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冲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3本章字数:2709字

    “老先生,真的不行吗?”叶晋急促对着老者说道。

    老者再度看了叶忆儿一眼,无奈叹气:“这个女孩常年服用无心草,已经是毒性积累体内,这一次爆发,根本挡不住,她印堂发黑,体内已经被毒气充满,心脉都是阻塞,我只能开几副药,暂时缓解一下,依我看,她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一个月了。。。”

    叶凌骁顿时红了眼睛,忆儿只剩下一个月的生命了吗?!

    就在前几天,忆儿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说在族比之前超过她,就可以提出一个要求的,现在,却。。。

    脑中又浮现出小时候和忆儿一起玩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忆儿的音容笑貌,都早已深深刻在他的脑海,烙印在了灵魂之上,根本无法抹去。

    眼前一幅幅画面出现,叶凌骁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地刺上一刀又一刀,痛彻心扉,痛入骨髓。

    “忆儿,等我们长大了,你嫁给我当媳妇好不好呀?”

    “好啊,忆儿最喜欢凌骁了!”

    “嘿嘿,我最喜欢的,也是忆儿啊!”

    “。。。”

    儿时的对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叶凌骁痛苦的蹲下身,抱着脑袋,无助的流下了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十三年几乎未曾哭过的叶凌骁,终于是为了忆儿,流下了泪水。

    草原男儿的泪,一生,又能有几回?

    一旁的叶晋也是不忍去看这一幕,老者已经是转过身去,连连叹气,抓了几副药,包好后递给了叶晋。

    “生死有命,天要人死,也是没办法的,唉,这几服药,送给你们了,还请节哀。”老者劝解道。

    叶晋接过草药,对着老者点头,没有说话,他心中也是悲痛至极,他比叶凌骁,叶忆儿大不了多少,也是一起玩耍过的,而今,却要少一人了。

    怎料,蹲在地上抱头哭泣的叶凌骁,却是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陡然爆发。

    “天要人死?天?天是什么?!天,算什么?!就是这天,要让忆儿死,我也要灭了这天,将忆儿抢回来!我叶凌骁立誓,一定会将忆儿治好!!!”

    一句句话语,从叶凌骁口中迸出,夹带着无尽的坚定之意,怒意,誓要刺破苍穹!

    天要你死,我就灭了这天!

    何等的气魄!

    “对,凌骁,我们再想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着办法可以救治忆儿的,一定!”叶晋急忙出言安抚叶凌骁道。

    眼角还挂着泪珠,叶凌骁恶狠狠的咬着牙,情绪十分激动,拳头紧握,指甲嵌进了肉里,流出血液也是丝毫不知。

    在他的丹田之中,太上神尊鼎似有所察,嗡嗡鸣响,似乎在安慰着叶凌骁,道道金光射出,流淌在叶凌骁体内,令他感到一股温暖的热流。

    随着这金色暖流流过,叶凌骁顿觉舒畅,绷紧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手掌上被指甲嵌出的伤痕也是止住了血,恢复如初。

    深深呼出一口气,叶凌骁抬手抹干眼角的泪水,随着叶晋说道:“晋哥,我们走吧,先去小姨家里,再想想办法,姨父不是富商吗,他见多识广,说不定就有办法,医治这该死的绝天症!”

    叶晋闻言也是点头,对着老者致谢后,便是背起叶忆儿走出了这‘回春堂’,老者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住叹息。

    因为,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刚才他说一个月,其实还是往多了说,叶忆儿能否挺过二十天,还是个问题。

    叶凌骁深深呼吸,平复着激动的心情,感应着体内的小鼎,再度讶异。

    仿佛是被叶凌骁激动的情绪感染,小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颤抖着,发出迷蒙金光,十分神奇。

    他有所不知的是,此刻,鼎中似乎有着一个声音响起:“好,好一句天要你死,我就灭了这天!所谓的天,不过是个笑话!”

    这道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又似乎根本不在这鼎中,所以,叶凌骁根本没有听到。。。

    “凌骁,饿了吧,我们买点吃的。”叶晋说道,其实他也早就饿了,只是要先去看病,才一直强忍着。

    叶凌骁闻言也是点点头,刚才的情绪激动,此刻也是感到肚中饥饿,咕咕直叫。

    但此时,恐怕是山珍海味,肉山酒海摆在他面前,也是味同嚼蜡吧。

    叶晋随便在路边买了几个包子,分给叶凌骁两个,便是吃了起来,吃惯了草原上的牛羊肉,再吃这城中的包子,倒也美味。

    叶凌骁三口两口便是解决了两个包子,眼瞳深处依旧是浓浓的不甘,不甘心忆儿就这样死去,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救忆儿!

    小鼎!

    叶凌骁陡然想到了小鼎,此刻小鼎依旧泛着金光,这小鼎来历神秘,能制造出奇特的灵液,使自己拥有了神秘的力量,还能释放金色光线帮助自己斩杀敌人,帮助自己看到神秘光柱,定然还有着其他的功能,说不定,就对忆儿的病有帮助!

    “小鼎,神鼎,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我求求你,救救忆儿吧,我将来还要娶她当媳妇呢,神鼎,快帮帮我吧。。。”

    心中不断对着小鼎呼喊着,叶凌骁心中充满着期待。

    然而,这一次,奇迹并没有出现,小鼎非但没有什么表现,反而是光芒逐渐黯淡了下来,恢复了正常。

    而小鼎之内的那个声音,却是呢喃道:“绝天症,麻烦啊。。。”

    看到小鼎这般反应,叶凌骁顿时有如一桶冷水浇到了头上,整个人都蔫了,连这神通广大的小鼎,都是没有办法吗?

    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忆儿这样死去?

    绝对不行!

    叶凌骁心中燃起熊熊火焰,下定决心,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治好忆儿!

    这般想着,埋头走路,叶凌骁却是一头撞上了前方一名少年。

    抬起头一看,只见面前这名少年皮肤白净,身着锦衣,手持折扇,腰间挂着香囊,玉佩,黑色长发束起,十分俊秀。

    此刻,他却是眉头紧皱,上下打量着叶凌骁,眼中有着不满之色:“哪里来的土包子,走路不长眼吗?”

    语气平淡,仿佛在斥责阿猫阿狗一般,看了看叶凌骁的羊皮衣服,他一脸嫌弃的表情,的确,相比于他的一身精致锦衣,这羊皮袍子确实不够档次,但这也是张筱菀一针一线为叶凌骁缝制的。

    叶凌骁本就恼火,此刻看到这个家伙这般表情,登时就怒了,不料,那少年眼神一瞥,看到了叶晋身后背着的叶忆儿。

    “哎呀,怎么还有个死人,真是晦气!恶心!”说罢,那俊逸的面庞满是厌恶之色,恨不能立刻离开,转身就欲离去。

    显然,在他的生活中,这几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根本没有放在心里,而且,碰到个死人,他顿时没了兴致,只想着快点回府,身为东门城三大公子的他,还未曾见过这般景象呢。

    然而,这就在他看来无比正常甚至已经算是不错的表现,落在叶凌骁眼中,却是激起了后者的无尽怒意。

    “站住!”叶凌骁一声怒喝,眼瞳中仿佛有着火焰燃烧,“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叶晋见势不妙,赶紧一把拉住叶凌骁,对那少年赔礼道:“这位公子,他今天有些心情不好,呃。。。”

    话还没说完,却是直接被那少年打断了,不知为何,那少年看到叶凌骁,也是觉得十分不爽快。

    当下,他便是盯着叶凌骁,眼中满是鄙视,开口说道:“我说,碰到你这种山野村夫,真是倒霉,还有个死人,晦气,听懂了吗,乡巴佬,还穿着这种衣服,我看,只有傻子才会做出这种衣服来吧!”

    轰!

    随着这句话出口,叶凌骁只觉全身血液逆流,整个人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体内奇异能量直接是暴.动起来,表面上依旧是炼体四重天,但实际力量瞬间超越融灵境!

    身形暴起,八极掌已是一气呵成,道道风声呼啸,掌影翻飞,掌印夹杂气爆之声,顿时将那少年从四面八方彻底包围,无处可逃!