着泥土。

    “嘿,这个傻大个,永远这么拼命,部落里如果全是这种人就好了,那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哈哈。”自言自语着,叶凌骁却是忘记了,他本来就什么也不干。

    看着傻大个拼命的样子,叶凌骁眼珠一转,生起一个坏念头,随后,他便是在那挖出来的土堆里翻找了起来,不一会,便是找到了一颗石子。

    眯起一只眼睛,手捏石子,瞄准傻大个,叶凌骁陡然发力,石子激射而出,不偏不倚,砸中了傻大个的大脑袋。

    “哎呦!”一声惊呼,傻大个扔掉锄头,捂着脑袋,明显是吓了一跳。

    “哈哈哈,傻样子!”叶凌骁偷笑,再度翻找起石子来。

    双手扒拉着泥土,寻找着合适的石子,叶凌骁白净的手掌往泥土里一插,一种碰到了硬物的触感传来,随即一喜,手掌抓住那触碰到的硬物,从泥土里抽了出来。

    “嘻嘻,又找到一枚石子。”刚想把这石子扔出去,叶凌骁眼神一瞟,却是发现,自己手里这一颗石子,似乎是有些奇怪。

    手忙脚乱将石子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定睛一看,叶凌骁不禁吃了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石子啊!

    这分明是一个做工精细,巧妙绝伦的小鼎!

    细细观察着,只见这小鼎有大拇指肚那么大,三足两耳,上面竟然还有着繁复的花纹,显得十分古朴,入手感觉沉甸甸的,不知由什么材料制成。

    把小鼎凑到眼前,观看着那些花纹,繁复斑驳,根本看不懂,看了一会,叶凌骁便是感觉到头有点晕。

    摇了摇脑袋,皱着眉头,不再去看花纹,叶凌骁思考起来。

    这泥土中,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小鼎呢?叶凌骁想不出答案,也懒得想,既然被自己捡到了,那就是自己的了!

    再度不甘心的仔细查看了一番,却没有什么发现,他根本看不透这小鼎,但是,叶凌骁得出一个结论,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将小鼎小心藏在了裤兜里,他继续在泥土堆里翻找了起来,说不定还有呢!

    然而,一声高呼使得他身体一震,再没了翻找的心情,连带着刚刚得到神秘小鼎的喜悦也被冲散了不少。

    “凌骁,你小子,刚才就是你偷偷拿石子打了你大彪哥吧!小兔崽子,你爹说了,如果你来了,那这一块,就归你挖了。”

    壕沟之下,一个光着膀子的精壮汉子指着旁边一块用锄头标记出来的区域,对着叶凌骁喊道。

    这汉子面色坚毅,充满沧桑,模样与叶天壕倒是有着几分相似,他就是叶天壕的弟弟,叶天啸,达到了那灵胎四境中的‘融灵境’,在部落中也是一把好手。

    看着叶凌骁呆住的表情,叶天啸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踢了踢脚下的一把略微小点的锄头:“这把小锄头是你大彪哥特意为你做的,快下来吧,再挖两米多,就行啦!”

    两米?!

    那块‘归自己’的区域,可是足足有着一个帐篷的大小啊,还要挖两米深!

    叶凌骁又看了看那所谓的特意制作的小锄头,果然,锄头的长度,宽度,看起来都很适合自己。

    扭动略微有些僵硬的脖颈,看向那傻大个‘大彪哥’,叶凌骁心中怒骂这个傻大个平时就会装好人,原来也是个坏心肠。

    大彪哥似有所察,抬起头来,还冲着叶凌骁笑了笑,那笑容,要多傻有多傻。

    唉!

    无奈长叹一声,叶凌骁只得苦着脸顺着壕沟旁的藤梯,下到了壕沟下面。

    向着自己那块区域走去,扑面而来的满是汗臭味,泥土的腥气,叶凌骁欲哭无泪,看来,这一切都是父亲早就安排好的,就等着自己偷懒,就要来遭罪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来,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哭丧着脸,叶凌骁弯腰捡起那大彪哥特意制作的小锄头,开始了刨土。

    这时,上方那十几名少年也跑到了这里,听到壕沟上方有着十数道脚步声跑过的声音,叶凌骁心中更加苦涩,跑十圈和挖壕沟,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啊。

    再一想到还没有午饭吃,他就更加无奈了。

    无力的挥动着锄头,刨着面前仿佛丝毫不会减少的泥土,叶凌骁感觉,此刻的天空都是灰暗的。

    一个时辰前,自己可还在那温暖的被窝啊!

    旁边的叶天啸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再度露出笑容:“没事,慢慢挖,反正都是你的。”

    叶凌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