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斩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2本章字数:3321字

    什么?!

    叶天壕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幕,眼中是浓浓的不可置信。

    儿子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按照他的估计,这一拳,起码有着天灵境的力量,甚至隐隐到了融灵境的门槛!

    不可能啊,叶凌骁有着几分能耐,他这个当爹的再清楚不过了,怎么会这样!

    一旁,叶天啸,叶天翔等人也都是震惊,望着叶凌骁这一拳,暗暗心惊,虽然不敢确定这一拳的威力,但从这般气势来看,断然不凡!

    只有张筱菀,她不修武道,不知道这一拳代表着什么,只是惊呼出口:“凌骁!”

    叶凌骁面色狠厉,眼睛死死盯着这个家伙,狂烈的杀意在胸中沸腾。

    他从来没有如此想杀死一个人,眼前这个家伙,是第一个!

    想要伤害忆儿的人,都要死,必须死!

    而与其他人不同,这神秘人的震惊,比任何人更甚。

    他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这个小子竟然是一名融灵境的强者!

    这怎么可能,看他的模样,不过十三四岁而已啊!十三四岁的融灵境,什么概念,那可是板上钉钉可以晋入‘脱胎三境’的天才,妖孽一般的人物,没想到在这贫瘠的草原上竟然会诞生这等天才!

    感受着强烈的拳风,呼啸而来,神秘人冷哼一声,全身黑色灵力涌动之间,已经是在左心口处形成了一层防护罩,以他现在灵胎境的实力,叶凌骁融灵境的一拳,根本伤不了他,更何况,他还以闪电般的速度做出了防御。

    天才?他冷笑,天才,就是被用来抹杀的!

    在这大千世界,天才何等之多,但最终,能够成为至尊强者的,又有几人?

    修炼之路,艰险万分,多少天才都是死在半途,无法问鼎那武道巅峰,比这十三四岁的融灵境更加妖孽的天才也有不少,还不是纷纷陨落!

    而抹杀天才,正是能让他感受到无比的痛快!

    叶天壕眼瞳骤缩,他已是感觉到,叶凌骁这一拳,恐怕根本无法伤害到那神秘人,全身金色灵力陡然爆发,他有如一道离弦之箭,闪电射向前方,此时,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下儿子!

    而前方,叶凌骁的拳头,也终于是狠狠落下,砸到了那神秘人的左心口处!

    嘭!

    强大的力道与那黑色灵力防护罩对碰,一股剧烈的波动陡然散开,地面的草皮都是被掀开,沙土飞溅。

    神秘人面纱下的嘴角露出冷笑,他嘲讽道:“不错的力量,小子,想要扮猪吃虎吗?可惜,你吃。。。呃!”

    神秘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回荡在草原的夜空之中。

    怎么回事?!

    包括叶凌骁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面色剧变,望向那神秘人,只觉眼前的世界都是颠倒了,耳边是轰轰的鸣响,天旋地转。

    只见,叶凌骁的拳头砸在了神秘人的左心口处,势如破竹,直捣黄龙,那所谓的黑色灵力防护,直接被一拳轰爆而开,仿佛是随着一声破裂的咔嚓声,爆碎为粉末消散,随后,叶凌骁这狂猛的一拳就是全力落下,砸在了他没有丝毫防护的心口上!

    咚!

    一声闷响似乎砸在了所有人的身上,感觉心头巨震,心脏凸凸快要跳了出来,叶天壕向前冲去的身影戛然而止,看着这一幕,他彻底惊呆了。

    叶凌骁一拳轰爆防护罩,余威不减,直接穿透了神秘人的左胸,大量鲜血飞溅而出,那神秘人的心脏直接被强大的力道击碎!

    叶凌骁脸上,袍子上,全部溅满了腥臭的血液,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他几乎是立时就呕吐了起来。

    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不由自主的抖动着,刚才那股暴怒般的杀意早已无影无踪。

    脑中只有着一个声音回响: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的确,这是叶凌骁头一次杀人,别忘了,他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普通的炼体四重天,此刻,却杀了一个融灵境或者灵胎境的强者!

    强烈的不适感有如潮水滚滚而来,将他彻底包裹,吐到连胆汁都没有了,叶凌骁感到阵阵眩晕,终于是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叶天壕早已来到他的身旁,将他抱住,并且一道柔和的灵力顺着他的后背打入体内,温养着他的心神。

    神色复杂,将叶凌骁抱了回来,轻轻放到了草地上,张筱菀哭泣着,颤抖着手将儿子搂到怀里,用袖子擦着儿子脸颊上的鲜血,泪水哗哗流下。

    然而,所有人都是没有察觉到,先前小鼎中射出的那道光芒,顺着叶凌骁的拳头进入到了那神秘人的体内,直接是抵达丹田之处,此刻,神秘人尸骨未寒,丹田内还有着没有消散殆尽的残存黑色灵力,那道金芒也不客气,直接一头扎了进去,几个呼吸之间,那些黑色灵力就是被尽数吸收,金芒之上隐约带有了一丝黑色的色彩,随后,这道细如发丝的金芒便是离开了神秘人的体内,贴着地面的草皮,重新回到了叶凌骁脖子之上的小鼎内,小鼎之中那道凌驾九鼎之上的身影,似乎是有着神秘的毫光闪烁,随后,便是再度恢复了宁静。

    叶天壕眉头紧皱,望着地上的神秘人的尸体,手掌之上灵力涌动,远远一挥手,便是一股劲风传来,将那黑色面纱掀开,露出一张面容。

    这是谁?!

    所有看到这面目的人都是吃惊,附近部落中的强者也就那么些,彼此知根知底,却压根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使用黑色灵力的强者!

    这神秘强者来自何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要带走忆儿?他还有一个师父?本来只有融灵境,却突然气势暴涨达到了灵胎境,这又是怎么回事?!

    只感觉一团团疑云飘来,笼罩在叶氏部落的上空。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叶天壕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他叶氏部落,恐怕要遭受到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了。

    面色阴沉,他俯下身,体内还有着阵阵疼痛,刚才急火攻心导致的内伤,若是不加以治疗,恐怕会留下病根,但是现在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他伸手在神秘人身上摸索着,却没有任何发现。

    看来,他没有带什么东西,毕竟是来偷袭,自然不会带着宝物,但叶天壕却是十分眼馋,依据他的推测,刚才神秘人之所以能够从融灵境瞬间达到灵胎境,就是因为施展了某种秘法!

    在这九鼎神州之上,能人异士层出不穷,早在远古时候,就有大能者创出种种秘法,有的秘法,可以使得武者筋骨血肉力量强大无比,据说修炼到了极致,可以力拔山岳,这一类秘法,被称为炼体秘法,这里的炼体,与炼体境界,可是没有半分关系,而是代表着极端强大的身体力量。

    还有的秘法可以使武者飞行在空中,毕竟,只有着传说中的脱胎强者才可以飞行,至于大部分低阶的武者,只能望洋兴叹,于是就出现了飞行秘法!

    再有,就是这神秘人使出的,短暂时间内提升武者实力的秘法!操控灵力在体内以玄妙的经脉路线运转,刺激人体散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但事后,可能会导致身体的虚弱,可这般秘法,往往能够在实战中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也最受青睐。

    所以,叶天壕才是想要搜寻这神秘人的身上,希望发现点什么,但显然,结果令他失望了。

    再度看了看这个家伙那临死前震惊的表情,确定这的确不是草原上的人,叶天壕眉头紧皱,挥了挥手。

    “今晚的事,严加保密,谁也不许泄露出去!大彪,一会你带几个弟兄,把他的尸体埋到壕沟那边,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我会继续守夜,天啸,天翔,你们两个也一起,筱菀,你去照顾好忆儿和凌骁。”叶天壕不愧是部落族长,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任务,安排好了一切。

    与此同时,在那远处的黑夜里,一团团黑雾涌动着,爬虫的声音响起,窸窸窣窣令人全身难受,毒蛇出没,毒草丛生,放眼望去,乌烟瘴气一片凶险。

    这就是草原上的一大绝地,迷雾黑森。

    即使是在正午时分,九鼎光芒最为闪耀的时刻,那迷雾黑森,也依旧是在黑暗的笼罩之中,终年不见天日。

    此时,深夜的迷雾黑森,更显阴森可怖,而在那最深处的黑雾,仿佛浓厚的化不开,甚至寻常人吸入一口,恐怕就会中毒身亡。

    但此刻,在那浓密的黑雾之中,却是有着一道苍老的身影盘坐,全身泛着死寂的波动,仿佛一个死人。

    嘭!

    陡然一声爆响,在他袖袍之中传来,眉头一皱,袖袍一抖,只见一块黑色的玉牌化成碎片掉落而出,摔在了地上。

    在他身后,那黑雾之中,还有着两道身影,闭着眼睛吐纳着黑雾,此刻,听到这响声,也是面色一变,看向了前方。

    “师父,老三他!”后方一个男子全身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面目,但语气却是充满震惊,隐隐的似乎全身都在颤抖着。

    “死了。”那老者的声音悠悠传来,仿佛在诉说一件最为寻常的事情,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随后,他再度出言:“老二,你去一趟吧,打探一下消息,顺便,让黄氏部落那个老家伙加快速度,我可没时间等他,这个乡巴佬,服用了我的黑灵丹,竟然这么久还没有突破,你去让他快点攻打叶氏,我们看一场好戏,还有,那个身患绝天症的女孩,绝对不容有失,去吧!”

    “是,师父!”这被称为老二的家伙,眼神阴翳,转身离去,几个闪身便是消失在了黑雾之中。

    老者随意将玉牌一扔,冷笑道:“有趣啊,我倒要看看,小小一个叶氏部落,在我黑心老魔面前,能翻起多大的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