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八道光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3本章字数:2847字

    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一座高耸的城墙拔地而起,几欲冲天,一股昂扬向上的气息传来,有着一种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傲气。

    而在城墙正中间,一道恢宏的城门洞开,透过城门向里面看去,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也是有着一派热闹的景象。

    一眼望去,叶凌骁彻底被那气势镇住了,显然,这东门城中定然有着大量强者,所以这城池才会有如此气势。

    相比于小小的草原部落,这东门城确实称得上是庞然大物了,其中各种天材地宝,灵丹妙药,珍奇材料,都是应有尽有,只要有着足够的蕴灵石,什么都可以买到。

    深深吸了一口气,叶凌骁眼中依旧有着震撼之色,许久都是没能缓过神来,一旁,叶晋见状也是笑了笑,当年他第一次来到东门城之时,也是被这股气势镇住了,那模样,甚至比现在的叶凌骁还要夸张。

    就在叶凌骁还在震惊这东门城的壮观之时,他却是陡然发觉,体内的小鼎竟然一阵颤抖,随即便是一道金芒射出,再度化为一层金色薄膜附着于叶凌骁眼前!

    眼前金光一闪,叶凌骁心中一惊,这小鼎又要搞什么名堂?

    随着金色薄膜附着在了眼前,叶凌骁眼前的世界,在此刻也变为金色,金色的城墙,金色的城门,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尽数化为金色。

    心中震动,随即,眼前陡然一亮,只见这东门城内,竟然是亮起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有红色,绿色,蓝色,黑色,十分绚丽。

    这些光芒出现,随即化为光柱,直冲天际,十分惊人。

    叶凌骁张大了嘴巴,这光柱,是什么东西?!

    道道光柱激射而出,欲要刺破天宇,气势惊人,叶凌骁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下一秒,这些光柱就会向着自己射来!

    打了个冷战,回过头看向叶晋,后者却并没有任何异常,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

    叶凌骁心中顿时雪亮,是小鼎放出金色薄膜,使得自己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就是这五颜六色的光柱!

    心中吃惊归吃惊,但此刻,叶凌骁早已确定,这小鼎是有着意识的,能够懂得自己的意思,而且在战斗中帮助自己,射出金色光线,甚至可以杀死灵胎境强者。

    这时小鼎让自己看到这些光柱,定然是有着某种目的,肯定是在帮助自己,叶凌骁眼瞳泛着精芒,迅速记下了每一条光柱的颜色,方位,发现,这些光柱竟然有着八条之多!

    这些光柱代表着什么?小鼎想要表达什么呢?

    叶凌骁藏起心中的疑问,两脚一夹马肚子,继续向前走去,叶晋紧随其后,还有几名弟兄,一辆马车内躺着昏迷的叶忆儿,承载着一些草原特产,一行人来到了城门。

    “下来!我们要搜身!”前方,一个守门卒面色猥琐,挥舞着手中一把砍刀,对着马背上的叶凌骁喝道。

    此时,叶凌骁眼前的金色薄膜已经退去,化为一道金光回到了小鼎之中,没了动静。

    回过神来,定睛看向面前这个家伙,叶凌骁不禁皱起了眉头。

    只见他身穿一套肮脏的兵服,头发凌乱甚至都打结了,也不知多久没洗,一口黄牙上还沾着菜叶,脸上也有着灰尘,面容更是猥琐至极。

    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人。

    见到叶凌骁无动于衷,甚至皱起了眉头,眼神之中有着恶心之意,那守门卒登时怒了,挥舞着砍刀,喷着唾沫星子冲着叶凌骁狂吼。

    “妈的,小兔崽子,老子让你下来,你没听到吗?赶紧给我滚下来,进城要搜身!”

    叶凌骁张开嘴巴,又不知说什么,难道要和这个家伙对骂?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少年第一次进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人物。

    身后叶晋见状赶紧上前,赔着笑脸,递上一块金色的石头,赫然便是蕴灵石,这可是九鼎神州之上的硬通货,无论在哪里,这蕴灵石都可以交换任何东西。

    “大人,家里小孩子第一次进城,没见过世面,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小孩子嘛。”叶晋卑躬屈膝道。

    见到叶晋这般模样,又掂了掂手中的蕴灵石,邋遢守门卒嘴角露出一抹恶心的笑容:“行,我怎么会跟一个孩子计较呢,你们进去吧,草原上的人最为淳朴,搜身也就免了!”

    叶晋闻言急忙点头:“谢谢大人!”

    说罢,便是赶紧上马,带着叶凌骁进入城门。

    自始至终,叶凌骁都是没有说过一句话。

    穿过城门,进入到城中,顿时有着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阵阵小贩的吆喝声传来,夹杂着食物的香气,顿时将叶凌骁的恶心感觉冲淡了不少。

    方才不是他不想开口,按照他的性格,恐怕绝对会和这守门卒杠上,只是他太恶心了,恐怕一张口就是会吐出来,这才一直强忍着。

    深吸一口气,叶凌骁这才恢复了过来,但是一旁的叶晋心中却是有些赞赏之色,没想到平日里在部落中桀骜不驯的叶凌骁,还挺知道收敛的,这般心性倒是不错。

    他完全想错了,叶凌骁最差的,就是心性,心性不稳,没有一颗坚定的心,是难成大器的。

    尽管这几天有所转变,但骨子里,叶凌骁还是个少不更事,涉世未深的轻狂少年。

    “晋哥,我们快点去找个大夫吧,这东门城这么大,肯定会有着名医吧!”叶凌骁强忍住饿意,尽管早上就没有吃饭,但他只想尽快替忆儿看病。

    此刻,忆儿还躺在马车里,不省人事呢。

    “也好,我记得城中有一名老神医,医术高超,之前就是替忆儿看过病,虽然也是无法治疗,但他开的药,对忆儿还是有着一点作用的。”叶晋点头说道,尽管他也是饿了,但看到叶凌骁这般神情,也就是欣然答应了。

    随后,一行人便是向着城内走去,所过之处,人群拥挤,一派繁盛之景,马车已经无法通过,叶晋便是派出几名弟兄,驱赶着马车前往那张筱柔和富商的家里,自己背着叶忆儿,带着叶凌骁,去找那大夫。

    沿途看去,叶凌骁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左顾右盼,十分好奇,这些人穿着丝绸衣服,与草原上的羊皮袍子没有丝毫相同,一家家店面摆着一些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各种货物看的他眼花缭乱。

    看着叶凌骁这般模样,叶晋也是回想到自己当年进城,也是这般景象,不知不觉,自己也是长大成人了,不知何时能娶到个媳妇,生一堆娃娃。。。

    这般走着,前方,已经是出现了一家店面,一块匾额悬挂,上书‘回春堂’三个鎏金大字,笔走龙蛇,气势轩昂,一看就是手笔不凡。

    隔着老远,便是传来一股药香,放眼看去,里面也是古色古香,显得十分不凡。

    跟着叶晋迈步进去,叶凌骁好奇的看着四周的陈设,相比草原帐篷,这里的家具,叶凌骁还是头一次见到,桌子,椅子,茶杯,柜子,在叶凌骁的眼中都十分古怪。

    但毕竟是少年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叶凌骁很快便是适应了下来。

    这时,叶凌骁也是看到了店面中间,一方桌子旁,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端坐,闭目养神,察觉有人来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一眼便是看到叶晋背着叶忆儿,老者心中一惊,因为他已经是察觉到了叶忆儿身上的黑斑,显然情形十分不妙。

    神色紧张,老者对着叶晋点头,在地上铺了一张草席,示意他将叶忆儿放下,仔细查看了起来。

    叶凌骁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老者的身上,看到老者拿出几根又细又长的银针,刺进了忆儿的身体里,他也是十分担心忆儿,不知道忆儿疼不疼。。。

    老者的面色严肃,眉头紧皱,又是把脉,又是针灸,最终,望闻问切,用尽全身解数,都是没有效果,他无奈摇了摇头,对着叶晋说道:“我记得这个女娃,以前来过,我告诫过你们,无心草是有毒的,这么多年,已经积累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如今不知为何突然爆发,我看,危矣啊。”

    说罢,他长叹一声,看着昏迷的叶忆儿,脸上布满无奈之色。

    听到老者的话,叶凌骁顿时只觉耳畔有如雷声轰鸣,脑中嗡嗡作响,乱成一团,整个人天旋地转。

    难道忆儿,真的无药可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