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一招之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3本章字数:3198字

    此时,九鼎光芒早已黯淡,夜幕降临,将大草原笼罩在黑暗之中,远处,燃起篝火,一群族人围坐,在那篝火之上,一只肥硕的乳羊被烤成诱人的金黄色,远远的,就能闻到那股香气。

    叶凌骁深吸一口气,这才觉得肚中饥饿,向着远处走去。

    随着这般靠近,烤羊的香气更加浓郁,令得他不由打开了鼻翼,整片空间都是弥漫着别样的香气,夹杂着青草的气息,令人食欲顿增。

    口中已是不自觉流出了口水,叶凌骁食指大动,肚中也是咕噜咕噜直叫,显然,这一下午的练习,虽然是令他基本掌握了那套八极掌,但同时,也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凌骁!来!”只见篝火旁边,叶大彪招手,呼喊着叶凌骁。

    眼前一亮,看来叶大彪气色不错,短短一天时间,便是生龙活虎,背部的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也是愈合大半,体魄实在健壮,若是换了常人,少说也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

    叶凌骁有所不知的是,今天下午,叶大彪已经是服用了那枚蛇兰果!灵果入体,磅礴的能量将他的伤势修复大半,连带着,体内灵力也有了增长,距离天灵境也是不远了。

    灵果,吸收天地灵气生长,的确神奇。

    “大彪哥,伤已经好了吗?”漫不经心问着,叶凌骁的眼睛却是盯着面前的烤羊,挪不开了。

    叶大彪也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憨笑着:“嘿嘿,我皮糙肉厚的,结实,打不死!”

    说着,他将正在滴着油,冒着香气的烤羊用力撕成两半,递给叶凌骁一半,平日里,叶凌骁并不是十分喜欢羊肉,他最爱吃牛肉,但部落中还是羊最多,牛比较稀少,所以,他很少能吃到牛肉。

    “昨晚,那个神秘刺客不知用什么手段带了十几只狼进来,咬死了好多羊,正好,今晚全都烤了,嘿嘿。”叶大彪一口咬下去,已是满嘴流油,模糊不清说道。

    叶凌骁闻言一愣,向四周看去,果然,还有着不少篝火,上面都在烤着羊肉,不远处,父亲,叶天啸,叶天翔等人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其他的少年围坐一起,又是一堆,最后,还有部落中的妇女,围坐一堆,吃着美味的烤肉。

    再度看向手中还在滴落着肥油的羊肉,叶凌骁顿时感觉怪怪的,想象着这些羊肉都被狼咬过,觉得有点别扭。

    不过,这羊肉确实烤的很好,自己也饿了,叶凌骁不再胡思乱想,一口狠狠咬了下去,只觉肥美的汁液在口中流淌,鲜嫩的烤肉外酥里嫩,一口没嚼几下,第二口已是咬了下去。

    “嘿嘿,也没见你这么狼吞虎咽过,这草原上原汁原味的烤羊,在那东门城,也是很受欢迎的,一些富商大贾甚至专门要来草原吃呢。”叶大彪不无得意说道。

    听到东门城这个字眼,叶凌骁又是眉毛一挑,嘴里含着羊肉,含糊不清说道:“大彪哥,你去过东门城的,给我详细说说。”

    叶大彪也来了兴致,取下腰间的酒壶,灌了一口,灼辣的感觉顺着喉咙流下,咂着嘴,满意的咬了一口烤肉,看了看叶凌骁着急的模样,他这才慢悠悠说了起来。

    “东门城嘛,别想的那么神秘,嘿嘿,那里挺大的,有我们部落现在壕沟围起来的部分大上十倍左右吧,里面有着许多店铺,我们部落的一些防水油布啊,生活用品什么的,都是去东门城买的,我也就跟着族长去过两次而已,也没有逛遍整个东门城。”叶大彪一边吃着烤肉,一边断断续续说道。

    “那东门城中,有大夫吗?!”叶凌骁急促问道。

    叶大彪虽然有些憨傻,但也是看出了叶凌骁的心思,叹了一口气,又灌了一口酒:“我知道你想的什么,唉,族长早就已经带忆儿去看过郎中了。。。”

    叶凌骁呼吸急促,感觉手中的羊肉都是颤抖起来:“怎么样?”

    他隔着篝火,盯着叶大彪的眼睛,眼中发出慑人的光芒,叶大彪竟然是有一种被狼群盯上的感觉,只觉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打了个哆嗦。

    “对了,凌骁的实力,可是可以杀死灵胎境的,能有这般气势也是正常。”叶大彪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然而,他有所不知的是,这固然与那神秘能力有点关系,但更多的,是叶凌骁对忆儿的关心,导致的这般气势,甚至令得强大的叶大彪都是不寒而栗!

    “大夫,大夫也无法医治啊,甚至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症,开了几副治疗晕厥症的药方,也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唉,我们也是从那神秘刺客口中才知道,这是叫做绝天症,可是这听都没听过的病症,又有谁能医治呢?”叶大彪无奈说道。

    叶凌骁顿时整个人有如泄了气的皮球,羊肉也没心思吃了,口中苦涩,心中大骂,这该死的绝天症,为什么要找上忆儿!

    如果可以,叶凌骁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代替忆儿来受苦,来患病!

    “凌骁,你别难过了,族长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让我带着几名弟兄,还有忆儿,去那东门城看看,想想办法先压制住忆儿体内的无心草之毒。族长已经利用灵力,暂时压制住了忆儿体内的毒,防止扩散,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唉。”叶大彪安慰叶凌骁道。

    明天!东门城!

    叶凌骁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也要去!”

    忆儿要去东门城看病,自己一定要跟着去!一方面,是好奇东门城,但更多的,却是对忆儿的担心。

    “这,凌骁,恐怕族长不会同意吧!”叶大彪为难的看着叶凌骁。

    听到这句话,叶凌骁二话不说,扔下烤羊,手上的油也来不及擦一擦,就是冲着叶天壕的方向跑去。

    叶大彪在后面慌忙接住叶凌骁扔下来的烤羊,看着叶凌骁远去的背影,心中暗道不好,族长本来是要瞒着叶凌骁的,自己又给说漏嘴了。

    果然,看着叶凌骁急急跑来,叶天壕也是眉头一皱,能让这个小子这般着急的,也就只有忆儿了,再看看叶大彪,果然,这个傻大个正背对着这里,大口咬着烤肉,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这又怎能瞒过叶天壕呢。

    “爹,我明天也要去东门城!”叶凌骁气喘吁吁,开门见山说道。

    叶天壕不管不顾,灌了一口酒,抓起一条羊腿咬了一口,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就是说明叶天壕已经生气了,如果叶凌骁不知好歹,继续这样的话,叶天壕就会责罚他。

    以前这样的招式屡试不爽,然而,这一次,叶凌骁却是毫不犹豫,第二次开口,大吼道:“我明天要去东门城,一定要去!”

    叶天壕咽下口中羊肉,眉头紧皱,抬起头来,盯着叶凌骁。

    叶凌骁毫不相让,眼神对视,两人有如针尖麦芒,谁也不肯退步,空气中似乎有着火花在二人目光相接处闪烁。

    “哼,想去东门城?就你那点实力?还有你的脾气,去了那是找死!”叶天壕毫不客气开口怒斥道。

    “我,我去了保证可以不乱说话,不招惹别人,我只是为了忆儿!再说了,昨晚那个家伙,可是我杀死的!”叶凌骁犹豫了一下,壮着胆子说道。

    听到这句话,叶天壕心念一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眼神凌厉,看了叶凌骁一眼,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杀死他的?如果你真有那份实力,我倒是可以让你去!”

    叶凌骁顿时急了,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一拳是怎么打死那个神秘刺客的,难道要说出小鼎秘密吗?

    “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不禁打!可是,我的确有实力杀死他!”叶凌骁嘴硬道。

    “好啊,那你和我过两招,那个家伙,可是灵胎境,我也是灵胎境,你要是赢了我,我就让你去!怎么样?”叶天壕怒道,显然,他对于叶凌骁的话极为不信。

    直觉告诉他,叶凌骁一定有着什么事情瞒着他!

    “壕哥,别和凌骁斗气了,他还只是个孩子!”一旁,叶天啸劝诫道。

    叶凌骁闻言也是看向叶天啸,发出求助的目光。

    一旁叶天翔却是灵机一动,出言道:“壕哥,我看这样吧,今天你不是传授了八极掌给这些小辈吗?你让凌骁用八极掌,如果他能在你手下坚持一招,就让他去!”

    叶天壕闻言沉吟,他可以察觉到,叶凌骁此刻的实力,依旧是炼体四重天,断然不可能打得过自己,昨晚的事或许真的他自己也不清楚,而接下自己一招?

    笑话!

    一个刚刚学了一品武技不到半天的小子要在自己手下接下一招?

    正好,这样既教训了叶凌骁,又可以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放弃去东门城的念头!

    尽管叶天壕知道叶凌骁是关心忆儿,但东门城不比小小叶氏部落,可能在街上不小心招惹了一个看似普通的人,都会招惹到杀身之祸,叶天壕也是担心叶凌骁出什么意外,这才不让他去。

    “听见了吗?你如果使用八极掌接我一招,我就让你去东门城!”叶天壕笑道,心想这下可以让叶凌骁知难而退了。

    但是接下来,叶凌骁的一句话,却是让的在场之人,纷纷石化。

    篝火闪耀,火焰升腾,透过面前有些扭曲的气浪,依稀可以看到少年一身白袍,长发飘扬,清秀的面目若隐若现,开口便是豪情万丈,语不惊人死不休:“你说的,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