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慈母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2本章字数:2628字

    许久,当叶忆儿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叶凌骁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摇了摇脑袋,叶凌骁掀开帘布,走进了帐篷。

    此刻,帐篷之内,却是有着一名妇人端坐着,仔细看去,这妇人应该有三十多岁,但依旧貌美,眉目之间有着温柔的神情,身穿一件羊皮袄,长发垂肩,虽然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但是不难看出,在年轻时候肯定是个美女。

    在她的手上,却是有着道道厚实的老茧,显然,这是由于常年缝补衣服所致,叶凌骁身上做工精细的羊皮袍子,叶天壕的袍子,部落中大多数衣物都是她所缝制。

    这时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

    这就是叶凌骁的母亲,叶天壕的妻子,叶氏部落结盟部落,张氏部落老族长之女,张筱菀。

    要说母亲年轻时候,叶凌骁也是听叶天啸提起过,那可是方圆百里都有名的大美人,周边部落之人没有不想娶她为妻的,甚至是连那高高在上的‘东门城’都是有着强者来下聘礼,想要迎娶她。

    当年那张氏部落的老族长也是想要将张筱菀嫁给那‘东门城’的强者,毕竟,一旦傍上了这个庞然大物,他张氏部落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但张筱菀死活不同意,甚至以死相逼,这才使得老族长不再强迫,任由她嫁给了叶天壕,也不知怎么回事,二人只是远远的见过一次,就认定了对方,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叶凌骁笑了笑,这样说来,自己和忆儿,恐怕也可以称得上是一见钟情了,还要加上日久生情,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啊,自己以后一定要娶到忆儿当老婆!

    张筱菀看到儿子进来,放下了手中的针线,却是发现叶凌骁满身泥土,身上有着浓浓的刺鼻汗臭味传来,刚换的雪白羊皮袍子也脏了,正站在帐篷门口傻笑。

    暗叹了一声,张筱菀十分无奈,对于这个儿子,她从小就十分宠溺,也养成了其懒惰顽皮的性格,现在想要纠正已经很难了。

    “凌骁,你又干什么了,你看看你,都弄成什么样了。”虽说语气中带着责备,但张筱菀还是舍不得训斥儿子,只是轻轻批评了两句,这对于我们的叶凌骁来说,简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娘,都是爹,他非要让我去挖壕沟,我都快累死了,连午饭也还没吃呢!”叶凌骁故作委屈道。

    “瞎说,你什么也没干你爹会让你去挖壕沟?你肯定是晨练又偷懒了吧,这几天我不在,你是不是每天都不能按时起床啊?”张筱菀质问道,对于儿子,她还是很了解的,知道他的脾性,一句话就是猜到了叶凌骁的表现。

    “哼,你去那东门城也不带着我,让我自己留在部落里。。。”叶凌骁面色不太自然,不满说道,“对了,娘,东门城里都有什么啊?”

    就在前几日,张筱菀的妹妹,嫁给了东门城一名富商的张筱柔,年过三十,终于是有了身孕,张筱菀得知自然十分高兴,特意让叶天壕准备了牛羊肉,奶制品,又连夜赶制了不少上好的羊皮衣服,去往东门城看望妹妹。

    当时,叶凌骁死缠烂打非要跟去,张筱菀宠爱儿子,想着带他去,但是叶天壕坚决不同意,这个小子平日里就不用功修炼,性子又十分捣蛋,若是去了东门城,惹出什么事端,可就不好了。

    毕竟,东门城内的势力,随便一个,都足以灭掉他小小的叶氏部落!

    据说,在东门城中,更是有着达到了脱胎三境的高手!

    对于草原上部落中的孩子们来说,东门城是神秘的,充满未知的,所有的孩子都是想要去看一看,这传说中的城池。

    但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在长辈的描述中,幻想出一个城池的样子罢了。

    “东门城也没什么特别的,倒是你小姨,他的丈夫,也就是你的姨父,在我临走前,硬是塞给我一个盒子,我拗不过他们俩,只得收下,回来一看,那里面竟然是有着整整十枚蛇兰果!”张筱菀对儿子说道。

    “十枚!怪不得父亲能够拿出三枚作为族比奖励!”叶凌骁心中狠狠震动了一下,没想到部落中的蛇兰果,竟然是这般得来,而且还有着十枚。

    心头巨震,对于那素未蒙面的小姨和姨父,叶凌骁心中充满着好奇,能够出手如此阔绰,赠送十颗灵果,看来自己的姨父,很有能耐啊。

    想到这里,叶凌骁又是随口说道:“娘,我听啸叔说,当年也有东门城的人想要娶你呢,可你偏偏嫁给了爹,唉,当年你若是嫁到了东门城,恐怕别说十枚灵果了,就是一百枚,一万枚,也都是小意思吧。”

    脑中幻想着一万颗灵果汇成一道洪流的壮观景象,叶凌骁几乎都要流出口水来了。

    但张筱菀却是变了脸色:“别听你啸叔瞎说,他的话,有几句是真的,还有,我告诉你,就算一万枚所谓的灵果,也比不上你爹的一分一毫!”

    “哼,爹一点都不好,他从来不知道关心我,只知道打我骂我,逼我修炼。”叶凌骁想到叶天壕的种种,再度发起牢骚。

    看到儿子如此不懂事,张筱菀也是心中难过,其实,造成父子关系如此之矛盾,叶天壕也是有着责任的,他一心想要儿子成为强者,却一直都是忽略了叶凌骁的感受,而且,他不善言辞,表达起来也是不得其道,自然导致了与儿子的不和,他的强硬,只是加重了叶凌骁的叛逆而已。

    “凌骁,你爹是族长,整个部落都要靠他来保护,你要体谅他,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张筱菀语重心长教导着儿子。

    看到母亲这般神态,叶凌骁没有再多言,对于母亲,他还是很心疼的,不会和母亲吵嘴。

    “好了,娘,我要去洗澡了,然后,我就要修炼了!”叶凌骁得意说道。

    “修炼?!”张筱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儿子竟然自己要修炼,张筱菀几乎都要跑出去看看天上的九尊金鼎是不是掉了下来。

    叶凌骁嘿嘿一笑,便是转身跑出去洗澡了。

    而张筱菀,自然是又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儿子换上,说来也怪,东门城内有着丝绸衣服,她买来儿子却不穿,只喜欢自己缝制的羊皮袍子,说穿着舒服,所以,张筱菀特意为儿子缝制了十数套羊皮袍子换洗,对于儿子,她一向是有求必应的。

    在她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守在丈夫身旁,照顾好儿子,看着他长大成人。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后悔嫁给叶天壕,尽管草原上的生活比不上那繁华的东门城,但是只要能够和叶天壕在一起,吃糠咽菜也是甜蜜的。

    叶天壕虽然不善言语,专一习武,但是对于妻子,他心中还是有着愧疚的,没有能够好好陪伴妻子,但身为族长,他的确有着许多事情要忙,张筱菀虽然很理解,但他依旧十分内疚。

    静静想着叶天壕,想着两个人的过去,张筱菀甜蜜的笑了。

    这时,叶凌骁洗完了澡,换完了衣服,看到母亲还在走神,偷偷一笑,闪身出了帐篷,向着壕沟走去。

    此时,挖壕沟的人们已经回去休息了,所以,壕沟中没有人,这也是叶凌骁选择这里的原因,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修炼,毕竟,平时那么懒,现在又要开始努力,别人知道肯定会嘲笑的。

    但是一想到忆儿所说的,超过她就可以提一个要求,叶凌骁就激动万分,动力十足,至于和叶枫之间的挑战,自然是被他忽略掉了,与忆儿相比,其他人都是那么无关紧要。

    顺着藤梯下了壕沟,叶凌骁一眼就看到了那水缸,于是他就在那水缸后面,开始了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