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暴怒的叶天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2本章字数:3252字

    “壕哥,你怎么看?到底是不是那黄氏部落的人?”在路上,叶天啸开口问道。

    叶天壕小心抱着叶凌骁,生怕令他难受,皱着眉头,对于此事,他也是极为费解。

    黄氏部落也是在这一片草原之上迁徙,生存,与叶氏部落不同的是,这黄氏部落在草原上生活了上百年,代代传承,族中强者众多,占据着大量的牧草地。

    但是几十年前,叶天壕的父亲,叶震林,只身一人来到了这片草原,单枪匹马,打下一番业绩,创立叶氏部落,从黄氏部落那里抢占了不少肥沃的地域。

    当时的黄氏部落,部落中唯一一名达到了‘脱胎三境’的强者,寿元到了尽头坐化,部落中并没有什么高手,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时刻,而叶震林乃是货真价实的‘脱胎三境’强者,自然是无人能挡。

    黄氏部落有心除掉叶震林,但奈何实力不够,在几次争斗中,损失惨重,最终只得眼睁睁看着叶震林的部落迅速扩大,占据了大片地域。

    而叶氏部落,在叶震林的带领下,也是飞速发展,有了如今的规模,比起那黄氏部落,也是不逞多让!

    就在二十年前,黄氏部落终于也是有着一名绝代天才,晋入了那‘脱胎三境’,黄氏部落因此信心大涨,对叶氏部落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当年两大部落都是损伤惨重,最终,那黄氏部落的脱胎高手与叶震林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两人激战三天三夜,以两败俱伤为结局,那黄氏的天才重伤垂死,几乎被废了,而叶震林更是在战后两天就心脉寸断而死。

    从此,这两大部落才是真正结下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然而,两大部落平时在草原迁徙,活动,总会有相遇的时候,这些年来,因为争夺地盘,抢夺资源等等原因,又是爆发了不下十数场战斗,有大有小,各有伤亡。

    所以,此次的壕沟事件,叶天啸才会第一个想到黄氏部落,毕竟,除了黄氏部落,他叶氏部落,与周边其他部落的关系,都还是不错的。

    “我也不敢断定是不是黄氏,他们来壕沟这里,还打晕了凌骁,难道是为了恐吓?可是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啊!”叶天壕还是想不通。

    的确,两大部落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原因,像这一次,无缘无故就派人前来挑衅的事情,还从来没有过。

    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叶天壕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他也是心力交瘁,不但要时时防备着黄氏,还要想办法突破到‘脱胎三境’,这个族长,当的很不容易。

    然而,他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其实,壕沟中的景象,是他的懒惰的儿子,叶凌骁造成的。

    不过,就算叶凌骁这么说,恐怕他也不会相信,叶凌骁有着几斤几两,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区区炼体三重天,恐怕是做五十个俯卧撑都坚持不住吧!

    一行人心事重重,回到了帐篷区。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张筱菀站立在帐篷外面,面色紧张的向这边望着,刚才叶天壕的突然爆发,以及那一声呼喊,令得她忧心忡忡,眼里似乎还有着泪花打转。

    看到丈夫抱着儿子,她用长满了厚厚老茧的手提起所穿的羊皮裙,赤着脚,就这样飞奔跑来。

    “天壕,凌骁他怎么了!”张筱菀大口喘着粗气,看到丈夫怀中昏迷的儿子,担心的泪水哗哗流淌着。

    眼前这两个男人,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人,就算哪一天要她的命来交换这二人的安全,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看到妻子焦急的模样,叶天壕面色略有缓和,伸出粗糙的大手,为妻子抹去了眼泪,并将她搂到怀中。

    “没事的,凌骁没有受伤,只是吓晕了过去,现在,一切都好了,筱菀,放心吧。”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妻子的后背,一只手抱住叶凌骁,此刻,这一家三口显得无比和谐,如果可以,张筱菀真希望时间永远定格,三个人永远平平安安在一起。

    在她心中,只要丈夫和儿子能够好好的,就是晴天。

    “我们回去吧。”叶天壕开口,搂着妻子,抱着儿子,此刻,他也不是什么‘灵胎境’强者,只是一个丈夫和父亲。

    一行人往回走着,到了帐篷内,叶天壕轻轻将叶凌骁放在了羊皮地毯上,又安慰了张筱菀一番,这才走出了帐篷,去和叶天啸商讨事情了。

    叶凌骁心中一声叹息,躺在父亲怀里的感觉真的很好,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可是,自从长大了,要修炼了,自己的不争气,引起了父亲的反感,他就再也没有抱过自己。

    叶凌骁清楚的记得,一次又一次,父亲看向自己时,失望的眼神。。。

    张筱菀坐在一旁,这样看着叶凌骁,眼中依旧担忧,虽然叶天壕已经说了,叶凌骁只是受到了惊吓,没有什么大碍,但她还是不放心。

    这一点,天下间的母亲都是一样。

    一间帐篷内,叶天啸,叶天壕,叶天翔,三人坐在一起,讨论着。

    “这一次的事情,十分蹊跷,我有一个猜想,对方本来是想要去壕沟做些什么,但正巧碰到了凌骁,或者,被凌骁发现了,他就施展了攻击。”叶天翔皱着眉头,作为部落智多星,他提出一个猜想。

    “可是,凌骁根本没有受伤,刚才我检查一番,甚至发现他的身体强度有所增加,好像是达到了炼体四重天!”叶天壕说道。

    “对,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对方没有伤害凌骁,只是在壕沟的土墙打出一个洞,然后就走了,如果真的是黄氏部落所为,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挑衅吗?”叶天翔继续说道。

    “难道是他们想要恐吓我们?以凌骁的安全为威胁?”叶天啸出言,他脸上也是没了笑容,就在中午,忆儿又发病了,叶天壕紧急派叶大彪带领一帮地灵境的好手去那‘迷雾黑森’采集‘无心草’,为忆儿熬药,再加上叶凌骁的事,所以,叶天啸此刻也是笑不出来了。

    几人又列出几种可能,又都是被一一否决。

    一番讨论无果,叹了一口气,叶天壕说道:“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赶来挑衅我叶氏!不管有什么招,我都接着!”

    一旁叶天翔打趣道:“壕哥,别想了,说不定那壕沟中的大洞,是凌骁打出来的,然后他脱力,这才昏迷了过去!”

    虽然这只是玩笑话,但却一下子戳中了真相!唯一不同的就是,叶凌骁并没有脱力,而是装晕。

    不得不说,叶天翔思考问题,总能够从别的角度去看,不像叶天啸,一开始就是先入为主,以为是黄氏部落,钻进了牛角尖。

    “好了,都回去吧,大家都小心点,今晚我会守夜,明天还要将八极拳传授给这帮小子,不知他们能够学到几分啊。”叶天壕呼出一口气,说道。

    叶天啸,叶天翔闻言也是点头,走出了帐篷,这间帐篷是叶天壕专用的修炼帐篷,平时部落中一些大事,也都是在这里商量的。

    叶天啸走出帐篷,目光望向远方,看向火红的夕阳,正缓缓坠落下地平线,远处,几道身影正向着这边赶来。

    是大彪他们回来了!

    心中松了一口气,叶天啸急忙迎了上去,每次去迷雾黑森,都是一次考验,顾名思义,在那森林中,布满了黑色的迷雾,又有毒蛇猛兽出没,十分危险。

    但为了医治忆儿的病,就必须去那迷雾黑森采摘无心草!

    远处,夕阳的余晖洒落,叶大彪两米多高的壮硕身躯正向着这边走来,在他身后还跟着部落里的几名弟兄,叶天啸走了过去,但随着距离的靠近,他却是明显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

    嘭!

    只见叶大彪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壮硕的身躯摇晃了两下,伴着一声沉闷的响声,砸倒在了地上!

    “大彪!”

    “大彪哥!”

    在他身后的兄弟们都是悲痛惊呼,仔细查看,在他们身上,也是隐约有着伤口,血迹,随着叶大彪的晕倒,在他后背,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也是暴露在众人眼前,甚至还在流着鲜血!

    叶天啸一声惊呼,快步上前,一下子就是看到了叶大彪背后触目惊心的伤口,强行镇定心神,又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后,他这才平静了一些。

    目光抬起,他再度发现,后面一个弟兄,还背着一个血迹斑斑的人影,身上的羊皮衣服破烂不堪,脸上,身上全是抓咬的痕迹。

    “啸叔,阿洋,他,他。。。”背着人的那名男子面色悲痛,话说到一半,便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叶天啸心头一震,伸出手探了探鼻息,随后,便是眼瞳骤缩,因为,那被称为阿洋的男子,此刻已经是没了呼吸。

    叶天啸闭上眼睛,心头满是自责,都是为了给忆儿采药,才会发生这些事的!都怪自己,自己跟着去,或许就会没事了!

    “谁干的。”这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开口嘶哑说道。

    这三个字说的没有任何怒意,仿佛是漫不经心的随意一问,但所有人都是可以察觉到,这句话中包含的那无尽杀意,冰冷彻骨,有如深冬的冰锥,刺在人的身上,一时间,所有人都是感觉全身被针刺一样难受。

    抬头望去,夕阳彻底落下,最后一道微光照在了这个男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平静,但是任谁都可以感觉到,那股煞气。

    那杀气,几欲冲破天际,杀到日月无光,天地色变,正是叶天壕!

    显然,这一次,叶天壕,是真的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