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2本章字数:2886字

    什么?!

    一旁,叶天啸大惊,这个家伙竟然是灵胎境强者?!

    刚才的战斗,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没有理由啊!

    只见,这神秘人全身黑芒爆射,威势逼人,气势瞬间达到灵胎境,双手结印,阴冷声音响起。

    “冥狱印!”一声低喝,他双掌平推,结出一道古怪的印法,有如一个黑色的骷髅头,随着这个骷髅头出现,仿佛连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这是什么招数!

    叶天壕也是眉头紧皱,附近草原之上的灵胎境强者就这么几个,还没有人使用这种黑色阴冷的灵力和武技!

    要知道,灵力的颜色随着修炼功法的不同,也是不同的,就如叶氏部落,所有人都是主修一部‘金元诀’,修炼出来的灵力就是金黄色。

    当然,如果以后有人得到更好的功法,转而修炼,那么灵力的颜色也会随之改变。

    九鼎神州之上的功法,最初级的,分为一到九品,最高九品,而九品之后,据说还有着更高的等级,但是在这偏远的东荒大草原游方部落之中,却是根本没有听过,叶氏部落的‘金元诀’还是当初那叶震林留下的,是一部八品功法,在附近一带,也是等级最高的。

    至于武技,则是与功法的等级一样。

    此刻,这神秘人施展的黑色骷髅头‘冥狱印’,按照波动推算,应该是至少七品的武学,在周边的部落中,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部高阶的武学啊!

    难道,叶氏部落招惹到了外来的强者吗?

    心念电转之间,叶天壕也是来不及多想,身形闪动之间,已经是来到了这神秘人面前。

    而之前的那金色掌印早已飞至,与那黑色骷髅头狠狠碰撞到了一起!

    轰!

    狂猛的波动扩散开来,甚至连周围的草地都是被震荡而开,出现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坑洞,沙土飞溅。

    那神秘人遭到波动冲击,也是蹬蹬蹬退后三步,他那黑纱掩盖下的面容呈现震惊之色,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个部落族长,竟然是有着如此强横的实力。

    心中早已萌生退意,他借着后退的力道,就势转身奔逃而去,后方,叶天壕怎能容他逃跑!

    看到叶忆儿躺在地上那副模样,他只觉胸中一团怒火升起,几欲暴走,要知道,叶忆儿的病,只能靠无心草熬制汤药勉强缓解,说不定还能活多久呢,眼下,有被这个家伙击伤,恐怕更加危急。

    眼瞳仿佛是在冒火,叶天壕此刻已经是盛怒,他面色通红,全身力量毫无保留的爆发,双腿之上,金色灵力闪耀,速度陡然加快!

    那神秘人也是感觉到了后方的一股强大杀气,以及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仿佛下一刻,就是会被追击而上。

    心中焦急,暗道不好,此次行动本来是万无一失,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多差错,慌不择路,他径直跑向了远处,叶凌骁的帐篷。

    “想伤我儿凌骁?!”叶天壕更是愤怒,断定这个家伙定然是对自己叶氏部落知根知底,甚至是怀疑部落中是否有着叛徒了。

    叶凌骁此刻在那帐篷中,刚刚还在傻笑想着忆儿,却陡然听到了惊呼,随后便是激烈的打斗声,心中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一番斟酌,他拿起手中的水壶,灌了一口,含在口中,掀开帘布,向外面走去。

    随后,他便是惊呆了。

    只见一道黑色身影泛着强大波动正向着自己冲来,后方,叶天壕全身散发金光,紧追不舍。

    差点就一口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叶凌骁瞪大了眼睛,随后,便是赶紧转身逃跑!

    怎么会有如此强者来偷袭!这般威势,这般速度,恐怕足以与叶天壕媲美,那可是灵胎境啊!

    周边部落也只有着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位灵胎境强者,彼此都是知根知底,谁还会蒙着面掩耳盗铃来玩偷袭?!

    “凌骁,快跑!”叶天壕一声怒吼,脚下速度又快了几分,眼看就要追上那神秘人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神秘人全身黑芒暴涨,速度陡然加快,在夜色中,犹如一道黑烟掠过,瞬间来到了叶凌骁身后!

    伸出钳子一般的枯硬手掌,蕴含着大力,一把就是抓住了叶凌骁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随后,他转过身来,掐住叶凌骁的脖子,将叶凌骁生生提了起来,抓在了半空中。

    叶凌骁顿时感觉呼吸困难,脸憋得通红,两只腿不停蹬着,踢在那神秘人身上,却仿佛踢在了石头上,只感觉脚趾都快断了。

    这是什么怪物?身体怎么这么硬?!

    叶凌骁两只拳头也在拼命砸在这家伙的背上,但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那神秘人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后方叶天壕身形陡然止住,两只脚狠狠踏在草地上,踏出两个坑洞,可见力道之大。

    神秘人并不知晓叶凌骁就是叶天壕的儿子,此刻看到叶天壕紧张的神情,倒也是有了猜想。

    于是,他阴冷开口,眼神恶毒望向叶天壕:“不想这个小子脖子断掉的话,就给我退后十步!”

    叶天壕举起双手,表情难看至极,但儿子在对方手上,只得就范,老老实实的退后了十步。

    “说吧,你想要什么?!”对方深夜来袭,先是利用狼引开了叶天壕,而且率先攻击了叶天啸所在帐篷,如果没有所图,叶天壕自然不信。

    神秘人冷哼一声:“哼,很简单,把那个女孩给我,我带走那个女孩,就会放了这个男孩!”

    忆儿!

    部落中只有忆儿这一个女孩,这个家伙想要抓走忆儿?!

    叶凌骁眼瞳骤缩,他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忆儿!

    继续疯狂挣扎着,他的拳头不停砸在了这家伙的身上,尽管依旧没有用,但叶凌骁的心中,却有着一个大胆的计划成型。

    既然想要伤害忆儿,那我拼死,也要让你留下点什么!

    叶凌骁深埋在血液之中那股草原男人狂暴的气息此刻被彻底点燃,双目隐隐都是赤红,草原之上的男人,本就骁勇善战,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也是从来不会退缩,尽管胸怀有如这广阔草原一般宽广,但也是有着不能被触及的地方!

    在叶凌骁的心中,就是有着一个人,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人企图伤害她,绝不容许,那就是叶忆儿!

    心中杀意升腾,叶凌骁暗暗运转体内那些隐藏了起来的暖洋洋奇异能量,顿时,整条右手臂都是麻麻的,热热的,充满着力量,用尽全力控制着这股力量,不让那神秘人感觉到,毕竟,此刻,叶凌骁的力量,已经不止是那区区炼体四重天了。

    所幸,神秘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叶天壕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叶凌骁的拳头似乎是多了一些力道,毕竟,对他来说,叶凌骁的攻击,不过是挠痒痒而已。

    叶天壕眼中闪过惊讶,忆儿?这个家伙想要带走忆儿?忆儿不过是一个自幼便身患怪病的女孩,他为什么要带走忆儿?!

    想不出答案,叶天壕面色阴霾:“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回答我,到底是要我手上的这个小子,还是要那个女孩。”神秘人生冷说道,仿佛不带丝毫感情。

    此时,部落中的所有人都已经是被惊动了。

    张筱菀赤脚来不及穿鞋就急急奔跑了过来,她嫩白的脚底甚至都是被沙石划出了血口子也丝毫不知,因为,此时,儿子被被人卡住了脖子,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叶天啸,叶天翔,叶大彪,阿卓,等等族中的强者纷纷赶来。将那神秘人周围团团围住。

    “凌骁!”张筱菀一声惊呼,泪水早已不自觉涌出。

    娘!

    看到娘这幅模样,叶凌骁也是十分心疼。

    “求求你,放了凌骁。我来做你的人质,放了凌骁,他还是个孩子!”张筱菀在奔跑中跌倒在了地上,哭泣着祈求道。

    冷冷看了张筱菀一眼,神秘人不为所动,继续看向叶天壕:“我只数到十。如果你还是不能决定的话,就给这个小子收尸吧!”

    叶天壕眼瞳几乎要喷射出火焰,部落中的男孩子都是自己居住一个帐篷,锻炼勇敢,而叶凌骁一向与自己不和,所以居住的比较远,在部落帐篷的外围,不想此时,竟是酿成这般悲剧。

    看了看远处,忆儿依旧躺在草地上,处于昏迷状态,还不知道此刻情况怎么样,究竟受了什么伤,不知被那神秘人击中了哪里,儿子又被对方掐着脖子,叶天壕心中焦躁万分。

    到底该怎么办?

    此刻,饶是他实力高强,是灵胎境强者,也是难以做出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